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38 每天一頓雞?你可別后悔

038 每天一頓雞?你可別后悔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38 每天一頓雞?你可別后悔

隨后摻了半鍋水,蓋上木頭做的鍋蓋,不管了。

“這還不是燉?”劉九娃無語。

不就是放了點佐料炒了下?

燉的時候燒開后放也沒問題不是?

“這可不是燉,這樣的大公雞,養的時間長,不多摻點水,能燒耙么?”劉春來鄙視了他一番。

隨后,把張昌貴他們之前買的玉米面用開水調合。

不過,隨著鍋里的水燒開,蒸汽四散開來,濃烈的香味,也跟著彌漫。

“九哥,小火,不要整大了。”

等到鍋里水還有小半鍋的時候,劉春來把一盆土豆、四季豆等配菜全部倒入了鍋里,隔一會兒,翻一下。

同時,也把玉米面餅子貼到了鍋邊。

吃柴火雞,要配鍋邊饃的。

玉米面比麥面便宜,可他們那邊,連玉米面都沒有多的。

“這好像是東北人的吃法?”看著劉春來貼餅子,劉九娃有些疑惑。

曾經他接觸過東北人。

只是沒想到,劉春來怎么學會了東北人的亂燉?

分明就是亂燉!

劉春來沒有解釋。

他也不知道這玩意兒算是啥,反正在以后,西南地區這種吃法還是比較普遍。

他到這邊出差,有朋友帶他吃過,確實不錯,后來就戀戀不忘,每次到了這邊,有機會就會去吃一次。當然,這邊更吸引人的其實是火鍋。

山城的火鍋跟蓉城的火鍋,還各有特色。

想到這里,劉春來嘆了口氣。

等以后有機會,挨著把山城那些味道好的火鍋都特么的吃一遍。

現在?

不是舍不得,要是去了,懶得說服劉九娃跟劉志強幾人。

香味一直都在彌漫,就連在旁邊已經拉上電燈畫圖的張昌貴,也不時咽一口口水,抬起頭看這邊一眼。

香!

好不容易等到鍋里的雞肉熟了,劉春來直接用搪瓷幾乎掉光的洗臉盆盛了滿滿一大盆。

大熱的天,加上這不是專門打造用來吃柴火雞的土灶,所以也就沒法直接圍著鍋邊在鍋里吃。

“別著急,雞下水再用辣子炒了,然后雞血燒湯,這也算是全雞宴了。”

劉春來看著張二強盯著盆子雙眼冒綠光,也不知道這娃多久沒見葷腥了。

雞雜本就是好東西,要是配上二荊條,這更是美味無比。

何況,這年頭,吃的東西本來少,任何東西,只要能吃,就沒有什么會被丟掉。

同樣用了不少油。

看得劉九娃心中滴血,這次還好,他沒有再說啥。

說了也沒用。

“嗤~”

“轟~”

隨著帶水的雞下水進入滾燙的熱油,一團火光從鍋里竄了起來。

此處,應該顛鍋。

劉春來如是想到,可惜,大鐵鍋固定在土灶上,他也沒去過新東方,自然顛不來的。

劉春來手中的大鐵鍋鏟不斷翻炒,切好的一碗辣椒也倒了下去。

“好辣~”

嗆人的味道,再次彌散。

整個廚房,都煙霧繚繞。

劉九娃本來就熱,被這煙霧嗆得不停打噴嚏,劉春來自己都有些扛不住了。

果然,君子遠庖廚。

特么的,古代的人,估計就是被嗆得厲害了,所以才找借口說遠庖廚。

二荊條炒雞雜,很快起鍋,隨后劉春來把鍋洗了,直接燒了點水,加入姜蒜鹽,水翻滾后才把在碗里就用刀劃好的雞血倒入鍋里,不多時,一大碗雞血湯就完成了。

然后再整了個二荊條炒肉……

“張師傅,先吃飯。”劉春來對著外面喊道。

“趕緊的,桌子收好了,碗筷也擺上了……”張昌貴的回答中帶著絲急促。

劉志強也喊著,“春來叔,酒也倒上了。”

滿頭大汗的劉春來從灶屋里出來,見幾人已經把吃飯的八仙桌擺在了院子中間。

沒有杯子,桌上已經擺上了六個缺了口的土碗,每個碗里都倒了不少酒。

“外面蚊子多呢!”

想著夏天那讓人頭痛的蚊子,劉春來有些怕。

“春來哥,這里的蚊子都被你剛才的辣味嗆死了!現在空氣中都還辣的夠勁,沒蚊子了,趕緊的吧,餓死了……”張二強早就想開動了。

心中則是罵劉春來:MMP,這狗曰的吃個飯過場多,直接開飯不好么。

于是,一大搪瓷盆柴火雞、一大品碗雞血湯、一小碗二荊條炒雞下水、一個印著大紅喜字的搪瓷盅裝著二荊條炒肉。

兩瓶江津老白干。

六個漢子……

“來,大家都辛苦了,咱們走一個!祝咱們以后天天都能有雞吃,有酒喝。”劉春來端起了碗。

“地主老財也達不到啊!”張二強瞪大了眼睛,“非得吃垮地主老財不可!”

“跟著春來叔干,一天吃頭牛,估計都沒問題!”劉志強這會兒對劉春來很有信心了。

他沒說,來的時候,八祖祖交代過他,盯著劉春來,別在隊里吹了牛,出來就跑了。

當然,這話,一輩子都不可能說的。

回去八祖祖也不會提。

江津老白干,入口辛辣,在這大熱天,下了喉嚨,如同一道火進了肚子。

二荊條本來就辣,一入口,辣味就在口腔彌散開來,刺激著整個味蕾。

辣椒的辣,跟高度白酒不同。

隨著咀嚼,辣椒的辣味進一步刺激口腔,隨后清鼻涕在不知不覺就流了出來,眼淚也跟著直往外躥。

在這大熱的天里,渾身汗水瞬間冒出來。

怎一個爽字了得!

在辣椒的刺激下,渾身汗水瞬間往外面冒,渾身通泰,暢汗淋漓。

舒服。

“狗曰的,原來雞還能這樣好吃!”劉九娃算是見多識廣了,可沒吃過這種做法。

“嗯嗯,這雞好吃!跟辣子雞的味道又不同……”張昌貴不得不佩服劉春來,掙錢兇,燒雞也好吃,“春來,你看要不這么著,以后條件好了,每天給我來這么一頓?”

“你怕是喝醉了!”劉志強不樂意了。

特么的,張木匠是打土豪?

他們那地兒,稀飯都沒干的,他居然敢要求每天一頓雞?

一只大公雞,五塊多呢!

劉春來看著他,“張哥,沒問題,年后,我保證,你們每天吃一頓雞。不過,到時候你可別找我,說不吃了……”

“春來,你酒喝多了吧?”劉九娃提醒劉春來。

這還沒喝幾口呢。

他想問劉春來,要不要花生米。

有點花生米下酒,應該不會醉得太離譜。

“這輩分是不是太亂了?你管春來叫哥,春來管師父叫哥?咱們管志強叫哥,志強又叫春來叔……”李紅兵有些凌亂。

鼻涕眼淚齊飛的張二強,一直在跟桌上的雞跟肉作戰,哪里有心思理會這個,“吃菜,咱們少喝酒!”

他早就覺得有些亂了。

可沒法不是?

“多啥?年后要是保證不了家具廠每天吃頓雞,還辦個球的廠!”劉春來是真有點上頭。

原來的他,久經考驗,兩斤白酒不在話下。

可現在的他,沒有那海量。

這年頭,彎腰就能撿錢,搞個產業都能成為行業龍頭。

就吃個雞,追求太低了些。

“好,就憑你這句話,我跟著你干!過年后,要是每天沒有一頓雞,我就不伺候了!”張昌貴直接端起了手中的酒碗。

劉春來直接跟他碰了一下,頭一仰,脖子一伸,咕嘟咕嘟就把碗里小半碗白酒全部干掉了。

豪氣!

“耿直!”張昌貴也是一仰頭干掉了碗里的酒。

“九叔,春來叔醉了?”

看著對面劉春來手里拿著一個苞谷面饃饃往口里喂,連著喂了幾口,不是喂到鼻子下,就是喂到嘴邊,劉志強有些擔心。

劉九娃嘆了口氣,“上百號光棍呢!”

劉志強也默然。

“只要咱們能吃飽,即使沒法讓所有人都討婆娘,也很不錯了。”劉志強幽幽地說道,“就因為咱們窮,吃不飽,才沒人愿意嫁進來。”

寧發三年瘟,有女不嫁葫蘆村!

這是周邊各大隊流傳的說法。

什么叫發瘟?

瘟,本來是指瘟疫。農村醫療條件差,一旦得了瘟疫,很難治好,各種養殖的家禽啥的,容易得各種瘟癥。

新中國建立后,農村醫療條件得到了一些改善,衛生條件也好了一些,人的瘟疫就不多了。

對于口中說發瘟的人來說,這基本上治不了。

由此可見,周邊村子的人,有多不愿意把閨女嫁到葫蘆村。

劉春來卻當著所有劉家坡的人說了,隊里還有一個光棍,他就光著……

劉家坡是葫蘆村最光棍最嚴重的村民小組啊!

這壓力多大?

能不醉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