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

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八十九章 狹路相逢

九重天外。

一處奇異的所在。

一座宮殿。

仿佛盡是由仙靈之氣打造,滿目盡是縹緲虛幻,卻真實存在。

九龍沉香輦第一個到達,元始飄然而出,一步踏入大殿。

大殿中,空蕩蕩的,無數的祥云,飄來飄去。

元始眼見大殿中并無他人,索性站在門口,負手而立。

眼眸間,有隱約的憂慮與沉重。

第二個到來的乃是一位白衣僧人,英俊挺拔,看到先來一步的元始,稽首無奈一笑:“老師現在不在紫宵道宮,大家還要來到這里……未免流于形式、太過拘泥了。”

元始淡淡道:“總要有個大家都認可的地方所在;若是在我的玉虛宮,你去嗎?”

白衣僧人笑了笑:“顧忌是有的,卻也未必就去不得。”

“但也未必便去。”

元始淡淡道:“接引,算計來算計去,算計到了今時今日,你師弟做下這等事,你們西方教,又要如何攫取氣數,偷天換日?”

接引道:“慈悲為懷,普度眾生,消一切厄,度無量苦……”

元始抬頭看天:“今天的月色,不錯。”

竟是直接生硬的將話題扭轉。

適時,一團紅光,直沖九天。

卻在即將沖破天穹的時候,被一團灰霧,一道黑光由后趕至,最終,三道光芒碰到了一處,看似無巧不巧,但實際如何,各自心知。

三光之一的蟾圣臉色大變。

看著跟自己三光匯流另兩人的其中之一,牙齒幾乎咬碎。

又是這人!

這一次,竟然又遇到了他!

跨越無數歲月的重逢,自己的生平摯友!

這一次,雖然沒有遇到另一個,但是那一身黑氣的家伙,卻比當年那個還要兇狠的多!

“阿修羅冥河!”

“魔祖羅睺!”

蟾圣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做出面無表情的樣子。

“道友欲往何處去?”

身著一身紅袍的冥河老祖,目光顯露狐疑的看著面前這個道人,隱隱感覺有幾分熟悉的味道。

但卻又分明沒有見過。

氣息什么的,沒有半點熟悉之處,整體看去,卻倍覺熟悉,這豈不是很奇怪?

蟾圣看著這位當年的故友,心中翻江倒海,五味雜陳。

當年紫霄宮聽道,本有自己的一番大造化,只因一念之差,讓了準提,得罪了鯤鵬;被鯤鵬打碎肉身。

本想要投奔老友冥河,不想卻又被冥河算計……

當年的種種苦楚,跌宕起伏,如今想起來,兀自不能瞑目。

如今不知道多少萬年過去,好不容易轉世重修,再入道途,一應因果盡皆不敢招惹,苦心孤詣,一意修道。

沒想到再臨紫霄宮的機會到來,卻在半途遭遇到了這個久違的老朋友!

蟾圣此刻心中,如同著了火一般的火急火燎。

“爾往何處去,吾便往何處去。”蟾圣淡淡道。

他其實很想笑臉相迎,盡量的能不生事端就不生事端,避免爭端出現。

但他只要一想起當年的往事,想起自己這么多年的苦楚,幾乎全都是因為眼前之人而起,卻是死活的壓不下那口惡氣。

一見到,整個五臟六腑都好似要爆炸掉一般。

冥河老祖冷笑道:“道友,看來與我冥河恩怨不小啊,奈何如此面生,敢問是哪位道友,可是經我手超度之后,轉世重生的?”

冥河老祖也是多少年的老油條,只是略略想了一下,便即猜出來幾分。

蟾圣瞇著眼睛道:“妄自尊大,就憑你也能超度得了我?”

冥河老祖冷冷笑道:“道友此言差矣,環顧太古今朝,吾冥河欲超度之人,罕有逃出生天者,無論道友前世是否為我超度,你今生,勢必為吾超度!”

以冥河老祖的身份地位跟腳實力論,他這番話,還真不算大言恫嚇,尤其是他如今已經確定蟾圣對他抱有十足的惡意,而今大爭之世,自然要乘自己穩勝對方的時候,盡速解決了對方,豈會給對方留下坐大的機會!

蟾圣憤恨的渾身發抖:“冥河,你何其狠毒!”

冥河老祖淡淡的笑了笑,眼中卻閃出煞氣,緩緩伸手,阿鼻劍咻然出現,一個葫蘆也隨之顯現,葫蘆口更是對準了蟾圣,淡淡道:“道友,我對你的真實身份,是真的極有興趣,道友還不肯明言嗎?”

蟾圣厲聲笑道:“冥河,死了你這條賊心吧!”

說罷,雙手陡然一翻,一方大印,出現在雙掌之間,蓄勢待發,氣勢絲毫不弱。

魔祖羅睺很不耐煩道:“多大恩怨?非要在這等時候動手?紫霄宮完事后,多少時間不夠你們折騰?非在這個時候耽誤時間?”

魔祖很怒!

而且還有點傷自尊。

當初自己乃是輩分最老的人物,與鴻鈞同一時間。

想不到今日自己竟然需要到這什么紫霄宮來……

魔祖根本不愿來!

但卻又不得不來。

聽道?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一次事情卻又非比尋常。因為這一次量劫,不是天道安排的,更不是鴻鈞老祖布的局。

而是無量量劫。

其中牽扯到了太多事情。

有各族生滅,有天道氣運。

魔族生滅,羅睺是不在乎的。但是他在乎的是天道氣運。

哪怕魔族還能留下一個魔。

那也是魔族還在。但是魔族若是全死光了,只剩下自己的話,自己的根腳也會大損;哪怕是再憑著本身無量修為生化魔族生靈出來,但那畢竟是極為長遠而且無限折損的事情……

在這個空檔里,自己甚至未必有足夠的能力自保。

因為根被刨了。

而這一次要商量的,便是準提在做了這大不諱的類似于重新開天的事情之后,各族的命運,該當如何?

若是自己不去,還真得太有可能直接被清除了……

想到這里就更加必須要去,想到更加必須要去就更加的憋屈。

所以魔祖現在脾氣極端的不好。

這兩個貨居然想要在這里干一仗?耽擱了時間,那邊那些家伙可是不會等人的!

“齊去,齊去。”

冥河老祖顯然很忌憚魔祖羅睺。

這位是極少數能夠有把握直接滅殺自己的存在。

急忙改口。

蟾圣也是松了口氣。

雖然怒發如狂,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比起冥河,差距不小。絕不是對方的對手。

說不定一交手就把這條命送了。

此刻不用打起來,自然是松了口氣。

三人。

魔祖羅睺在前,冥河在后,蟾圣最后,向著天外而去。

走了不到一半路。

前方光華漫天。

東皇太一,妖皇帝俊,妖后羲和,三人從虛空中跨步而出。

三對三,都是愣了一下。

妖皇帝俊負手而立,淡淡道:“魔祖和冥祖,這段時間,雅興不小。”

羅睺淡淡道:“你可有雅興?”

帝俊眼中露出冷光,道:“此番事了,弒神槍是要領教一下的。”

羅睺冷哼一聲,眼睛瞇了起來。

而東皇太一則是看向冥河老祖,淡淡道:“冥河,以后想要做什么,明白說。朕陪你玩玩便是,一代老祖偷偷摸摸,著實有些偷雞摸狗的不上臺面。”

冥河老祖一張臉面漲得通紅,切齒道:“太一小輩,焉敢辱我!”

他和魔祖都屬于混沌生靈的第一批;帝俊和東皇雖然也屬于混沌先天生靈,不過比起羅睺和冥河,晚了一些也是事實。

的確是大了半輩。

“小輩?長輩?”

太一嘲諷道:“叫你一聲師叔,你敢答應這個因果么?”

冥河啞口無言。

東皇師叔,多大因果?

東皇敢叫,但是冥河真不敢應!

更何況現在阿修羅族被打得七零八落,連鎮壓阿修羅一族氣運的元屠劍,都還遠遠沒有恢復。

冥河老祖的底氣都快被打沒了。

更加不敢答應了。

羲和在旁邊溫柔一笑,道:“羅睺叔,咱們妖魔二族,難道真要打到滅絕一方?您舍得對我下手?”

羅睺竟然露出一個和善的笑意,道:“小羲和不用擔心,無論任何時候,你都是安全的。有叔在,只要你自己不想死,哪怕是鴻鈞想要你死,他都做不到!”

他這笑容,落在冥河和蟾圣眼中,都是嚇了一跳!

臥了個槽!

天啦擼!

魔祖羅睺,居然會笑!

“多謝羅睺叔。我就知道羅睺叔對我最好了。”

羲和巧笑嫣然。

魔祖羅睺淡淡一笑,居然很是有些意氣風發的味道。

“哼!”妖皇帝俊猛然哼了一聲。

“你哼什么?”魔祖橫眉立目,就要掣出弒神槍。戟指罵道:“看你獐頭鼠目,從來就不是個好東西!”

“你以為我怕你!”

妖皇大怒,就要上前動手。

卻被妖后拉住。

雙方勸解。

于是。

“哼!”

“哼!”

妖后羲和忍不住苦笑。她又有所不同,當初剛化形一段時間,曾經與羅睺結下一段因果。

羅睺莫名其妙突發善心,守候保護了羲和的化形。于是就出現了一個奇特的景象,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姑娘,天天跟著一個一臉不耐煩的先天大魔頭,甜甜地叫叔叔……

大魔頭無限不耐煩,天天想要趕走小姑娘,小姑娘就是不走,大魔頭煩躁的天天抓頭發……

但是其他的各路神魔要是欺負小姑娘,大魔頭就找上門一頓猛打將人家滅門……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許久。

也導致了后來羲和一個小姑娘孤身一人就能橫闖混沌海的奇跡!——都知道這小姑娘身后有個無比牛逼而且絕對不講理的瘋子……哪里敢惹?

后來雖然分開,但是魔祖也始終記得那個長得挺可愛的小烏鴉。

若是說魔祖羅睺這一生之中還有什么值得追憶的美好的話,妖后羲和,無疑是其中的一段。

而且是分量最重的一段。

那是一種純純的照顧。

就好像自己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那種感覺。

后來魔祖越發乖戾,自己將羲和驅趕了出去,然后自己徹底消失……生怕自己有一天魔性大發,不能自持殺了她。

然后羲和哭哭啼啼橫渡混沌海,回到扶桑神樹上,才發現在自己離開之后,居然又出現了兩只三足金烏……

大的帝俊已經化形,而小的太一還只是化形一半,烏鴉頭、人身、三條大腿,三只腳,一邊是翅膀一邊是手,走一步摔個跟頭,笨的令人發指……

于是羲和細心照顧,悉心指導。

才有了后來的東皇太一。所以東皇太一對于羲和,向來是不敢有半點違逆。

有時候帝俊和羲和吵架,或者動了手,太一乃是沒有一次例外的都是站在羲和這邊陣營里,不管對錯。

妖后說:“揍他!”

太一直接就拎著混沌鐘就上了……

這便是當初根腳中養成的情誼。

咳,說遠了。

而說回魔祖羅睺,也正是因為妖后羲和,所以老魔對于帝俊是這輩子從沒看順眼過。

總感覺這死烏鴉搶了自己的珍寶。

每次看到都感覺這小子獐頭鼠目不像好人。

在帝俊當年成立妖庭的時候,魔祖羅睺的搗亂,那是隨時都有。而且帝俊那時候實力稍弱,還被揍了不少頓。

但卻也從沒傷及性命。

但帝俊卻也不服,對魔祖羅睺更是充滿了怨念!

我們妖族的事,你一魔頭來搗什么亂?

你管閑事管的跨越族群了你曉得不?

所以每次見到羅睺,總是忍不住想要戰斗一場的念頭……當然現在實力也強大了,而魔祖也有些不想跟他打了……

總而言之那時候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

到現在都還沒死,都還有得算。

而到了他們這地步,只要其中一方不想死戰到底,基本上就已經不會出現隕落之仇恨了……

而反而是魔祖羅睺越來越不想打了。

一個原因自然是羲和。

而魔祖羅睺另一個不想打的原因是——妖皇帝俊和東皇太一聯手的話,自己貌似……已經打不過了……

雖然不至于喪命,但是被揍或者兩敗俱傷也是肯定的。

這就很傷自尊。

如果在羲和面前被東皇兩兄弟狂揍……那對于魔祖來說,那滋味還不如自己去找鴻鈞決戰。

雖然后一個選擇可能會戰死,但是總比當著羲和被揍成豬頭強。

但是魔族與妖族卻又是天生的仇敵!

妖族的崛起,壓榨了魔族的生存空間。

而魔祖需要魔族的天道氣運……

所以一些戰斗根本不能避免……

這就導致了所有人都說不清楚道不明白錯綜復雜足可以寫一部十萬集家庭倫理電視劇的是事情發生。

事實上。

如果來一部《丈夫帝俊與叔叔羅睺》這樣的電視劇的話。估計拍到地老天荒……這倆人也不會和好。

每次開場白都很經典。

“獐頭鼠目的東西,羲和真是瞎了眼找了你這么個東西!”

“關你屁事!”

然后就開打。

然后就無限的重復……

“羅睺叔你們這也是去紫霄宮?”妖后羲和熱情招呼:“那咱們六人一起走吧?”

“哼!好!”

“哼!好!”

算是二合一吧。晚上不可能再有了,這幫家伙還在我這沒走……晚上還要燒烤一頓。氣死!上午大家湊錢聚會,晚上成我請客了。而且還把我手機摔壞了……

天才一秒:m.lingdianksw8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