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八十六章 太郁悶了

第八十六章 太郁悶了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八十六章 太郁悶了

而且洪水大巫還看不明白。

這才有了過來找左長路的這一出。

“這特么到底咋回事?你道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咱們哥兒倆被各族高層給無視了,就沒把咱們當成對手……太傷自尊了!”

洪水大巫很是憤怒。

看不起我咋滴?

沒這么無視人的。

老子好歹也是此世第一高手啊。

左長路則是好整以暇的捻起白子,補了一個斷,道:“傷自尊,總比傷人命好,我覺得現在挺好的。”

“我就不信你不憋屈,現在是人家不但沒有把咱們當盤菜,而且是眼里完全沒有咱們!”

洪水大巫這輩子都沒被人這么無視過,只感覺肺都要炸了。

而且說不出的不解:“各族大能都回來了,我們巫族的那些個大能去哪了?還有你們人族也該當有頂級大佬啊,那三皇五帝,都去哪了?”

左長路臉上的神色也首顯扭曲:“這個……真不知……”

“總而言之……現在這一出出的哪哪都顯得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的確啊……長遠計的話,確實很不是事。”

左長路下了一子,道:“但不得不說的是,現在,或者是星魂人族跟巫盟最后的自我精進時期,各族眼里看不見咱們是有道理的,咱們無論高端戰力還是普遍水準,盡都遠遠落后于諸族,這是不爭的現實,諸族大戰的戰場上,高手是真多啊;隨便拉出來一個,就感覺不弱于你我……還有不少,比你我要強出很多很多,基于這樣的前提,人家憑什么眼里有咱們?”

“呵呵,不過就是咱們沒有果位而已;而他們自遠古而來,自帶根腳,大羅金仙果位早就;而我們,不過大羅散數,未入真流,算不得真正的大羅金仙,僅此而已。”

洪水大巫有些不屑。

“果位不是西方教的說法么?”左長路對這方面的見識,還真不如洪水大巫。

畢竟數千年滅世,遠古人族能傳承下來的東西,早已被損毀得干干凈凈了。

“不止。”

洪水大巫道:“自遠古記載,舉凡修煉有成,度過天劫的入道修行者,天道都會降下獎勵,淬煉肉身神魂,這才算是證就了果位;所謂什么天仙金仙玄仙等……都屬于果位,或者說是,一種修行地位的認定。”

“一念起而天地立生感應,腳下自然有白云升騰,所謂騰云駕霧,仙家手段,便是因此而來。”

“自從大陸分裂,天道不全,也因此失去了對更高修行者評定的部分規則……以至于我們現在就算是修煉有成,可以瞬息千萬里,但是腳下卻沒有祥云升騰涌動,這就是咱們與他們的本質區別。”

洪水大巫嘆口氣:“論戰力,我們或者不輸于同階修者,但是論靈元,仙力,調動乾坤之力,卻大大不如,高下分明。”

“比如你現在可以輕而易舉的摧毀一座山,但是你能輕而易舉無中生有的塑造一座山么?”

“這就是根本差別所在。”

左長路皺起眉頭,道:“那這種差距,應該可以通過某種方式彌補吧?尤其是祖地重光的當下!”

對這個問題,洪水大巫思考許久,卻是久久都沒有說話。

接下來好半晌兩人都沒有說話,一直到一局棋結束,左長路將洪水大巫的大龍生生屠掉,棋盤上除了寥寥數顆零星只留一口氣的黑子,滿目盡是白色。

完勝!

而且還是極劇羞辱性的滿屏殺!

左長路舒暢的嘆口氣:“跟你下棋就是過癮。”

洪水大巫郁悶的只翻白眼:“這玩意我就不怎么會,難為你這么認真,煞費苦心,值當的么……”

吳雨婷嘆口氣,坐在一邊道:“看你們倆下棋,我是真的很心疼大個兒……你說你明知道自己棋力不行,但每次還都要硬撐著不服輸……”

“一般不到中盤就已經能看出來勝敗之勢了,卻偏偏還要硬撐著到整個棋盤都下滿了子……大個兒,你說你明知道老左他煞費苦心,就只為殺你個清潔溜溜,勝負早已分明,你咋還在獨自在那苦苦做活呢……”

“別的不說,大個兒你這毅力,別人真不能不佩服,只要棋盤上還有棋子,哪怕希望再渺茫,你就打死不認輸,你們倆,都是他么的人才,都是能讓我爆粗口的人材……”

洪水大巫猶自研究著滿是白子,就只得寥寥數顆零星黑子的棋盤,手中捏著一顆黑子,道:“吾輩武者,一息尚存,便當奮戰不息,豈可自行息戰。”

說著又落一子,愣是想在幾無空位的中腹之地做活。

左長路嘆口氣,徑自將棋盤收走:“洪水大老,你落子落到了我早已做成實空的位置,且不說圍棋規矩不允許,就算勉強讓你下,你也做不成活的,真沒這種下法……你歇歇成么……哎,要不咱們還是下象棋吧。”

洪水大巫喝口酒,道:“象棋定要扳回一局。”

半小時后。

左長路一車一馬一炮三卒,在棋盤上并排著龜速前進。

而對面的洪水大巫只剩下一個老將,別的啥也沒了,真正的光禿老將,可老將還是在九宮格內上來下去下去上來直線行走……

而且,無論是左長路還是吳雨婷,都能看出來洪水大巫是真的在認真的一步步走。

吳雨婷捂住了眼睛,悵悵嘆息:“太欺負人了!太欺負人了……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左長路精準的調整棋子走向,努力的讓六個子排成一線,一格一格的往下走。

洪水大巫還在支持,顯然認輸二字,從來不存在于他的字典當中。

游東天過來看了一眼,摳著鼻孔走了,走出好遠才敢哈哈大笑……

游星辰,琴煞,劍君,云中虎等人一臉無語。

眼看著這兩個大陸最高修為的兩個人,在棋盤上磨過來磨過去。

有意思嗎?

明明都已經殺成一個光桿司令了,居然還能再走上半小時……

終于……

洪水大巫的老將無路可逃。

被活活困斃。

將棋盤一推,洪水大巫嘆口氣:“我已經盡力周旋了,天不佑我,這局棋是我輸了。”

眾人掩面無語。

從開始走了七步你就被抽了一個車開始……你就敗勢明朗了,居然到現在還能一臉唏噓……

還好意思說什么天不佑我,這跟老天爺亦或者天道有什么關系,這個真是個人實力決定的好么!

“吃飯了吃飯了,你喝不喝點?”左長路滿臉盡是意氣風發,志得意滿。

連勝兩局,讓他格外痛快淋漓,尤其還是與洪水大巫對弈。

“我就喜歡你這種百折不撓的下棋精神!”左長路真心夸獎。

這是打心眼里說出的心里話,不存絲毫花假。

換個人只怕早就中途認輸了,絕對不可能贏得這么酣暢淋漓,逞心如意。

“喝點!”

洪水大巫閉上眼睛,凝神思索,剛才這局棋,到底輸在哪兒了?關鍵步在哪呢?

“現在這天地間,便是這棋盤。”

左長路寬慰道:“現在,各方對弈,棋子們正在各個登場,而我們,現在還沒到上場的時候。”

洪水大巫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咱倆就是那老將,大帥,或者兩個士,一般情況下,不到緊急時刻,不能妄動,過早的消耗掉了,咱們身后的大陸再無屏障可言,只能任人魚肉。”

左長路瞠目結舌:我是這個意思嗎?

我是想說,咱們兩族現在根本就沒有入局的資格,需要全民深造,盡快適應洪荒祖地……

不過順著洪水大巫的話這么一想,貌似也……有點道理?

便在這時。

洪水大巫突然眉頭一皺。

左長路隨即揚眉。

跟著才是眾人齊齊心地泛起警覺……

但此際為時已晚,又或者說,即便更早警覺,也孰無意義!

概因隨著一片濃濃白霧涌入,及至白霧散去之后,現場赫然已經失去了左長路與洪水大巫的蹤跡。

“誰?!”

吳雨婷直接氣勢全開,將周遭虛空炸碎,喝道:“誰!?”

虛空寂寂,不見絲毫動靜。

左長路與洪水大巫只感覺眼前一花,再回神時發現自己兩人已經置身于一個奇特的空間之中,兩人端坐不動,眼神互相對望一眼,各自明心,了然對方的意思。

這個空間,乃是高人設立,憑自己兩人之力,打不破!

“兩位居士,有禮。”

虛空中,薄霧散開,一個白衣道人,緩步而來,此人面容和善英俊,身材挺拔。

而隨著他的到來,似乎整片空間,充滿了光風霽月,大慈大悲。

“前輩有禮了。”

兩人站起來回禮:“敢問前輩,尊姓大名?自何處來?將我兩人接到這里,欲要何為?”

“貧道自西陲而來,眼見此處紅光罩頂,氣運撼天,特意停駐片刻,意欲與兩位居士結下一份善緣。”

“善緣?”

左長路凝眉道:“還請前輩明說根由,賜下名諱。”

“相逢即是有緣,所謂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兩位居士何必執著于虛名?”

白衣道人微笑著,道:“方才聽兩位居士談及大羅與大羅金仙果位的差別,心里有所感應,想就此分說一二。”

即將八一了,今年疫情整的戰友內部分歧重重,到現在還沒定下來聚不聚……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