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證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證人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證人

另一邊的衛副校長亦隨后冷然開口,加重打擊砝碼:“當日抓捕問道盟的時候,項副校長說的那句話,我也是聽到了的。說道高副校長臉色變了,那就是心里有鬼的意思吧?但不知道,項副校長查出了什么鬼?”

項狂人大怒,拍著桌子:“你們一個個的什么意思?這是要將事情賴死到老子頭上么?告訴你們,這事就不是老子干的!”

“呵呵……”

幾位副校長一起呵呵,眼神冷漠。

“葉校長,您是一校之長,還請您給個說法。”

葉長青揉著眉心,一臉疲憊,臉色蒼白,隱隱然有一陣陣紅暈閃現,看得出來,他的心脈的傷,在這段時間的折騰之下,已經越來越重了。

文行天站起來,冷冷道:“吳副校長,我是越聽越糊涂了,先不說這事兒為什么是葉校長給你說法?就單說這件事本身,我只問一句,你們憑什么說這件事是項副校長做的,有什么證據?”

“當天夜里的動靜,又有誰沒聽見?高副校長明明白白的叫出來項狂人的名字?難不成高副校長用他的老命來誣賴項狂人嗎?”

“放你么的屁!這算哪門子的證據?”

文行天毫不客氣的罵道:“那是不是今天晚上我也出去喊一嗓子,就說你吳副校長把我打了,是不是就能將你吳副校長構陷入罪?陷害人,有這么容易的么?”

文行天厲聲道:“我現在要的是證據!人證物證事證,確鑿的證據,有嗎?要是拿不出證據,就他么全滾蛋!誰要是耽誤了校長養傷,老子第一個不放過他!”

“文行天,你怎么說話呢?你以為你是在跟誰說話?”

“怎么?我說話不行了?不好聽?那是不是你今晚上也喊一嗓子,被我文行天打了?”

文行天冷笑:“我可告訴你,我手下可從來就沒有活口,如果你愿意一試,我是不介意,一點都不介意的!”

“正事兒的時候,沒看到你們湊得這么齊,除了這等齷齪事,你們倒是來的挺積極!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別以為耍點小手段,就能起什么大作用!”

“一群狗肉上不了正席的懶貨!除了這等捕風捉影栽贓陷害的勾當,你們還能干點什么!能不能有點出息?你們一個個的好歹也掛名潛龍高武的高層,能不能高端一些!”

文行天愈發的聲色俱厲,幾乎就是在破口大罵了!

“項狂人做了這等事,難道我們說不得?”吳副校長道。

“聽不懂人話么,我讓你們拿出證據來!”

文行天拍著桌子:“你喊什么?!證據呢?!現在,是個講證據的社會!沒確鑿證據,吳副校長,信不信我告你誹謗!”

“這事與你文行天什么關系?”

吳副校長大怒:“我問的是項狂人,你能代表項狂人嗎?!”

“放你媽的屁,高志云被襲擊了又關你什么事?用得著你跳出來叫?你就能代表高志云嗎?”

文行天拍著桌子:“你為什么出來,老子就為什么出來?就問你服不服?不服氣就出來,老子教教你知道!”

“肅靜,全都肅靜!”

葉長青拍拍桌子,艱難的說出一句話,跟著就是嘴一張,一口血噗的一下子噴在一塊白絹上,而在吐出這一口鮮血之余,精神反而振奮了起來,威壓眾人。

然而大家都清楚得很,葉長青的積年老傷,乃是傷在心脈,吐一口心頭郁結之血,固然能有所緩解,但更深層次的后果卻是讓心脈之傷更形沉重,可謂是最極端的飲鴆止渴行為!

“校長!”文行天見狀大吃一驚。

“沒事。”

葉長青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恢復了紅潤,淡淡的笑了笑,道:“關于高副校長遇襲之事,我說兩句。”

眾人都坐直了身體,靜候葉長青下文。

“高副校長遇襲,我很難過,擔任我潛龍高武的校長副校長,仿佛魔咒,接連招逢厄運,接踵而來,不期而至……”

葉長青道:“但是……說到是不是項副校長下的手……此事,還有待查清楚的必要。因為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候,項副校長就找到了我這里來。”

“當時項副校長很明白的跟我說,此事不是他做的。那么現在出現了問題,就是……高副校長說,這是項副校長做的,而項副校長堅持說不是他做的。”

“這其實是一個很明白很單純的問題,所謂的捉奸捉雙,拿賊拿贓……你說是他做的,確實該拿出證據來。”

“反之,項副校長說不是你做的,也請拿出證據來,空口白話,委實無憑,不足采信,彼此都是一樣。”

“無論人證物證事證,有證為憑,才有公信力,不知我這說法,諸位可有異議嗎?”

葉長青很艱難的咳嗽一聲,道:“這件事情,須得公平公正公開,任何一方都無話可說,自然水落石出,真相昭然。”

吳副校長臉上露出來一絲笑意,道:“換言之,就是以證據論斷真假了?”

葉長青淡淡道:“不錯。就是證據之爭。”

“那么,高副校長雖然昏迷不醒,但在之前激戰的過程中,他曾清楚明白的喊出項副校長的名字,這該算人證,也算事證,反之項副校長,你紅口白牙的說不是你,那么也請你先拿出來你不在場的證據來吧。”吳副校長道。

項狂人滿臉的虬髯都在憤怒的顫抖:“他那算什么證據,他張張嘴就能誣賴我了?難道老子就沒說話?老子現在說當年是那啥喝醉了辦錯了事了所以我是你爸爸,也是你爸爸了?”

“項狂人!”

吳副校長勃然大怒:“你,胡攪蠻纏是何道理?”

“這也是老子說的話,很多人都聽到了,你認么?”

項狂人嗤之以鼻道:“就憑他一句話,別人聽到了,就成了證據?這是什么混賬說法?”

“老高現在還昏迷不醒,可是他喊出來的話,有許多人都聽到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他身受重傷也是事實,當然,如果你能讓他醒來,他先拿也可以!”

吳副校長淡淡道:“我想,項副校長縱使實力高深,但霸王戟留下的痕跡,總是沒法在一時三刻之間消除盡凈的。”

文行天淡淡道:“吳副校長慎言,你怎么敢斷言那是霸王戟造成的傷勢?”

吳副校長冷笑道:“霸王戟八荒夜戰一招,霸道無倫,所留下的痕跡與其他攻擊方式,大不相同。就算是將兵器換成了斧頭,難道究其根本就找不到了?……霸王心法,就有那么好冒充的!?”

文行天瞇起眼睛道:“斧頭就是斧頭!留下這樣的痕跡說法……呵呵,大家誰也不是什么武學初哥了,有意而為,何招不可模仿,再說這樣子的話,就沒意思了。證據就是證據,不要扯什么霸王戟霸王斧的,惹人恥笑!”

“文行天!”

吳副校長拍案而起:“你什么意思?項狂人拖著不拿證據,自證清白,倒是你文行天一而再的跳出來胡攪蠻纏!我知道你們是結拜兄弟,但是,這是潛龍高武,不是你們拉幫結派的地方!”

葉長青咳嗽一聲,端起茶杯喝水,眼睛在茶杯后冷電般掃了吳副校長一眼。

你老小子意有所指啊。

衛副校長咳嗽一聲,打圓場道:“項副校長,既然你說不是你做的,那就請你將證據拿出來,只要你的證據真實可信,大家自然無話可說。何必這么大動肝火的爭辯不休,大家都消消氣。”

項狂人哼了一聲,道:“衛嘯清,你也少幸災樂禍,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他大喝一聲:“不是要證據么?老子有!”

說著,大踏步出門,喝道:“老雷!大頭,過來過來!”

房中,衛副校長,吳副校長,呂副校長都是眼底深處露出來絲絲嘲諷。

但每個人都小心掩飾,注意不露痕跡,低下頭擋著眼睛,葉長青與文行天等人卻是什么都看不到。

在眾人等待之下,兩個大漢一步邁了進來,這倆人的形貌幾乎一模一樣,如同雙胞胎一樣。但仔細看確能看出來,還是能夠分辨得出來,一個老點,一個年輕些。

這倆人應該是父子,而并不是兄弟。

“昨晚上大頭從上京回來,爺兒倆陪我喝酒。本來說的是去蒼天一品,結果大頭訂好了至尊酒店,我們就去了至尊。”

項狂人大聲道:“大頭爺兒倆,就是我的證人!還有至尊酒店的老板,也是我的證人,我們一直喝到了凌晨兩點多,我們三個人,足足喝了十七壇醉北斗。”

“而那個時候,姓高的早被人揍進營養倉了吧,這樣的人證物證事證,是不是全都齊備了。”

項狂人哈哈大笑。

葉長青等人都轉過頭,看在這父子二人身上。

雷大頭笑了笑,拱拱手,道:“都是熟人,我雷某從豐海出去后,常年混跡上京,如今在上京云端高武任職,雖然沒有從事教學,只是后勤人員,畢竟不如各位修為精湛,武道造詣深厚,但也算是云端高武的職工,這一節,沒人反對吧?”

文行天淡淡道:“你說你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