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

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五十二章 和我打別用劍

“但李長明的大夢神功明顯能操控夢境。”周云清目光犀利。

“那是李長明的本事,也是戰斗手段。”

左小多淡然依舊:“不過說到底,仍舊是夢境。”

“就算是夢境,卻藉著一場夢將一個女孩子羞辱得下擂臺,算什么戰斗手段?”周云清尖銳的問道。

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第一,夢中際遇如何,除了他們兩位當事人之外,誰都不知。第二,在這個擂臺上,只有勝負,何分男女。我從來都不認為女孩子在這擂臺上就應該受到優待。第三,如果羞辱能讓一個女孩認輸,讓我方得到勝利。那么我可以明確的正面回答你,是的,這就是戰斗手段!”

左小多抬頭挺胸,大聲道:“還有最關鍵的第四點,我從來沒有明確的要求判李長明勝。但事實是,你們的隊員,在勝負未分之時,已經不在擂臺之上。這是鐵一樣的事實!”

“哪怕我就此咬定,是我們勝了這一場,也說得過去,理直氣壯!但我沒有,這就已經是給了你們余地!”

“第五,我之所以強調這么一句,就是防止你們以名節說事,逼迫李長明認輸這一場;而你之后也果然提出了名節二字。所以我明確告訴你們,這條路,行不通!哪怕李長明自己覺得不好意思而認輸,但我作為隊長,不會認!”

“若是強行揪著名節問題,道德綁架李長明認敗,我絕不接受!”

左小多昂然面對所有人道:“這是擂臺,也是戰場!上了擂臺,只有對手!上了戰場,只分敵我!”

對面,周云清臉色鐵青。

左小多目光灼灼,竟是寸步不讓,氣勢尤勝!

良久良久之后,周云清輕聲道:“是我不該拿男女性別之事來說,擂臺便是擂臺,這一節,是我本身思想還有些偏頗……認為女子就應該得到一些優待……為此,我誠摯道歉。但這勝負判定,還需要裁判老師們來評定。”

“就如左隊長這一場不肯認敗一樣,我周云清,同樣不認為自己的隊員輸了!”

周云清看著左小多,兩人目光相對,都是各不相讓。

兩個隊長,都不肯認輸,卻也沒有任何實質證據說自己這邊當真贏了,讓所有人信服!

裁判老師們商量了一下,丁秀蘭作出判決。

“這一場以平局作結!你們可有什么異議么?”

左小多眉花眼笑:“老師們果然慧眼如炬,一下子就出了合情合理的判斷出來,學生佩服佩服,并無任何異議,其實都無所謂的,不過就是周隊長一直有些糾結于勝敗,哈哈,其實是真的也沒啥,哪怕我們這場判輸了,那也是無妨的,再打回來也就是了,總而言之,諸位老師辛苦了,謝謝老師們。”

周云清再好的涵養也被他氣了個倒仰。

到底是誰在糾結于勝敗了?

但在這么大庭廣眾之下,周云清要顧及面子風度,怎么會跟左小多吵起來,只好忍氣吞聲一拱手:“老師判得公允,我們沒意見。”

凝眉看了左小多一眼,第一次感覺,與這家伙打交道,就算做足了心里建設,仍舊是不容易。

周云清是一個方正之人,與左小多的性格,直是南轅北轍。直接跟不上左小多思維的跳躍性。

但周云清的方正是真的方正,所以,他會一直選擇做自己,并不會一直跟左小多兜纏,縱使稍有憋氣,也能很快豁達。

對于這種人,左小多也是打心眼里服氣。

竟然氣不著他,左爺很挫敗有木有?!

“我沒耍流氓!”

李長明氣得滿臉通紅:“我沒耍流氓!”

“哎,這不重要。”左小多安慰道:“誰讓你拉著人家女孩子陪你睡覺來著……”

這句話真是歧義滿滿。

對面,雨嫣兒一聲尖叫:“左小多!”

左小多哈哈大笑。眼中卻閃過一絲意味深長;然后拍拍李長明的肩膀。

他一句話將這件事直接岔到了九霄云外。

已經判定平局,其他的事情已經不重要。當然,如果有人非要理論,那也可以理論理論的。

彼此相處了這么久,左小多是絕對相信李長明的人品的。

再說了,李長明真想要耍流氓,非要當著全國直播的面么?

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左小多不愿意將事情想得太復雜。

“第四場!鳳凰城二中出戰人選,左小多。水城一中出場人選,皮一寶!”丁秀蘭大聲宣布。

左小多哈哈哈大笑的出場了。

頓時全網轟動。

“劍王出現了!”

“哦吼!”

“吼吼吼……”

“我王威武!”

“王上,踢他襠!”

“大王萬歲!”

這里不得不解釋一句,左小多連勝幾場之后,在網上就得到了一個全新稱呼:劍王!

這名字,字面看起來著實霸氣。

當然,一開始是‘踢襠王’,但是好多人覺得不雅,于是改成‘賤王’;但是,又有人提議給我王取名不能那樣直白……

于是最終變成了最終的劍

左小多這邊才剛剛站定,對面的皮一寶皺巴著一張臉走出來,干脆利落的說出了一句話。

“我認輸!”

正在擺造型的劍王差點就要噴了!

這可是決賽啊兄弟,咋能說認輸就認輸呢?

鬧呢?!

他卻哪里知道,在他和蘭冰蕊打過那一場之后,水城一中就直接得出了一個共識:除了周云清之外,其他人不管誰對上左小多,第一時間認輸。

免得遭受一頓毒打;而且還得輸的憋屈至極,沒準連武道之心都得受到影響,得不償失。

更別說與左小多對戰,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明真相的還能看看熱鬧,但是大家都是行家,那還看什么熱鬧?

就以左小多最后所展現出來的那炎陽真經,一掌就能將人變成烤乳豬!

還打什么打?

“第四場,鳳凰城二中勝!”

目前鳳凰城二中。

兩勝兩平,二中占據了絕對上風,只待再勝一陣,便是鎖定冠軍!

而兩個隊現在的情況是,各自廢掉一個人。這邊龍雨生,那邊凌飛雪,這兩人在這段時間里,是絕對沒可能動手了。

至于兩邊的副隊長,倒是已經從兩個斗雞眼狀態中恢復得差不多了。

盡都擁有五位完整戰力。

再接下來自然便是后續的自主出戰人選對決了。

周云清不覺愁眉不展。

自己這幫同學,每一個,都是強者,都是天才,但是……與對面鳳凰城二中一比,除了左小多之外,其他人基本都是在伯仲之間,五五之數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影響勝負的微妙手段,實在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對方的隊長左小多,基本每一句話,都會在無形中增加彼端的心理壓力。

有時候周云清真的感覺自己這邊很吃虧。

什么叫做戰斗七場?

太多了好吧?

對方有左小多這個玩嘴的大行家,幾乎每時每刻,開口就是攻擊,將我們這邊的心理壓力增加一點,他們那邊的勝算就多一點!

這實在是太吃虧了。

“自主戰,我上第一場。”

周云清道:“如果他們派別人上場,我能確保勝下一局。但接下來的一局,對方必然由左小多出戰;我拼盡全力的話,拼個僥幸,或者能夠廢掉左小多。再之后的,就要靠你們往回扳了,哪怕我能與左小多拼到兩敗俱傷的地步,也是斷斷無力再戰的!”

“如果左小多直接出場,那么后續的……總之就都仰仗你們!”

“隊長加油!”

周云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只感覺胸中豪情激蕩,長身站起。

他有一種感覺,左小多絕不會給自己扳回一局的機會,必然會親自上場,盡速了結全部賽事。

果不其然。

周云清這邊才剛剛站起來,就看到對面衣袂飄飄,左小多已經站立在擂臺之上了。

周云清長劍出鞘,手指輕彈劍身,隨著鏘的一聲,長劍龍吟陣陣,劍氣沖霄。

一步步走了過來,氣勢隨著步伐而節節攀升。

左小多神情凝重空前,淡淡道:“周隊長,聽我一句勸。與我對戰,不要用兵器。”

這句話甫一出來,最少數百萬人盡皆無語。

連帶那六位裁判,盡都是哭笑不得。

水城一中的所有學生一身功夫都在劍上,你讓人家不用兵器?

用不用綁住手腳讓你打,或者干脆直接認輸?

然而熟悉左小多這家伙的,登時升起一個念頭,這貨肯定又是在陰人!

周云清皺眉:“為何?”

左小多手腕一翻,靈貓劍赫然上手,在陽光下,清亮的劍身上映射出萬道光芒,如同手上多了一顆小太陽一般。

他平平的伸出手,劍在手中,平伸。就這么平展在空中,淡淡道:“我這把劍,名為靈貓;劍長三尺,凈重八兩。”

“此劍乃是……東方大帥贈送給我老師,然后我老師又再轉贈與我。”

左小多臉不紅氣不喘,道:“這口劍,相傳乃是一萬七千年前,大陸唯一的神匠,吳可鑄大師親造。削鐵如泥,吹毛斷發,遇剛則柔,遇柔則剛;其鋒銳度,更是公認的天下第一!”

左小多認真地說道:“周隊長,你掌中名鋒,或者也是神器之屬,至少是你的心愛之物,性命雙修之靈寶。但論到鋒銳度,卻一定比不上我的靈貓。萬一損壞了……豈不是天大的損失?”

“所以,我才勸你,與我戰斗,不要用兵器。或者換一把劍,就算毀了也不心疼的那種,避免遺憾終生,追悔莫及。”

左小多認真的說道:“周隊長,三思啊。這不過就是一場比賽,我可不想給你造成終生悔恨的憾事。”

場上場下,裁判觀眾,直播網民,全國上下……一片無語!

<寫得渾身無力,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