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十九章 左小多,敢不敢生死戰?

第十九章 左小多,敢不敢生死戰?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十九章 左小多,敢不敢生死戰?

這個世界上,絕不只有我們才會隱藏實力,暗扣一張底牌,實在是太平常,縱然早早預留多張底牌,也未必就能保得完全……”

羅烈嚴肅道:“而這,才是江湖。這,就是江湖,同學們!”

這幾個字,羅烈說得非常鄭重,一個字一個字的盡都加重了口氣。

“江湖……”

左小多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隨即轉頭,看著伙伴們,突然聳聳肩,一聲怪笑:“江湖哎,好口怕哦……你們怕了嗎?”

這一句笑語登時引發新一輪得哄笑,李成龍哈哈大笑:“老子怕個鳥!”

“不錯,怕個鳥!”

余莫言龍雨生同時吼了一嗓子,萬里秀抿嘴而笑,到底沒好意思也來一句:怕個鳥!

“呼呼……呼呼……”李長明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擦擦口水一臉茫然:“你們在說……什么?”

羅烈一手撫額,一臉無語。

“要對自己有信心,不需要顧忌太多!”

左小多一揮手:“怕他們干毛!一個字,明天,干!”

“干就完了!”

六人齊聲大吼,隨即先后輪轉彼此擊掌,各自進入自己房間,養精蓄銳去了!

胡若云點點頭,臉上更添幾分欣慰。

該說不說,羅烈剛才的話,骨子里還是很有幾分打擊己方士氣的因素。

第一次參加這種比賽,最關鍵的就是那股銳氣,若是將這股銳氣磨沒了,遇到對手就懷疑對方隱藏實力,時時束手束腳,那才是真的糟了。

幸虧最后的時候左小多跳了出來,一句搞怪幫眾人重新凝聚了斗心斗志。

否則就要輪到胡若云來想辦法,打消這層顧慮了。

“羅老師,你說得固然中肯,情況也是這樣沒錯,但你說得實在太嚴重。臨場發揮,孩子們都有數的。”胡若云皺著眉頭道。

羅烈顯然也意識到了,擦擦汗道:“是,是。”

舉動間竟有幾分后怕的意思。

要是……要是因為自己的一番話,讓左小多他們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束手束腳,影響了實力發揮,甚至就止步于前二十強,估計事后羅烈就算以死謝罪,都要含恨九泉的!

第二天的清晨很快就到來了。

這一天,天陰,有風。

天色陰沉沉的,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舒服感覺。

胡若云與羅列帶著隊伍往外走的時候,正遇到豐海十三中的李老師也帶著隊伍走出來。

雙方在酒店門口不約而同的齊齊止步。

另一邊的李老師淡淡一笑,在左小多等人臉上看了一眼,笑道:“恭喜胡老師,恭喜二中大出風頭,這次又進入前二十了。呵呵。”

胡若云淡淡道:“難不成豐海十三中已經被淘汰了?”

李老師笑容絲毫未改,幽幽道:“不好意思,咱們這回運氣不錯,倒也沒費什么勁就進入前二十了,看來貴我兩方,終究避免不了一戰!”

胡若云淡然道:“期待。”

本來話說到此,已經可以告一段落,彼此不至于撕破面皮,可就在此時,對面的兩位白衣少女之一突然開口笑道:“老師,這位胡老師是否就是您提及當年被廢了的那位,墮入凡塵的天才,卻不知道是被誰廢的?”

左小多目光陡然一凝,心中突然升起來一股至極的殺機。

那位李老師淡淡道:“老實說我也是很抱歉的,內疚了好久好久,我是真的沒想到當年不過很輕的一下,怎么就把人給廢了……幸虧胡老師現在已經恢復了……否則,讓我怎么才能安心。”

羅烈深深吸了一口氣:“姓李的,李成秋!你過分了!”

“過了么?抱歉啊!”對面這位李老師哈哈大笑,哪里有半點致歉的意思。

“不過,天才要保護好才是,像你們這樣出來招搖,若是被人再廢掉幾個,可就更不妙了。”

胡若云眼中閃現至極的憤怒。

這句話的意思,簡直是惡意滿滿。

羅烈針鋒相對:“彼此彼此,你們的天才,也不少。能到前二十,都有幾把刷子,若是被廢了,就太可惜了。”

“是嗎?”對面李成秋大笑一聲:“哈哈哈……”

身后兩位白衣女學生,其中一位撇嘴笑了笑,道:“老師,若是讓學生也重蹈他們老師當年的覆轍,不大好吧?”

說著不大好,卻是笑的很是意味深長。

李成秋連連搖頭:“這是傳統,傳統,懂么?”

一起大笑。

這時,豐海十三中的領隊隊長的少年也開口了,他用一種睥睨的目光掃過左小多,歪著嘴道:“鐵拳公子,你是你們一行人中唯一一個還沒有出過手的,真想看看,你們鳳凰城二中老校長死了以后,你這位新晉的鐵拳公子,到底是個什么貨色,又有什么本事。”

鳳凰城二中眾人勃然大怒!

這小子的嘴真是太賤。

挑釁就挑釁,卻如此生硬的拿老校長說事,就讓人不能忍了。

就算雙方世仇,至少也應該對逝者保有一份尊重!

只聽左小多嘻嘻的笑道:“我才不期待和你玩,就你長得這跟你這位李老師差不多歪瓜裂棗的綠毛龜樣子,老子半點興趣也沒。看一眼都想吐啊……

“不過我倒是喜歡你身后剛才說話的這兩個妹子,我只喜歡和她們玩,怎么玩都行,不管是在哪里……樹林里,草叢里,水里,山上,都可以的,我不介意場合。就算是雙飛三飛什么的,我也是來者不拒;哎,這位隊長,你們學校這種質量的好貨色還有多少,我自覺還是挺有富余的,再來個三五位,也是可以笑納的。”

左小多笑瞇瞇道:“我不嫌多。我能行,我很行的。不信你讓她們來試試。一次二百二,絕對市場價,童叟無欺,絕不賴賬。現金交易,嘎嘎新的聯號!”

“左小多!”

這位隊長一聲暴喝,眼中露出極致的殺意,咬牙切齒:“我必殺你!”

左小多嘿嘿一笑:“我不稀得跟個將死之人一般見識,但你身后這兩個妹子,我可舍不得說殺就殺,這么細皮嫩肉的,就算真個要殺,也要玩過之后再殺哦,再如何的紅粉骷髏,始終是紅粉在前,至于之后變不變骷髏,看心情吧,說不定就把我伺候舒服了呢……”

那兩個女子臉上早已經遍布極致的深沉憤怒:“左小多!你找死!”

鏘的一聲,亮出了兵刃,眼看著就要沖過來。

那位李老師臉上露出憤怒,抬手制止自己的兩個學生,冷聲道:“鳳凰城二中,就這種家教么?”

胡若云仍舊淡淡道:“豐海十三中,就這種校風?”

“人品下流!”

李老師看著左小多,手指狠狠點了點:“縱有矛盾,何必侮辱女子?”

胡若云挺身而出,擋在左小多前面,手指同樣點了點對面的隊長:“人品卑劣!就算有矛盾,怎敢侮辱一位德高望重的逝者?!”

身后兩個白衣女生咬牙切齒:“左小多,你死定了!”

左小多翻著白眼:“哎,抱歉哪,我剛才只是開玩笑,你們怎么還當真了……真是太可笑了。你們不會真以為我會和你倆玩吧?就你倆長得跟兩坨屎也似的德行,怎么可能會有人有興趣呀,你們太高估自己了……”

他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渾身哆嗦了一下,道:“腫腫,你有興趣么?我看到就萎了……”

“我也是。”李成龍哆嗦一下:“這么丑……我滴個天啊。咋能生成這個樣子呢?”

李長明道:“要不,給老余?”

余莫言搖搖頭,大怒道:“你們敢這般的看不起我,這等貨色,倒找錢我都不干!”

對面這會已經氣瘋了,卻又無言以對,都知道這會再說什么,都是自取其辱。

“好,好,好!”

李老師咬牙切齒:“賽場見。”

帶隊而出。

那位隊長留在最后,突然站住,喝道:“左小多,敢打生死擂么?我吳云天要跟你打一場見紅的!”

左小多陰陰的笑了笑:“就你這慫包樣子,還敢打生死擂?我估計,你這慫包也就是嘴上說說,哪有那膽量!”

“你敢么?”吳云天重重的問。

“你二筆吧?”

左小多道:“聽不懂人話?”

“好!”

吳云天高喝一聲。

“擂臺見!”

左小多哈哈大笑,突兀的來了句:“謝謝啊!”

吳云天轉身而出。

看著吳云天轉身離去,萬里秀眼中流露一抹思索之色,道:“胡老師,當年您一朝受創,致令修為止步不前,是跟這個姓李的有關吧?”

胡若云淡淡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還提那些陳年舊事作甚。這些與你們的比賽沒有半點關系。”

萬里秀冷冷一笑:“現在,或者跟您沒什么關系,但跟我們,很有關系。這個姓李的,我不會讓他離開南薊城的!”

乍然聽到這句話,大家不禁齊齊突然側目,均生出嘆為觀止的想法!

萬里秀身為總督大小姐,但平常真是半點沒有傲氣,驕縱氣也沒有,沒有任何一點的架子顯露;可是此際這句話甫一出來,卻讓人連點懷疑之心都不看。

以萬里秀的家世,這一句話放出去,截殺一個不過丹元境巔峰的武校老師,說是十拿九穩那都是謙虛,該說是萬無一失才更恰當。

“秀兒霸氣!”

左小多贊了一聲,道:“左右閑著也沒事,說說當年事兒唄,胡老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