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沖魂(1)

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沖魂(1)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九十二章 鳳脈沖魂(1)

“就知道你小子沒有好話!”

“秦老師您也早些休息,不要太累太辛苦了。您為了學生付出這么多,嘔心瀝血殫精竭慮,學生心疼啊。”

“你滾不滾,還是想要再玩一把飛高高?”

“我這就滾秦老師再見,秦老師晚安,秦老師威武!”

左小多一溜煙而去。

“這混賬小子!”

秦方陽嘴角露出笑意。

我最喜歡別人給我拍馬屁了,但這話絕不能被他知道。

左小多一溜煙的跑到校門口,卻又看了幾個相才回家,現在每天晚上都要交罰款,左小多心里實在是不穩當得很,錢,還是多備一點好啊。

要不然,心里總不踏實。

看到最后一個看相者,卻是一個青年,看樣子年齡也就在二十歲左右,很是柔弱的款。

若是單純以高深修行者的眼光看來,這個人沒有任何的修煉資質可言。

這個,是不存在任何爭辯空間的。

但此人在左小多看來,卻在這人的身上看到了別樣的東西,那就是濃郁到難以想象的氣運之力!

周身盡被一層血色紅光罩籠罩!

左小多為自己所見,滿心驚訝奇怪了起來。

不能修煉卻有血色紅光罩頂,這是什么個說法?

心念轉動之余,左小多忍不住動用了一下氣運點,功聚雙目,再度放眼看去。

觸目所及之瞬,一團從模糊到清晰的訊息,即時出現在左小多的腦海中。

在排除掉雜亂的消息之余,左小多將信息提煉了一下。

季惟然,先天無法修煉,單兵殺傷性武器研究第一人。

左小多在理清此人信息之余不禁嚇了一大跳。

自己的氣運點看武者只能看三個月,但是看普通人卻直接看到這般,倒是蔚為奇觀!

不過這個家伙,卻是相當特異的存在。

“閣下要算什么?”

左小多問道。

這青年有些忐忑,道:“大師,我叫季惟然是一個沒有修煉天賦的普通人,但學習成績還算不錯。現在正是面臨升學選擇關頭一個是生化學院,一個是青州大學但在下卻拿不定主意到底該如何選擇,所以”

季惟然從口袋里掏出來一疊鈔票,道:“還請大師,指點迷津。”

左小多點點頭,隨手寫下幾個字,道:“因緣際會,增君一言,回家再看,機緣不盡。”

“多謝大師指點。”

季惟然接了紙條,鄭重地行了一禮,轉身而去。

一直回到家,才打開紙條。

“左大師說了什么?”季惟然的父母顯然都很急于知道左小多的指引。

“上面寫著武研。”

季惟然有些摸不著頭腦:“武研?武研是我的第三志愿怎么會是武研?”

再仔細一看,那紙條判詞下面還有一行小字

“男兒重橫行,胸有千丈情不能刃強敵,仍可出奇兵!”

季惟然心中驀然生出一份明悟,似乎是自己一直都在冥思苦想的物事,之前只如霧里看花,始終模模糊糊的東西,此際突然豁然開朗,那是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微妙感覺。

不禁脫口道:“不錯,不錯!我平生最恨的便是自己沒有修煉資質,不能戰場殺敵但是,我可以為前方的武者們研究兵器,武器,只要能夠研發出足夠犀利的武器,豈不也等于是殺敵了!”

“這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其他那些,上完學后只能出去打工,就算做到總裁,又有何用?”

季惟然眼睛發亮:“左大師不愧是左大師,一眼看破我心中迷霧!”

“我決定了,我要去武研院了!”

父親嚇了一跳:“然兒,你可要想好了。”

“爸,無需在考慮了,這就是我畢生所追求的失業!哪怕是我這一生,就只能研究出一件武器,或者說輔助別人研究出一件武器,那也是足堪告慰平生的!”

“這才是我的人生價值體現!”

左小多一路回到家。

“今天怎地回來的這么早?”左長路有些納悶。

“嘿嘿累了。”左小多嘿嘿的笑。

才不會說自己是因為爸媽馬上要出去旅游,自己心里滿是不舍得,所以特地趕回來的。

說話間,左小念也早早的回來了,晚飯時候,兀自笑得不行,道“你這是給孤落雁吃了什么藥了都快瘋魔了。時不時的纏著我問你啥時候有空”

左小多哼一聲。

“說下午給你打電話,你連接都沒接”

左小念對此是真的樂壞了,想起孤落雁找自己的時候臉上的郁悶,樂不可支。

“我為啥要接?”

左小多哼一聲,道:“她之所求不過一首歌而已,我那邊有多少正事,忙得都要腳后跟打后腦勺了,可她卻只顧著她的歌,我要是再慣著她的脾氣,才是見鬼呢?大明星了不起啊?”

左小念更是花枝亂顫:“我可是替你解釋了好多還多,我說你肯定在修煉了,無暇聯絡。”

“當然是在修煉了。”

左小多翻個白眼,道:“我覺得這丫頭是不是因為我的才華看上我了?要不怎么表現得這么積極呢。你說她要非追我不可,那可怎么辦?苦惱啊苦惱!”

左小多擺出一副苦惱的樣子,愁眉苦臉,轉頭抱怨道:“爸!媽!你看看你們,把我生得這么帥,這么有才華干嘛!簡直煩惱太多了”

“噗”

吳雨婷與左小念同時偏頭噴出來。

一個左臉,一個右臉,將左小多兩邊都噴的全是菜湯。

左小多一臉無語。

吳雨婷與左小念雖然都是對左小多很有信心,但說到孤落雁看上我這種事情,還是半點都沒考慮過的。

兩者相差得實在是,太懸殊了!

絕對沒可能!

即便是對左小多迷之高看的左小念也是如此認定,篤定就是左小多自己在這邊故意自作多情的逗悶子,僅此而已。

晚上,照例修煉。

左小多這回上交了五十萬的罰款,貌似比昨天又有進步

凌晨回去,在心中默念。

“距離念念貓突破,還有四天!”

時間越來越是緊迫了!

又是一天過去了,左小多照例在心里將所有的事情盡都全數回顧一遍。

這種事左小多一天下來要回顧好幾遍,實在不是稀罕事了,輕車熟路。

不過現在,意外增加了方一諾和孤落雁的兩個神影這兩層助力,讓左小多也倍覺欣慰,感覺自己的把握又提升了差不多兩成!

依照原本的計劃,左小多自我評估,應該可以有五成把握,可能還要往下壓一下,畢竟人家巫盟針對鳳脈已經籌謀了數十年,肯定有大把底牌。

不過現在嘛左小多覺得,自己有六成半的成數是有了的。

“總算是將念念貓的突破,搞成了全城焦點事件”

“那么,還要怎么做才能在原有基礎上,更進一步的增加成數呢?”

左小多絞盡腦汁。

“夢家和寧家已經死絕了巫盟并沒有出手介入,為何沒有出手?”

左小多心里自問自答:“這兩家的本意也是謀劃鳳脈對于巫盟而言,也是競爭對手,而且還是不容忽視的對手,畢竟兩家都是地頭蛇,自有手段,而今突然覆滅,巫盟樂見其成,自然懶得管他們死活?”

“但是夢沉天的計劃,為何只是提了個設想,嘗試了幾次不成功就撤了呢?夢家的死亡名單里可沒有夢沉天的名字,連夢沉魚這等九五命格,凰命入格的氣運之人都無法稍緩詛咒之力侵襲,夢沉天憑什么可以幸免”

“唯一解釋只有夢沉天不是夢家人!”

“那么,夢沉天其實是其他勢力布置在夢家的人手,或者就是巫盟之人!”

左小多躺床上,兩手枕在腦袋下面,細細思索:“如果夢沉天是巫盟的人,其主要目的自然就是輔助巫盟順利拿下鳳脈之局,而夢家這邊,其實是一個可進可退的備手就可以串聯解釋所有事了。”

“巫盟能夠成功,夢沉天樂見其成,如果不能的話,他大可以藉著元陰移魂的契機,將鳳脈之力轉移到夢沉魚身上,只要將夢沉魚變成他的女人,他仍舊是鳳脈之局最大的獲益者”

“甚至單從個人角度來說的話,還是后者得利最大,但夢沉天顯然是將這個方案當做了備案為什么?”

“如果夢沉天真的是在巫盟一心為公為了巫盟,寧可放棄自身收益?這倒是可以解釋。但,他是那種人么?方一諾可是在在言明,巫盟勢力非是齊心合力,盡都為自身獲益斤斤計較,少有這般大公無私的角色吧?”

左小多皺著眉頭。

他已經在心中理出來兩條線:一,夢沉天是巫盟的人。二、夢沉天不是巫盟的人。

但第二條線明顯站不住腳。

那就只剩下第一條,同樣兩條線:一,夢沉天在巫盟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二、夢沉天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但第二又站不住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夢沉天這個人可就相當的難對付了。”

精彩東方文學提供等作品文字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