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內鬼通風

孤落雁嘗試將曲譜詞所有相關細節進行補充,務求做到盡善盡美。

然后又開始補充伴奏樂器;這樣的曲子氛圍,僅止于一個吉他為伴,那是遠遠不夠的!

“這首歌的名字,應該就是叫做‘血染的風采’。想不到這個看起來憊懶的小子,骨子里居然具有如此壯烈激蕩的情懷,為此曲,合該浮一大白!”

孤落雁一直忙到了東方發亮,才終于敲定一個草稿。

“應該差不多了,但……左小多那里應該有更加完備的曲譜……真是迫不及待,希望可以一睹原稿的風采啊!”

清晨。

左小多捂著腦袋起床撒尿。

“哎喲……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戒酒,我一定要戒酒,這輩子再也不碰酒了!”

腦袋里似乎幾萬個小人在干仗,除了暈乎乎霧蒙蒙,還伴著一陣陣的撕裂疼痛……

還有肚子里好似翻江倒海的倒騰。

時不時就有一種往上沖的膩歪感覺……

左小多強自忍耐,站到了馬桶之前,久蓄的一泡尿正在掃射還沒完事,口中也突然好似長江開閘,一瀉千里……

“嘔”

上下同時開火,場面極其壯觀,腳底下直接被暴走之水流席卷,滿目瘡痍!

好半晌,左小多跌跌撞撞的走出來,將腦袋伸到水龍頭下,嘩啦啦的一頓好沖,然后又將水龍頭塞到嘴里,嘩啦啦一頓灌,然后再跑進廁所,嘩啦啦的又一頓吐……

如此反復數輪,貌似將肚子里清空了,這才有氣無力的癱倒在沙發上。

“戒酒……我一定要戒酒……必須要戒酒,必須的!”

左小多這會出氣多進氣少,六神無主,簡直比一灘爛泥好不了多少。

“哼!”

吳雨婷將一盆湯端在桌上:“趕緊把這湯喝了。不會喝酒就不要喝,我看你還是吐得太少!你爸爸那些年跟人斗酒,被我……”

“咳咳。”左長路從臥室晃了出來:“誰讓你喝這么多酒?酒這東西,以后少沾!”

“是是是,以后堅決不碰這玩意了,太他么的難受了!”

左小多端起盆,噸噸噸噸噸,一盆熱乎乎黏糊糊的米飯湯系數進了肚子。

一盆米湯進肚不久,卻覺腸胃中一股慰貼灼燙的感覺徐徐升起,頓時感覺舒服了許多。

“笨蛋!”

左長路皺著眉:“你怎么不運起你的炎陽真經?就算最終還是會醉,但怎么也能多撐一段時間嘛?喝酒先吃飽,有底醉不了,知道不?就算被強灌,不會借尿遁么,去廁所一摳也就沒了……”

“就是……醉得太少了。”

左長路恨鐵不成鋼,傳授著自家的“不醉”絕招。

吳雨婷滿滿一碗粥急疾的扔過來:“能不能教點好?喝你的粥去!”

左長路一伸手接過,順勢旋轉,輕易散去來勢,竟是點滴未撒,嘿嘿一笑:“好勒……”

左小念從房中走出,黑著臉道:“狗噠!你昨晚上怎么回來的?你還記得不?”

左小多本能的慫了一截,縮著頭道:“我不記得了,是真的……不記得了,我怎么回來的?”

“那你昨天晚上都干了啥你還記得不?”

“干了啥?”

左小多本能的感覺不妙:“你這話……”

“你昨晚自己開演唱會,在臺上扭來扭去的,過癮不?”

左小念俏臉泛起了‘你很危險’兩個字。

左小多眼中登時閃過驚慌之色:“你你你……”

“昨晚上,我看著你又唱又跳又扭的好開心,最后最后還是我把你背回來的,你那小酒是真的喝過癮了,喝痛快了,喝得夠嗨啊……”

左小念的小虎牙慢慢地露出來,咬牙切齒:“可以啊狗噠,你可真有牌面啊!”

“完!”

左小多心中只來得及閃過這一個字,身體已經本能的做出反應,一步跳上前,伸出舌頭搖頭擺尾:“汪汪,我重不重?”

“噗……”

左小念頓時笑噴,盡管努力板住臉卻還沒忍住,嗔道:“閃開啦!我要吃飯!”

左小多心中一松,嗯,看來情況還不嚴重,有回旋余地……

他當然不會就此閃開,反而嬉皮笑臉將左小念珍而重之的攙扶到座位上,一躍而起:“我去給你端稀飯……嘿嘿嘿嘿……”

吳雨婷憂心忡忡道:“念兒啊,這男人啊,一旦犯了錯,尤其是第一次的時候,一定要以最嚴厲的手段,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震懾制止住!干好了就可以一勞永逸,永絕后患,可是干不好……想你這樣高高舉起輕輕放過……那就是自找麻煩,后患無窮啊!”

端著稀飯走來的左小多一臉愕然:“媽!我到底是您兒子還是你女婿?有你這么當媽的么?”

吳雨婷橫了一眼:“你是我兒子,也是我女婿,咋了,你不服么?”

左小多聞言反而心花怒放:“服,服!我是您女婿,不做您兒子了,好了吧。”

左小念登時趴在桌上將臉藏了起來,臉紅的燒得慌……

叮咚。

左小多的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一條信息發了過來。

“男兒重義氣,一諾千斤重;持劍凌霄漢,拔刀七月中!”

這是一個陌生號碼。

左小多屁股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爸,我這就去學校了。”

話音未落,已然嗖的一下子沖出門。

吳雨婷警告左小念道:“念兒啊,你可要上心,這小子可是個撒手沒,唯有盡可能將之掌握手中,那才是你自己的!”

左小念恬靜笑了笑,道:“媽,那條信息是一首詩,男兒氣極重,不象是女孩子所發,這個中區別,我自然理會的。”

左長路翻白眼。

你這當媽的,都教了一些什么?真當狗噠是女婿啊?!

那是兒子啊!

左小多出去,立即回了一條消息,也是一首詩。

“中原有英雄,盡在鳳凰城;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發送。

那邊。

方一諾看到信息直接迷了。

“我草!他這是不愿意冒險,而讓我去見他……”

心思轉動間,卻是很有幾分牙疼的嘆口氣。

這個家伙,貌似比自己還茍,不過形勢比人強,怎都是自己就范……

“好吧,去就去。”

于是發送消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二中門往右,請君一回頭。”

左小多回:“歐尅歐尅歐,三江春水流;佳人應無恙,助君到白頭。”

“麻痹!又威脅老子!”

方一諾收了手機,立即出門。

一路走一路嘆氣。

這特么的……

發信息都發了這么多了,還不如直接打電話說明白呢……

無語!

左小多與方一諾在一個異常隱秘的地方相會了。

“有消息了?”

“有了。”

“說說。”

“昨晚去開會,商量計劃來著。”

“嗯?計劃是怎么商量的?詳詳細細,一字不漏的告訴我。連誰說話的時候什么表情,也不得遺漏。”

方一諾傻了,怪不得不打電話說,這個要求簡直——很左小多!

“昨晚,鳳凰城主持大局的巫盟使者招呼我們都去開會,一共去了……”

“等等,那個使者在鳳凰城的具體身份如何?長什么樣子?”

“這個……那位使者大人一直隱藏容貌,哪里能看到長什么樣子,更加也不知道他的公開身份……”

“那我要你還有何用?”

方一諾心中操了一下,翻個白眼:“星使的作風向來便是如此,對外人固然要保密,對自己人保密得更甚,基本沒可能暴露,這個我沒辦法。”

“算了,你繼續說這次開會的內容吧。”

“現在仍舊只是初步定下行動人手,之所以說是初步,應該就是讓眾人略有成數,需要下次聚會的時候才能基本定案,我估計,也許要到鳳魂沖霄的最后關頭之前,才能真正定案。”

“嗯,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的人手有多少,我要知道確切的人頭數,你不會連這個都不清楚吧?”

“關于這個我已經打聽清楚了,高端戰力包括有兩位化云,老夫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十一位嬰變,二十位丹元,這次為求全功,這些人手將會全員上陣,不惜代價,不計傷亡!”

“這么點人手?你開什么玩笑?”

左小多瞪大了眼睛:“就這么點人就想干成那件大事?”

方一諾聞言之下,不禁瞪大了眼睛。

這人力還少?

但想到左小多這句話的意思,突然間冷汗涔涔而出。

‘莫非鳳凰城這邊已經集合了足夠應付巫盟這股力量的戰力,甚至是強弱懸殊!?’

若是當真如此的話,自己這邊貿然行動,豈不是真的會身陷死劫?

幸虧幸虧……幸虧我臨陣倒戈,投奔了小多大人啊……

方一諾心中一陣慶幸。

“你口中的那位星使大人,他不出手么?他既然是一方統領,主持大局之人,一身實力只怕非同小可吧?”

回想方一諾的介紹,左小多銳敏的發現了問題所在,直指關竅的問道。

“星使一般都是統籌全局,從不會介入正面戰斗。”

方一諾道:“至少在我這么多年的參與任務之中,極少見到星使出手。”

左小多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