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師父,我不想死……

第二百七十三章 師父,我不想死……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七十三章 師父,我不想死……

這時,空中一道身影急疾飛掠而來。

“師父!”

正是夢沉魚到了。

“是沉魚啊。”

穆嫣嫣臉色一沉,道:“你不在家好好修煉,怎么又跑出來了?”

“師父。”夢沉魚咬著嘴唇,道:“我想和您說幾句話。我有件重要事,想要請您幫忙。”

“哦?”

穆嫣嫣轉頭道:“念兒,你陪著雁兒逛吧,我去跟你師妹說點私房話。”

“好的,師父。”

左小念答應一聲,又對著夢沉魚笑了笑,與之前態度全然沒有絲毫異樣。

夢沉魚則是凝目看了左小念片刻,這才和穆嫣嫣走了。

孤落雁與左小念繼續在河邊漫步前行。

“小念妹妹,你這位師妹,怎么沒有跟咱們一道呢?”

孤落雁問的這句話,有些意味深長。

左小念淡然道:“我師妹乃是夢氏集團董事長的掌上明珠,這段時間以來,夢氏集團有點不甚太平,她在家幫手一二,實在沒功夫跟咱們一道出來,估計,她也沒有游玩的心情吧。”

孤落雁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其實今天穆姨突然找我出來游玩,我還真是有點意外呢。以我對穆姨的了解,她可不是一個能出來游玩的性子。”

左小念溫婉的笑容不變,悠悠道:“那是姐姐與我師父的感情不同。”

“恩,穆姨的確是……對我很是另眼相看。”

孤落雁說了一句話,隨即就道:“據說兩邊,各有一個湖,相映成趣,我們過去看看風景是否大有不同。”

“好。”

左小念陪著孤落雁一路前行,在心中思量了七八遍,感覺孤落雁在穆嫣嫣走后,說的這幾句話,每一句都是聽起來沒有什么異常。

但是每一句,卻又都能細細的品味出一些別的意思。

但左小念卻也沒有更深的去考慮。

這一切,都與我無關。

我是真的啥都不知道!

孤落雁正在問:“成銀刀?”

不知道得了什么回話,孤落雁的臉色,也沒什么變化。

一個小瀑布邊。

“什么事要我幫手?”

穆嫣嫣道:“這么急慌慌的跑來,是你們家的事情不好處置,竟然求到了我的頭上?我實在想不出來,在鳳凰城這個地界,有什么事是我做得到,你們夢家反而做不到的!”

夢沉魚定定的注視著穆嫣嫣半晌,臉上露出濃濃的苦澀,道:“師父,您這段時間對我,為何這么的冷淡?”

穆嫣嫣不悅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已盡得我真傳,諸般功法,招數無有缺漏,剩下的,只看你個人努力;所謂師父冷淡云云,卻是從何說起?夢沉魚,難道你所認知中的不冷淡,是要為師時時刻刻給你拍馬屁,才好么?”

夢沉魚低下頭:“弟子不敢,但之前師父或許有責罵,卻從來沒有這樣的冷嘲熱諷。”

穆嫣嫣淡淡的笑了笑,道:“你找我只是因為這事兒?”

言下之意,你若沒其他事,那就不用再說了。

夢沉魚猶豫了一下,終于咬咬牙,道:“師父,您應該知道了一些事情吧?”

“什么事情是我應該知道的?”

“就是……”

夢沉魚臉色變幻不定,突然一橫心,道:“師父,我也想要成就大高手,我也想讓您為我驕傲,我也想翱翔于九天之上,做一頭真正的鳳凰的!”

穆嫣嫣點點頭:“我明白的,我很欣慰你能有這樣的凌云之志。”

夢沉魚絕望道:“師父,我此際乃是發自內心,想對您道出所有的事情,您……”

“為人徒者有凌云志,為人師者不吝鼓勵言,難道你希望我打擊你,說你注定一事無成么?”

穆嫣嫣冷冷道:“你想要說什么,到底說不說,對我而言,不重要,我聽到了一個徒弟,跟我說了想要變強的遠望宣言,心底真的只有欣慰,再無其他,真的再無其他!”

夢沉魚咬咬牙,沉聲道:“您是否是已經知道了,我家對于師姐曾經的動念?或者說,我師姐現在也已經知道了吧?”

穆嫣嫣的笑容愈發冰冷起來:“你這說的云山霧繞,不清不楚,怎么又扯到你師姐身上,究竟是哪一件事?”

“鳳脈之事。”

夢沉魚低著頭,道:“還有……鳳脈沖魂之事。”

穆嫣嫣淡淡道:“越來越沒頭沒尾了,我愈發的聽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了。”

她的聲音里,厭惡之感又多了幾分。

“相信……元陰移魂之事……師父一定是知道的。”

夢沉魚死灰一般的眸子看著穆嫣嫣,終于將這件事說出來。

她自己也看了出來,若是自己不坦白這件事,今天連談話的機會都不會再擁有!

穆嫣嫣,根本就不會理會她的任何問題。

“元陰移魂……呵呵呵呵……”

穆嫣嫣冰寒笑容再現,如同劍光一般凌厲的目光,注目于夢沉魚。

“沉魚。你說你師姐對你如何?”

“師姐對我……很好,她是真的將我當做了親妹妹一般的對待,每每傳授我修行心得,時刻督促我用功。”夢沉魚苦澀的回答。

“當年收你為徒之時,你年紀尚小,玩心極重,修煉進度實在不快,經脈也不過一般而已。但每一次修煉之后,你師姐都會在休息時間里,放棄她自己的休息,用她淺薄元力,為你推宮過血,疏通經脈。”

“你有什么不會的不懂的,你師姐盡都傾囊相授,我讓你師姐教你,你始終學不會,你師姐都急得偷偷哭,一遍一遍為你示范,手把手的將元氣怎么運行到什么地方加速,姿勢如何正確,怎么發力……都給你拆解了,一步一步的推著你往前進。”

“你修煉躁進受傷了,你師姐跪在我面前求我,給你去找療傷靈藥。”

“你喜歡玩,對外物依賴過深。你師姐生怕你跟那幫壞小子在一起吃了虧,經常徹夜的尾隨著你,保護你的安全……”

“還有很多很多,光是我知道的,就可以再說許久……”

“夢沉魚。”

穆嫣嫣說著說著,終于克制不住自己的心頭怒火,低沉的道:“你報答你師姐的方式,就是給她安排一場元陰移魂?”

“就是搶了她的機遇,毀了她的人生,滅了她的神魂,玷污她的名節,甚至連她的肉體都不打算放過,讓她永永遠遠的做一個,供人發泄欲望的玩物?”

“然后,你將原本屬于她的一切,以這種不要臉而且惡毒的方式轉移到你的身上?甚至哪怕不能全部轉移,只能轉移不到一半的情況下……也要這樣做下去?”

穆嫣嫣越說越是激動,白皙俏臉氣得通紅,眼中如同火焰一般的熊熊燃燒。

“你一邊處心積慮的布置,一邊在你師姐面前扮作天真爛漫,裝著姐妹情深?夢沉魚,你真是好演技!我哪里配作你的師傅,我哪里能調教出來,如此天賦異稟的弟子!”

“你的演技,真正讓我穆嫣嫣驚嘆不已,以你這般年紀,就有這般天衣無縫的演技,不應該入道修行,應該進演藝圈哪,影后什么的,根本不在話下,唾手可得。”

穆嫣嫣嘆息著,看著低著頭,一直靜靜聆聽,一直沒說一句話,全數默認的夢沉魚,眼中,盡是毫不掩飾的失望與厭惡。

“你不需要再說什么,我知道你今天來的目的是什么。”

“你是發現了,計劃已經破產,夢氏集團更是面臨滅頂之災,無力回天,元陰移魂什么的,更是絕對不可能了;大勢已去,甚至連你們自身,都存在不了幾天。”

“所以,你這次來找我,想要求一條生路,希望我還能對你有幾分惻隱之心,是么?”

穆嫣嫣尖銳地問道。

夢沉魚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弟子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卑鄙無恥,忘恩負義,所作所為,盡是喪心病狂……但是,師父……您口中的所有一切,都不還沒有落實么!”

“師父,那一切卑劣舉動,仍舊僅止于籌謀,并沒有當真付諸行動!我……并沒有造成什么無可挽回的后果!”

“師父您也說了,到了今時今日,我們夢家的所有布置,盡都完全毀于一旦;尤其是那元陰移魂,更是淪為泡影,決計不能遂行……”

“師姐她,自然也就沒有任何的實際損失!”

“師姐她沒有損失什么啊,師父!”

夢沉魚流著淚,抬頭道:“師父,我不想死。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剛剛開始啊師父。”

“我是做錯了事情,真的做錯了,但是我才十八歲……師父,以后只要您,還有師姐愿意看著我,我便還有未來……夢家,已經沒了……師父,我以后只能依靠您和師姐了……”

“師父!請您幫幫我。”

夢沉魚跪在地上,仰著精致的小臉,滿臉是淚珠:“我真不想死啊,師父。”

穆嫣嫣突然感覺一陣惡心。

“原來,你是自始至終都知情的,現在所謂的懺悔,也不過是夢家路盡,你失去了倚靠,所以才想到我,想到你師姐……”

穆嫣嫣嘆息:“抱歉,我救不了你。”

“師父。”

夢沉魚哀求道:“您肯定有辦法的。”

穆嫣嫣瞇起了眼睛,突然一字字的問道:“那夢沉天……到底是什么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