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攤上大事了【大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攤上大事了【大章】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攤上大事了【大章】

“呵,你現在心里肯定在想,縱然被你這毛孩子占了一時的上風又如何,只待我幫了你的忙之后,就是即時干掉我,我又能奈何,終究實力才是硬道理。”

左小多笑了笑道:“你打的肯定是這個主意,否則,你只要去學校門口那邊排隊就是了,根本不用將我抓來。”

“不錯,也有道理。”中年人摸摸下巴。

“所以,你要問的,必然不是一般的事情;是那種需要在事后滅我口,同時還忌諱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什么的事情,那么,問題就更加的明朗化了!”

左小多冷靜的說道:“答案只得一個,你與我們這邊的人,不是同一戰線。這位大叔,你是巫盟的人!沒錯吧?”

這個中年人正是方一諾。

話說到這里,方一諾心頭的驚訝已經累積到了相當的程度。

這小子頭腦之靈光,思路之清晰,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甚至是令人忌憚的地步。

“知道我為什么敢把這一切都說明么?因為你不會在短時間內殺我!”

“你還需要我給你看相,指點禍福迷津……你篤信了我的相法,自然也就害怕我會給你指點一條死路。所以,在沒有應驗你所求的之前,你不敢殺我。”

“只可惜我說到這里,你又有了新的顧忌。”

左小多平平靜靜說道:“就是你不敢再相信我給你算出來的任何事。”

方一諾瞪大了眼睛,注目于眼前的這個小混蛋。

的確是這么個道理。

話都已經說得這么白了,那么這小子給自己看相,說的話,自己還敢信么?

他說這件事情沒有危險,就真的沒有危險?

萬一有致命之危險,故意陷害自己呢?

他說這件事情有危險,就一定有危險么?

自己若是相信有危險而不去,最終卻壞了大事怎么辦?

這個責任,我可負得起?

如果他說有危險,自己不信邪的去了,但是真的有危險有怎么算?

方一諾都傻了。

他現在已經在后悔,自己將這小子抓來有何用?

除了就是在給自己添堵,貌似,沒啥用啊!

他看著左小多,臉色陣紅陣白,眼中時而兇光閃爍,時而充滿驚疑不定,還有些迷惘……

老子這是干了什么事兒?

“左大師果然了得,言詞間直指要害,分剝利害關鍵,絲絲入扣。”

方一諾獰笑一聲,道:“但是,你這樣一說,說得我將你請來這件事,變得全然沒有了意義,聰慧如左大師者,以為我會如何做,才更為保險呢?”

左小多道:“我知道我這么一說,你現在就只得一種想法,那就是,干脆不看了,不再聽我胡扯,直接把我殺了,一了百了,至少落得個省心。以后遇到事情該咋辦就咋辦。”

方一諾喃喃道:“左大師你實在是太聰明了,但左大師可知,聰明人過于賣弄聰明,卻是難得長壽,更難得善終。”

左小多淡淡道:“無所謂,至少閣下殺不了我,如閣下這般殺氣盈身,死氣滿面,霉運罩頂,死劫已經近在眼前,難得僥幸的面相……可是不大多。”

“而能夠指引你避開這一劫的,整個天下,也就只有我而已!”

左小多眨眨眼,道:“除了我,誰也不能救你。你若動手殺我,就等于自殺,恩,自己葬送最后一條生路,自己殺死自己。”

“否則,你以為我何必要將一切盡都說破,讓你更加的忌憚我呢?!”

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怎么樣,是不是很難辦?多疑如你,怕死如你,還敢對我下殺手嗎?”

方一諾撓撓頭,當真陷入進退維谷之地。

這小子說的,委實是大有道理。

即便明知道這小子所言多半是胡說八道,讓自己心生忌憚,不敢下殺手,但是……

萬一……他說的是真的呢?

殺了他,或者真的將自己的生機也一并斬殺了?

這小子的眼睛真是太毒了,看透了自己怕死兼多疑,即便明知道這小子是在胡說八道,卻仍是不敢賭啊!

畢竟“左大師”的名頭實在太過響亮,鐵口直斷,無有不中的名氣,實在太響了!

思來想去,方一諾赫然發現,自己將這小子抓來,竟是徒然招惹來一個大麻煩!

放?放不得。

剛才為了想讓他看相,已經暴露了本來面目。

一旦放他走,便是后患無窮。

殺?殺不得。

真的有可能殺了他自己也跟著逃不脫,懵懵懂懂步入死局,身死道消。

如他這種人,想三步看五步真正走的也就一步,怎敢妄動?!

可是讓他看相?仍舊是不敢相信了的!

那我抓他是為了啥?

方一諾此刻的心態是崩潰得,比之沒頭蒼蠅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左大師,您說,我應該將您怎么辦?”方一諾虛心求教。

現在這局面,進退兩難,死生陌路,實在難辦!

“我哪知道你應該把我怎么辦,我說什么你能聽,敢聽?”

左小多很驚奇:“這事兒,你問我?”

方一諾看著左小多,左小多也看著方一諾,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間齊齊無可奈何,相對無言!

左小多百般籌謀脫身之計,但在這種情況下何能脫身?

對方除了實力驚人之外,更是一個極端多疑且極端怕死之人。

這種人除非能夠明確確定自身生死安全,才有回旋余地,但他若有了回旋余地,那就是左小多自己殺星照命了,對方絕對不可能放過自己,留下隱患的!

以其多疑的個性,再給方一諾一千個一萬個膽子,他也不能放,不敢放!

同樣的,再給他多少個膽子,也不敢殺,殺了左小多就是自絕生路;

可讓左小多指點迷津,仍舊是再多膽子也是不敢聽取的!

這局面,居然是以詭異的態勢僵住了。

方一諾來回踱步,一邊走一邊喃喃地怒罵;他不是罵左小多,而是在罵自己。

腦子抽了吧!

居然做出這等奇葩事情,純粹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左小多也自撓頭,也在來回踱步,絞盡腦汁的思量,怎么才能安全脫身?

想來想去,兩人都是百般無計,幾乎不差先后的發出一聲長嘆。

面面相覷之下,兩張臉上遍布滿滿的無奈。

左小多抱怨道;“那個誰,你說說你這事兒辦的……這叫什么事兒!”

方一諾心中對這句話贊同到無以復加,懊惱的拍著自己的腦袋:“誰說不是呢……”

拍拍腦袋,突然靈機一動:“要不我將你交上去,交給巫盟此地負責人,讓他們頭疼去……”

左小多哼了一聲:“好啊,相信巫盟負責人該當是一個以大局為重的人,你說我要是告訴他們,你是此次巫盟動作的關竅所在,你將會影響這次大局動蕩,閣下會落個什么下場呢……”

“就算他們不問青紅皂白的直接將我殺了,卻還是會將你的生機也一并帶走了,結果仍舊!”

“你還是活不成!”

方一諾懊惱到了極點的跌足長嘆,連聲罵道:“他媽的他媽的他么的!”

左小多一屁股坐在一張破舊的椅子上,怒道:“還敢滿滿的臟口,你這混蛋害得我學都上不成,你還有理了?……我餓了,趕緊去給我買點吃的,我要吃包子!”

“包子?我特么看你長得像個包子!”

方一諾一躍而起,面容猙獰:“你小子這是將我當成了你家傭人了,真當我不敢動你么?”

左小多大怒道:“我就看準你怕死了!你敢不聽話老子就在你面前自殺!信我一句話,只要我死了,你就再別想活了!”

“現在被你抓來,我也不抱逃走的打算了;現在早做決斷,還能帶你一起走,至少不虧本,一旦時間拖得久了,你的危機過去了,終究還是會殺我的……倒不如干脆些,自己了斷,一拍兩散!”

“你敢!”

方一諾的聲音都氣得變調了。

一時間,方一諾感覺愈發的不好了,仿佛乾坤顛倒了。

明明是老子抓來一個人質,想要讓自己更安全,更有生存本錢,可拿他無計可施不說,還要被這小子用自殺反過來要挾我這個綁匪去給他買吃食,買包子!

這特么沒天理了啊!

“我再說一遍,我要吃包子!”

左小多捂著肚子:“我要韭菜豆腐餡兒的,不要那種半斤的大的,我要那種一兩半一個的小的;韭菜要無公害的綠色蔬菜那種;豆腐要漿豆腐,不要膏豆腐。”

方一諾七竅生煙:“餓著吧你!”

“你不去買,我就從現在開始絕食,餓死為止!”

左小多滿臉盡是寧死不屈的表情:“寧可絕食而死,不可一頓不吃!”

方一諾捧著自己肚子呼呼喘氣,感覺自己的肚皮已經被氣得快要炸開了。

我這到底抓來了一個什么玩意啊?!

左小多眼珠轉了轉,道:“如果你實在拉不下面子,那你也可以選擇放了我,我自己去買包子……我可以對天發誓,不暴露你,如何?”

“不行!”

方一諾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絕了。

開玩笑,你從這里走出去,想要說啥誰管的了你?

還對天發誓?

特么的這邊的天還能保護我這個巫盟的人?

那樣我還不如自首……

“那怎么辦?你把我困在這里不要緊,可你也哪兒都去不啊,我可不想你個老男人一天天的盯著我。”

左小多道:“不,還不止盯著我,還要跟我更近距離的接觸,因為你還要不斷的帶著我躲避追捕,我告訴你,你今天抓了我算是攤上事兒了,你攤上大事兒了!”

方一諾心煩意亂,道:“你閉嘴!”

他哪能不知道攤上大事兒了?

就在剛才那短短的時間里,七八道化云神念,在整個鳳凰城上空來回的穿梭!

超過三十道以上的嬰變神念,直接以地毯排布一般的方式往前鋪……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這么大的影響力?”

方一諾的心境是震驚的,還有崩潰的!

因為,他還察覺到,隸屬于巫盟勢力的化云高手神念力量也在大肆尋覓!

之所以如此篤定,只因為那股神念力量,他很熟悉,正是那星使的神念力量。

這個發現,讓方一諾更加的不敢冒頭了。

就剛才,他溜到了門邊稍稍感應了一下,發現大家焦慮的狀態越來越盛,有一道化云神念,干脆就是從西到東從南到北那樣的一遍遍犁地尋找,一點點的來回排查!

整個鳳凰城上空,無數的高手飛來飛去,全方位混無死角、

浩蕩神念,如同夏天大雨前的無數蜻蜓在低空飛翔,數不清有多少的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

“我勒個日……”

方一諾確認這個現實之余,登時忍不住罵了一句。

“老子這是捅了馬蜂窩了?”

正要回頭問,卻感覺有些不對,左小多竟然早已經悄無聲息的靠了過來。

一刀捅在他的背心!

方一諾初初還沒在意,以左小多不過初踏先天級數的淺薄修為,就算讓他敞開打,那也是破不開以為化云強者的護身元能的。

但跟著就感覺到背心痛了一下,急疾一個回身,將左小多整個按在地上,猙獰的罵道:“特么的小兔崽子,老子不殺你,你倒是大膽,癡心妄想的想要反殺老子!”

左小多被他掐住脖子按在地上,一臉視死如歸:“左爺我就動手了!你怎么滴吧?你敢殺我?你動手啊!”

方一諾一下子愣住了。

麻痹,老子不敢!

看著這個被自己掐住了脖子的螻蟻,方一諾不禁悲從心來。

特么的這叫什么事兒?老子謹慎小心了一輩子,保命全生為第一優先,怎么就偏偏遇到了這等奇葩事情?

別人能殺我,我卻不能殺他?

真是日了狗!

“小混蛋,你用的什么兵器?居然差點破了我護身靈氣……”

方一諾哼了一聲,就去翻找。

左小多奮力掙扎,大罵道:“老王八蛋,你敢動小爺的飛刀,不光小爺不放過你,還有大人物等著你呢!”

他此次拿出來偷襲的,正是南叔叔送的龍血飛刀。

之所以拿出龍血飛刀,左小多有兩重考量。

首先,龍血飛刀在上一次第一次第二次使用的時候,可是直接捅穿嬰變強者的手,而且隨著扎過去,對方跟著就廢了!

雖然對方是化云強者,實力層次遠非嬰變修者能比,但萬一能將眼前這個家伙一刀扎透背心呢?

不說能夠即時解除危機,光是龍血飛刀飽餐一頓的好處,就足夠自己讓修煉到丹元境以上的境界吧!

其次……對方多疑怕死至此,還兼有化云強者的身份,那么想必也是博聞強記之輩,自己手上的這口龍血飛刀明顯很有名,秦老師明顯就是知道這龍血飛刀的來歷,卻連說都不敢說出口,此后一直都在幫自己保密……

那么這個人,也許識得這龍血飛刀呢?

若是認識龍血飛刀的話,那就有很大機會因為顧忌南叔叔而放了自己,至少更加的不敢傷害自己!

再退一萬步說,既沒有殺死對方,對方也不認識龍血飛刀,被對方將龍血飛刀當做寶貝搶走了,仍舊不是壞事。

自己不死的話,只要請老爸給南叔叔打個電話:你的飛刀被搶走了,你去拿回來。

眼前這家伙自然就死定了!

如果自己死了,也不會賠本。

龍血飛刀最終落在了誰的身上,誰就是兇手!

這個王八蛋,終究還是也逃脫不了!

這就是左小多的全部想法了,再如何,我死也能拉個墊背的!

方一諾強行將左小多的右手扳過來,獰笑道:“小王八蛋,敢用刀偷襲我……倒是想不到你小子身上還有寶器……這倒是便宜了我……大人物等著我,那這玩意就是大人物給你的寶貝了,讓老子瞧瞧,欣賞一下是啥好東西。恩,這個紅的……紅的……紅紅的……臥槽!!”

我才不會說這章趕兩章的量這種事,求個票好不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