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住手快住手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住手快住手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住手快住手

據說魏沖此人,打從擔任孤落雁護衛隊長開始,就沒有人看到他笑過,永遠都板著一張冰凍臉。

此時此刻,隨行隊伍中有人被打,身為護衛隊長的他,自然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秦方陽剛才并不是不想動手殺人。

但這會,實在不是殺人的時機。

縱使秦方陽心中的殺意盈天,卻也知道,當著這么多人,不能痛下殺手,還得另覓機會。

現在就這么殺了,不啻是為何圓月惹來天大的麻煩。

嗯,就是另覓機會,王世宇敢說出那句話,那就是取死有道!

此刻魏沖沖出來,秦方陽眼睛一瞇,發聲方向陡轉:“過分?以魏隊長的意思,我們校長,就應該被他罵?就應該被你們的人諷刺是么?”

孤落雁的目光也隨之落在魏沖身上,靜靜地看著。

魏沖淡淡道:“我只知道,他們的初衷,是為了星魂大陸,是為了人類。”

已經對于左小多產生盲目信任的秦方陽譏諷的說道:“我以為你想多了。”

魏沖淡淡道:“魏某也曾經在日月關鏖戰多年,秦老師,在前線鏖戰的經歷,并不是你在后方打人的資本與仗恃。”

“魏兄說的不錯,在日月關滅殺巫族本就是星魂人族改為之事,不為任何資本與依仗!”

秦方陽對這一點是絕對贊同的:“我所針對者,是王世宇的出言不遜!嘴賤,自然就應該有嘴賤的懲罰,被打臉,是他自取其辱!”

“這一點,哪怕到了大帥面前,我也是這么說!哪怕現在置身軍帳之中,我也敢打,我也要打!”

“高文成將自身置于道德制高點,跟著就反手給我扣一個巫盟奸細的大帽子,這種黑鍋,我秦某人不背!”

“我不敢說對國有功,至少是出過心力的,他這般的污蔑我,妄圖抹黑陷害我,便是對前線軍人的一種褻瀆,若他說的是你,你會不動手嗎?!”

“你以為我愿意說自己經歷,夸夸其談?你以為我搬出自己的資歷是在欺負人么?我是在對方扣我那頂大帽子前提下,不得不拿出來自保的,若是不能確立自身立場,你讓在場眾人如何想我!萬一被他陷害我成功,我又會落個什么下場?”

“魏隊長,這一點你不會不知吧?還是那句話,若是換了你,你會不動手嗎?”

魏沖為之啞然:“這……”

他是一個極為方正的人,對于秦方陽說的話,每一句話,都是贊成的。

實在無法抹殺良心說話,秦方言所言不錯,在前方戰場上退下來的人,對于自身榮譽管尤其重視,重視得勝于性命。

若是高文成針對的目標是他,他也會出手,而且出手可能比秦方陽更重更狠。

“你現在之所以站出來,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是你們一方的人,你的隊伍里的人,所以你站出來了!”

秦方陽哼了一聲,道:“說得好聽一些,你是職責所在!說得難聽一些,魏隊長;還用我說出來么?”

魏沖沉默了一下,道:“縱然言詞有誤,不過無心之失,稍加懲戒也就是了。但秦老師的手段,終究是太過了。”

秦方陽冷笑:“今夜若不是這么多人在這里,你以為這兩人的人頭還能在嗎?難道不知道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你也是參戰過的人,說話怎地如此可笑!”

魏沖面容尷尬,道:“是。”

一邊,孤落雁的目光悄然從魏沖身上挪開,再次在高文成與王世宇身上打轉。

心念一動,道:“穆姨,您看這事兒……”

穆嫣嫣臉色頓時冷淡:“這事兒,無法調解。”

孤落雁悄聲道:“我是想問,您的明鏡心法,有沒有運使起來?”

“恩?”穆嫣嫣愣了愣,道:“沒有。”

穆嫣嫣眼中有少許失望,隨即自言自語道:“你倆呢?可看出那句話前后有沒有波動?”

身邊人在傳音說話。

孤落雁緩緩點頭,神色淡然平常。

適時,一團云霧沖起,一條虛影在空中現身,淡淡道:“秦老師,你不會以為這件事,幾句話的道理一說,就能過得去吧?”

虛空幻影,云霧化身,居然是化云修為!

孤落雁出聲叫道:“成師父!不可魯莽!”

有阻止之意。

她這一阻止,高文成與王世宇都是臉色一變。

這位成師父淡淡道:“姑娘,現在是這個秦方陽欺人太甚在先,仗著化云修為出手傷人,說打就打,可根本沒將咱們放在眼中,這一口氣,魏隊長咽得下,我程銀刀咽不下,必須要有所了斷。”

那成師傅抬起頭,森然道:“秦方陽,我不善言辭,更不屑說是道非,大家終是武者,還是手底下做過一場吧。我贏了,你道歉,自己掌嘴。我輸了,我們走人!”

秦方陽眼中閃現一抹凌厲之色,淡淡道:“好主意!”

說完就要沖出去。

就在這一刻,左小多叫道:“秦老師,你的劍。對方實力強橫,你連口劍都不拿,是對對方的不尊重,讓這場較量勝之不武,不勝則笑。”

秦方陽轉頭,從左小多手中接過劍,臉上仍舊是神色不動,波瀾不興,淡淡道:“程銀刀,武者若想要公道,須得用你的實力來拿!”

話音未落,身化劍光,忽的一下子沖了出去。

那程銀刀不甘示弱,身周煥發一道絢爛刀光,緊接著銜尾而去。

這一場激戰,就此在半空展開。

高文成捂著腫脹的臉頰,目光陰狠的注目于天空,跟著又轉過頭,掃過何圓月憂慮的目光,陰森森的說道:“何大師,看來您手下的這位老師,對您還真是忠心耿耿,只可惜,這樣的人,遇事強出頭,注定是活不長的。”

何圓月冷冷道:“哦?依高大師的意思,唯有如你這樣的人才能活得長久么?”

高文成惡狠狠的道:“總能比何大師活得更長久些。”

這句話出來,連孤落雁都是多了平靜臉色,皺起了眉頭。

先前王世宇的那句話,已有故意針對人短處的嫌疑,就已經是大大的不應該,被揍了可說是咎由自取。

如今再說這句話,對一位教書育人多年,一生心血都獻給了學生,桃李滿天下的老校長來說,就已經不是過分可以形容,根本就是在挑釁,是惡毒的詛咒了。

接二連三的刺激何圓月,這個高文成與王世宇……

人影一閃。

啪啪啪啪……

高文成滿口鮮血的摔了出去,又是彈指之間三四十個耳光摔在臉上。

藍姐一臉寒霜站了出來,手中長劍光芒閃爍,淡淡道:“我不喜說話,可有人為他出頭么?滾上來,一戰!”

穆嫣嫣也跟著往前一步,面如寒霜,淡淡道:“讓藍姐搶先了一步,還有誰?我也接了。”

她鳳目中,顯出了不加掩飾的厭惡,掃過高文成與王世宇,淡淡道:“今天看在萬總督和雁兒面子上,沒有當場取他們的性命,已經是手下留情。但是誰若再不分青紅皂白的跳出來,那就是立心與我等為敵,休怪我們下手無情了。”

孤落雁身邊氣息稍有波動,卻被孤落雁即時制止住。

“此事,的確是兩位老師出言不妥在先……怪不得對方生氣,若是我面對這局面,出手只會更重!”

孤落雁口中說和,心下卻不斷的在想事情。

高文成與王世宇兩人平日給自己的印象可不是這樣的人,說話向來謹慎,行事更是小心。今晚怎地一反常態?幾乎就是時刻刻意針對那位老校長的意思?

這與他們平常的為人不符啊。

孤落雁心下嘀咕,再看向高文成與王世宇的眼神,不由得更增了幾分疑惑。

如此一反常態,到底是為什么?

大家素不相識,能為什么,故意說這種話,令到彼此結下深仇,再難緩和!

凡事必有原因,那么,今日變奏的原因又是什么?

空中一聲響亮,刀劍爭鋒,一時間難分勝負,但那位程銀刀首現凌厲攻勢,綿綿刀光儼如一座刀山,在高空之上流溢出千萬道刺眼刀光。

刀山在空中翻滾不息,隨即向著秦方陽這邊轟然傾倒,聲勢駭人!

在山頭觀戰的幾位大修者齊齊臉上變色。

顯而易見,這程銀刀已經動用全力,不再是意氣之爭,而是生死相搏,全力以赴!

而對面的秦方陽,手中長劍始終都還沒有出鞘。

但此刻面對巍然刀山砸過來的一瞬,秦方陽眸子厲光一閃,鏘的一聲,長劍出鞘,隨著身形展動,右手悍然揮出!

空中刷刷刷,半空中又先后出現了四道秦方陽的影子,每個人手中都是手持寶劍,嚴陣以待。

五個秦方陽,身形各自略略一動,已然分列于五處方位。

一個金雞獨立,一個俯身出劍,一個矮身橫掃,一個翻身出劍,正中間那一個彈劍長嘯,隨機化做長虹。

空中驀然間出現了五道劍光天河!

浩浩蕩蕩,無止無休,大浪滔天,逆流而上,正面對上傾倒下來的刀山!

下面。

魏沖大吃一驚,忍不住大叫道:“這是……五方劍!原來秦老師便是東軍中號稱十大亡命徒之一的五方劍!”

作為曾經在日月關戰斗過的武者,魏沖頓時就被自己這句話嚇到了。

魏沖臉上冷汗遍布,大聲喝阻道:“住手!成老師,快些住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