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章 居心險惡

第二百六十章 居心險惡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六十章 居心險惡

以左小多判斷,孤落雁身邊應該另有兩個人的守護,雖然那兩人隱藏得極好,超出了視覺乃至五感的感應感知,但因為自身氣運始終是存在的,便脫不出望氣術的分辨。

只不過,這小妞身邊居然帶著兩個超高級數的大高手保鏢,可是讓左小多吃驚不小!

左小多心中開始嘀咕:“不知道能不能忽悠過來給念念貓客串一把保鏢?念念貓那個若有若無的機緣,是不是就應在這里?”

再看其他的護衛,以及同行的幾個女子,全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最后的最后,左小多才從秦方陽的身后,借助秦方陽的身體掩護,從秦方陽腋窩位置透出來的一條縫觀視那兩名望氣士。

這兩人,還真是個頂個的望氣高手。

既然是望氣高手,對于外界的感知自然尤其敏銳,左小多當然要謹慎異常。

而秦方陽與他配合得也可算是天衣無縫,甚至還外放了部分自身氣機,幫助左小多掩飾,端的用心良苦。

“高大師,王大師,依您二位看,我們這鳳凰城的氣運……如何呢?”那邊,何圓月笑吟吟的開口了。

高文成和王世宇在這一瞬間,同時感覺到有人好似在窺探自己,那是一種幾乎要將兩人扒光了一樣的難受感覺。

似乎自身的一切秘密,盡都無所遁形。

忍不住回頭看來。

卻正對上了秦方陽好似冷電一般的目光。

兩人同時感覺,這家伙的兩只眼睛,分明就是兩口絕世利劍,無限鋒芒,刺得自己臉皮隱隱生疼。

他們兩人心中仍舊不解,對面這人固然是絕頂高手,有數強者,但大家現在明顯同屬一方,同一陣營,為何要這么看著我倆?

兩人僵硬的微笑一下,轉過頭去,還未來得及再想什么,就聽見何圓月的問話。

剎那間兩人都是打起了精神。

因為這代表著,三位望氣大師在本身擅長領域的交手,開始了!

怎能輸?

高文成集中了全部心神,一顆心靜如止水,然后張開眼睛,向著山下的整片鳳凰城地區俯瞰下去。

在他身旁的王世宇也是一樣的動作。

何圓月淡淡的一笑,絲毫不見著急,依舊這么悠悠的坐著,觀視著腳下的大好河山,晚風輕輕吹起她已經完全雪白的稀疏頭發,說不出的安詳從容。

十幾分鐘后,兩人還在觀視,但從其越來越慎重的神色可以判斷出,兩人已有所得。

“何大師,這鳳凰城的風水,當真是不錯,其中鳳脈更是已經完全成型,不日便將沖天而起。”

高文成輕輕地呼出一口氣,說不出是什么心情的道:“可喜可賀。”

“哦?”何圓月抬頭。

“只是……這鳳脈成型沖起的最后關頭……卻伴隨了這么多的危機,不知最后是福是禍,又在未定之天哪!”

高文成連連嘆息:“不知道是誰布置了那陰陽逆轉之陣,實在是超級大手筆,竟令到文水轉向西流,此舉雖然可以說是奪天地造化的妙著;但其心思,所求太大,更著重于‘奪天地造化’的‘奪’字之上啊,卻是成也在此,敗也在此!。”

“此言何解?請高大師明言。”何圓月皺眉。

“鳳脈沖起,本是天地造化所致,承天應命。然而這陰陽逆轉之陣,雖然促成了鳳凰騰飛之勢,終究是強行改變生命之源的流動方向……有意無意地分走了鳳脈的一部分氣運!”

“說得好聽是分,說的不好聽,那就是奪了,奪天地造化的奪!”

“這部分氣運被奪,令到鳳脈難竟全功,不免留給了歹人乘隙動作的機會。”

高文成目光凝重,臉色慎重:“更有甚者……左右兩邊的水路,盡都是源遠流長,直接通往汪洋的水脈……”

“這就導致鳳脈的氣運,一部分隨汪洋而走,一部分被截取,進一步導致了此處鳳脈的天運不足,地運有缺;”

“再加上鳳脈沖魂的對象,早早就已經被鎖定,人運難張,險阻重重啊!”

高文成凝重道:“相信何大師一定聽說過,殺破狼之局,有時候并不是專指巫盟三大門派的,更多的時候還會泛指形容,特殊的殺局,至少在我看來,現在的鳳凰城鳳脈,所面臨的,便是這樣的特異格局。”

“除掉巫盟的三星合并的殺破狼之局,還有另一重,屬于天地人大勢的殺破狼殺局,天運不足,地運有缺,人運難張。天災人禍,雙重殺局,齊頭并行,大大的不吉,兇險異常!”

何圓月瞇起了眼睛,道:“雙重殺破狼之局?殺破狼之外的猶有殺破狼之局?”

王世宇道:“我和高兄的看法完全一致。我更認為此局乃是近乎不可解之殺局。若是不能謹慎應對,恐怕……這鳳脈,真的會夭折。”

何圓月虛心問道:“那么,以兩位大師看來,該以何種辦法謹慎應對,扭轉危局呢?”

高文成笑道:“我兩人所見不過一家之言,對于鳳凰城勢力格局所知太少,實在是有心無力,不敢妄言……還有就是,我們二人的看法,未必與何大師相同。若是對這雙重殺破狼危局的看法,我們不能達成共識,恐怕最后只會落個爭吵一場的結果罷了。”

何圓月笑道:“這雙重殺破狼危局,真實不虛,從現在的天地大勢外觀看來,或者仍有變數,但高大師這份言論,還是頗有見地,足見高明的。”

高文成呵呵一笑:“您過獎了。”

“所以我才虛心請教,希望兩位大師不吝賜教,期許能夠給鳳脈再多增添一些崛起的力量,順天應命,成就此局!”何圓月微笑。

兩人臉色愈顯沉重,再次舉目看去,良久之后,緩緩搖頭:“雖然不是不能,但是……很難很難啊。”

“只要能就好說。”

“難,從來都不是問題。”

何圓月道:“兩位盡管說,哪怕是說錯了也無妨,今夜就當作是一場學術交流了。”

“我認為……”

高文成道:“在這中心點……陰陽眼之處,嗯,就是夢家和寧家的兩個人工湖……如果能用辦法,完全打通,成為城內湖,然后再借助文水的力量,再次來一個城內湖自身的逆向循環……應該能起到一點點助益效果。”

“城內湖?逆向循環?逆文水之流?在城內湖自成循環?”何圓月瞳孔一縮。

高文成道:“些許淺見,不值一提。”

何圓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并沒有說話,轉而沉思,半晌無語。

“王大師怎么看?”

“我覺得高兄的辦法大有道理,大有可為。”

王世宇道:“不過,我剛才靈光一閃,有一個突發奇想,應該會有用。”

“靈光一閃?突發奇想?”

“是的。”

王世宇苦笑一聲,道:“真的就是突發奇想,僅限于這么一說哈,若是覺得不合適,就當我沒說,參考參考。”

“請講。”

“我覺得……我們可以在城中心的位置,修建一座全城最高的……天火祭壇,只要能夠搶在鳳脈沖魂的正日子之前完成,就好。”

王世宇一字字道。

何圓月霍然抬頭。

這句話出來,連高文成也是吃了一驚,急忙制止:“王兄,這話可不能亂說啊。”

王世宇也是苦笑:“是啊,我何嘗知道這話不能亂說,所以我才猶豫,所以才說是僅供參考。那天火祭壇,乃是巫盟的象征,烈火大巫的獨家招牌。”

“但是這天火祭壇,卻有一個其他應對方法所不具備的好處,可以最大限度的汲取太陽真火之力,反哺所在之地!”

“鳳脈沖魂,究其根本,不脫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火蘊越強,鳳脈力量也就相對越足。而天火祭壇,則可以在極短的時間里,為鳳脈沖進無限的熱能!”

王世宇道:“正是基于這個考量……我才有了這么個提議。不過,此法也有莫大弊端,若是鳳凰城潛伏的巫族中人,包含有烈火大巫一脈,這天火祭壇,反而會被敵人借勢而動,令到殺局更危,險之更險。”

高文成蹙眉道:“這個考量是正理,但說到此地有烈火大巫一脈潛伏,倒是未必,烈火大巫一脈,引火而戰,非焰不武,等閑不會出巫盟勢力范疇。”

“鳳凰城雖然不過彈丸之地,但終究屬于星魂最內部區域,縱有巫盟潛伏人員,卻也難有烈火大巫一脈,而只待鳳脈沖魂成功之后,立即拆除掉天火祭壇,便不虞會有后續影響。”

王世宇沉思道:“說實話,我初初也是這么想的,但總怕事有萬一……”

高文成皺眉,沉吟著:“嗯,此事確實還需要從長計議,千萬不要惹什么不必要麻煩。萬一因此將王兄你定為巫盟奸細……你這輩子可就慘了。哈哈哈……”

王世宇也是哈哈大笑:“所以我一直說要謹慎,要謹慎。”

這兩人顯然是在一唱一和,自說自話。

而何圓月卻好似在沉思著什么,低下了頭,半晌無語。

在低下去之后,已經快要控制不住的怒火寒意,才從眼中終于閃過!

這兩個王八蛋!

在老娘眼前演戲呢。

真當我看不出你們兩個的險惡用心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