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三十八章 搞……搞錯了?

云端閣就座落在夢家總部旁邊。

騰廣元副局長驚喜的發現,自己一家人來的時候,夢天月一家人,赫然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哈哈啊哈……騰兄,好久不見!”

夢天月所表現出來的熱情,讓騰廣元感覺自己恍如在夢中一般。

驚喜得整個人都要傻了。

一時間忍不住滿臉堆笑,抖著一身肥肉,快速跑了上去,老遠就伸出雙手,一張肥臉笑成了徹頭徹底一朵花:“夢總,夢總……夢總哈哈……您真是太客氣,太客氣了。”

夢沉天一派儒雅,面帶和藹微笑。

那邊,滕浩看著國色天香的夢沉魚,兩眼直接就直了,目光再也移動不開。

夢沉魚皺著秀眉,一臉厭惡絲毫不加掩飾。

“請請請……今天你可是貴客,這位就是弟妹吧?呵呵,弟妹與我兄弟真是天生滴一對……請請,我們里面說話。”

夢家熱情的將騰家一家子請進了云端閣,一路坐著觀光電梯直上頂樓!

騰廣元雖然也是一局之長,也算有點權力,但這一輩子什么時候曾經受過這等的高待遇?電梯緩緩上行,鳳凰城也就一層一層的呈現在其眼下。

騰廣元一臉矜持,一臉的我早就司空見慣的樣子,給兒子和妻子介紹這,介紹那,一派指點江山的款,這一層看到的是什么……這一次看到了什么,再上一層,又是看到了什么……

“這可是真正的觀光電梯,與周圍的所有建筑盡都密切契合,一層只能看到這一層的相應風光。一層一層的層次感,強烈到極致。而到了頂層,卻是無限風光盡入眼中啊……”

“傳說,當年曾經有位詩人,曾經專門為這架電梯寫了一首詩……”

騰廣元吟道:“千般景色有,萬種風情收;一層一重目,云端唯此樓!”

展顏笑道:“說的便是這云端閣了。堪稱是咱們鳳凰城首屈一指的,最最高端的去處!”

母子二人對于此情此景也是首見,盡都目不暇接,驚呼連連,贊嘆不已。

夢沉魚則是越發的感覺不耐煩了。

老爹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怎么就招來這么三個土包子。

看這鄉下人進城的樣子,真真是……

頂層的云端閣,乃是一個巨大的空間。

周遭盡都是透明的高強玻璃,此際已有十幾人,在頂樓落地窗前或者悠閑地喝著咖啡,或者抿著紅酒,觀看四外盛景。

正是馮大師等十幾位望氣士。

夢天月并不往那邊看,仍舊在殷切地招呼騰家一家人,熱情的引往最中間的餐桌入座,剛坐下,餐桌四周,就是嘩啦一聲,全是拳頭大小的珍珠組成的簾幕,發出清脆的響聲落了下來,在眾人身周飄蕩。

一時間,燈光折射珍珠,映襯得盡是如夢如幻。

騰廣元的妻子登時忍不住驚呼一聲,眼中已有迷醉神色。

“上酒!”

夢天月拍拍手。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窗邊的馮大師,卻是一下子瞪圓了眼睛,臉色煞白。

他坐在這里,任務就是再看一遍,確認一下滕浩的身份。

此刻看清楚了,卻是差點將自己嚇了個魂飛魄散!

不對!

不是!

找錯人了!

今日所見的這個少年,與那天所見的少年人,根本就是兩個人啊!

這是咋回事呢?

馮大師臉上冒著冷汗,周遭的另外幾個人也適時地看了過來。

畢竟,他們也是見過當日的那個“滕浩”的!

“馮兄,這……貌似不對啊。”說話的這人不知道是擔心還是驚奇或者是幸災樂禍。

“那天……分明不是這小子啊。”

“難不成是夢總找錯人了?”

“這不應該吧……”

里面已經開始上菜,夢天月表現得越發和藹可親,殷勤相讓,歡聲笑語不斷,觥籌交錯,舉杯頻頻,端的是賓主盡歡,其樂融融。

而夢沉天眉頭皺了皺,看著滕浩的那一臉局促,尤其是注目于夢沉魚的一臉迷醉,一臉的自卑……

這不大對勁啊?就這種人,大氣運在身?

微笑著站起來,歉意道:“我有個電話……”

“您忙您忙,請便請便。”騰廣元急忙賠笑。

夢沉天掏出手機,放在耳邊,然后就出了簾幕,向著馮大師等人這邊走了過來。

還未走到馮大師面前,就看到了這位一臉的蒼白,心中登時就咯噔了一下子。

快步走過去,壓低了聲音:“怎么回事?”

“這個……不是!”

馮大師臉上汗珠一滴滴的冒了出來:“這不是我所說的那個人!”

“不是?”

夢沉天瞪大了眼睛:“可是這滕浩……一中就這么一個,就是這小子……而騰廣元,也只有這一個兒子!”

“真不是我說的那個!”

馮大師這會都已經快哭了。

這個烏龍可是不小,自己指點著讓夢家找錯了人……

夢沉天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那是誰?”

“我……我也不知道……”

馮大師欲哭無淚:“我那天看到的滕浩,絕不是眼前的這個少年人!”

心里真是恨得要死了!

那天遇到的那個兔崽子,竟然給我報了假名字,假學校!

我特么與你有什么樣的深仇大恨啊,我剛到鳳凰城第一天,就給我挖了這么一個滔天大坑!

這下子坑的……要死人的節奏啊!

夢沉天目光瞬間變得如同毒蛇一般:“你……什么意思?”

馮大師幾乎哭出來:“我那天是真的遇到了一個氣勢非凡的少年人,對,還有其他人可以作證,三位……你們可要給我作證,那天,是真的遇到一個,然后……”

另外三人也是額頭上冒著汗,沒奈何,站出來結結巴巴作證:“是……是真的那天遇到了這么一個少年人……然后馮兄就……”

將當天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解說了一遍,心中卻已經將這位馮大師恨了個洞。

你麻痹你那天嘴賤上去調戲人家,卻不知道骨子里早就被人家反調戲了,結果今天這個坑還將我們幾個也牽連了進去……

現在鬧出這笑話出來,可怎么收場!?

“確定不是?”

夢沉天也是一種日了狗的膩歪,向來保持的良好涵養,在此刻幾近全盤崩潰,俊秀的面容,都有幾分扭曲了,風度蕩然!

望氣士準備好了,所有工具準備好了;寧家那邊,也做好了配合的準備,兩家的所有高手,盡數齊備,就等著取血,然后分頭動作……

結果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你跟我說找錯人了,那就是從根上錯了啊!

我真是曹尼瑪啊曹尼瑪!

“確定……不是!”

馮大師已經不敢去看夢沉天的臉了。

那張臉上,這會多半已經開始冒煙了吧!?

夢沉天再不發一言,徑自轉身走了回去。

那馮大師卻好似虛脫一般的一屁股坐下,只感覺渾身冰涼,顫栗不已。

其他幾人盡都用怨恨的目光看著自己,馮大師此際卻已經顧不得,心中只是在尋思一件事:這一次,還能不能從鳳凰城活著走出去?

夢沉天走進簾幕,湊到夢天月的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話。

夢天月的臉色登時為之一變。

舉著杯子,呆呆的愣了愣,兩眼瞬時轉為陰沉。

跟著就將杯子一放,陰沉著一張臉,直接走了出去,居然沒有跟片刻之前還在熱情寒暄、稱兄道弟的滕副局長說一聲。

騰廣元正滿臉堆笑雙手舉著酒杯湊過來碰杯,卻見夢天月突然站起來走了,自然忍不住一愣。

這…這有點失禮了吧?

訕訕的笑了笑,若無其事的坐回椅子,心道:有錢人就這個臭脾氣。明明三秒鐘之前還親親熱熱叫老子兄弟……

夢天月疾步走出簾幕,向著馮大師這邊大踏步而來。

馮大師原本就已經渾身發軟,母豬篩糠一般,再看著夢天月這如狼似虎的步伐,險些嚇得尿了褲子。

“不是?怎么會不是?”

夢天月的臉色氣勢,如同暴風雨欲來。

“不……不是……”

“真不是?”

“真……真不是……”

夢天月點點頭,伸出手指,在馮大師臉上點了點,又點了點,然后深吸一口氣,轉身走了回去。

馮大師一屁股坐下,只感覺渾身僵硬,心頭就只剩下兩個字不斷地來回轉悠。

“完了!完了!完了……”

夢天月一路往回走,腳步越來越重,臉色更是越來越見陰沉,眼神越來越顯暴虐!

突然間,這段時間積壓的所有的負面情緒,直接全部爆發了起來!

這里著火!

那里失竊!

那邊被殺!

這邊猝死!

那里卷逃!

每一天,不,幾乎是每一個小時,都有許多許多的壞消息傳過來!自己的親生兒女們,一直到今天為止,已經有十四個確認死亡了!

如今,好不容易以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積極籌謀準備,居然還是個假貨!

假貨!

而真的……石沉大海。

我一整晚上一白天我都在準備,我特么我……我賠笑臉陪到現在臉都僵了!

老子這輩子都沒這么憋屈過!

“你們當我夢天月是什么人!”

夢天月終于忍不住爆發了,剛剛才走進簾幕,卻是壓抑到了極點的怒吼當真吼了出來!

就像是一頭眾叛親離窮途末路的狼王,發出最后的撕天長嘯!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