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都不能殺

第二百二十一章 都不能殺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百二十一章 都不能殺

夢天月愣了愣,這幾天舉凡是接其電話,就沒聽到過一件好事,導致這位集團老總現在對電話都快有了恐懼癥。

“接吧。估計又不是什么好事。”夢沉天嘆了口氣。

夢天月接起來。

“夢總,就在剛才,十七少突然心臟病發作……”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夢天月一顆心頓時抽搐了起來,還沒等對面說完,徑自開口道:“我知道了,你們看著處理吧。”

放下電話,夢天月神情寥落異常:“十七在鄂州,心臟病突發身亡。”

夢沉天的眼神愈發陰沉起來,曾經的儒雅溫文盡數蕩然。

電話里提到的死者乃是夢天月的第十七個兒子,此子雖然修煉資質不佳,但在經商方面頗有天賦,為夢氏集團主持一方商務,堪稱是一員干將,商界精英。

如今,居然說沒了就沒了。

另一邊,一直在窗前站著,出神地看著窗外的寧隨風神情蕭索,道:“若我說你們這邊,比我家族還強些,你們父子會不會覺得我幸災樂禍……”

“哦?”

“截至到今天為止,寧家血脈已經先后身故了十三人,因由不一,卻盡是并無征兆!”

“還有一個莊子,在蔣長斌尚青云的那一戰之中,慘遭波及,盡數殞命,無一幸存。”

寧隨風深深嘆息:“就在這么幾天時間里……寧家接連不斷的收到死訊……家族生意,被人搶,被人劫,被人截……著火,私逃,也是一樣不缺。”

“就在今天早晨,家族兩名孕婦,莫名其妙的小產了……”

寧隨風道:“這其中,我感覺一定是祖宅風水上出了巨大問題。前段時間,文水西流的事情,內中肯定還有陰毒手段!只不過這些,我們看不出罷了。”

夢沉天與夢天月同時點頭:“嗯,我們也是這樣想。”

“現在,我們必須要商量一個應對方案,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若是繼續下去,我們兩家就完了。”

寧隨風神情凝重。

“再找望氣士,仔仔細細的調查究竟。”夢沉天道。

“若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將東西兩山……全數推平。”

寧隨風陰沉著臉:“哪怕是破了鳳凰城千百年的地勢,咱們兩家也不能就這么等死。”

“只要外圍的自然風水局破了,里面布置的陰謀算計,也就自然歸于空無了。”

夢沉天斷然道:“不行!”

“不行?”寧隨風怒道:“現在咱們兩家都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不進則死,還有什么是不行的?”

夢沉天陰沉沉的道:“數萬年的天地風水局,誰人敢破?誰敢妄動?”

“我敢!”寧隨風道。

“你敢,那你就是在找死!”

夢沉天眼睛冷漠:“誰破誰死!”

他口氣加重,一字一字道:“現在誰敢妄動鳳凰城的風水局,不要說全動,哪怕是觸動了一絲一毫,都是萬劫不復!”

“我已經提醒在先,一旦事發,勿要怪我言之不預!”

夢天月與寧隨風齊齊皺起了眉頭。

“沉天,現在是兩家危急存亡的大事!整個夢氏集團,整個寧氏家族!”

寧隨風陰沉沉的說道:“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小小的鳳脈來得重要?!”

“小小的鳳脈?!”

夢沉天冷笑道:“什么叫小小的鳳脈?這是天道孕育了數萬年的大動作!憑爾等一個兩個家族,與這鳳脈比起來,才是無關緊要,淺薄至極!”

一兩個家族,與鳳脈相比無關緊要?

夢天月與寧隨風不禁半晌無語,無言以對。

兩大家族,可是牽扯到數十萬人的存亡!

怎么就淺薄至極了?

真的無關緊要么?

夢天月臉色陰沉,沉吟道:“說到破這風水局,不動山水也有方可循。對方易換水脈走勢,所謀者無非就是想要保住靈念天女,想要令到鳳脈沖魂成功。”

“換言之,只要將靈念天女斬殺了,這個局也就破了!”

夢天月陰冷道:“以我們兩家的力量,斬殺一個靈念天女,并不是多費事的事情。”

夢沉天立即反對:“不行!”

“不行?”兩大家主同時轉頭,詫異之聲脫口而出。

動風水不行,斬殺靈念天女居然也不行?

那到底怎么行?

“當然不行!靈念天女乃是這一次鳳脈沖魂的關鍵人物……任何人死,她都不能死!她固然要死,但卻須得死在鳳脈沖魂的那一天,唯有等鳳脈沖起來的那一刻,才能將之斬殺!”

“若是提前動作,隨著靈念天女的隕落,天時有失,鳳脈若是重新蟄伏起來怎么辦。”

“這個險,無論如何都冒不得!”

夢沉天厲聲道:“布局數十年就為了這一天,誰敢在鳳脈沖魂之前,就斬殺靈念天女?”

寧隨風冷冷道:“可是老夫并不在乎這數十年的布局,寧家的當前危局才是重點,老夫必須要面對的事情!”

“寧家主想要一試?”夢沉天緩緩站起,目光毒蛇一般的看向寧隨風。

寧隨風的臉上露出怒容,怒目而向。

夢天月急忙打岔,道:“兩家同逢危局,正該齊心合力,同舟共濟,何必同室操戈,還是想想有什么別的辦法應對危局,這段時間不是傳說,那左小多天天都在二中門口看相算命,反響極其熱烈……這小子此前不過泛泛,怎么突然對這一行如此精通?這個局,會不會就是他布下的?”

“除了他,現在委實想不到別人!何圓月若是想要破壞,幾十年前就可以下手,根本不用等到今天!”

夢沉天陰沉沉說道:“或者是我們一直都小看了這個小家伙,想不到這小家伙才是這一局最大的攪屎棍!”

寧隨風獰笑道:“我們不能殺靈念天女,難道還殺不了一個左小多么?”

夢沉天冷笑道:“殺左小多?現在,一切已經近乎明朗,咱們兩家的敗勢局,九成就是左小多布置的!而除了他之外,不會有人更加了解這個局。”

“你殺了他,又要由誰來破這個局呢?”

寧隨風狂怒:“靈念天女不能殺,左小多也不能殺,風水更不能破,難道我兩家就這么等死不成么?!”

“明天上午……”

夢沉天淡淡道:“我去找左小多試探一下。”

“還有,白家那個小丫頭,讓她放棄行動吧。就算是她家平白得了好處,一切,全都暫且引而不發……之前要殺左小多,自然可以操作,但是現在左小多暫時不能死了。”

“放棄!”

“立即!”

他凌厲的目光閃過夢天月與寧隨風:“我已經將利害關系都說明白了……兩位,千萬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后果只會更加不堪,這個話,我可是說在前面了。”

夢天月沉著臉,并沒有說話。

寧隨風冷哼一聲,徑自拂袖而去。

夢沉天眼神陰沉到了極點地看著寧隨風遠去的背影,眼神中的戾氣,已近無法克制。

“沉天……”

夢天月輕聲道:“你是否能夠想辦法,保全夢家?”

夢沉天緩緩點頭,道:“保住夢家乃屬必然……但一定要記住,無論如何,也不能對靈念下手!”

“我知道了。”

左長路清晨照例打開店門不久,洪瞎子就來了。

“老左,孩子來了沒?”洪瞎子的聲音顯得異常驚慌。

左長路回頭一看,忍不住嚇了一跳:“老洪,你這是怎地了?”

只見洪瞎子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類似干癟的狀態,頭上的頭發更是掉落了一大半,甚至連露出來的頭皮上,都長滿了死氣沉沉的老年斑!

整個人看上去,幾乎就是下一刻就要閉眼咽氣的意思!

左長路這一刻,可是直接懵逼了。

這特么……

我到底給他吃的是續命丹,還是催命的毒藥?

明明不久前才剛吃下了一顆價值連城的續命丹啊,雖然藥效大打折扣,還損失了部分,但多活個幾十年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可是現在看起來怎么比沒服藥的時候還要蒼老許多呢?

這特么……

“別提了,這就是命啊!”

洪瞎子臉色枯槁,神色間很是沮喪,道:“天道好輪回,我的報應來了……”

“報應?”

左長路有些不解。

“我當初來到鳳凰城的時候……一早就被人盯上了。跟著就是出動重金,讓我盡窺鳳凰城地脈走勢,直言我一定要看出點什么……因為他感覺,這鳳凰城隱有大秘密!”

“而我當年,一方面是迫于對方的武力脅逼,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大秘密三個字,勾起了好奇心,四下里看了一遍之后,發現這個地方,居然隱有鳳脈!而且還是即將出世的鳳脈!”

“當時,我確認了這個結果之后,可是將我嚇得不輕;這是天道布局,關乎此方天地的氣數,我一個望氣士,妄然窺看,豈不是冒犯天威?”

“但已經收了人家的巨額費用,結下了因果,更有性命威脅在前,怎能不說?怎敢不說?于是就說了……當時我還想著,以我修煉的天命補元術,就算此次對壽元有所損耗,怎么也能補得回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