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饒不了他們

第一百四十五章 饒不了他們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一百四十五章 饒不了他們

秦方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就在昨天,我給在座的每一位家長都打過電話,就沈鐵男他們幾個氣色不佳,不適宜參加這次歷練,勉強參與有可能會遭遇有危險之事,我鄭重的提及了,是你們自己接的電話吧?”

“也是你們自己答應我的,不會讓孩子參與這次歷練!”

秦方陽冷冷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就是擔心他們脾氣倔強,行事剛愎,非要參加這次歷練不可,昨天下午就是我親斷了他們的腿,就想讓他們在家里老實待著,避過這場死劫。”

“但我再怎么也想不到,諸位家長是如此的神通廣大,就一晚上功夫便讓他們粉碎性骨折的傷勢全然恢復,再將他們送到已經偏離的死亡軌跡上去。”

秦方陽輕輕嘆了一口氣:“如今,你們來問我要說法?我秦方陽,自問已經將我能做不能做全都做到了,還能給你們什么說法?”

“聽你這話的意思,你一點責任都沒有?”沈玉書看起來要爆發了。

“不錯,我自認為沒有一點責任,一點過錯!退一萬步說,就算我沒有提醒你們,什么都沒做,我同樣沒任何的責任,或者你直接說,我有什么責任,我還能怎么做?可以怎么做?”

秦方陽淡然道:“作為武師學員的家長,在座諸位跟你們的孩子都簽過免責書,這一點,大家都是清楚的,學生出去歷練,生死都是由他們自己自行負責的。而武者的宿命亦是如此,不是生,就是死。”

“你們的心情,我明白,你們的感受,我也理解。”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遷怒并無任何意義,眼下的第一要務,還是要讓孩子入土為安的好。”

秦方陽平靜道:“還請各位家長,節哀順變。”

“哈哈哈哈哈哈……”

沈玉書發出一聲夜梟一般的刺耳難聽的長笑:“我兒子死了,你就一句節哀順變,就想這件事過去了?”

秦方陽默然,不再言語。

沈玉書的眼睛,狼一般看著他:“秦方陽老師,您有兒子么?”

秦方陽搖頭,眼中有悵然:“我沒有。”

“那,您有父母嗎?”

“已經過世了。”

“您有妻子么?”

“有是有的,不過已經失蹤近百年了。沈總,您到底要說什么,何妨直說。”

“哈哈哈哈,原來秦老師你是一個獨夫啊!”

沈玉書惡毒的道:“難怪別人死了兒子,你就只說了一句節哀順變,我告訴你秦方陽,這件事沒完!”

“對,這件事沒完!”其他的家長也都憤怒的吼一聲。

秦方陽冷笑一聲:“你們跟我說沒完?你們怎么不琢磨琢磨自己是否盡到了為人父母的義務,我事先提醒你們,你們的孩子此行或者會有危機臨身,你們當面應承,還滿口稱謝,轉過頭來,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可能會有危險,卻連個通知都不通知我,我還是從第三方的口中,知道了沈鐵男他們來歷練的事情,你們還有什么理由,什么面目,跟我說這事沒完?”

“你們但凡給我通個消息,說沒勸住孩子也行!我依然會想辦法。為何你們居然連個消息也沒有?”

一眾家長聽到這,面色愈發的不好:“你秦方陽害死了我們的兒子,居然還有理了不成?”

李長江急忙站出來打圓場:“沈總,你這么說可就是不講道理了;咱們是武校啊,武者入道修行的第一準則就是生死自愿,自家負責,這是早就簽過了免責書的。”

“第二,秦老師為了避免禍患的發生,先將他們腿打斷絕掉了他們參與歷練的可能;然后又給你們打電話說明狀況,雙重保險,就是為了讓孩子不要出去……可說已經最大限度的避免這次禍患的發生可能性……”

“秦老師真的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啊。”

“再說督陪責任,咱們事后查了城門記錄,您們的孩子可是比別的小隊提前了一個半小時出城……而秦老師一來不知道,二來,他還要對大多數的孩子負責……他這個帶隊之人不可能只圍著您們幾家的孩子打轉呀。”

“要說現在通訊這么發達,你們幾位怎么沒有一位,想著跟秦老師通知一聲,告訴沈鐵男他們小隊來參與這次的歷練了呢?!畢竟之前老師打過電話,不讓他們參加的。若是沒有重大原因,豈能這么做?”

“最后,還是你們的孩子自己違反了規則,進入了明確規定武師修者不能進去的區域……而招此橫禍,這件事無論怎么說什么也不能怪到秦老師頭上啊。”

其中一個家長冷森森道:“為什么不能怪,說不定就是因為他打斷了我兒子的雙腿,所以才導致我兒子造此橫禍。”

“對!一個雙腿斷了的人,如何規避死厄?”

“打斷即將參與歷練學員雙腿的老師,配為人師長么,我呸!”

“秦方陽就是兇手!”

“殺人填命,天公地道!”

李長江愈發氣不打一處來:“各位,你們這就強詞奪理,雙腿都斷的人,他們是如何早晨五點半走出家門的?如何走出城的?你們真放心么?”

“反正就是秦方陽的錯!現在我兒子死了,秦方陽就要償命!”

“對,秦方陽必須償命!”

“這個惡毒的老師,害死了我們的孩子!這件事,必須要給我們一個滿意的說法!”

一時間,惡語如潮。

李長江發現,現在根本就講不通道理,也根本沒有人聽他說話。

人,就是這么奇怪。在很多可以接受的事故面前,每個人都會很講道理,講公平。也很渴望對方也講道理,講公平。

但在某些完全不可接受的事情面前,幾乎沒有人會講道理!更沒有人會顧慮公平!

尤其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群體間,那就更加的不會講道理了。

至于這些家長自己昨天信誓旦旦答應不讓兒子出去的事情,每個人都選擇性的遺忘了。他們也不敢想起,更不承認,是自己的縱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盡管心中后悔的要死要活,但,很奇怪的,對秦方陽的憤恨,也是越來越高。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心理。

局面越來越亂,越來越往失控的方向發展。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一架輪椅被推了進來。

“老校長。”

所有人同時躬身致意。

即便是如沈玉書等眼睛通紅已經被仇恨悲傷蒙蔽了神智的人,也都不例外。

何圓月淡淡的目光在所有人臉上掃了一圈,平靜道:“這件事情,來得突然,令人悲戚,也更讓人難以接受,各位需要發泄情緒,這都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諸位請聽我說完,再決定后續如何。”

“武者宿命,歷來就是如此。一來有免責書在先,二來,秦方陽已經提前做足了防范措施,更通知了諸位家長不讓沈鐵男等同學參與這次歷練,三來,沈鐵男等人是肆意妄為進入禁地才導致了這次的多人死亡事故……”

“所以,現在我宣布學校對秦方陽的處置意見,記大過一次,另處罰一年薪水,這就是學校的態度了。”

何圓月道:“如果你們對于校方的處理意見有所不滿,可以私下里找秦方陽老師交涉,而我們學校,不會再就這件事承擔任何責任了,就這樣吧。”

“秦老師。”

“在。”

“將學生的遺骸交給家長們,然后你就可以出去了。”

“是。”

何圓月強勢的將這件事就此打住。

縱使沈玉書等人如何不甘心,卻也萬萬不敢在此刻對何圓月多說一句。

沈玉書惡狠狠的道:“秦方陽,你等著!”

秦方陽將戒指交給李長江,淡淡的回身而去,竟現一派風輕云淡。

“每一年,甚至每個月,二中……乃至所有武校,都會面對這樣的事情。”

何圓月面色異常的疲倦,道:“沈總,我在此勸你一句,節哀順變,莫要節外生枝了。”

“人生在世,總要講個道理呀。”

何圓月說完,也徑自出門而去了。

一小時后。

二中門口。

沈玉書捧著兒子的殘碎的尸體,兩眼通紅,咬牙切齒。

“秦方陽,一定要給我兒子償命!”

“還有那個左小多,他憑什么說我兒子會死?一個小王八蛋,信口雌黃,詛咒我兒子!”

“這肯定是詛咒!”

“我饒不了你們!”

六個孩子的家長,都是滿臉悲戚,包括沈玉書在內,雖然是滿臉憤怒說著狠話,但是卻也是濃濃的后悔。

是啊,昨天秦方陽分明打過電話了,不讓孩子們參加。

有死劫啊!

自己為何要將自己兒子往死路上推?

只是一天的歷練,不去又能如何?

就算讓他們去了,給秦方陽打個電話發個信息只是舉手之勞,連勞動都算不上,為何就沒有做呢!?

好后悔!

越來越多的后悔,卻造成了越來越多的恨。人性本就如此,一般的事故發了還要本能的推卸責任,更何況是這種無法接受的事情,責任,怎么可能自己來背?

活蹦亂跳朝氣蓬勃的兒子,變成了現在自己手中這一團碎肉,他秦方陽乃是帶隊老師,他不負責,誰來負責?

我害死了我視如心肝寶貝的親兒子?這話,連我自己都不信!

“后悔當然是后悔,但是再后悔,也不能饒了秦方陽與左小多!”沈玉書目光狠厲。

“我懷疑,是那個左小多施展了詛咒!而秦方陽去打斷咱們兒子的腿,就是預謀!這兩個人,就是罪魁禍首!”

“事后還要我們打電話通知他?我們憑什么通知他?他本就是帶隊老師,我兒子是二中學生,來上學本就是天經地義,這還需要通知么?”

“難道我們每天晚上還要給學校老師打個電話:我兒子明天去上學了。荒謬!”

“自古至今,都沒這般道理!”

一干家長聽了沈玉書的話,莫名的感覺,這,竟然很有道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