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們可曾忘記?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們可曾忘記?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們可曾忘記?

蔣長斌神色凝重,對尚青云這位傳奇高手的經歷,簡直如數家珍。

“到后來,萬平原與尚青云結拜為兄弟;尚青云就此留在了萬平原家里,仍舊是埋頭修煉,少問世事;也就是最近這十幾年,似是靜極思動,主動向萬平原要了大管家的職務……”

“說是管家,但縱觀整個總督府,包括萬平原在內,都對尚青云萬二分的敬重……”

“這可是一位大能者,非但是鳳凰城的擎天之柱,更是我心目中,對戰巫盟的最大底氣所在啊……”

蔣長斌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老師……老師您的意思是?……”

何圓月淡淡道:“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這個尚青云,九成以上,是巫盟的人!”

終于等到了這句話。

所謂聞弦音而知雅意,以蔣長斌的身份年紀閱歷,從何圓月說到尚青云此人一開始,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但聽到何圓月最終定言,蔣長斌仍舊如同是頭頂上猛然響起了驚天霹靂,一時間耳朵里嗡嗡作響,天旋地轉,身子都忍不住搖晃了好幾下,險險立足不穩!

何圓月淡淡道:“更有甚者,我甚至懷疑,這個尚青云就是巫盟在鳳凰城這邊的最大話事人,最高領導者!”

蔣長斌兩眼呆滯,茫然不知所措。

一直將尚青云視為最后的殺手锏,結果,今天才知道,乃是一把奪命刀!奪的,是自己人的命!

何圓月不再說話,靜靜的點上了一爐靜心香。

淺藍色的香煙裊裊升起,筆直的沖起,一直沖起了二十多公分,這才開始緩緩向著四面逸散。

辦公室里,頃刻之間充滿了一種謐靜的感覺。

然而蔣長斌沉重的呼吸聲,仍舊如拉風箱一般的山響,半晌不停。

又過了良久之后,蔣長斌終于如夢初醒的回過神來,就在剛才愣神的時間里,他的心里已經轉過了七八條鏟除尚青云的計策,但是思來想去,卻沒有任何把握。

不僅沒有把握,而且還極有可能將動手的自己人全都坑進去,平白送命!

尚青云的實力,就只是表露出來的那些,就已經本地的最頂級強者,鳳凰城范圍內自己所知道的一干高手,根本就無人敢言必勝!

更何況,若然尚青云當真是巫盟潛伏者,那么他是否尚有隱藏的實力,他的真實實力究竟高到什么份上?!

“老師,您這次真真是扔出來一顆原子彈出來……”蔣長斌口吃了起來。

“看來你已經想到了這其中的嚴重程度……那么,尚青云在鳳凰城期間所表現的戰力,是全部,是八成,還是五成?至少不會如你們看到的那么簡單……再加上巫盟為了鳳脈之力而潛伏到鳳凰城的隱藏實力……”

“我想……光是他手上可以動用的嬰變高手,只怕就已經比你們預想的更多了。”

何圓月眼眸幽深:“我已經可以肯定,以尚青云這種人的級數,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鳳凰城這種小地方的……他必然是巫盟指派,專門為了風脈沖魂而來……”

“你知道尚青云來到鳳凰城,多久了么?”何圓月問道。

“已經超過六十年了。”

蔣長斌大汗淋漓,艱難的道:“準確的一點說,應該是六十一年零十一個月了……”

“那也就是說,巫盟針對鳳脈之力已經布置了至少是六十一年以上的時間。”

何圓月蒼老的喉嚨里,發出譏諷的干澀笑聲:“單純以時間論定的話,我之發現比尚青云或者巫盟實力還要晚些……而我們自己這邊,壓著這件事,足足壓了四十年……嘿嘿……”

蔣長斌現在只感覺自己眼花繚亂目眩神迷的感覺此起彼伏。

這個蓋子一旦被揭開了,會有多少人倒霉呢?

“我只恨,我不是東方大帥……而東方大帥,也從來沒有來過鳳凰城……若是他老人家來了,以他老人家在望氣方面的造詣,恐怕一眼就能看出問題,而各級官員,也絕不敢強壓的。鳳凰城雖然是彈丸之地,始終還在人族地域之內,這份先天優勢,已經可以讓我們占盡先手!”

何圓月悠悠長嘆:“人微言輕,還是人微言輕啊……”

蔣長斌呆若木雞。

鳳脈之說,自己曾經代替老校長,向上峰反映過多次,卻從來沒有引起重視。唯一一次有效果的乃是十年前。

星盾局強烈呼吁,總督府全力配合,夢氏集團出動巨資活動……然后請來了一隊號稱權威的望氣士。

而那幫望氣士看完后,只有一個結論是……鳳凰城沒有任何鳳脈龍脈的底蘊,就是一個風水氣運平平的彈丸之地!

這讓鳳脈之說,愈發的無力起來。

可是如今。

巫盟動作頻頻,殺破狼齊聚鳳凰城,甚至……如果針對尚青云的質證成真的話,那么……鳳凰城這次所要面對的事情,可就真的大了去了!

蔣長斌突然一陣悚然,他想起來一件事:總督府全力配合……那次,可是尚青云安排的啊……

“氣運氣運啊……”

何圓月悠悠說道:“巫盟與星魂之戰,爭得是什么?爭得便是氣運!”

“而巫盟現在,大陸孤懸星空之上數萬年,天道氣運早已經消耗殆盡,要不然他們又怎么會回來?”

“難道只是為了殺絕星魂大陸的人類?”

“他們看中的是星魂大陸的天道氣運!”

“平心而論,鳳凰城確實是彈丸之地,鳳脈也不是什么大的氣運之脈,但經過四萬三千年的漫長積累,卻也絕對不容小覷,足堪被巫盟勢力覬覦。”

“更有甚者,這股鳳脈之力將會成為巫盟制霸星魂大陸的起點,種子!”

何圓月憂慮的說道:“萬一巫盟成功破壞進而截取之……這鳳脈之力被帶走注入巫盟那邊的山河氣運之中的話……最起碼,那邊也能形成一條微弱的鳳脈之根……”

“你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決計不可大意!若不能一擊而中……雖然打草驚蛇,也能讓他們的部署打亂,但是……損失卻必然是極端慘重的!”

“蔣長斌啊,你作星盾局長,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先考慮目的;然后根據對方的目的,從整個大陸的全局考慮。層層的往下篩選,然后再反推一遍,才是真正的星盾局做法。”

“牽一發而動全身,這句話,并不是古人造出來玩的啊。”

何圓月語重心長的叮囑。

“老師,我記住了,這其中的利害之處,我已明了。”

蔣長斌神色難看到了極點,道:“我就算是撒潑打滾耍賴,也要請龍血隊過來幾個人,否則……鳳凰城本部人手,已經不是損失多少的問題,根本就是力有未逮,無能為力。”

“好。”

何圓月道:“當真去到決戰之刻,我讓藍姐過去協助你們,增添一分勝算。”

“謝謝老師。”

“沒事了,你可以走了。”何圓月神色間盡是疲憊。

蔣長斌心思沉重至極,卻勉強將這件事壓了下去,暫且按下。

聽到何圓月逐客,蔣長斌也沒有走,而是一直坐著,有些便秘的樣子,坐立不安,眉頭緊皺,欲言又止。

他注目于何圓月,輕聲道:“學生還有一件事要說……這個,怕您生氣。”

何圓月楞了一下,隨即目光就猛然間嚴厲了起來:“蔣長斌,你……真的是做官做的大了,膽子也大了?”

蔣長斌臉色一陣蒼白,哀求道;“老師,太慘了,太殘忍了……”

何圓月閉上眼睛,哼了一聲。

蔣長斌鼓足了所有勇氣,道:“老師,您當然是真心的為了……他好,但是……您這么做,其實是很自私的……”

何圓月一言不發。

“縱使錯過大半生卻又重聚,便是有緣,既然有緣,何不給彼此一個機會呢?”

蔣長斌哀求道:“難道……您,真得要帶著遺憾……么?”

何圓月終于開口,卻仍舊沒有睜開眼睛,聲音悠悠緩緩。

“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遺忘。一切不好的,一切傷心的,又或者是高興的,愉悅的……在一個人漫長的生命歲月里,并不會存在很長時間。”

“打個比方說,一個不曾入道修行的普通人,壽命大約也就只有七八十年的時間;在他上大學之后,根本就不會記得曾經陪伴他好幾年的小學同學面孔。更不要說一起經歷的那些個往事。”

“有太多太多的爺爺奶奶將孫子孫女當寶貝寵著,但如果他們逝去的時候孫子二十歲,那么等孫子四十歲那年,如果不是有照片為紀念,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孫子孫女,都已經會徹底模糊了那對自己恩重如山的老人相貌。”

“人的遺忘,是時間規則力量的現實體現。在漫長歲月的消磨之下,一切都會淡化,一切都會忘記。”

“包括愛情,包括親情,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都在這個遺忘的范疇之內。”

何圓月閉著眼睛,淡淡道。似乎在努力的說服蔣長斌,更像是在努力的說服自己。

“但你們現在,將近一百年時光的離別,您……忘了么?他,忘了么?”蔣長斌不死心的追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