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九十五章 機緣?

第九十五章 機緣?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九十五章 機緣?

正常來說,一個人的面相,一生下來也難得有太大的改變,除非是遭遇到了極重大的變故!

所謂重大的變故,就是那種,出現了便能改變當事人之后一生命運軌跡的際遇,而一般世人,遇到這種大事的機會,卻是很少的。

比如,車禍;比如癱瘓,比如離婚,比如重傷,比如大病;或者是深愛了好多年的戀人分手。

或者深愛的親人死亡……諸如此類種種,都可能改變當事人此后的命運軌跡。

當然,你遇到了你命中注定的貴人,命運軌跡也是會發生改變的,命途也不是只報憂不報喜的!

大抵需要遭遇以上種種,才有可能改變面相,而改變面相的同時,卻也意味著,你的命運改變了!

一朝變故,令到既定的命運方向,向著另一個方向,拐道而去。

“什么變化?”

秦方陽笑瞇瞇的問道。

“您給個字,命途多舛,沒有憑借我沒的推衍。”

秦方陽刻意刁難,道:“哪有那么麻煩,就還是這個字吧。”

說著用手在面前土地上,又再寫了一個“芊”字。

“這芊字……你的筆勢技法氣度,盡皆不同了。”

左小多越來越是詫異,道:“秦老師,您這,真是遇到好事兒了呢。這個“芊”字,“草”字頭,草字頭,天涯處處有芳草,或者…歲歲枯榮。您這草,有些生機盎然的意思;這情緣,終究是有戲的!”

秦方陽聞言大喜過望,追問道:“真的?有轉機了?”

“不過呢……就算草有枯榮之相,但下面‘千’字,終究還是干枯稍稍偏了一絲,仍舊是原本的結果。但比起之前已經是好得太多了,畢竟,天涯處處有芳草……也就是說,您隨時可以見到那人。”

左小多沉吟了一下,很罕見的鄭重說道:“然水有源樹有根,枯木逢春固然是好事,但過猶不及,那‘草’就只能在地上見,絕不能再進一步,勉強拔起擁有,則就只得一個‘枯’字。還有就是……那‘草’字頭,仍舊是‘墓’字頭。秦老師,您這個的……最終結果還是一般,相認之日,便是入土之時,慎之,慎之。”

左小多沉沉的說道:“秦老師,您還是要審慎決定,相見爭如不見。”

秦方陽沉默了許久,這才輕輕的說道:“能夠知道她平安,我已經很滿足了。”

頓了一頓又道:“你不是要找跟暗器有關的書么?這個我可以幫忙,你跟我來吧。”

幫我?

左小多心下詫異叢生,卻仍是跟著秦方陽而去。

秦方陽一路走,一路心潮澎湃。

那一天,見過何圓月之后,他心血澎湃,當場吐血昏迷,醒來后已經在自己床上。

腦袋里一片空白。

只是在念叨。

“為什么是何圓月?為何是何圓月?不是呂芊芊……”

但就在一片失落之中,突然間似乎抓住了什么。讓秦方陽一下子精神振奮起來!

“這不對!”

“我是方陽,她是圓月?這么巧的么?”

“此心如明月,夜夜照君行。是這個月?”

“如果這些都只是臆測,那么……我只是說我妻子失蹤了,但是她卻說……新婚夫妻驟然分離……我沒說過是新婚妻子,她怎么就脫口而出新婚夫妻?”

“我走遍全世界,都沒找到內心安寧之地,為何在這里找到了?”

秦方陽越想越是興奮。

“她,十成十,就是我的芊芊!”

“但是她不想認我。就如她當年離開一樣的原因。”

“你不想認我?哼哼哼……”

從那天開始,秦方陽突然間就感覺撥開云霧見青天一樣,眼前盡是陽光明媚。

終于找到你了,真好。

我知道你顧慮什么,也知道你的執拗。暫且,就讓我默默的守護你。

只是,在一些人多的地方,還要沉著臉跟以前一樣,就有些艱苦了。

不過,幸虧還有個左小多,真是個天降福星啊。憋的太厲害了就來揍他,揍一頓,也是神清氣爽。

好學生啊。

左小多跟著秦方陽這一路卻是一直去到了辦公樓,更直上頂層。

辦公路的最頂層,乃是一個大平層。

電梯門打開。

有一個人就在前面正要進來,看到兩人頓時愣了一下:“秦老師?小多?”

正是胡若云。

“胡老師。”左小多恭恭敬敬行禮。

“你們怎么上來了?”胡若云很驚奇。

少在她的認知之中,秦方陽與左小多都是不應該出現這個頂層樓的人啊。

“是這樣的。”秦方陽皺著眉頭,很是落寞的說道:“小多呢,最近有突破武師層次。而馬上就要面臨三摸五評的重要關口……”

這么一說,胡若云果然一下子緊張起來,道:“秦老師的意思是?”

“我是這樣想的,小多現在距離戰斗風格定型還早得很,實力處在不上不下的階段,最關鍵的是這孩子性格跳脫,并不適合用傳統的兵器固定自身套路……所以他想要揣摩一下暗器之道。”

秦方陽輕輕嘆息:“可我對暗器卻實在沒有什么研究……圖書館也沒有這方面的書籍參考……現在李校長不在又……我實在是怕耽誤了孩子修煉……”

胡若云道:“秦老師真是用心良苦,不過,這里也沒有這類書籍……”

她皺著眉:“誰對暗器比較精通一些呢?”

秦方陽道:“何老校長應該是最清楚的,要不胡老師您幫我們問問?或者直接由我們向老校長請教一下……”

秦方陽臉色的忽而轉為慘白,捂住胸口,輕輕咳嗽一聲,道:“畢竟,老校長是最了解的,我們向老校長請教一下,也是我們的福氣。”

胡若云關切的道:“秦老師,您的傷還沒有好?”

秦方陽不在意的揮揮手:“我這個是老毛病,不礙事不礙事。”

說著又故作輕松的哈哈笑了一聲。

胡若云也是對左小多的事情比較上心的;心念電轉,當機立斷道:“我這就帶你去見老校長。”

一間分外寬敞的辦公室,落地窗分列兩邊,地面異常的平整,很適合輪椅走動。

老婦人何圓月早已經聽到有客來到,眼中閃過一絲驚疑不定,但隨即就恢復了。

秦方陽帶著左小多走了進來,秦方陽的臉色,固然比之前好了許多,卻還是有些蒼白,不過已經屬于不仔細看看不出來那種。

而左小多在看到老校長的那一刻,突然生出來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雖然這是左小多第一次見到老校長何圓月,但左爺是什么人,一看這面相,什么還不清楚了!

這位老校長跟秦老師分明就是一對兒啊!

就算是勞燕分飛,但有情人之間藕斷絲連的牽絆總是再明顯不過的!

“看這情況,左爺分明是被老秦給利用了……”

左小多瞬間明了當前局勢,斜眼看了秦方陽一眼,心道:“這老貨,挺精明啊……”

不過雖說是被沒利用了,但左小多心里沒半點反感,相反,有的只是忐忑。

老秦,你要忍住,千萬要忍住啊,我說的相認就是永訣,可不是隨口說說的!

“老校長。”秦方陽尊敬的說道:“上次……冒犯了,讓您見笑了。”

何圓月淡淡道:“無妨,秦老師的教學工作素來勤勉,卓有成效,老身欣賞得很。”

“老校長夸獎。”

秦方陽恭恭敬敬的將左小多的事情說了一遍,道:“現在就是這個問題,老校長您看……這孩子天賦非常高。”

“暗器啊……”

何圓月上下打量著左小多,左小多適時的露出一個純真的靦腆笑容,滿是青澀少年見到領導的局促不安模樣。

“伸出手來我看看。”何圓月滑動輪椅,來到左小多面前。

左小多伸出手。

何圓月只看了一眼,就點點頭道:“手型極佳,確實是用暗器的上佳料子,不過這手卻又太有勁兒……更適合重兵器一些。”

左小多的手很大,比一般人的手,幾乎要大出一圈。

秦方陽尊敬道:“他現在還沒有臻至胎息境界,現在就定型兵器于未來有礙,如此算來,距離形成本命兵器就還有一段不小的時間差,所以打算在現在這個時候修煉一下暗器,以應對武師層次需要應對的任務。”

何圓月贊同:“盤算得非常好,現在的確是最好的時候,武師境界,正是磨練自身掌控力度的最佳時刻;武士層次太早了,勉強為之,實為揠苗助長。不過這孩子……貌似武師已經巔峰了吧?”

秦方陽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道:“是,但這孩子突破武師,還不到一個星期。他是得了一份機緣,才有當前水準的。”

何圓月頓時鄭重了起來:“機緣?”

她眼神看著左小多的臉,淡淡道:“秦老師,你說話要慎重,尤其是機緣這兩個字,是不能隨便說的。”

這一刻何圓月的眼神,都有些凝重。

只有到了一定地步,才會知道機緣這兩個字的含義;一般情況下來說,能夠獲得機緣的,都是天眷之人。最起碼,也能在一個小范圍之內做中心人物,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主角。

機緣,絕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秦老師的心路就不細寫了啊,你們再罵我水,自己去想吧哦。恩,照例!是照例啊!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