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

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八十七章 第三次蛻變

說到底,鳳凰城只是一個地處偏僻的小城。

雖然所有人都很明白,巫盟是咱們的大敵人,但對巫盟各宗門真實實力,完全沒有真實直觀的概念……真的是,一點都沒有!

包括太多鳳凰城的武者,甚至高級武者,也是如此。

鳳凰城,位置偏僻,安逸,平靜,除了隕星威脅之外,幾乎就是世外桃源。

說實在話,若不是看到了武者的威風與特權;在這里聚居的人就算明知道外面有強大的敵人,也未必會有多少人選擇練武。

鳳凰城,安泰城,南薊城,易水城,博揚城;五座城市之間,彼此聯通;城市與城市之間,滿打滿算也是千八百里路而已。

雖然外面俱都是被隕星摧毀之后的荒原,但主要交通干道卻是常年暢通的,每隔三十里都設立有崗哨;那些猛獸乃至星獸,都是不敢到這邊來的。

但就人類生存氛圍來說,是非常安全的!

左小多等學生身為武者,上了武校,可以說天天都被灌輸巫盟多么多么可怕,敵人多么多么強大,我們多么多么危險……等等等,諸多理論。

但是,要說眾學員的心里有多少緊迫的意識,卻是未必,為啥呢?

原因很簡單,敵人不在身邊!

一切都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啊。

你幻想有敵人?我還幻想有鬼呢——這已經是大陸上絕大多數普通人,以及一些根本接觸不到危險的武者的基本思想!

尤其是到了后來,李成龍自己有感而發的一番話,讓左小多感觸良多。

腫腫的這番話說得非常偏激。

“其實現在,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每一時每一刻,都有人在邊境倒下;而倒下的那些人,他們每個人都曾經與我們一樣,從小被父母嬌慣,當成寶貝一般的寵著愛著。”

“辛辛苦苦的長大成人,辛辛苦苦的練功修行,辛辛苦苦歷練經驗……終于到了可以參戰的地步,上去固然只是為了盡一份心,出一份力,但也不是不想著建功立業,也不是不想著萬眾敬仰……但是,上去才一秒鐘的光景,就變成了碎肉!”

“鳳凰城曾經有一位退役殘疾武者,從日月關退下來回到老家之后,看到這里的武者安逸懶散,心急如焚,最終將自己急出病來;臨死之前更是一聲大吼:我們在前方浴血奮戰,就是要留給你們一個修煉變強的環境,期待著你們盡快成長,盡快強大,盡快參戰,盡快的讓所有人類都安全起來!”

“可是你們這些武者在干什么,只有懶散安逸,身為武者不去歷練,不去戰斗,卻是在賭博!可你們在干什么,在打牌!打麻將!”

“前線那么多人在等著新鮮血液注入進來啊,你們為什么那么的懈怠,注入進來啊!你們這樣子下去,你們讓前方的犧牲失去了意義啊,再沒有了意義啊!”

李成龍臉色沉痛:“不要以為這是以訛傳訛,說出這番話立即死去的那個傷殘武者,是我的大伯,這番話,我是親耳聽到的。”

“雖然當時我年紀還小,但大伯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我都記得,銘刻心底,你以為我不過尚可的天賦,卻一直勉力修行,縱然知道前行無望,仍舊不肯放棄,乃至在講史方面的知識也是瘋狂積累,正是因為這番話,讓我警醒,讓我知道身上的責任,即便修為難成,我仍要以我的方式,盡一份心,出一份力。”

“不要以為我是在說冠冕堂皇的大話,我一直都將行動付諸實際,也別以為我說話偏激!我們這個社會,左老大你知道么……”

“很多很多的學者科學家,他們沒有強橫的體魄,他們就是普通人,可有太多人在實驗室一住就是幾年!有些甚至直接就在實驗基地一住住一輩子!”

“他們做夢都想要研究出一種科技武器,可以傷害武者,可以打死巫盟中高手的武器!這些人犧牲的更多……他們沒有武者相對強健的體魄,住世時間很短,他們這一輩子也就只有幾十年而已,但他們到了可以研究的時候,一生往往已經過去了一半!”

“很多德高望重的科學家,臨死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恨不能成為武者!不是貪圖武者的強橫力量,可以移山填海,御氣飛天,他們遺憾的是自身壽數太短!”

“如果他們能成為武者,成為嬰變,哪怕是胎息強者,也能擁有五六百年的壽命!有了五六百年的壽命,輔以強健體魄,必然能夠研究出更多更優良的武器!”

“但是他們沒有!”

“而成為一定階段的武者之后,就有高階武者的責任,而且,能夠成為高階武者的,又有哪一個不是放棄了其他方面的學識?”

“臻至高階的武者,絕大多數,超過九成九的武者,都是做不了研究的。做研究的,就只能由絕大多數普通人和低階武者來完成!”

“若不是親眼所見,相信你永遠不知道,難以想想,那些可敬的老人,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他們甚至搬不動,挪不動,哪怕在使用的時候,瞬間形成的巨大音浪他們都承受不了,只能遠遠的,無奈的看著!”

“更加不會知道,很多人用一生的時間來研究一個東西!但是一直到死,也就不過才剛剛摸到門徑。只能將自己這一生的成就,化作一個光盤,或者一份記錄,留給后來人。而自己只能遺憾的閉上眼睛……”

“這些人,都無比的盼望,我們炎武帝國,能夠人人如龍,人人都擁有一顆恒久變強的心!但等待他們的都是失望。”

“其實強者們守護普通人,好像是強者歷來的義務!但若想深一層,人家憑什么,就算不守護,又能如何?強者守護的,其實并不是那

些普通人,他們的守護,其實在等待一個希望!等待血脈繁衍,能夠有更多的孩子星魂覺醒,等待一代又一代的強者脫穎而出,直到反攻巫盟,打敗,毀滅巫盟的一天……”

“前線的武者,在時刻的犧牲。后方的科學家,也在嘔心瀝血。而我,也是炎武帝國的人,這,同樣也是我的責任。”

李成龍悵悵嘆氣:“鳳凰城現在不太平,不斷的死人;不斷的有搗亂,我回家的時候,跟我爸爸說起來,我爸爸沉吟了許久說:這也許是好事……”

“為何是好事?因為只有真實接觸到危險,切身的體會到威脅,才能讓人重視起來,讓所有人,包括那些不能修煉的普通人。”

“相信他們會將這份危機,這個真相,告訴自己的孩子,這個世界,其實很危險!孩子你需要變強!唯有變強才能保護自身,來保護爸爸媽媽,保護我們的家鄉!”

李成龍說的很激動,左小多聽得也很動容。

然后,兩個半大的孩子,一起陷入了沉默。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修煉資質太差,資源也不濟,二十歲之前多半是跳不了龍門的;所以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以后我會以教學為主任,我要將我知道的,我切身體會到的這份緊迫感,傳授給我的每一個學生!”

“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知道所有的危險,承接過我的緊迫感去。”

“但現在不一樣了,我因緣際會的突破了武師,體內的星魂之力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粘稠,我的修行之路有了更大的可能性。”

李成龍眼睛看著遠方,有些胖胖的小臉上,是一片向往:“既然這樣,我選擇更切實的體會危機,將來,無論如何,我都要去日月關前線!”

“我叫李成龍,之所以會叫這個名字,是我爸爸望子成龍,希望我可以……成龍;但凡有一絲可能,這龍門,我拼了命也是要一跳的!”

“日月關,為何叫日月關!日月為明!”

“明關!讓這個世界上,充滿了光明!讓所有人的頭上,心中,都不會再存在巫盟的陰霾!”

“這才是明!”

“日月關,男兒之關!戰士之關!”

左小多的心靈,被李成龍這番話重重的觸動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同齡人,甚至比自己還小好幾歲的孩子所觸動!

但是現在,就是李成龍的一番話,令到自己的心靈被狠狠的撥動了一下!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左小多的心里多了一個目標。

日月關!

男兒之關!

戰士之關!

多了這個目標之后,左小多甚至感覺,走在路上,自己的胸膛也能挺的比以往更高!

從沒有任何一刻,左小多覺得自己這么的男人!

左小多略略沉吟了片刻,輕輕說道:“腫腫,你的思想,固然言之成理,但總歸有些偏激。世界這么大,總是什么人都有的,你不能強求所有人都有你這樣的心思想法。”

左小多輕聲道:“這世上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這句話,看到過很多次,但到現在才算是理解了一半。”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他們安逸是人類族群的當前現狀,亦是無數抵抗外侵戰士披肝瀝膽嘔心瀝血換來的。武者不應該破壞這份安逸,更不應該因為后方的安逸而憤慨,武者最需要保護的,就是這份普通人的安逸!否則武者價值何在?”

“武者自有武者的活法。你要有更高的明悟,當然,武者之中也有垃圾,也有渣滓,但若是沒有那么多的渣滓,我們怎么歷練啊。”

左小多這句話,讓李成龍沉重地情緒,瞬時瓦解,有些哭笑不得的道:“老大,你前幾句,我還在心里驚嘆,左老大今天說話這么沉穩……”

左小多笑了笑,神色間反而越見肅穆,輕聲道:“成龍,你之前有一句話說得好,唯有切身體會,才有資格說如何如何,空談沒有任何意義。我想即便是我們,也唯有真正到了日月關,看到了或者經歷了那些流血犧牲之后,才能真真正正的明白那句話,歲月靜好之外的另一半的真正意義。”

“沒有去過前方的人,僅憑自我臆想,是無法真正理解的,莫要苛求,做好自己就好。”

“做好自己。”

左小多拍了拍李成龍的肩膀。

李成龍愣了許久,才道:“是。”

李成龍的心里,也是猛然觸動了一下。因為左小多這番話,比自己想的更加全面,更加成熟,而且沒有自己那樣偏激。

是的,自己和自己的那位伯伯,或許,是太急躁,太偏激了一些呢。

而左小多沉默了許久。

他甚至能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心境在蛻變。

這是左小多的第三次蛻變。

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他的心里,才隱隱約約的萌生了一個念頭。

我要去日月關。

抗擊巫盟!

保護,我的父母,我的家鄉。

這個念頭,雖然現在還是很模糊,但就像是一棵幼苗,已經萌芽。

似乎,那才是一個男人,真正的責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