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六十二章 賠禮、懷疑

第六十二章 賠禮、懷疑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六十二章 賠禮、懷疑

“小多!”胡若云輕喝一聲,寵溺的嚴厲一句。

左小多終于忍氣吞聲的道:“不過胡老師都出面了,這個面子我怎么都得給。但是我話說前面,一班必須就這件事情給我們九班一個交代!”

“給我們所有同學一個交代!”

“還要給李成龍一個單獨的交代!”

“我本無意跟他們要任何交代,既然是他們不講理在先,那我就將不講理進行到底,一直將這些人揍到畢業不失為一個很合我心意的解決辦法!”

“但是現在,胡老師您發話了,所以我只要個交代,但是這個交代,必須得讓我滿意!”

左小多委屈的道:“胡老師,我讓步太大了,我好委屈……但若是我不滿意的話,我還會來這堵門!這次事件的個中因由很嚴重,絕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胡老師您以為呢。”

胡若云只能苦笑。

你把人家揍的整個班都不能上課,你還委屈的要死的樣子,這……也真是難為你了。

實實在在的不明白,你哪里來的委屈。

“我知道你們現在每一個人都恨我,恨不得我趕緊死掉。”

左小多仰著頭,清晨的陽光照在他的一邊臉上,半面陽光燦爛,半面陰影閃爍。

“與其恨我,不如把恨我的這份心都放在修行上,等以后你們那一天比我強了,不妨來找我,歡迎報仇!”

“我不跟你們講理,你們也不用跟我講理。OK,就這樣!”

左小多一腳踢翻了椅子,昂首挺胸走了過來,走到一班學生面前,突然揚起手,一記響亮的巴掌狠狠地落在了程方志的臉上,這一巴掌打得忒狠,程方志一口鮮血噴出,隨著血水一道出來的,還有三顆牙齒。

“小子,以后老實點!”

說完,程方志旁邊一個這幾天罵的最狠的嘴巴最不干凈的瘦高個鄭德義,也被左小多額外一腳踢出去三米:“再滿嘴噴糞,我就天天來教導你什么是和諧社會!”

說完,全然不理會一班眾人的憤怒目光,還有程方志幾乎要殺人的眼神,徑自轉頭回到胡若云面前,有些羞澀的笑了笑;“老師,這點小事還勞煩到您出馬真是……我送您回去……”

胡若云也擔心左小多繼續鬧事,干脆借機會,拉著左小多的手走了。

留下的人,歸于一片寂靜,半晌無聲。

良久良久。

木云峰才憤恨的罵道:“秦方陽!你教的好學生!”

秦方陽輕飄飄的道:“多謝夸獎,看來確實比你教的好。”

“你!”

“你什么你?最起碼的,我的學生在揍人,你的學生在挨揍!”秦方陽轉身,哈哈大笑:“孩兒們,上課去了!”

“嗷~~~”

九班所有學生發出一聲集體狼嚎,然后撒丫子回教室上課去了。

熱鬧沒得看了,人自然也就都走了,劉劍生等人很是遺憾的站起來,拍拍屁股也走了。

真是意猶未盡啊……

可一班的所有學生卻還在原地呆呆的站著。

“還不進去上課,還要等什么?等那小子回來么?”木云峰這會已經有些氣急敗壞,口不擇言的道。

一側,排名第一的葛遠航滿臉沉靜的說道:“木老師,那左小多雖然做得過了;但是這件事情的起因,卻是我們做錯了!”

“這個交代,還是必須要給的。”

葛遠航跟他身邊朱云與曹飛羽相顧點了點頭,在他們三個人身后還有二十來個學生,也都是一臉沉思。

木云峰臉色一變,隱隱感覺,似乎要失控。隱秘的看了程方志一眼。

“你們是想說,你們怕了左小多,要服軟了么?”

程方志捂著半邊嘴,不可置信的看著葛遠航:“為了不再被打,被堵門,你們要去給出交代了?”

鄭德義怒吼一聲:“葛遠航,我看錯了你,沒想到你這么的沒骨氣!”

“這跟骨氣無關。”葛遠航道:“但凡做錯了事情,總要面對自己的錯誤。”

那個被左小多一拳打斷了鼻梁骨的漂亮女生憤恨的看著葛遠航:“葛遠航!你身為我們班的第一人,竟然這么的沒種,你還是男人么?!”

葛遠航抬頭,淡淡道:“翁詩婷,我有種沒種,你不會知道。就因為是男人,才要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

“我是對錯誤作出交代,卻不是因為左小多而做出交代,左小多給予的這段屈辱,我早晚會討回來!”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會去的!”翁詩婷徹底爆發了。

葛遠航滿眼憐憫的看了看翁詩婷,沉聲道:“翁詩婷,你的資質不過中上;但因為你生得出色,長得漂亮,所以所到之處,大家都讓你三分,這本是美女特權,無可否認。”

“但是這個世界上,美女特權并不是對所有人都有效,對美色不屑一顧的人也不在少數。左小多是,不湊巧,我也是。”

“你自身美貌,可以作為你之資本,卻非是根本,唯有力量,才是恒久的依仗。你若是不能正視這點,修途豈有前路可言?”

“你若是足夠聰明,就該被左小多的那一拳打醒,若你還是沉浸在你自己的美貌里,認為別人都應該讓著你,那你的成就,最多也不過就是一個花瓶,還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過氣的花瓶!”

說完,葛遠航渾然不理已經氣得渾身顫抖的翁詩婷,大踏步向著九班走了過去。

他身后,朱云,曹飛羽等二十來人也都跟上了。

“我們不是服軟!我們是勇于面對錯誤了!男子漢大丈夫,做錯了,就要認!”

“但我仍舊會痛恨左小多!”

“我也是!總有一天我要打回來!”

“一定要打回來!”

“一定有那一天!”

左小多將胡若云送回去,一溜煙的小跑趕回教室,九班教室登時爆發出一陣迎接英雄一般的歡呼聲,經久不息,秦老師淡然如舊,不知是否有老懷安慰。

再過片刻,看看上課時間快到了,秦方陽緩步走上講臺,卻聽見敲門聲乍然而起。

隨即教室門打開,二十二個一班的學生魚貫而入,氣態儼然。

左小多下意識的站起來:“怎么還不服,倒過頭的找上門來,真有種啊!”

“我們現在要做的事與你沒關系,咱們的賬以后有的算!”

葛遠航冷冷道。隨即又對秦方陽道:“秦老師,昨天上午的事,是我們有做錯了,今天一來給秦老師道歉,二來還要給李成龍老師道歉,以及給九班所有的同學們道歉。”

二十二個人排成三排,整齊鞠躬:“對不起,秦老師!”

隨即轉身,葛遠航大喝一聲:“左小多,你閃開,這里沒你的份。”

左小多撓撓頭:“給我們九班道歉,咋沒我的份呢?”

葛遠航眼中差點噴出火來:“我說了,咱們的賬以后有的算,但絕不包括現在!”

“行行行,我閃開還不行么。”左小多翻個白眼:“誰稀罕你們的行禮……”

還是躲開了些。

“對不住同學們!”

又是一鞠躬。

然后,二十二人齊齊來到李成龍面前,再度整齊鞠躬:“對不起了,李老師!是我們的錯!我們昨天冒犯了您,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

小胖子有點傻眼,直接手足無措,不懂反應了。

葛遠航道:“不管你現在什么身份,但給我們上課的時候就是我們的老師。我們當時對您不尊敬不禮貌,就是冒犯了師長,所以昨天的事,由頭到尾都是我們的錯。對不起,李老師,請您原諒!”

李成龍眼中泛起了水霧,聲音顫抖的道:“我接受你們的道歉。”

另一邊,左小多翻了個白眼。

真沒出息,這就接受了……

葛遠航與二十位同學起身,轉頭對秦方陽道:“一句對不起,并不能彌補什么。所以我們準備了另外的一點心意。”

“這是兩瓶星力丹;九班除了左小多之外的所有同學,每人都有一顆,另外還有三十四萬星元,同樣是除了左小多與李成龍,每人一萬。”

“這口劍是我們給秦老師的道歉禮物;我聽說秦老師原本的佩劍,在往昔的戰斗中折斷了,所以我昨晚上從我爸的武器庫找了一把,還請秦老師不要嫌棄。”

“這是一套古籍孤本,一共十八冊,記錄了一些奇聞異事,相傳有幾千年歷史了,贈送給李成龍老師,以表我們的誠摯歉意。”

葛遠航再次躬身:“對不起。”

秦方陽皺皺眉:“有這個態度就可以了,這些禮物什么的你們拿回去吧!”

“犯錯就該有犯錯的懲罰,也該有致歉的誠意,區區心意只有唯恐彌補不夠,哪有拿回去的道理。”葛遠航道:“我們告辭了。”

左小多在一邊抓耳撓腮。

特么的,每一樣東西都要特意點明一句:除了左小多……

這得是對我有多大恨啊!

每人一萬星幣?!每人一顆星力丹?這致歉的誠意太足了一點吧?!

這么多小錢錢哪……

居然沒我的!

嗚嗚嗚……

秦方陽在講臺上沉思半晌,在葛遠航等即將出去的時候,突然問了一句:“葛遠航,我對你了解不多,但自信雙眼不盲,以你的品性以及為人處世而言,昨天上午的事情,甫一發生就該被你制止,事態決計不會擴展到如斯地步才是!”

葛遠航臉上流露處一抹郝然之色,站住轉身:“多謝秦老師盛贊,其實對昨天發生的一切,我們這些人也很都覺得古怪。”

“我們這班同學雖然不敢說自己是什么謙謙君子,但是身為武者,一些基本操守總還是有的,如對待李成龍同學這件事,無論是出于學生對老師的態度,或者個人修為實力的評估,我們怎么也不能對他大打出手;但昨天上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每個人的火氣都格外大!”

“最終將事態演變至那種地步,事后我們每個人回想起來,也都感到不可思議,費解之極。”

葛遠航臉上遍布深思。

秦方陽臉上的疑竇之色也愈發沉重起來。

倒是左小多仰頭看天花板,一臉的無所謂。

葛遠航轉頭看著左小多,皺眉道:“左小多,你很能打,把我們打得大敗虧輸一敗涂地這不假,是事實,但充其量也就只是在我們學生之中最能打而已,亦是學校有規矩才容得你放肆。我要在這里認真的跟你說一句……”

“你這次行動后果很嚴重,我們來認錯,是因為我們做錯了,卻不是不痛恨你,我們尚且如此,若是有人心胸本就狹隘的,怒火沖頂之余,又被你連續暴打,心意會轉變成什么,可就真的不好說了。”

“奉勸你一句,這幾天千萬小心些,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不希望你出事,你要是真出了事,我們以后怎么找你報仇。”

葛遠航一揮手,道:“歉意送達,我們要回去上課,秦老師,李老師,還有九班的諸位,再見。”

話音才落,二十二個人魚貫而出。

左小多若有所思,秦方陽看著他,同樣的若有所思。

“你懷疑葛遠航會出動家族力量對付你?”秦方陽問道。

“還真不是懷疑這個葛遠航。”

左小多沉思仍舊,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道:“以一班這些人今天的表現來看,若不是心思深沉到了極點,就是真的認識到了錯誤,尤其是葛遠航此人,堪稱光明磊落,我更愿意相信他會將我視為一塊磨刀石,時刻磨礪自己。”

“即便只是基于這兩方面的理由,他就不會出動家族力量對付我。”

左小多道:“所以說,我是真不懷疑來了的這些人。”

“我只是很奇怪,他們這會表現得如此謙和理智,昨天怎么可能做出來那種事。”

聽了左小多的這句話,秦方陽的眼神愈發深邃起來。

驀然間,一抹震驚從他的眼底深處一滑而過!

秦方陽渾身抖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突然,他道:“今天星辰法陣,自主運行,你們修煉吧,我出去有點事。”

秦方陽急匆匆的出門而去,甚至連桌上的東西都沒來得及分配。

…………

<這章四千字,能否求推薦票?請各位大佬,支持一下我這個萌新作者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