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三十三章 一字‘一’字。

第三十三章 一字‘一’字。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三十三章 一字‘一’字。

左小多不由心中一凜。

眼看著這幾個人就要擦肩而過。

而秦方陽完全沒有阻止對方的意思。

左小多心中一橫,做出一副天真無邪的姿態,歪著頭好奇的說道:“敢問幾位老師這是干什么去?一看就是要干大事的樣子呀,太好奇了。能跟學生說說么?”

絡腮胡子哈哈一笑,倒沒輕視他,隨口說道:“這有什么不能說的,昨夜流星閃爍,落入荒原,其中尤有好多曳尾未消,靈氣沒有完全燃燒干凈,其中定然有好貨。咱們去給你們這幫小家伙弄點好東西回來,給咱們二中再增添幾分氣象底蘊。”

秦方陽擔心的道:“別說的這么絕對,人才是關鍵,萬事一定要小心。”

絡腮胡子一臉懊惱,抱怨道:“本來凌晨看到那會就想出去,結果校長不讓,說爭奪的人多了,易起爭執,非要拖拖拉拉到了下午才讓我們出去,現在去估計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就只能撿一些別人看不上的,哎,咱們校長別的什么都好,就是膽子小。”

其他幾個人也都是哈哈大笑:“長江校長出了名的穩重,你這膽子小的話要是被他聽到,估計老大你就完了。”

絡腮胡子訕笑:“我其實并沒有說校長膽子小,就是過于穩重了一些,就這意思,大家不要多想。”

秦方陽微笑:“我倒覺得校長思慮得是,凌晨那會出去,風險實在太大!無數高手都在奪那頭湯,就憑你搶得過人家?搶不搶得過還在其次,把小命丟掉才是冤枉,還是這個時候出去更穩妥,還是那句話,人才是關鍵,活著比什么都重要。”

“哪怕搶不到最好的,但是也絕對有收獲。而且沒人眼紅,穩妥,多好。”

絡腮胡子哈哈大笑:“老秦,下次咱們一起出去。”終究不敢再說校長膽子小了。

秦方陽笑了笑,道:“好。”

雙雙拱手,行古武士禮,就要分別。

左小多突然開言道:“且慢。”

絡腮胡子皺眉:“嗯?”

“這位老師,我會點相術,你們這一次出去,看起來是會有所收獲,但有所得的前提乃是方位,當前的方向可不行,要不我幫您們算一算?”

左小多笑得很是天真無邪,煞有其事。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們當前所行前路有歧,難有所得,若是想要有所收獲,須得另覓他方,只要既定方向對了,自然收獲多多。”左小多認真的道。

“你會看相?想要給我們指點前路?”絡腮胡子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一擺手:“走!”

顯然是絕不相信。

秦方陽此際卻是心中陡然一動。

左小多現在突然站出來攔住說要看相,這絕對不符合常理啊。

這等重要關頭,誰會聽你扯淡?

但左小多并不蠢。

既然這個時候提出來,卻又是有什么用意?

看了做小多一眼,秦方陽踏前一步,攔住絡腮胡子,笑道:“老劉,我這學生,的確能夠看到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要不你讓他看看,大家求個心安,尤其是讓我跟這小子心安,也是好的。”

絡腮胡子劉哥皺皺眉,一臉的不耐煩,但秦老師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只得按住脾氣,道:“好吧,小家伙,來幫我看看,我們這一去,要往哪方才有收獲?”

口氣很是戲謔。

左小多凝眉想了想。

煞氣西來,往東而去,自然東西雙邊都不安全。

但自己的這點認知難有說服力,更加沒有名聲在外,無異空口白話,何能取信于人。

那又怎么讓他避過死劫呢?

光看這人說話談吐,乃至與秦方陽之間,可見絕不是壞人。

尤其是,當前之人,才算是自己正正經經的第一相主,絕不可以失手。

“要不這樣,您請賜個字吧。”

左小多沉吟了兩秒道。

絡腮胡子大漢越發不耐煩,就用腳在自己身前一劃,道:“就這個字,你看看。”

左小多低頭看去,卻是一個“一”字。

從東到西,隨隨便便用腳一劃,居然有幾分法度森嚴的感覺。

其他九個人也嘻嘻哈哈的圍成一圈,看著絡腮胡子寫下的這個字。

“老大用腳一劃,就是一個字。”

“居然寫的還不錯。”

“這個字寫的好像一個扁擔……”

“看看這小鬼說啥。”

……

左小多深深的嘆了口氣。

秦方陽的眼睛始終看著左小多的臉,左小多的眼。

在左小多第一次判定十個人勝負的時候,秦方陽就已經知道這家伙不簡單,因為他自己當時的判斷,與左小多的判詞是有出入的,而最終結果,是左小多全對,他之判斷有誤。

亦是從那時開始,秦方陽得出一個結論:左小多或者是真的會看相。

若是說左小多的觀察力比自己還強,打死秦方陽那也是不肯承認的!

而今日這一把,正可印證自己的判斷,看個相,怎么也不會造成更壞的結果不是。

“這個一字……不好。從東到西,無處躲藏。一字,更是‘死’字的起筆,諸位欲往紛爭之地,征兆不祥已極!”

左小多臉色凝重,語出驚人:“所以,東西兩面,包括從東貫西聯通之直道,決不能往!”

絡腮胡子大漢劉哥瞇起了眼睛,道:“哦?”

“你們一行十人,一字,也是十個人的‘十’的起筆;十的起筆,死的起筆,一起……”左小多臉色凝重,聲音變得沉重:“……死。”

“我特碼……”絡腮胡子揚起手就要打下來。

秦方陽一抬手,將絡腮胡子的右手架在空中:“看相測字,不宜動怒。”

隨即看向左小多:“小多,你此言當真?事關重大,你可莫要玩笑!”

“玩笑?我怎么會拿人命玩笑,自東以西確實兇險重重,九死無一生。”

“那要怎么破解呢?”

左小多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道:“你們十個人一起走,東與西不能去,最好連東西直道都不要碰;南面,乃是‘十’字之終點所在,更加的十死無生!唯有北方,才是生機所寄。”

“北方乃是一字天高地闊之處,而且還是‘十’字從無到有起始之源,若是往北而去,不僅不會有危險,還會有不菲的收獲。”

左小多嚴肅的說道:“此行,宜往北,唯有北方大吉。”

聽罷左小多這一番生死判詞,那個絡腮胡子劉哥狐疑的瞪視著左小多:“雖然你小子說得煞有其事,但這一劃,明明就是我隨意用腳劃的一下,你居然就說你看出來這么多,這也有些過分解讀了吧?”

左小多滿臉鄭重之色道:“人之生命,本就是這天地之間的最為奇妙之事,一動一靜之間便有莫測玄機。人生在世,每逢大事,即便事前沒有半點風聲得悉,卻難免會有一點點的感應……”

“好比說……有些人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會出橫禍之前,會做一些之前自己決計不會做的事情,比如有些健康的人突然心血來潮寫下了遺書,比如莫名其妙的說起來一些身后事……”

“又好比,有些人在災禍來臨之前,眼角會不斷的抽搐跳動,而這種征兆,往往在事后得到印證……”

“我輩修者,常聞心血來潮之說,就是在災難來臨之前,提前幾天就感到心神不寧……這個我相信你們都有過。”

“相對的,在某些喜事到來之前,也會有莫名征兆,無論做什么事情都會特別的順利,在在事例,豈非明證……”

左小多一臉的莊嚴,一字一句的說到:“這些例子,至少在我看來,都是人之生命在冥冥中受到了的某些啟示。而看相測字之法,則正是將這些上天給予人的啟示,以一種相對形象的方式,表述出來。”

那劉哥被左小多說得將信將疑,愣然半晌才道:“小子,你是說你大有道行,窺得天機,此刻指點吾等明路,避死延生,逃出死厄?真不是信口胡吹,忽悠我嗎?!”

“劉老師,您仔細回憶回憶,您在我動問之前,有認真設想過自己會寫哪一個字么?而在我動問了之后,這個‘一’字隨手而成,卻也可以說是如期而至。可您為何只寫這個字?寫您的姓名,寫其他的在心上縈繞的……不都可以么?為什么,非要是個一字呢?”

“這就是,上天的啟示,天機的映現。”

左小多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單手豎在胸前,漫聲高唱一聲:“無量~~~天尊!善哉~~~善哉!”

…………&……

<今天辯論了一天“首長家閨女看上你”這個假設命題,腦袋徹底大了。最苦逼的是,分明沒有的事情,但是講不通道理……最后,將我僅剩的一千九百三十塊錢私房錢沒收,并且這個月不再發放零花錢為代價,結束了辯論。

也就是說,我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六月十五號,身上分文木有。

簡直是一萬個大寫的臥槽!

我現在越想越覺得,我貌似上當了……

很苦逼。我現在照鏡子都只看到了一張苦瓜臉。

所以求推薦票和打賞安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