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左道傾天  >>  目錄 >> 第二章 打弟弟不需要趁早

第二章 打弟弟不需要趁早

作者:風凌天下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風凌天下 | 左道傾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左道傾天 第二章 打弟弟不需要趁早

“可是……”左小念眼中含淚:“我真的很累了。這條路,太難了……”

左長路眼神看著她:“小念,你看著我的眼睛說,你……真的很累了嗎?這條路,對你來說,真的很難么?”

左小念紅著眼睛,將頭偏在一邊,咬著嘴唇道:“為什么您一定要將我趕出去呢?咱們一家人一直在一起,不好么?我知道你們舍不得我,可是我更加舍不得你們啊。”

眼淚終于一滴滴掉落下來。

左長路面無表情:“左小念,你跟我說很累,受不了。呵呵,你今年十九歲,你三歲星魂覺醒,六歲筑基武道,當年武徒,七歲武士,九歲武師,十一歲躍龍門入先天,十三歲走完荊棘路,進入胎息境界;十六歲跨越仙凡之隔,今年十九歲,即將跨越陰陽道,沖刺丹元境!你的資質,不僅在這鳳凰城是第一,在這中原地區,也是第一,甚至放眼炎武國,你都是絕對排在前三的天才資質,你說你很累,受不了,那別人還活不活了?!”

左長路所說這些是完全的事實!

左小念的資質,早已經得到了證實。先天百脈俱通,此等資質,天下罕見。“鳳凰城第一天才少女”的名頭,在她十一歲躍龍門入先天的時候,就已經牢牢地戴在了頭上,誰也無法撼動。

左小念,在當前居住的鳳凰城是城市的驕傲,放眼中原地區,也是首屈一指。若非這丫頭實在是戀家,不愿意離開,恐怕早就被各大宗門接到修行密地去了。

“你一路走來,幾乎沒有遭遇瓶頸可言,你跟我說你很累?”

左長路哼了一聲,冷淡的道:“左小念,收起你那可笑的報恩念頭,我和你媽雖然只是資質不是很美好的普通人,但是也萬萬做不出用親情恩情羈留一個天才姑娘做我家兒媳婦的卑劣行為!”

“你若是還認這個爸媽,你就好好地繼續前行,去給我們闖出來你自己的人生!你若是不認我們是爸媽,那你走!你現在翅膀也硬了,丹元高手,一代宗師,天下大可去得!我們就當沒養過你,我兒子也不是找不到老婆,用不到你可憐!”

“哇……”

左小念一咧嘴哭出來,撲進吳雨婷懷里,抽噎的渾身顫抖:“媽……爸爸罵我……”

吳雨婷抱住女兒,責怪的看著左長路:“你不樂意就不樂意,這么兇干什么?!好話不能好好說么?我就看不慣你這點,一發脾氣就不是你了。”

左長路哼了一聲,余怒未消:“那你說,是不是這丫頭找罵!”

隨即轉頭看著左小多:“你聽到了沒?”

左小多正縮著肩低著頭偷笑,看到姐姐挨訓,總是忍不住幸災樂禍。

而且老爸那句‘我倆資質不怎么美好’也讓左小多感覺樂感十足,正在悶笑,突然被一聲吼,頓時抬頭,眨巴著眼睛,噤若寒蟬道:“阿。”

“啊什么啊!我告訴你,你姐姐將來與你不是一路人,你不要癡心妄想!”左長路厲聲道:“一旦我發現你有什么不該有的想法,看我不打死你,你姐我現在打不動了,打你個武徒還富裕!”

左小多打個寒顫,縮著脖子小心翼翼道:“額哪兒敢哦……”

心道:這暴力女也就在你們和外人面前溫柔些,我挨她揍挨了十來年了難道還沒夠?萬一成了老婆,打又打不過,豈不是被揍一輩子?

從我六歲就知道這事,但我六歲那年被她揍了四五十回之后就拒絕了。

我才不會自討苦吃。

左小念抱住左長路胳膊撒嬌道:“爸爸,我錯了還不行嘛……只是,您非要當著狗狗說這些話嘛……會讓他傷心的。”說著心疼的看了看左小多。

正看到左小多橫眉豎目怒吼:“別叫我狗狗!”

左小念破涕為笑,沖他做個鬼臉。

左長路嘆口氣,道:“小多資質一般,武道無望;現在這樣一個強者為尊的世道,注定走不長遠,莫如平平凡凡的過活。小念前程遠大,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啊……若是不現在就講清楚,不管誰生出其他想法,都難免造成憾事,卻又對誰好了?”

吳雨婷也低低的嘆了口氣,抱住懷中的女兒輕輕搖晃,柔聲道:“小念,我明白你的心思……但你爸說得對,你得聽你爸的……你也說我跟你爸待你有如親生,爸媽能忍心耽誤你的前途么,再來……你要明白,以你現在的成就,若是真的留下來……那反而只會害了你弟弟……你若真的留下來與他成親,我只怕他……活不過幾天啊……”

左小念聞言一陣悚然,突然猛地從母親懷中直起了身子,沉下了小臉,沉默了起來。

一雙秀美的眉毛,緩緩蹙了起來,竟然有凌厲的氣息,一閃而過。

之后一家人都不再說話,沉默吃飯。

左小多心中想了良久,卻半點心思也沒放在兒女情長之上,他的關注點……是那一百萬,半晌終于鼓起勇氣道:“爸,您給我姐買丹藥,花了一百萬啊?”

左長路也已經平復了心情,淡淡道:“怎么,你有意見?”

左小多涎著臉道:“爸,我親爸,您給我姐買丹藥,那是合情合理,理所當然,再合適也沒有的了,但是呢……我也是您兒子啊,一點點的眼饞也是合情合理,理所當然的吧……我肯定不敢要一百萬辣么多……您給我一萬塊……咋樣?”

左長路皺起眉頭,緩緩扭頭看來:“嗯?”

“……要不八千……五千,五千也行!”左小多弱弱舉手,眼看著老頭子要瞪眼,急忙再改口:“爸,嘿嘿……三千,就三千……”

“還是你那個怪夢?老子現在一毛錢都沒有了!”左長路慢條斯理的夾起一塊肉送進口中,津津有味的咀嚼:“我給你指條明路……找你媽要去。”

左小多哭喪著臉:“我媽要是給我還用找您……您這也太不公平了……給我姐一百萬……”

“嗯,就不給你,怎么滴吧。”左長路回答的漫不經心。

“我的家庭地位……”左小多長嘆口氣。

“原來在這個家里,你還想要有地位?”吳雨婷微笑的斜了兒子一眼:“說,你想要什么地位?四把手居然還不滿足?要不我再養個啥,你排第五得了唄?”

“……”

“哈哈哈……”左小念忍不住笑了起來,前仰后合。

“形象!女孩子,形象!淑女,淑女!”吳雨婷一眼瞪過來。

頓時左小念一吐舌頭,低頭吃飯,也老實了。

……

左小多唉聲嘆息,卻不再說話,心中盤算,下午到那里去弄點錢呢?他雖然是少年,但卻在夢中世界度過了一生;雖然那一世死得早些,甚至也不知道那夢中世界的經歷是真是假,但是他的心境,也絕非一般十七歲的少年可比。

十一歲開始做夢,同一個夢不間斷的做了六年。六年,阻礙了修行,耽擱了武道,每日里昏昏欲睡……

否則,縱使資質再差,卻也不至于如現在這般啊!

夢中最后的場景,那整個星空的巨大爆炸……似乎依然在腦海中轟鳴。

無數星辰瞬間爆炸,一抹奪目的亮光,沖向自己……然后就此一夢而醒。

而自從夢境之后,自己胸口突然出現的那一塊殘破的玉佩,一切都在昭示著,這一切,絕不止只是一個夢而已。

現在只差買來需要的東西,就可以試驗一下,自己的奇遇,到底是真?是幻?

可是怎么才能搞到錢啊!

這么多年一毛不拔的良好習慣之下攢的零花錢也不夠啊……

自從爸媽知道自己居然是為了實驗夢境花錢,更不給了——為了你做個夢拿幾千出去讓你胡亂花??

想多了啊。

……

飯后。

左小念回了自己房間,臨走,向左小多使了個眼色。

左長路也回到店里去了:“我下午去進點貨,星魂石沒有了……這次我得弄點高質量的,補補虧空。”

父女二人都走了。

吳雨婷嘆口氣,看著左小多:“小多,你不要失落。這……這是一個武道的世界……你的資質……與你小念姐注定是兩個世界啊……”

“我明白的,真的明白。”左小多平靜地說道。

母親叫小多的時候,便是在嚴肅的談話,左小多也不敢嬉皮笑臉。

事實上,在經過了夢中世界顛沛流離的人生之后,左小多對自己現在這種家庭,堪稱是心滿意足,滿意得沒有更滿意了。

巴不得就這么平平靜靜,平平凡凡的度過一生。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什么是比家庭幸福,平安喜樂更重要的呢?

他愿意永遠守護著這份平靜與溫馨,一直這樣生活下去。

當然,在這個基礎上,若是能擁有強大的力量,就更好了。

不過心中還是在想;我六歲就知道這是我媳婦兒……現在我十七你們告訴我別想了還讓我不要失落……您真是我親媽啊。

幸虧我一開始就沒這個打算……哼!

……

吳雨婷長長嘆息。

憐愛的看著兒子。

她感覺兒子真是命苦。

星魂大陸,武道為尊。

大陸經過了幾個時期的歲月洗禮,從洪荒世界走到仙神世代,走到帝王時代,再走到末武時代。然后走到科技時代,再走到星隕時代,末世時期,復蘇時期,最后走到當下的星武時代。

普通人在這個世界生存,并不是很容易。

星魂大陸任何時期,任何年代都有一件事是同樣的:永遠都是沒有資質或者資質不好的普通人居多。而自己的兒子,便是這樣千千萬萬普通人之中的……一員。

這一生,在這個武道重興的時代,注定是難以出頭!

左小念的星魂覺醒的時候是三歲,星魂沖天而起彌漫蒼穹,整個身體從頭到腳,星脈天羅地網一般的密集,甚至幾乎凝成了整體!

乃是極為罕見的九九星魂之體。只差一步,便是天生星魂完全體了。

而兒子左小多……八歲才覺醒星魂,星魂在丹田之中,只是一簇微弱的小火苗,有氣無力。

真的還不如完全沒有。

完全沒有的話,終此一生沒有成為強者的希望,做個安安心心的普通人。但是有了星魂在身,就意味著可能成為武者,而成為武者,就要背負武者的責任。

武者的責任,幾乎就等于生死。

武徒之上是武士,武士之上是武師,武師之上才是先天;先天之上便是胎息;胎息之上乃是丹元……

丹元境界,已經可以稱之為宗師。

至于更上一面的境界,不說也罷。

只是左小念現在即將突破的丹元境界,以兒子的資質,恐怕三百年也爬不上去……吧?

“走武道……你是真的沒啥可能了。”吳雨婷看著兒子,嘆口氣:“小多,其實做一個普通人,反而能安安穩穩。”

左小多瞇了瞇眼睛,嘻嘻嘻的笑道:“娘,正常的道走不成,也不一定就要絕望啊,還可以走左道啊。”

吳雨婷哼了一聲,瞪眼道:“你小子說啥?敢走歪門邪道,不要說律法不容,單是老娘我這關就過不去,打殘了你信不信!”

左小多縮了縮脖子,臉上噤若寒蟬,心中不以為然:如此燦爛的時代,我怎能庸庸碌碌過此一生?

“娘,我只是缺點錢……”左小多在做最后一次努力。

“滾蛋!沒有!”

吳雨婷氣不打一處來。

剛花了一百萬買丹藥,雖然不知道丈夫從何得來,但是吳雨婷自己知道自己家底雖然還算過得去,卻仍舊是拿不出一百萬的。

現在已經多了這么一大筆負擔,這小子還這么不懂事沒眼色的想要亂花錢!為了自己做個夢,就要拿幾千出去花!

豈有此理!

簡直就是該打!

別說沒有,就算有,也不給他!

實在不明白,這小子小小年紀,卻從小開始就對金錢有這么深的執念與渴望?!這么多年給他的零花錢,壓歲錢,居然一分都沒見他花過……

活脫脫一個守財奴吝嗇鬼,見錢眼開到了一定的地步……

實在是不像自己夫妻這么豁達大氣……

不僅見錢眼開,而且沒臉沒皮……

“這真的是我生的嗎?”

吳雨婷想著左小多的性格就嘆氣,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有些想不明白。

“我和你爸的優良性格基因你一點也沒繼承,缺點你是一點也沒放過的照單全收了啊……”

……

吳雨婷也出門了。

左小多嘆口氣,正要回房間自己想辦法,突然眼前一黑,只感覺一陣熟悉的天旋地轉,啥也看不見,身子在空中漂浮飛速移動……

左小多慘叫大吼一聲:“左小念!!”

自從左小念突破,有了虛空攝物的能力,就天天將左小多攝來攝去,只要父母不在家,左小多經常就是被攝著在空中飄來飄去。

苦不堪言。

誰家有這樣的姐姐?

就這樣,還想讓我娶她?!簡直是……呵呵。

都說打弟弟要趁早?

左小多覺得,人家左小念完全不需要趁早……因為她可以一直打下去……

呼的一聲,眼前一亮。

只看到左小念笑意晏晏的俏臉出現在面前,一臉傲嬌的小得瑟:“爽不?”

“……”左小多那種暈眩感還沒過去,在地上站著來回晃蕩,咬牙切齒:“你等著的,我的修為如果超過你……”

“超過我,你想干啥?!”左小念往前一步,挺起胸膛,傲然逼問。

“……我,我不干啥。”左小多很可恥的慫了。

左小念已經湊了上來,一伸手擰住左小多的腮幫子,兇神惡煞的問:“說,要錢做什么?”

“疼疼疼……”左小多在左小念手下毫無反抗之力,倒抽著冷氣大怒:“放手!要錢……要錢當然有用!”

左小念湊在他面前仔細地觀察他半晌,距離太近,左小多甚至能感到左小念呼吸的溫度與口中的甜香。

不由一陣頭暈,怒道:“都讓我不要想了你別來惹我啊。”

“哼……誰稀罕。”良久,左小念才松開他,一翻手,居然出現了一顆紅色的丹藥,哼哼道:“你把這個吃了,姐就給你錢。”

“哎……早跟你說了沒用的……”左小多接過來,看也不看的就扔進嘴里去。

這是一枚低品質洗髓丹。

自從左小念嶄露頭角以來,人美,資質又好;追求者簡直能繞著鳳凰城轉三圈。而得到各種低階丹藥更加太過稀松平常。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左小念只是對于能夠提高星魂能力的丹藥有興趣。對別的,一概無視。

雖然不明所以,但是追求者們也都投其所好。尤其這類丹藥,便宜啊。

他們不知道,左小念所得到的所有丹藥,都喂進了左小多的肚子。

這種洗髓丹,左小多已經吃了不下二十枚了……

“這次又是撿的?”左小多一邊吞咽,一邊問。

“當然。”左小念眨眨眼,露出一個俏皮神色:“有人在我面前走,掉了一瓶丹藥,我怎么喊都喊不回……只好拿回來咯。”

“……”左小多無語。

“姐您運氣真好。”左小多翻個白眼,陰陽怪氣:“可憐我從小到大連個硬幣都沒撿到過,你啥也能撿的著,佩服佩服。”

從十三四五歲開始,左小念陸陸續續撿到這種丹藥撿到無數次了;星魂丹,星變丹,醒神丹,洗髓丹……

全是打基礎的、覺醒星魂的、壯大星魂的、輔助星魂的……

“這肯定是你那些追求者故意丟地上的……你拿了豈不是欠人家一個人情?”左小多嘆氣。

“欠什么人情?”

左小念睜大了圓圓的眼睛:“這是我憑運氣撿的呀。”

左小多無語:“人家要是不想追你,會故意丟在你面前讓你撿到?誰不知道你就要這個?”

她皺了皺鼻子,哼一聲,道:“他們敢丟,我就敢撿;這跟想要追我有啥關系?難道我還能因為撿到了某人的丹藥就要答應他的追求?這是什么荒謬的道理!”

左小多看著眼前這位臉皮厚若城墻拐彎的美麗女子,心中忍不住一聲嘆息:若是讓她那些追求者知道,他們眼中完美溫柔賢惠(省略一百三十六個舔狗式褒義詞)……的女神如此厚臉賴皮的樣子,會不會三觀盡毀?

“那你其他的丹藥為啥不撿?其他那些更貴啊。”

“那些對你沒用我撿來干啥?”左小念理直氣壯。

左小多:“……”

你長的美,你說了算!

我無言以對行不行!

良久,感覺洗髓丹的藥力在自己身體內已經化開,而且只是微微一暖再次如往常那樣消失無蹤,左小多嘆口氣:“以后別撿了,這幾年,我光吃你撿的丹藥吃了一車了,真正的一點用也沒有。你別再……”

沒等說完,左小念已經冷笑起來:“哎呀,你真的是長本事了,居然還管起來我這個當姐姐的了?”

左小多瞬間敗退。

沒辦法,自己在家地位太低,而且武力值太低,不管是哪一個都能摁住自己爆錘。尤其是左小念,現在左小念一個打自己這樣的一個師,應該跟玩一樣……

上次惹惱了她,被她扔上高空一百米再掉下來接住扔了七八次,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暴力女!

嘴里嚼著左小念給的丹藥,左小多心里有些復雜。

這些年,爸媽對自己越來越是親切,對左小念反而很是寬松;對此,左小多嘴上天天喊偏心,但是心里明白。

其實爸媽偏心的,是自己。

正如書中所說,一家人最重要是舒適,隨意;相處之間越是隨意,才越是一家人。有一句話說得好:好脾氣都給了外人,壞脾氣都給了家人。

為何?并非是對家人不滿,而是家人才能真正容忍你的壞脾氣。

人的負面情緒,總要發泄出來,但外人誰能讓你發泄?

而左小念這些年對自己,也是操碎了心,為了讓自己能夠修煉,改變自己的資質,左小念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

左小多心里一直有數。

但他不說。

自己家人,不需要說。

但是,若是姐姐有事,左小多確定自己絕對是最拼命的那一個!

“你要多少錢?”

聽到左小念這句話,左小多精神一振:“不要很多……”

“一萬夠不夠?”左小念摸了摸自己的潔白的玉戒指,一大摞厚厚的鈔票出現。

“夠!夠了!”左小多大喜,兩眼瞬間射出璀璨的光。

錢!

有這些錢,自己就能順利的……

“哼……這可是我整整一年的工資與獎金……”左小念眼珠一轉,突然將鈔票一下子放在身后,猛地挺起了胸膛。

正要伸手拿過錢來的左小多一爪子幾乎按在左小念的身上,急忙收回手,低吼:“左小念!你干什么!!”

左小念嘿嘿一笑,歪頭問道:“我漂亮不?”

左小多怒道:“漂亮!美!行了吧!”

房中,左小念嘻嘻的笑聲傳出來,隨即一大捆錢就被扔了出來:“拿去!哼!”

“還有,這錢,別讓爸媽知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左道傾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