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將軍不容易  >>  目錄 >> 347、真是一家人

347、真是一家人

作者:側耳聽風  分類: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側耳聽風 | 將軍不容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將軍不容易 347、真是一家人

這若說想知道阮小羽和柯醉玥私下里做什么,其實還是容易的。畢竟,身邊有這么多的親衛,若是叫他們去暗中觀察誰的話,對方功夫再高,他們也有自己的法子,必然能成功。

由此,想知道他們倆干啥,只需坐著聽匯報就行了。

阮泱泱嘴上仍舊在‘批評’自己齷齪,但,聽的時候她也挺來勁,那什么齷齪不齷齪的,好像就只是那么一說而已。

當然了,這就是為自己開解,已達到問心無愧的目的。

“這兩個人在一塊,倒真是全程精神交神之戀占據主導,在這世上倒是鮮少。但不得不說,這種精神之戀要更穩固。尋常來說,在精神上得到了共鳴,身體上的就無所謂了。”聽完匯報,阮泱泱也不由感嘆,她還是十分欣賞的。

當然了,即便如此,這也需要時間來考驗。有時候,精神上的共鳴也會遇到倦怠期。這若是倦怠了,就非常容易進入萬劫不復的狀態。一旦如此,那就永遠不會回頭,可比尋常的男女情愛要決絕的多。

鄴無淵坐在旁邊,正在給她削水果呢。那是一雙拿刀劍,殺人的手,如今削起水果來,倒也難不住。

“聽你說這話,我有一種被貶低的感覺。”就好像他和她的感情,就不穩固了似得。、

“沒,貶低你不就等同于貶低我了嘛。我就是在感嘆呀,我那侄兒并非是無心,也并非是被仇恨占據蒙蔽了雙眼和精神。一個人啊,進入泥沼很簡單,但想從泥沼里爬出來,就不容易了。”主要是,阮小羽這小子太會遮掩,在她面前就永遠都是一副乖乖寶寶的模樣,他就不露真面目。

“夫人所言,總是叫人聽了深覺有理,但細想過后,就會覺著后背發寒。”她話語中的深意,才會讓人萬劫不復。

“干嘛這么說我?我真是就事論事。”一看他那小表情,好嘛,她這傳到授業解惑的威力仍在,瞧把他個嚇得。

這人腦袋一好使,想的就深,他可不自己嚇唬自己。

“嗯,知道你是就事論事。無論什么事情,你都有自己獨特的看法。”和大部分人不同,所以,聽起來就特別的深省。若仔細想,還有點兒后怕。

“那是必然。我若與別人相同,將軍還會被我迷成這樣嗎?”這不是廢話嘛,她和這個世界的人,自然不一樣。當然了,很多時候,她不得不和這個世界的人一樣,被當做異類,也不是什么好事。

“當然。”這還用說嘛,他喜歡她,那就是喜歡,和任何其他的東西都沒有什么關系。但是,如此獨特,自然也是好的。

張嘴接過他送過來的水果,阮泱泱笑了笑,好吧,他說話就是好聽,也的確是順她的心,愛聽。

在這宅子里住了三五天,便要返回盛都了。

鄴無淵的假期也至此結束,因為他本來就該要盡快的回邊關去,這在外面,已經停留的夠久了。

這回,阮泱泱回家,要把阮小羽和柯醉玥都帶著。其實吧,總的來說,要帶著的就是阮小羽。而柯醉玥,完全就是起到了護送作用。武功高強,經驗豐富。

還有二十余親衛,一同護送。

就在這處分別,鄴無淵看起來也是非常想回家,不過,又實在是時間不允。

他若回了家,非得在家耗上幾天不可,這么許久沒見到兒子,想的不得了。

在車下分別,看得出他是非常不舍,又擔心她身體,原本在邊關效力的諸葛閑再次被派到她身邊。

“放心吧,這回我可不會再說走就走了,你何時回來,我何時在家。不過,還是說好了的,你自己說出口的承諾,得信守。”一腳都踏上腳凳了,她又回頭說道。

鄴無淵扶著她一只手,看著她那十分認真的表情,他輕輕地點了點頭,“我們各自信守承諾,若有失信,任憑對方懲罰。”

“好。”既然能放下這種話,那阮泱泱就放心了。這廝啊,也是被戰爭折磨的夠夠的,瞧他那渴望的小眼神兒,就知道他等不及的想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呢。

另一手在她的小腹上輕輕地撫了撫,隨后托著她手的手臂用力,示意她上車吧。

借著他的力道踏上車轅,之后進了馬車,里面布置的非常好,一切都以柔軟為主,生怕她磕著碰著。

馬車外,阮小羽和諸葛閑分別在兩側騎馬而行,護駕似得。即便這種配置,鄴無淵其實也不太放心。

她有的時候會在馬車里睡覺,真睡著了,馬車行路不穩,很容易撞著她。

隊伍出發,速度不快,浩浩蕩蕩的,前后人馬加在一起,超過四五十人。

鄴無淵直至看著他們走遠,這才啟程出發,走的是另外一條路,以快為主,煙塵一過,蹤影全無。

前往盛都,走的非常慢,若是以鄴無淵他們那種行路速度,其實一天一夜也就到了。

花了三天的時間,才回到盛都,一路的朝著將軍府而行,這城里是真的熱鬧。

盛都的繁華是別處無法復制和模仿的,沒有來過此處的,來到這個地方,真的會讓人耳目一新。

這的確是阮小羽第一次來到這里,東夷的都城也是繁華的,但與盛都卻是有著分明的區別。

到了將軍府,車馬直接進入府中,下人早就前來迎接,整整齊齊的等候在那兒,這待主人下車呢。

馬車停下了,阮泱泱還真是等了好一會兒才出來,阮小羽也已經快步的走上了馬凳,等著扶里面的人出來。

一只手先出來了,阮小羽準確的抓住她的手,之后把她扶出來。

為什么出來的這么慢?是因為阮泱泱在馬車里睡著了。

數個軟枕,把自己這左右前后都給護衛上,馬車行走,不礙她睡覺。

見著了女主人,等候的下人可不跪一地。這女主人上回離開將軍府時,那可是走的驚心動魄,可不是把這府里的人都偶嚇得夠嗆。

不過,完好無損的回來,這可就是大幸了。不然啊,他們這群下人,可就成了炮灰了。

“都起來吧。”看了一眼這些跪了一地的下人,阮泱泱輕聲道。現如今,他們迎接她,跟迎接鄴無淵是一樣一樣的,根本就不敢有任何怠慢。

下人陸續的起身,但仍舊是低垂著頭。這邊阮泱泱也在阮小羽的攙扶下走下了馬車,他還是那乖乖的模樣,就是個聰明伶俐的小輩。

“這就是咱家了,一會兒你到處去瞧瞧,除了天權閣,你想住哪兒就住哪兒。不過,當先最主要的,還是得看看你弟弟。唉,你都這么大了,居然還有個流口水的弟弟,有沒有覺著自己吃虧?”看向阮小羽,她這侄兒這年紀了,還當哥哥,換做她,她肯定覺著吃虧。

“那倒是不會,而且,侄兒十分期待見到我這弟弟。”阮小羽倒是沒所謂,而且,對自家有血緣關系的,他反而是顯露出別樣的親近。

“那走吧,肯定聽見咱們回來了,那頭都給抱出來了。”扯著他就走,她也著急啊,想自己兒子,但凡閉上眼睛,夢里都是他。

往開陽閣走,果然,誠如阮泱泱所說,都沒走近呢,便瞧見那一行人,簇擁抱著腦袋頂豎著化妝刷一樣的小辮兒的家伙,過來了。

果真是一眼便瞧見了自己的兒子,阮泱泱彎起眉眼,多余的話都不用說了,就是高興。

“我的蒙奇奇。”喚了一聲,腳步也加快了,阮小羽立即跟上。

那邊,嬤嬤抱著那小家伙也加快了幾步,這兩方相遇,阮泱泱就張開了雙臂。

嬤嬤把那小家伙送到阮泱泱懷里,她托抱住了,不由哎呦了一聲,“長胖了,抱不動了。”真的是長大了,這會兒抱著他,都不用去托著他后脖頸了,他上半身力量見長,自己可以撐著了。

而且這小模樣,和那時有些差別,這大眼睛雙眼皮的,雖是不符合這古代單眉細眼的主體審美,可賊精神啊。

那兩個小臉蛋兒,鼓鼓的,擠得那小嘴兒小鼻子就更袖珍了。

“小羽,來看看你弟弟,像不像咱們倆?”阮泱泱抱著他看阮小羽,就這么一轉頭,他這小爪子就上來了。抓她頭發,那小爪子還挺有勁兒。

被扯頭發,疼了,阮泱泱倒是沒怎樣,反而還笑了起來。

“你這小爪子,挺有勁兒。”微微歪頭躲,他這小爪子抓的緊,她那幾根頭發完全沒掙出來。

阮小羽輕笑,一邊動手,把蒙奇奇那小爪子給拿了下來,順勢解救了阮泱泱的頭發。

“是像咱們家人,瞧這雙眼睛,透著亮呢。”一看啊,就是那種特別機靈特別調皮的。

“來,抱抱。你弟弟這重量,著實夠可以的,我離開了這有三個月了吧,他就重成這樣了。”轉手,把這小家伙往阮小羽懷里送。

這小家伙長大了,結實了,由此,想要抱他的話,就比他之前在襁褓里時要容易的多。

阮小羽接過來,別說,抱得還挺好的,那托著的姿勢,十分像樣。

阮泱泱動手把自己的頭發絲兒弄了弄,這也就是他,換了旁人敢這么抓她頭發,那爪子都得被卸掉。

“夫人。”小棠和小梨過來了,倆個小丫頭微微噘著嘴,受了大委屈的樣子。

可不就是受了委屈嘛,阮泱泱那時說走就走,這第二天,親衛察覺了,她們倆險些被當成了什么大罪人。

“成了,別哭。這回來的路上我還想過呢,也該給你們倆找婆家了。”一手一個分別拍了拍這兩個丫頭的腦袋,阮泱泱嘆道。

她們倆還噘著嘴呢,但一聽這話,又不好意思了。

“黃姨,這些日子辛苦您了。對了,這是我家的侄兒,失散很久,如今終于把他給帶回來了。”黃姨那可是盡心盡力,看守著蒙奇奇,所有一切的下人都在她眼皮子底下呢。

有她在,阮泱泱自然是放心的,這整個將軍府,除了小棠和小梨跟了她很多年,她了解她們值得信賴之外,也就只有黃姨與姑奶奶最讓她放心了。

“夫人回來便好。”黃姨說了一聲,之后面對著阮小羽屈膝請安,之后才嘆道:“少爺與夫人不愧是姑侄,真像。”

“是吧!”阮泱泱的表情是頗為驕傲,長得像她,漂亮著呢!

其他幾個人也各自小心翼翼的去看阮小羽,他這會兒抱著那小家伙,這么一看,猛然間發現,他們倆瞧著更像。

尤其是眼睛,簡直可說一模一樣。

這血緣啊,就是如此奇妙,解釋不清,說不明白。

緩緩的往開陽閣走,阮小羽一直抱著那小家伙,這家伙不認生,誰抱著都行。

而且,他好像對阮小羽挺感興趣的,伸手,總想試著去摸阮小羽的眼睛。

阮小羽笑瞇瞇的,眼睛特別好看,他那小爪子就試探著往上抓。不過吧,也不是愣生生的直接往上戳,往上抓,還帶試探著,想瞧瞧阮小羽會不會生氣。

“看,你這弟弟和誰都能玩一塊去。正好你回家了,沒事兒啊,給我看孩子。打從今兒起,這就是交給你的任務了。都長大了,得來個弟弟,你得好生稀罕稀罕。”阮泱泱歪頭看,她也挺樂。這是純正的血脈相連,用刀都砍不開的那種。她是個潛意識里就比較護短的人,但凡是自家的,她都護著。

這自家的,如此和樂,她可不開心嘛。

“姑姑放心吧,這任務交給我啊錯不了。弟弟不是喜歡動物嘛,咱可以這就張羅起來了。那么多的錢,留著它也不會下蛋。”阮小羽點了點頭,這活兒他應承的特別爽快,可見是開心的。

若不然,就憑借他的鬼精樣兒,不想做的,那還不得偏著繞著閃躲過去。

“嗯,沒錯。人啊,得有這種精神,千金散盡還復來。當然了,不止千金,還有別的東西,都一樣。”阮泱泱抬手拍了拍阮小羽的后背。這孩子遭了罪了,可是,都過去了。現如今,可重新開始,這也是好命。畢竟,世上有多少人,能得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將軍不容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77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