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方外志異  >>  目錄 >> 第136章 勸降

第136章 勸降

作者:無色定  分類: 奇幻 | 史詩奇幻 | 無色定 | 方外志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方外志異 第136章 勸降

芬拜倫對玄微子這話不感興趣,他問道:“看來內勒姆法師也不過是被你利用了而已,他估計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你當成提線木偶了。”

“沒那么夸張。”玄微子說道:“而且利用這種事,本來就是相互的。內勒姆希望更長久的生命、更富足的享受,這是他在利用我。”

“那你想要做什么?”芬拜倫自己也邊想邊說:“內勒姆的子女們大多分散在最富庶的黑巖行省,如今為了奪回火舞城,反而集中起來,成為我們軍團長首要擊殺的目標。而你則是反過來利用這一點,說明你也需要削弱內勒姆最核心的勢力……你是打算在黑巖行省擴張嗎?”

玄微子說道:“黑巖行省物產豐饒,如果善加經營,的確是建立國家、割據一方的基礎。”

芬拜倫一砸桌子,憤恨地反駁道:“那你為什么不跟我們合作?!我與軍團長也正是打算建立一個以火舞城為中心、囊括周邊行省的國家,我們是比內勒姆更好的合作對象,你為什么非要選擇那個懦弱無能的內勒姆!”

“理由你都說了啊。”玄微子頗有興致地回答道:“我是一個貪心且獨斷專行的人,你覺得我可能屈居于弗斯曼之下、受他驅使行事嗎?別想啦,我不信任你們,正如同你們也不信任我。既然彼此看不順眼,倒不如早早分出勝負。”

芬拜倫悲憤交加,就聽玄微子繼續說道:“你我身處的地位不一樣,采取的方式也不一樣。我或許不會親自建立一個國家,那種做法過于引人矚目,缺乏對外周旋的余地,這便是我要留下內勒姆的原因。

而且就算是割據獨立,也要講究策略,火舞城作為商貿交通的集中要道,注定是一個風險與危機富集的區域。如同你與弗斯曼,率領戰力強悍的帝國軍團,本來可以攻占割據更大一片土地,不也是被火舞城給束縛住了嗎?”

這點芬拜倫本人之前也想到了,他冷笑著問道:“這就是你選擇在柴堆鎮那種偏僻地方發展的原因嗎?”

玄微子抬手虛指上方懸掛著的水晶儀表,光影變化,顯現出火舞城、金冠木自治領、以及周邊環境的地圖景象,聽他說道:“其實你問我是否處心積慮、要在柴堆鎮干一番大事業,那你純屬想太多了。我也不過是面對事情的發展與演變,在順應中加以推動和引導。

柴堆鎮終究過于偏遠和窮困,各種條件都比不過火舞城,未來也不一定能比火舞城繁華。但往往也因為偏遠窮困,也沒有太過復雜的利益糾紛,方便從頭開始塑造。更何況我并不指望將柴堆鎮打造成一個多么繁華的大都會。”

“你并不打算掌控火舞城,卻要將勢力擴張到黑巖行省,甚至借助我們軍團,將內勒姆的勢力瓦解拔除……我很好奇,你與你背后的勢力,是打算將派誰來管理這么大一片地域?”芬拜倫問道。

玄微子直視著芬拜倫說道:“我已經找到合適人選了。”

芬拜倫聞言愣了愣,臉色微變,隨后當面呵斥道:“開什么玩笑?!你以為我會向你投降嗎?!”

玄微子捏著下巴說道:“剛才那個吟游詩人你也見識過了吧?他被我用一道名為‘心智魔種’的靈能給扭曲了人格。理論上來說,我也可以對你施展,但被‘心智魔種’同化扭曲的人,人格意識會朝著什么方向發展,并不完全由我所掌握,而且不一定都會是產生正面的成長,搞不好會變成弱智……呵,說這么多,我就是希望你能夠歸順,我能夠讓你成為火舞城的總督,讓你在此地實現自己的理想。”

芬拜倫聽到這話不寒而栗,他雖然也聽說過有人被惑控法師編造記憶后完全變了心性的事例,但那畢竟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真的被“心智魔種”改造了,那或許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

“自我”的消亡,往往比起肉體生命的腐朽,讓人更為恐懼。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也該給我一個答復了。”玄微子一直讓恒益子觀察著城外戰況。

芬拜倫也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實際上從剛才起,他手邊的傳訊奇物就一直有短訊傳來,但玄微子身上散發著的絲絲寒意,讓他根本不敢伸手去觸碰,仿佛下一瞬間就要身首異處。

“我投降了,你打算怎么處置弗斯曼軍團長。”芬拜倫問道。

玄微子說道:“自然是死路一條了,我怎么還會給你留后路呢?”

“那我要是不投降呢?”芬拜倫臉色發沉地問道。

“你死,弗斯曼也一樣要死。”玄微子坦然答道。

芬拜倫深深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像被抽空了所有力量,眼看就要坐倒在血泊之中。

可此時一道黑光忽地閃過,一旁的沃夫剛喊了半聲,眼里都沒看清楚發生了什么,玄微子周身劍意迸發,一瞬之間,銀輝掃庭、寒芒亂目,芬拜倫的身體被接連幾道劍光截過,當場熱血三尺、支離破碎。

“愚昧。”玄微子面無表情,在他面前三尺之外,有一柄制作華美的精金短劍懸停不動,劍身上充盈著陰毒的負能量,應該是被附魔了十分毒辣的死靈法術效果。玄微子還感應到一絲烈性毒藥附著在刃口,保證劃破油皮就能讓人中毒。

芬拜倫垂死掙扎沒有施展法術,而是扔出這柄想必造價不菲的淬毒附魔精金短劍,他的斷手則是抓住了小鐵盒模樣的傳訊奇物。

可惜芬拜倫心中升起念頭之時,玄微子便有所感應,更何況他又怎會毫無準備地與之交談?

“醫師,看來人家不接受你的好意啊。”沃夫松開了握住斧柄的手,他目光掃向被劍光斬成碎尸的芬拜倫,臨死仍然試圖與外界聯系。

“無所謂。本來我也不指望能夠勸降得了。”玄微子說道:“這種人不是能靠說辭就能動搖心智的,而我想要的,并不是一個被法術惑控操縱的人……走吧,內勒姆那邊應該需要我們的支援了。”

一支由奧秘騎士組成的突擊隊,依靠“飛行術”、“加速術”快速逼近,從側翼攻擊忙于填裝的破城重弩,三下五除二解決掉旁邊守衛的士兵,接連控制住幾臺破城重弩,稍加調試便朝著背靠自己的軍隊陣列發射,炸得尸體橫飛,在人群中撕出一條條血線。

“父親!我們的破城重弩被控制住了!”

內勒姆聽到這個消息,朝旁邊一名高等法師說道:“你掩護我!”

言畢就取出一根白金色澤、鑲金嵌鉆的長桿卷軸,扯動展開,伴隨咒語聲回蕩方圓空間,在內勒姆面前出現幾條經緯線組成的立體魔法陣,刺眼光芒閃爍間,內勒姆又聽見一聲慘叫,不禁回頭看了一眼。

只見自己唯一一名摸到六階奧術層次的兒子,此刻竟然被弗斯曼扣住咽喉,手持火焰法師之劍,刺穿了他的胸膛,滾滾青煙從胸背焦黑傷口冒出,眼看是徹底救不活了。

“內勒姆,你可要再快一些啊。”弗斯曼在半空中傳來聲音,抬手甩下尸體,“你的兒子們已經被我殺得差不多了,要是還想留下一兩個后代,你或許應該趁早逃跑!”

內勒姆強忍悲痛念完咒語,魔法陣中出現兩尊刀鋒魔像。這種魔像就像是一尊精金鑄造的骷髏架子,靜默之時,十八片精金長鐮收攏抱合。一旦啟動,下方八根細長如同蜘蛛的長腿支撐起軀體,能夠朝各個方向快速移動,輕輕一躍就能跳出七八十尺的距離。

更別說十八片精金長鐮像是螺旋槳一樣旋轉斬殺,是近戰中的王者,哪怕是高等戰士、身披精金板甲,也能被一輪旋轉刀鋒剁成肉醬!

內勒姆讓兩尊刀鋒魔像跟蜘蛛一樣蹦去支援,將奧秘騎士組成的突擊隊擋下來,激戰不休。而他本人則又掏出另一根通體冰藍的卷軸,光是蒙皮就用上了極為名貴的寶石塵晶織物,肉眼可見泛動著沁人心脾的霜凍靈光。

“父親、救命!快救救我!”內勒姆就聽得耳邊再次傳來呼叫聲,這回是一名女兒,內勒姆還有依稀印象,自己因為太久沒見過這個女兒,在酒水里下迷藥、把她搞上了床,要不是看見她帶著自己送給情婦的項鏈,恐怕就要發生一樁父女亂倫的事情了。

這名女兒奧術成就不高,但內勒姆很疼愛她,舍不得讓她嫁給普通的有錢人,沒想到如今竟然落入弗斯曼手上,還被他一腳踩到在地。

“給我留住弗斯曼,別讓他逃脫了!”內勒姆不再猶豫,心下發狠,朝掩護自己的那名高等法師說道。

那位高等法師也是嚇了一跳,但戰況緊急,哪里容得半分遲疑,手勢一劃一舉,隨著咒語聲落,弗斯曼周圍出現大片又黑又粗、堅韌非常的“黑觸手”,連同內勒姆的女兒,一同纏卷包覆起來,幾乎看不見兩人身影了。黑觸手不斷向內擠壓,公牛健馬都能被輕松勒死。

轟然一聲,大片黑觸手被“高等爆炎術”直接由內而外炸碎,條條殘斷觸須飛脫,像是章魚觸須似的,本能蠕動幾下,轉眼消融不見。

“你們就只有這點本事嗎?”

弗斯曼腳踏焦尸,剛要放聲大笑,周圍地面就被一片陰影籠罩,抬頭一看,居然有一座半徑達到六十尺的巨型尖底冰山,以天崩之勢飛隕落下!

冰山墜地、四野皆震,一時間漫天玉碎、地似浪動。墜地冰山崩裂的同時,向四面八方飛濺出犀象一般巨大的碎冰塊,每一塊都堪比投石機發射的巨型石彈,不分敵我地將砸向周圍人群。周圍地面因為霜凍之力頃刻鋪白不說,劇烈的震動足可以將身形穩健的塔盾衛兵掀翻在地。

火舞城外的戰場沉寂片刻,無論是哪一方,都被這驚世駭俗的奧術威能所震懾。光是飛濺而出的碎冰塊,就將半空中一些不及閃避的法師當場砸得身爛頭碎,更別提軍團長弗斯曼被這么一座上下超過百尺的巨大冰山迎頭撞擊,撞完之后還有五六十尺高的半座冰山壓在上面!

而在高等法師施展“彈力法球”保護下的內勒姆,看著手里漸漸消散為法術灰燼的“冰山撞擊”卷軸,他強忍淚水,口干舌燥地喘息起來。

雖說一舉擊敗了弗斯曼,但這份卷軸可是他花了大錢從雅爾諾德王國的宮廷法師那里買來,本來也是足可以實現一擊殲滅數百敵方軍隊的利器,沒想到要專門對付弗斯曼一個人,而且還賠上了自己一個女兒,實在是心疼、肉疼啊

但不這樣,內勒姆還真覺得沒有好辦法了,弗斯曼雖然被“廣域次元鎖”干擾、無法傳送,但奧能鎧甲在身,他的飛行速度已經堪比射出的弩矢,各種抗力與豁免又高得不像話,只能依靠最簡單純粹的力量打擊。

然而笨拙的魔像根本不足以撼動如今身披奧能鎧甲的弗斯曼,搞不好被種種魔法加持的他,還真的能夠魔像拼一拼力量。

“還好,法師永遠會有辦法,就算你是‘炎魔之子’……”

屹立在地的高聳冰山發出崩裂聲響,藍白色的冰山內中,一團火光冉冉升騰,伴隨分山裂石的碎裂聲,整座冰山再度爆碎。只不過這一回沒有冰塊傷人的情形,極致的高溫將冰塊在飛射半途化為蒸騰白氣。

而在能將野豬蒸烤熟透的滾滾白氣中,一道身影、步伐略顯沉重地走了出來,嘩啦嘩啦的甲片摩擦聲,粗重如獅的喘息聲,以及一道震天撼地的咆哮聲:

“內——勒——姆——”

烈火燎天,弗斯曼一腳踏出,炎流吹散蒸騰白氣。盡管此刻奧能鎧甲破碎過半,赤裸的上半身多處傷創,“炎魔之子”豪橫更熾,完全不像是一名法師,抬臂掄拳。

經過“奧能置換”而擁有解離效果的火焰覆蓋手臂,弗斯曼足乘火浪飛身而起,隨即一拳砸落,直接將保護著內勒姆和另一位高等法師的“彈力法球”轟碎!

吃驚得嘴巴大張的內勒姆腦中空白一瞬,而他身旁那位高等法師更是不管不顧,嚇得轉身逃跑,完全沒有施法者的聰慧冷靜。狼狽之余還踩到了自己的法師袍下擺,當場摔倒在地,眼珠子磕在一塊尖石上,貫入顱內,滑稽喜劇般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內勒姆立刻反應過來,正要瞬發一道傳送法術,卻驚覺自己仍處于“廣域次元鎖”范圍內。

而弗斯曼則一步搶上前來,一記裹著熊熊烈焰的上鉤拳,直接轟在內勒姆的下巴,就算有恒定的“魔法排斥術”護身,卻擋不住由奧能生成的火焰。哪怕依靠“火焰免疫”與“高等法師護甲”,抵消了絕大部分傷害,內勒姆還是被砸得頭昏眼花、牙齒磕碎,疼得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弗斯曼一記左勾拳打得內勒姆眼冒金星,一記右勾拳轟得內勒姆口水潑灑。弗斯曼像是擂臺上的拳擊手,拿著內勒姆當沙袋,或是勾住后頸提膝猛撞,或是側身鞭腿將內勒姆掃倒。

“就這樣?!”弗斯曼揪住內勒姆的頭發咆哮質問,把他的頭一遍遍往地面上砸,撞出一圈淺坑。

而當弗斯曼正準備發泄這段日子以來的內心憋悶,卻驚覺一陣直達靈魂的寒意!

弗斯曼動作停下,望向城墻上空,一道模糊身影朝自己扔來了一個圓滾滾的事物。

弗斯曼放開內勒姆,本能地向后連連避讓。那個圓滾滾事物好像有靈性一樣,掉落在地還一直追著弗斯曼滾動,直到滾動停下,弗斯曼這才看清楚——那是芬拜倫死不瞑目的頭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方外志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