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目錄 >> 第十九章 雪花樓

第十九章 雪花樓

作者:迦太基的失落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迦太基的失落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九龍奪嫡開始 第十九章 雪花樓

就這樣,本來的破案環節,進入了發大財環節。

李牧是縣太爺,是一把手占據大頭;趙彌是縣丞,是二把手,又是次之。他們吃肉,下面的小弟喝湯。

于是,短短兩年不到,一千兩黃金,十六萬白銀到手了。

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

古人還是說的有些輕了。

當然了,李牧可以拒絕,只是以后,只能活在真空當中了。

做官當為張居正,莫為海青天。

“兇手到底是誰?”李牧思索著,隱約有一絲線索。

次日,李牧離開縣衙,離去的時刻,獨自一人,沒有衙役相隨,走在大街上,很是隨意。走著走著,到了雪花樓。

雪花樓,是鄞縣的最大青樓。

在這里誕生諸多出色名妓,還有一些名妓,陸續從良。那里有需求,那里就有生產。

大約是八九點的時刻,雪花樓還沒有開張,里面的姑娘們正在睡覺著,很多青樓的姑娘,都是夜貓子,晚上活動,白天睡覺。只有幾個小廝在清理掃地,正在清掃走著。很快,見到了李牧。

“拜見大老爺!”

“拜見父母大人!”

“拜見青天!”

幾個小廝上前打著招呼,誠惶誠恐,身體在發抖。

沒有什么裝逼打臉情節,這位大老爺在鄞縣已經一年多了,小廝們都是認得,沒有裝逼的空間可言。

“媽媽,大老爺來了!”

一個小廝叫道,快速去叫人了。

幾個小廝招呼著,李牧端坐在椅子上,品著茶水。

片刻之后,一個風韻猶存的女子出現,大約是三十多歲,已經有些年老了,唯有裝扮上,才讓變她得迷人起來。

“妾身,拜見青天!!”

老鴇上前道:“青天需要那位姑娘招待!是牡丹姑娘,還是海棠姑娘,還是荷花姑娘,還是芍藥姑娘。青天是探花郎,入我雪花樓,不求分文,只求留下詩篇。這里的姑娘隨意挑,可以龍戲雙鳳,可以三才歸一,可四季同歸,五龍朝鳳,牛牛吉祥,七星高照,八八順心,還是九九歸一,十全十美!”

很快,本來安靜的庭院,頓時喧鬧起來,走出了一個個女子,美色怡人,或是端莊,或是文雅,或是風情,或是內魅,各種各樣的美女交替錯落,盡數出現了,看著李牧眼中閃動著征服的欲望。

男人,想要征服那些出色的美女,上等的佳人;可美女,也想要征服那些一等一的奇男子。

這時,一陣香氣襲人,一個美女迎面而來,一身白色薄紗褶裙掩飾不住她那飽滿誘人的身材,在一條白色繡大紅牡丹花的抹胸束縛下更是迷人,嫩在一身白色的映襯下更顯白皙迷人。

這女子剛剛出現,就是鶴立雞群,站在眾美女當中,好似明月在群星當中升起,奪走了眾人的眼神。

李牧看著,微微失神。

美女上前道:“小女子白牡丹,拜見探花郎!探花郎,若是有閑暇,可到小女子房間當中,敘說一二。”

說著,巧笑嫣然,白嫩的玉手輕掩櫻唇,狐媚妖嬈,真是一絕代美佳人。

這時,又是走出一位絕色佳人,看年紀不過二十三四歲,一身粉紅色的綢質薄杉罩在她高挑修長的玉體之上,完美的身材盡在我眼前,挺拔的身軀,還有盈盈一握的腰肢,頭插一彎光滑如玉的碧玉鳳釵,一走上面下垂的幾個銀球四下亂轉,盤起的秀發襯托出一張粉面桃花,櫻唇秀鼻,星眸點點,嫩白的肌膚吹彈可破,精致的五官毫無一絲瑕疵。腳踏著一雙粉面繡金菊花的香軟鞋飄飄走來,好似九天仙女下凡。

李牧心神起伏,感覺到身軀一陣燥熱。

絕色佳人道:“小女子海棠,拜見青天。姐姐不夠意思,父母大人第一次登門,豈能姐姐獨占,不如讓小妹,也到姐姐那里去。”

老鴇上前道:“探花郎可滿意!只可惜,芍藥姑娘,荷花姑娘,剛剛離去,一個到了寧波,一個到了蘇州。不然探花郎,定然能領略四位姑娘的風采。牡丹姑娘,善于音樂;海棠姑娘善于詩詞。”

李牧點點頭。

老鴇道:“兩位姑娘,不屬于我雪花樓,只是暫居于此。她們皆是處子之身,在江南也有名氣,若是才略一般,縱然是知府,侯爺之流,也未必能讓兩位姑娘見上一面。”

白牡丹道:“傳說,大人為探花郎的時刻,曾經在京城做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此詩,小妹為之傾倒。只是探花郎,莫要因小妹主動送上,就是有輕慢之心!”

李牧微微皺眉。

在京城,高中探花的時刻,李牧曾經寫過這首詩。

只是沒有想到,傳到了江南。

李牧道:“這個自然!”

海棠道:“那請大人做詩一首,小妹和姐姐愿意相伴一二!”

其他女子也是上前起哄著,李牧四周觀察著,卻是未能找到四姨娘的蹤跡。不是說,四姨娘雪花樓出生,后來成為錢舉人的小妾。錢家滅門后,四姨娘回到雪花樓嗎?為何不在這里。

李牧道:“牡丹,海棠,荷花……有了……”

有逼不裝,妄為探花郎。

李牧道:“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昔圣人獨愛菊,因其為花中君子。自盛世以來,世人甚愛牡丹,牡丹花之富貴。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說完之后,李牧道:“咳咳咳,這不是詩,可惜了!”

做做詩,變成寫文了。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白牡丹微微笑道:“此文有其魂!”

海棠道:“此文若是送給荷花姐姐,倒是最好,只可惜,她不在。我們只是陪襯”

又是交談了片刻,李牧道:“本官為了錢家案子而來,據說錢家四姨娘,回到了雪花樓。不知道她在何處?”

頓時,本來喧鬧的四方,一片寂靜。

白牡丹道:“她本是可憐人,本來從良,嫁給錢家,生下子嗣,老了算是有依靠。可錢家滅了,只能再次回到青樓。如今,還念著昔日的情分,為錢家老爺守孝,現在不接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九龍奪嫡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1.427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