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目錄 >> 第十二章 這條小魚在乎

第十二章 這條小魚在乎

作者:迦太基的失落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迦太基的失落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九龍奪嫡開始 第十二章 這條小魚在乎

到了監獄當中,李牧第一次見到兇手,孫嘉晨。

“拜見大老爺!”

孫嘉晨道,身軀有些顫抖,似乎有些體虛。

李牧道:“可是上刑了?”

“是!”趙彌道:“不上刑具,豈會招認!”

李牧想說文明執法,可想想還是算了吧。

從奴隸社會的腳鐐,到了滿清十大酷刑,到了后世美國佬虐待戰俘,人類漫長的時間,都在想著如何殺死同類,或是馴化同類。

“大人,換個地方審訊吧!”趙彌說道。

“不必了,這里就不錯!”李牧道,“給我搬一把椅子!”

監獄當中,空氣污濁,又是環境黑暗,在這樣的環境下,給人嚴重的心理壓力,待久了心理會崩潰。

李牧端坐在椅子上,孫嘉晨跪在地上。

“說吧,為什么要殺錢舉人?”李牧問道。

“當年,我的三百畝地在清水河上游,而錢舉人在的五百畝地在下游。上次為了爭水,我們打了一架;雪月樓出現了一位名妓,我和錢舉人彼此爭搶,最后錢舉人搶下了,成了他的小妾!”

孫嘉晨說著昔日的恩怨,還有各種糾葛。

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情。

李牧問道:“在什么地方買的砒霜?”

孫嘉晨道:“我們家有藥鋪,藥鋪當中有砒霜!”

“買了多少斤?”李牧問道。

“大約是三斤,不對是一斤!”孫嘉晨道。

李牧取出毒針,上前道:“上面可是沾染了砒霜?”

“是!”孫嘉晨道。

“可這不是砒霜,而是蓖麻毒!”李牧道:“說話要老實!”

“對,這是蓖麻毒!”孫嘉晨立刻改口道。

李牧又是道:“可是你親自上門,殺害的錢舉人!”

“是,那一夜,我翻墻過去,然后在里面吹了迷煙,然后用毒針,刺穿了錢舉人的喉嚨!”孫嘉晨說道。

“可錢家的墻壁,至少有三米高,你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能翻墻過去嗎?”李牧再次問道。

“我記錯了,是我雇傭殺手,殺死了錢舉人!”孫嘉晨立刻改口道。

李牧又是連續問了幾個問題,結果不是前言不搭后語,就是漏洞百出,李牧聽著連連搖頭,“上前脫掉他的衣服!”

幾個衙役上前,脫掉他身上的外衣,果然上面有一道道傷痕,遭受了行刑逼供,于是孫嘉晨認命了。

上面說什么,他就點頭。

李牧看向了趙彌,神色冷漠。

揮揮手,孫嘉晨被押下去。

趙彌道:“認證物證俱全,證據齊全!”

李牧道:“曾經有一個案子,一個富翁家財萬貫,卻是入室搶劫,搶劫一個百姓三兩銀子,本來是漏洞百出,證據不足,可在某些人操作之下,硬生生變成了鐵案!那個富翁被流放邊關,上萬家財被抄去!”

“還有一個少女,被奸淫而死,結果一個秀才被指認為兇手,本來是證據不足,可在縣令的操作下,三木之下,何求無證據!于是本來沒有證據,變成了鐵證!”

趙彌沉默了,說道:“縣尊大人,豬養肥了,也該殺了。不然修橋補路的錢財何在,修建學堂的錢財何在?”

李牧道:“可也不能這樣!”

趙彌道:“這個案子,太難查了。我查了很久,也沒有找到真正的兇手,可能再查一段時間,也找不到兇手。若是查不到兇手,必然會成為大人履歷上的污點。孫嘉晨與錢舉人有仇恨,據說靠著上任知府,可上任知府離去,正是靠山空缺的時刻,也該下手了!”

“正好用他頂雷!一來大人,可以借此破案;二來,可以借此殺豬,有錢財辦事情;三來,可威懾地方勢力。”

“至于這是不是有冤屈,上官們不在乎,他們只需要地方穩定;下面的百姓也不在乎,他們只需要知道兇手繩之以法。即便是幾十年后,有清官為其平,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李牧道:“人命大于天,為了前程,冤死一個好人,心中難安!”

趙彌上前道:“縣尊大人,人命真的不值錢。每年,因為饑餓,吃不飽飯,餓死的百姓成千上萬;每年冬天,因為缺少御寒之物,百姓凍死在外面無計其數。還有很多家庭,養不起女兒,直接溺嬰。還有很多小孩子,失去父母,落在老乞丐手中,直接被打斷腿,或是直接戳瞎眼睛,到了街邊乞討,若是銀兩不夠,會被毒打,乃至是殺死!人命大于天,只是陛下之言。可事實中,草民草民,命如草芥!”

李牧沉默了,三觀在在沖刷著。

許久后開口道:“可能你說的對……可這不是漠視生命的理由。海水退潮后,沙灘的水洼里有成百上千的小魚被困,一個小男孩撿起小魚,把它們扔回大海。有人說:“孩子,這水洼里小魚成百上千條,你救不過來的。”

“小男孩說:“我知道。”

“那你為什么還要去救?誰在乎?”

“孩子一邊撿魚一邊回答:“這條小魚在乎!這條也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

李牧眼中閃過著明亮之光:“可能我無法拯救眾生,不能改變世界,可我能改變自己,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改變身邊的一切。尊敬每個生命,哪怕只是卑微的草芥,也有生存的權利!”

趙彌也是沉默了,上前道:“大人高義。大人,雖為縣令,卻有圣人之心!”

…………

走出了牢房,李牧又是回到縣衙當中,翻看著卷宗。

錢舉人的命案,已經陷入關卡當中,怪不得縣丞趙彌如此作為。

有很多案件告破了,可也有很多案件沒有告破。若是上面來一個限期破案,說不得某些人為了破案,直接制造冤假錯案。

人性是不可靠的,君不見后世寧可相信攝像頭,也不相信某些人。

李牧正在翻看著卷宗,忽然聽到腳步聲傳來,一個白衣女子走了進來,很是陌生。

“你是誰?”

李牧問道。

白衣女子不回答,繼續前進著。

李牧心中緊張,不會是風雨樓殺手殺來了吧!

“你是誰?”

李牧問道,就要拔出一旁的寶劍,忽然想到他根本不會劍術,不由的手心冒汗。

白衣女子依舊不回答,而是上前,走到距離李牧半米的時刻,忽然跪倒在地上:“民女孫夢兮,拜見父母官大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九龍奪嫡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73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