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目錄 >> 第四章 再出命案

第四章 再出命案

作者:迦太基的失落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迦太基的失落 | 從九龍奪嫡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九龍奪嫡開始 第四章 再出命案

嘩啦啦!

李牧的心中下著大雨,道:“可是有命案發生?”

衙役上前道:“錢家秀才的老父親,老舉人夫婦死在家中了,至于理由不明!錢秀才送上了狀書……”

李牧到大堂,遇到錢秀才。

錢秀才道:“縣尊大人,今天新來,小生前往后院為父母請安,打開門的時刻,父親母親已經死在床上。求縣尊大人,找出兇手,為老父母雪恨!”

接過狀子,李牧大致看了幾眼,然后說:“走,我們去案發現場!”

縣令李牧、縣丞趙彌,還有幾個衙役,仵作跟隨者紛紛前往案發現場。

錢秀才的是父親,是舉人出生,家中頗有家資,只是此刻家中眾人卻是惶恐不安,在后院的房間當中,錢舉人的父親,母親躺在床上,似乎在沉睡一般。仵作上前檢查著,片刻后:“大老爺,錢舉人是中毒而亡,銀針變黑了。兇器是飛針!飛針刺中了心臟而亡!”

“錢舉人,是被謀財而亡!”

李牧沉默不嚴,依舊是穿上白衣,帶上耳罩,帶上手套等,進入尸檢環節。

尸檢,要仔細。

不放過蛛絲馬跡。

很多奇案,都是仵作檢查不仔細造成。結果,本來簡單的問題變得復雜無比。

就好似著名的雙釘案,看似玄奇,其實就是仵作檢查不仔細,腦袋上有一個釘子,都是沒有檢查出來。仵作的眼睛,一定是長在**上了。

然后取出放大鏡,仔細的觀察著每一寸皮膚,尋找著每一寸傷口。

放大鏡,是根據前世的化學知識制造出來的,很是粗糙,簡陋,可至少能用了。

仔細檢查著一些要害位置,翻開尸體的眼皮看了一下,又是摸著喉嚨感知一下,觀察著四周,房屋很是凌亂,在柜子被打開,一些衣物很亂,還有幾張房契,地契等,隨意丟在地上。又是在紙窗戶上,看到一個窟窿。

“趙兄,你怎么看?”李牧問道。

趙彌道:“黑夜當中,有飛賊夜入錢家,吹破窗戶紙,在窗戶紙上,扎開一個小洞,用迷香將錢舉人夫妻迷暈了,然后入室殺人,并搶走財務。當通緝附近的飛賊,看哪一個最近暴富了!”

李牧閉上眼睛,思索著,許久后睜開眼睛道:“不對!”

趙彌皺眉道:“為何不對?”

“飛賊只是為了求財,沒有必要殺人!”李牧睜開眼睛:“第一,飛賊已經用迷香,迷暈了錢舉人夫妻,只需要進入里面,搶劫財物便可,然后直接離去,沒有必要殺人。畢竟一個是劫財案件,一個是殺人案件,沒有必要為自己惹麻煩!第二,錢舉人夫妻,不是被飛針毒殺。剛才我摸了一下,錢舉人夫妻的喉嚨是斷裂的。飛針上有毒,可也僅僅是飛針上有毒,剛才用銀針扎了幾下,其他位置無毒!”

“若是錢舉人夫妻,是中毒而亡,毒素會擴張到全身,銀針是黑的;可若是錢舉人父親,是在死后,扎上毒針,毒素不會擴張到全身!”

“當然了,這不是最大的破綻,最大的破綻……”

說到這里,李牧卡住了。

眾人眼巴巴看著。

李牧頓了一下:“你們看地上的鞋子!”

趙彌看向地上鞋子,地上鞋兩雙,一個男鞋,一個女鞋。

趙彌看著地上的鞋子,似乎有領悟道:“鞋子擺放的位置不對!”

李牧道:“一般而言,我們會坐在床上,脫下鞋子,鞋根放在里面,這是生活習慣。同樣,下地也會方便一些。可現在,鞋跟放在外面,不符合人的生活習慣!”

一旁的錢秀才道:“可能我父親,急著上床,沒有坐下,直接上床,鞋子擺放不對,也是正常的!”

李牧沒有反駁,反倒是點頭道:“說的很對,有這個可能。畢竟有些人喜歡用手脫鞋,有些人直接腳踩著鞋子,用腳脫鞋,隨意擺放也是正常的……可錢舉人是舉人,是讀書人最講究規矩的,這些無禮行為,根本不會去做!”

錢秀才想要說什么,卻是沉默了。

李牧又是道:“你們不覺得房間當中,少了什么嗎?”

“少了什么?”趙彌思索著,上下觀察著,可還是找不出什么。

李牧道:“錢舉人是讀書人,讀書人最喜歡看書了,在床頭放下一本書,或是賬本。很多讀書人,在睡覺前,不翻看幾下書,根本睡不著。可錢舉人床頭,卻是缺少一本書,或是賬本!”

“還有呢?”趙彌問道。

“咳咳咳!”李牧咳嗽了一聲道:“本縣也只能看到這么多了!由此可斷定,飛賊劫財殺人,只是兇手偽裝而成。兇手,是他殺,最大可能是仇殺!錢舉人可有什么仇人!”

錢秀才道:“家父,一向樂善好施,人品極好,從來不與人紅臉,對奴仆也很客氣,也沒有什么大仇人!”

李牧又是詢問了幾句,結果,也沒有問出什么結果。

半個時辰后,李牧離去了。

回去的路上,趙彌才思索著案情。

“兇手到底是誰?”趙彌問道:“錢舉人,人品很好,這么會有人對他下手?”

“我也不知!”李牧道:“線索太少了。”

“仇殺,到底是誰?”趙彌問道。

“這個不好說!”李牧道:“命案,一般分為情殺,仇殺,財殺,意外殺,誤殺等等。在沒有案情結局的時刻,很難知道真相,即便到了案情結局的時刻,也未必能找到真相……這年頭破案,一個是靠縝密之下,尋找線索,嚴密推理;一個是靠運氣,意外發現;一個是敵人露出破綻!”

狄胖胖真的破案如神嗎,根本不是!主要是他的對手太腦殘了,不斷想要掩飾什么,結果做得越多,越是破綻多,狄胖胖獲得線索越多,最后把自己坑死了。

面對狄胖胖,上策是遠遠躲開,中策就是少做,下策是多方掩飾。

趙彌道:“那接下來,如何破案?”

李牧道:“多多了解錢舉人的愛好,還有人際交往,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殺,只要兇手活著,就會在世間留下痕跡,就有抓住的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九龍奪嫡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