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  目錄 >> 第309章 誤好事

第309章 誤好事

作者:怪誕的表哥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怪誕的表哥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309章 誤好事

等物件收拾停當,又在外面掛了一個奇奇怪怪的“纓府”牌匾之后,唐芊芊與纓兒便算是喬遷新居了。

為了以后幽會方便,這邊也沒添什么下人,陶文君安排了兩個信得過的粗使婆子,再就是花枝和刀子兩個懶丫頭。

但搬過來之后,確實是讓人覺得自在許多。

比如,王笑為了給她們慶祝,親自下廚弄了幾道小菜;比如,唐芊芊在他下廚時,從背后摟了摟他的腰;又比如,纓兒也有樣學樣地摟了摟他……

三人也因此很快就感受到了新居的樂趣。

做完飯,王笑頗為熱情地招呼花枝與刀子一起吃,花枝也不客氣……拿了他身上的碎銀便帶著刀子出去下館子。

三人便享受了一頓很是‘舉案齊眉’的晚餐。

桌上三盤家常小菜,一壺桂花甜酒。

燭光下,兩張嬌顏玉貌,各有風情。

今夜淳寧不在,王笑便不打算再回公主府了。

但,三人行,難免要有人落單。這著實讓他有些為難。

過了一會,唐芊芊與纓兒分別都夾了菜在他碗里。

王笑便借著碗里這兩樣菜,若有所思地沉吟道:“知道嗎?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則是‘都要’。”

唐芊芊抿嘴一笑,風情萬種地白了他一眼。

纓兒卻是一臉迷茫,問道:“少爺為何說這個哦?”

“就是忽然想到了。”王笑應道。

他略一思索,便已將此事看得十分通透——纓兒身輕體柔、巧乖聽話,此中關鍵,還是得看芊芊的態度。

于是,他便看著唐芊芊,目光略帶問詢之意。

唐芊芊自然明白他是何意,她便低著頭抿了一口桂花酒,極有些嫻靜。

桌下,她的繡鞋卻已在王笑腳上輕輕踩了一下。

王笑登時心中大樂。

可惜,他才來得及高興了一會。飯還未用完,陶文君又勿勿趕了過來,面色并不好。

“笑兒速回王家吧,有官員來找……”

穿過暗道,王笑整理好衣衫,便施施然到王家前廳見客。

只見一個身穿紅色官袍的青年男子正端坐在客座上與王珍、王珠說話。

來人卻是溫容信。

廳中的三個男子臉上都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虛偽的氣氛。

“駙馬。”

“溫大人。”王笑回了一禮,笑道:“用過飯了嗎?”

溫容信便實話回答道:“還未。”

“你看,你踩著飯點就過來。”王笑道,“那給溫大人也備一桌飯菜?”

——你耽誤我吃飯了。

“不必勞煩,下官挨得了餓。”

“溫大人怕是不知道何為餓。”王笑道,“一餐兩餐晚些吃不要緊,啃樹皮、甚至連樹皮都沒得啃了,那才叫餓。”

溫容信道:“駙馬不必拿話壓下官,下官今日來是來公辦的。”

“哦?”

“駙馬涉嫌瑞王被害一案,請隨下官回大理寺一趟,回幾句話。”

一句話說完,王家兄弟三人對視了一眼,面色微異。

“瑞王死了?”

溫容信道:“不錯,駙馬離開宗人府不久瑞王便薨了。”

王笑道:“你該知道的,此事非我所為。”

“下官是大理寺的官,凡事依楚律行事。”溫容信道:“還請駙馬隨下官回大理寺一趟。”

王笑轉頭看了兩個兄長一眼,微微點了點頭表示無妨。

“好。”

“駙馬請。”

門外站著四個官差、一個溫容信的長隨,并未有別人。

“只帶這些人,你不怕我拒捕?”

溫容信道:“下官知道駙馬不會的。”

他引著王笑上了馬車,兩人分別坐定,方才接著道:“大家在朝中各有規劃,事情皆到了關鍵時刻,這種時候,駙馬也不想出亂子。”

王笑便微微笑了笑,問道:“治疫之事,定下來否?”

溫容信道:“如你所愿,陛下明日便會下詔冊封四皇子為齊王,主理此事。”

“哦?怎么不是太子?”

溫容信瞥了他一眼,輕哂道:“明人不說暗話。駙馬提出讓太子出面,本意就是要促成現在這個結果。我們想奉太子南巡,而左經綸一直在暗中支持四皇子。你這一手,一邊逼著我們甩掉治疫這個麻煩,一方面又讓錢承運、左經綸推舉四皇子。如今水到渠成,又何必再嘲諷太子?”

王笑輕輕一笑。

溫容信嘆道:“你這是陽謀,最妥當的結果便是如此。東宮從此事中抽脫出來,左經綸擁著四皇子得了王爵。我不明白的是……你能得到什么?四皇子,不對,該改口稱‘齊王殿下’了,你要的是他的信任不成?”

王笑搖了搖頭,問道:“就是因此,你才誣陷我殺了瑞王。”

“不必用‘誣陷’這樣的詞。”溫容信擺擺手,道:“下官一向秉公辦案,同僚稱我為‘鐵面判官’,駙馬若是清白的自然不會有事。”

王笑不屑地搖了搖頭,問道:“我礙了你們的事嗎?”

“是。”溫容信道:“四皇子早晚要封王,此事本是無妨,但關鍵是此事中的人。你、錢承運、左經綸、四皇子,你們這些人加在一起,是要如何?我楚朝至今日之田地,本該是萬事求穩。太子乃國本,你們是想動搖國本不成?”

“唏,你還會打官腔。”

“下官說的是實在話。”

王笑道:“我不過是無權無職的駙馬,你有本事去動左經綸啊。”

“左經綸可沒殺瑞王。”溫容信笑了笑,又道:“打掉你就夠了,如此局勢便會再次恢復了平衡。”

王笑道:“溫大人高看我了。”

溫容信搖了搖頭,道:“左經綸的目的很明確,削宗藩、均田地、擁立賢君。這些舉措其實遠水解不了近渴。他那個人,首輔大人早看透了。你不同,我們看不透你……”

溫容信至少有一點說得很對,事情正到關鍵時候,王笑并不敢輕舉妄動。

各方面的準備已然做好。傅青主、秦玄策、張永年……這些人默默籌備了很久,萬事俱備,只等四皇子得了欽差的任命,便可以馬上開始行動起來。

這種時候,王笑若是敢拒捕,鄭黨就可能會以搜捕為名,入京郊產業園,甚至插手錦衣衛。

于是,王笑極是聽話地跟著溫容信進了大理寺。

大理寺連夜提審,以許多人證的口供確定了瑞王死時只有王笑最具備作案的可能。

他于是被體體面面的逮捕歸案。

“這便是溫大人口口聲聲說的秉公辦案?”王笑極是鄙夷地白了溫容信一眼。

——唉,你知道你誤了我今夜多好事嗎?

但總之,在見識過巡捕營大牢、刑部大牢、宗人府監房之后,王笑終于又來到了楚朝的大理寺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