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是靈館館長  >>  目錄 >> 131:八角宮燈

131:八角宮燈

作者:槐館長  分類: 仙俠 | 現代修真 | 槐館長 | 我是靈館館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是靈館館長 131:八角宮燈

窗外,路燈下的滾地龍攀爬的鐵柵欄上,郁郁蔥蔥,燈光中,有小白花綻放,他不知道這個季節開花是不是正常。

“這個燈籠是神廟上掛著的,你這樣拿走會不會有事?”江漁問道。

“神廟內有八卦鏡鎮著,外有明珠照耀,還有次元錨鎖住,出不了事。”隗林差不多可以確定,只要讓那神廟之中保持光明,便不會有危險。

“這個燈籠,大家都看到,你私自拿了,上面會不會有人說?”江漁說道。

“喔!可能會吧,但大概率不會。”隗林道。

江漁不知道,他有一個龍衛的身份,很多東西都是可以直接征用的。

隗林想了一下,說道:“剛才我們出來的時候,門口沒有人,你還是去跟你們局長說一聲吧,而且,可能現在他們正在調查毛小方和那一個小隊的事。你最好去看看,可能會需要你,不要總在我這里,上進一些。”

江漁覺得自己要瘋了,隗林年齡比他小一些,學校的輩份小一屆,可在這里,被隗林這樣老氣橫秋的說著,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隗林多大的輩份呢。

他心中氣憤,默默的離開,決定這個月都不來這里了。

隗林手拿著那個燈籠,手拿之處,有一個提手,

他可以肯定,這個燈籠的光芒,形成了一個域,當他用元神慢慢的寄托其中,慢慢的感受著這燈籠。

慢慢的,燈籠真正的形態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這像是一盞宮燈,有八角,每一個角上都掛著一個銅鈴,底座也是對稱的八角,中間是柱形體里面的光源,并沒有什么燈芯,而是整體形成的一套符紋在發光。

他的元神探入其中,慢慢的沁入,燈籠的光芒涌動,將他本人吞沒,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將自己包裹著,看著鏡子里,他發現鏡中只有光芒,而自己的身影在被紅光包裹著。

細細的體會著這燈籠上那一套法符形成的光域。

隱隱之間,他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一套完整個的規則。

細細感知,體會了許久之后,他的手腕上浮現一根黑色的燃燒鐵鏈,他將那鐵鏈一端穿過宮燈的提手處,打上一個結,然后吐出一口三昧真火開始祭煉鐵鏈,他爭取將這一根介于虛實之間的惡靈騎士的鐵鏈重新祭煉,并且與這個燈籠聯系在一起。

鐵鏈在三昧真火之下,仿佛在扭曲,他直接攝來那一瓶裝著星辰砂的瓶子,將里面的星辰砂倒在這鐵鏈上。

藍色星辰砂散落在鐵鏈上,快速的融入其中。

在這時,隗林心中又動念,想到了結繩之禁,與這個鐵鏈很像,都是扭曲著的,于是,他使之這個鐵鏈再一次的扭曲,拉伸,一道道的結形,但是在結形成之后,看到上面又一個文字快速的形成。

那是一個鎮字。

一字鎮萬法,結繩為禁之法。

從上到下,一直到與燈籠形成的那個結,與燈籠的提手上,那里他花了最多的心思,以三昧真火小心的燒著。

他自己都快忘記了多久,直到天已大亮之時,他的祭煉才算是完成了,當重新祭煉過之后,他覺得這根鐵鏈與自己的元神完美的契合著。

只見那鐵鏈不再是漆黑,黑色上有云霧般的藍色纏繞著,形成扭曲而神秘的花紋。

而在一個個關鏈的結點上,又有一個個古樸的‘鎮’字以各種形態凝刻著。

一直到與那燈相連的地方,那里也已經完美的纏繞在一起,從而,他可以通過鐵鏈直接將元神傳遞到那八角宮燈里。

心中高興,他覺得自己似乎煉成了一件不錯的寶貝,至于作用,還有待驗證和開發。

手提著燈籠,突然朝著二樓暗室的方向揮扔而出,燈籠上的紅光涌動,直接沒入了墻壁,仿佛那墻壁不過是虛影一樣。

二樓暗室之中,突然紅光灑下,一片紅色,一個燈籠從虛空里落下,后面還跟著一根鐵鏈。

八角宮燈落在八仙桌上,后面的泛著藍光的鐵鏈落在桌上,卷成一團,在燈光里泛著藍光。

隗林拍了拍手,心中一動,那鐵鏈像有一只無形的手抓著,揚起,鉆入虛空里,被隗林一把抓在手上,然后便見他一提,暗室之中的燈籠應鏈而起,紅光涌動,穿過天花板,飛向隗林,被他的把提在手上,在身邊晃動著。

“好東西。”隗林心中嘆著。

又將手一揮,那燈籠被拋扔入虛空,穿過天花板,落到二樓暗室的八仙桌上,緊接著是泛著藍黑光華的鐵鏈也落下,卷成一團落在桌上。

隗林先是在陽臺上采食紫氣,從那天他持首席劍,在那些國家使團代表的法術之下,從容采青之后,他的元神又多了幾分精進的感覺。

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想要元神有進步,每天采食紫氣,這是一種日積月累的水磨工夫,另一個方法就是在重大事件之中,自己的心志得到了錘煉。

難怪古人會說,一言一行,皆是修行,隗林心中想著:“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大義,皆發自于心,神之妙,在于心之念意。”

他將自己的這個感悟在一本筆記本上記下來,關于元神法的修行方式,他正在一步步的具體化,一步步的清晰。

一步步的從三樓下來,來到暗室之中,上香。

無論如何,只要在家里,他一定會來上香,這上香不僅是留一絲自己的神氣在這里面,更是對于自己曾在這里留下的承諾表示不曾忘記。

有些事情,不能說光記在心里,記著記著就淡了,就忘記了,只有在生活之中不斷清晰的儀式化,才能夠使之不忘卻。

來到一樓,發現早飯已經做好了,而且份量依然頗多,不像是一個女孩子吃的份量。

于是他順理成章的坐下來,與戴月容一起吃著早上的早餐。

他當然不知道,戴月容因為血脈的原因,食量很大,他吃了,戴月容等會半上午的時候就又來弄吃的。

“這個包子挺好吃的,怎么做的。”隗林吃著這個根本就沒有發起來的包子,無論是里面的肉陷還是外面的皮,都很特別。

戴月容沉默了一下,說道:“用蜂蜜和米酒發的面。”

“哦,難怪沒發起來,不過味道不錯啊。”隗林說道,他說完就起身離開,和以前一樣,吃干抹凈。

“我的血藥已經制作出來了。”戴月容有些急忙的說道。

“哦,挺快的,那你準備現在服藥嗎?”隗林問道。

“我準備一個小時候服藥,你有把握嗎?”戴月容的問話,隗林當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把握還是有些的。”隗林道。

“幾成?”戴月容臉色有些不好,只是隗林不知道為什么覺得,一向冷冷傲傲的戴月容此時的樣子很有意思。

“從沒有做過的事,大概一成吧。”隗林說道。

戴月容臉色瞬間黑下來,她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我為冒著這么大的壓力來你的靈館里,就因為你之前的一句話,你現在居然跟我說只有一成把握?”戴月容仍然是端正的坐在那里,手上捏著筷子的手也已經紅了,臉色潮紅,身上有著火的趨勢。

隗林則是哈哈一笑,說道:“一個小時候后,關上門,上三樓來,讓你感受真正的超凡玄妙。”

戴月容胸堂起伏,看著隗林上去,這才大口的吐氣,抓起一個包子,大口的吃起來,她第一次吃的這么快,然后洗碗,再接著去關上院門,拿起血藥朝著三樓而去。

這是她第二次來三樓。

第一次的時候是那天從下午等到快半夜的,她在這靈館上下都轉了轉,后面就只去過二樓的暗室那里。

一步步的走向三樓,她突然想到古代君王的妃子們,在去侍寢之時的情形。

這個念頭一出,她立即將之朋腦海之中驅除。

為什么要這么想,他隗林可不是什么君王。

就算他是,我也不是他的妃子。

戴月容想著。

一步步往三樓而去,她將心頭欲念壓下,看到隗林坐在那里的樣子,心竟是又砰砰跳了起來。

她暗暗的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告誡自己:“只有入了三階,斬去心中欲念,就不會再有這些胡思亂想了。”

“坐吧。”隗林指著自己面前的沙發說道。

戴月空沒有說什么,她來到隗林的面前,側身坐下,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米色半身裙,很修成,那種淑女之中透著小性感。

隗林也不由的多看了兩眼,這讓戴月容的耳朵都像是火燒一樣,她覺得隗林的眼神就像是碳火,炙身子。

“開始吧。”隗林說道。

“怎么開始。”戴月容說道。

“正常開始,喝下去就是了,你只管放開心神,一心接受那血脈中的一切情緒,不需要有什么包袱,一切有我。”隗林說道。

戴月容不敢多說話,一咬牙,拔開藥瓶,仰頭喝下。

一股馨香下有淡淡的血腥味在味蕾纏繞。

體內的縱火女妖血脈在喝下去的一瞬間,就被激發了出來,她的身上開始浮現虛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是靈館館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