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逆流十八載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金陵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金陵

作者:半緣222  分類: 都市 | 商戰職場 | 半緣222 | 逆流十八載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逆流十八載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金陵

“來,閑話不多說了,我們先發獎金。”

秦林拿起一張名單念道。

“第一個,趙小尹,獎金兩百……”

“啊?”

趙小尹的臉色瞬間拉了下來,跟吃了苦瓜一樣。

其他人哄笑。

“第二個,一號店,李芳,獎金四百……”

“第三個,一號店,郭美,獎金三百……”

絕大多數人的獎金都在三百和四百之間,唯有幾個實習生和趙小尹同學的獎金只有兩百,這惹得她眼看就要哭了,眼睛變得更加水汪汪。

五百的獎金被秦林發給了三號店一個叫齊潔的老員工。

她不僅工作效率高,甚至完美處理了幾個三號店因為方濤不在而出現的問題,同時還積極為公司做宣傳,拉來了好幾個實習生,是秦林重點觀察的店長人選。

接到獎金的時候,那個年紀明顯比其他小姐姐們大幾歲的店員激動地都哭了,其他人也都羨慕地看著她。

要說獎金多那么一兩百塊錢,雖然也挺讓人開心的,但是顯然還沒到讓人感動到哭的地步。

最重要的其實還是那一份榮譽和認可,唯一一份五百塊的獎金,就是她各門店第一的最好的證明!

緊接著是發基礎工資。

這好歹讓趙小尹的心情好了一點,也不在心底偷罵秦林“秦扒皮”、“大魔王”了。

作為經理助理,趙小尹的基礎工資高達一千五,是除了方濤之外,所有人中最高的,讓她鼻子都差點笑歪了,只能說幸好不是整的。

不過其他人雖然羨慕,但是也理解。

誰叫人家長得可愛又好看呢,雖然胸小了點,但說不定老板就好這么一口呢,畢竟他才十八歲,不懂得女人的好。

若是秦林知道了她們此刻內心的想法,一定會大呼冤枉。

“開什么玩笑,誰喜歡趙小尹這種平板電腦了,不是每個女人都是龍座的!”

原本秦林是打算給方濤開個三千塊的高薪的,但是被沉浸在突然間變成半個百萬富翁的方濤堅決拒絕了。

理由就是他也是老板之一,既然是拿分紅的,那么就沒道理還要拿工資。

對此秦林也只能攤攤手表示無奈,反正工資照發,方濤拿不拿隨他。

有一點秦林沒有告訴方濤的是,至少兩年之內,麒麟雞排連鎖的所有收益他都是計劃用來擴張的,秦林壓根就沒打算分一毛錢的紅!

嘿嘿,就不信你方濤兩年不拿錢回家老婆還不造反。

秦林奸笑著,滿懷惡意地看了方濤一眼,讓他瞬間打了個寒顫,“什么情況,為什么總感覺老板好像在算計我?”

晚上九點,送走了興奮地合不攏嘴的諸位店員小姐姐,再三叮囑她們保管好手上的財物之后,秦林和方濤站在門店前的馬路邊上,沉默不語。

夜色談不上昏暗,除了有路燈之外,頭頂明晃晃的滿月同樣能讓人心安。

皎潔,安詳!

寂靜的月色,洗煉著浮躁的生活。

“我怕是等不到鄭大勇的雞排店開業了,后天我就要去金陵,也不知道他店名會叫啥。”

良久,秦林輕笑了一聲,開口道。

“這么快?”

方濤詫異,“這離月底還有好幾天呢,你們沒這么快開學吧?”

“不快了,擱在往年,這時候金陵大學的軍訓都快結束了。”

秦林搖搖頭,臉上帶著無奈,“以前金陵大學都是八月中旬就開始軍訓了,今年還是因為高考改制,所以晚了。”

“那干脆就八月底再開學嘛。”

方濤有些不解,“這金陵大學不早不晚的是個什么意思?”

“本來就是月底開學。”

秦林最終還是沒讓金陵大學不明不白地給自己背鍋,選擇了解釋一下,“只不過我需要提前過去兩天,有些事情需要提前準備。”

“咋?你還打算把店開到金陵不成?”

方濤驚訝道,“我們這連海天市的腳跟都沒站穩呢。”

“你覺得呢?”

秦林笑笑,也不做什么解釋,給方濤留下一個懸念或者說虛無縹緲的目標也挺好。

“你的心可真大。”

方濤下意識地就覺得,這還真有可能是秦林能干出來的事情。

如果說一開始創業的時候,秦林還算穩健的話,那么最近這段時間,特別是這幾天,方濤覺得秦林做事沖勁變得越來越大了。

總感覺他似乎像是被什么追趕或者說在追趕什么一樣,仿佛有著不得不拼命的理由在催促著他奔跑,根本不知道停下來穩一手是什么意思。

一點都不穩健!

這讓方濤在欣慰的同時,還隱隱帶上了一絲擔憂。

老板有沖勁是好事,至少證明了他不是那種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混吃等死的人,公司有這樣的老板掌舵,永遠不會缺乏激情。

但是如果老板太過有沖勁的話,那就有些不妙了。

方濤有點擔心秦林的這種性格,會不會在某個時刻成為公司的定時炸彈,一不小心就要傷到公司甚至是毀了公司。

縱觀古今中外,多少堪稱偉大的公司因為激進而毀于一旦?有的是死于資金鏈斷裂,有的是亡于頭鐵,還有的是干脆就做了先烈,比比皆是。

方濤不擔心秦林提前走一步,他擔心的是秦林領先了好幾步啊!

領先一步的是天才,領先好幾步的,基本上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方濤張了張嘴,糾結了好一會兒,最后還是沒把勸誡的話說出來,他能說什么呢?

至少到目前為止,秦林的決定都是對的,這就足夠了。

“總之,一切小心。”

看著方濤憋了半天才說出這樣一句不上不下的話,秦林好懸沒忍住笑。

真是難為方濤了,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去金陵根本不是打算為麒麟雞排連鎖探路,而是想要提前去跟袁芷聊聊天、逛逛街的話,那他會不會打死自己?

沒錯,袁芷是徹底不打算回海天市了,估計小縣城已經成了她的傷心地。

所以兜兜轉轉之下,她最終還是選擇了生命中呆的時間第二長的地方,以此作為自己新的落腳地。

昨天袁芷就已經跟秦林通過電話了,8月28號,袁芷將飛回金陵。

同時她準備在那邊先租個房子,然后找工作,不回來了。

至于袁芷在小縣城這邊的房子,本來就是要賣給朋友,大部分東西她已經讓自己父母帶回老家去了,剩下的家具之類的大件,全都留給了朋友。

同時袁芷還問了問秦林有沒有什么想要的,他可以直接拿走,反正秦林那次已經厚著臉皮把袁芷家的鑰匙要了一把,他可以隨便開門。

“嘿嘿嘿。”

想到這里,秦林就得意地笑了起來,他才不會告訴袁芷,自己從她家里發現了什么。

“老板這是怎么了?”

方濤看著突然間笑容變得逐漸猥瑣起來的秦林,心底有些發慌。

越來越感覺自己沒勸阻秦林穩一手有些不妙。

“我應該相信老板的,對,相信老板!”

方濤暗中為自己打氣,強迫自己相信秦林不是頭腦發熱犯傻了。

如果秦林此時能知道他的想法,估計得笑破腦袋,“方濤這家伙腦補的能力也太強了吧?”

不過也難怪方濤會這么想。

誰能知道,你以為老板在跟你談生意,其實他無論是想的還是說的,目的都是為了去浪?!

8月25日晚,微風。

“兒子,你確定真的不用我或者你爸陪你去金陵?”

柳蘭一邊為秦林收拾著行囊,一邊不放心地將同一個問題問了第八百遍。

“哎呀,老媽,都說過多少遍了,金陵我又不是沒去過,金陵大學我都進去過好幾次,還需要你跟著我去干嘛?”

秦林像一條咸魚一樣癱倒在床上,生無可戀地一捂額頭。

頭疼。

“你兒子已經十八歲,成年了。”

“十八歲又怎么著了?你沒看人家新聞上講,有的學生都上大學了,還得讓父母跟著幫忙洗衣服呢。”

柳蘭振振有詞。

“那是正面例子嗎?”

秦林無語地問道,“老媽你能不能高看你兒子一眼。”

說著秦林一指自己的臉,“看看你兒子這張臉,帥氣,自信,成熟,穩重,是那種大孩子能比的嗎?”

“哎呀,我那不是就舉個例子嘛,”柳蘭可能也覺得自己說的例子有些不靠譜,強行解釋了一波,“你知道那個意思就好,我那還不是因為擔心你。”

說著,她又自憐自艾起來,“唉,兒子大了,不聽話了。”

看著戲精本精附體的自家老媽,秦林有些想要撞墻的沖動。

什么時候自家那個大大咧咧的老媽如此多愁善感過?

那個在自己六七歲的時候,因為加班,所以就把自己整天整夜扔在家里,絲毫不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拐走的老娘去哪兒了?

參加綜藝節目去了嗎?

你猜我信不信你是真的舍不得我?而不是為了表現你真的舍不得我?

當然秦林不會作死地把這種猜測說出來。

他又不傻!

“我這也不是去了就不回來,您老那么激動干嘛?”

秦林翻了個白眼,“再說了,這不還有國慶嗎?到時候大不了我再回來一趟好了。”

國家從九九年開始,就把國慶定為了法定節假日,到現在已經實施了三年。

“呸呸呸,什么去了就回不來,這孩子就不知道說點好聽的。”

柳蘭氣得一巴掌呼在了秦林的大腿上,“滾到一邊躺著去,占空!我要給你疊衣服。”

秦·不敢吱聲·林乖乖地溜到了床腳,嗯,繼續躺平。

“你說你這么大個人了,怎么還這么懶。”

柳蘭絮絮叨叨地數落著秦林,手上不停,將秦林的衣服拿出來,在床上疊好,然后放進早已準備好的大旅行箱中。

秦林能怎么辦?

聽著唄,以后再想聽都得靠電話了。

莫名地還真有些不舍得。

“噫,我怎么會這么想,誰愛聽老媽嘮叨了。”

秦林狠狠地打了寒顫,“我是不是瘋了才會有這種想法?”

柳蘭嘮嘮叨叨了好一陣子才閉嘴,終于讓秦林從生無可戀的狀態中解脫出來,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

末了,臨出秦林房門之前,柳蘭想了想,還是叮囑了秦林一句,“沒什么事情的話,國慶節還是不要回來了,回來干嘛?路上累不說,還浪費錢,你爸跟我在家好好的,你來了還要給家里添亂。”

這是親媽吧?這一定是親媽!

“知道了。”

秦·被嫌棄·林感受到了凜冬降臨的氣息。

看到老媽終于離開,秦林松了一口氣,再次滾回大床的中央,繼續望著天花板,發呆。

過了好久,他才嘆了口氣,摸出一部嶄新的諾基基(兩千大洋,老媽下血本的),遲疑了一下,還是給葉曼發了條短信,告知自己明天將要去金陵。

這兩天秦林其實一直在猶豫到底聯不聯系葉曼。

自從上次在她家里的事情發生之后,秦林就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葉曼了。

兩人之間的關系瞬間陷入到了尷尬的境地。平心而論,葉曼從未對不起自己,而且在幫助自己方面算得上是盡心盡力,自己應該感激她才對。

但是,她卻又是不折不扣地在算計自己。

說算計也不對,但是任憑哪一個男人,只要不是“不想努力了”的那種,就接受不了一個女人把自己當成提線木偶,甚至當成某個人的替身和備胎來看。

男人的尊嚴不允許秦林向葉曼低頭。

一直糾結到現在,最終秦林還是沒能按捺住內心的沖動,給葉曼發了條短信。

“我這只是正常朋友之間的通知而已,不涉及其他。”

秦林如是安慰自己。

然而一直等到睡覺,對面依舊沒有信息回過來,秦林有些悵然若失,又有些釋然。

“也好……”

早上七點,車站門口。

“兒砸,到了金陵那邊記得給家里打個電話,免得你媽擔心。”

秦為民將秦林送到車站,把大大的行李箱交到秦林手里,同時不忘叮囑道。

“知道了,這我還能沒數?老爸你怎么變得跟老媽一樣嘮叨了?”

秦林心情有些煩躁,不耐煩地回了自家老爸一句。

或許是因為哪怕到現在也沒等到那個回復吧?

“你以為我愛管你啊,還不是你媽叮囑我一定要說的。”

秦為民氣得要揍秦林,感覺自己像是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

“本來還打算給你點私房錢讓你應急用的,現在看來,算了,不給了。”

“別啊!”

秦林聞言,眼神瞬間亮了起來,老爸竟然有私房錢?

那必須得分一份!

“老爸最好了!”

“哼!一點誠意都沒有!”

秦為民哼哼了兩句,最終還是從口袋里掏出五百塊錢,“喏,五百,別說老爸不疼你。如果去了大學之后談朋友了,看電影什么的用得著。”

“你還在長身體的時候,不管怎么著,別動用你媽給的伙食費,吃好一點,錢實在不夠,再給家里打電話,知道不?”

“知道了。”

秦林有些感動,眼睛有些酸酸的,老爸果然還是很關心自己的。

五百塊,按照02年的物價,老爸得攢多久才能攢到?

半年?一年?

“要不,老爸你給我三百吧,你留兩百買煙?”

秦林有些慚愧,不想全都拿走。

“不用。”

秦為民擺擺手,“我還有一點呢,你別擔心我,管好你自己就行。”

緊接著,不待秦林回答,他繼續說道:“你進車站吧,我也該去上班了,小心一點,保管好自己的包。”

“知道了。”

秦林難得的沒有反駁秦為民的話,站在原地看著秦為民騎著自行車的背影走遠。

“噫?老爸怎么沒去給我買橘子?”

秦林搖搖頭,將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甩出腦海,轉過身,準備進站。

然而轉頭的一瞬間,秦林的視線中卻出現了一輛紅色的小寶馬,鮮艷亮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逆流十八載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