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逆流十八載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談妥,無語凝噎

第一百五十五章 談妥,無語凝噎

作者:半緣222  分類: 都市 | 商戰職場 | 半緣222 | 逆流十八載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逆流十八載 第一百五十五章 談妥,無語凝噎

“雖然這些門店比較小,但是都是位置都在優質區域,人流量密集,很不錯的抵押品。”

宋州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把秦林早在很久之前就通過魯爸遞交的資料拿了出來,象征性地翻看了一下,便肯定地點點頭。

“經過我們銀行專業人士的評估,按照現在的市價和未來房市的發展情況來看,秦總您這五套門店,總共八十平左右的面積,市價現在差不多能有2000元每平,但是我們只能給你按照平均每平1800元的估值來計算,所以大概可以給這五套門店十二到十五萬貸款額度。”

“呼,還好。”

秦林心底輕輕松了一口氣,房子的價格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有分量。

不過也是,這才買了一個月不到的樣子,房價就平均上漲了百分之五,簡直是在搶錢,雖說每到夏天,房價本來就開始進入黃金時期,但是也不是這么來的,太快了,快到讓普通民眾都反應不過來。

反而是那些有心人,非但沒有任何反對的樣子,而且還在暗中不斷地推波助瀾,企圖分一杯羹,對此,秦林只能無奈地搖搖頭,歷史的大勢不是秦林這種小螻蟻可以阻擋的,哪怕他是重生者也不行。

不過新世紀的前十年,海天市的房價還算是好的了,特別是小縣城,十年也僅僅只是漲了兩三倍而已,比之北上廣深那些特大號城市十倍的漲幅,簡直可以稱得上良心了。

倒是在秦林重生前的那幾年,小城市反而被連續割了兩次韭菜,房價突突突地彪了上去,一年翻一倍,簡直喪心病狂,那位不愧是被人稱為權貴的存在。

“十二到十五萬?”

秦林旋即又疑惑地問了一句,“怎么還有個貸款區間?”

“要是我想獲得最大標準的額度,那么按照你們銀行的規定來看,我需要做些什么準備,或者說需要滿足什么條件?”

宋州微微一笑,沉吟道,“這也簡單,提供你的固定收入證明和流水,讓銀行確保你有足夠的能力還款。”

說著,似乎擔心秦林有意見,宋州又補充了一句,“秦總你的個人資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因為你才十八歲,剛剛滿足個人信貸的標準,所以銀行處理的時候比較謹慎。”

“可我這是以公司的名義貸款的,而且法人代表也不是我。”

秦林有些郁悶地看了宋州一眼,名義上是自己出面貸的款,可這明面上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的好吧,為什么還要考慮他個人的情況?

“但是你提交資料的時候,擔保人用了你的名字。”

宋州一邊打量著秦林,一邊不急不緩地補了一刀,拿捏道,“雖然原則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你也知道,這些年我們銀行的壞賬爛賬實在是太多了,若非國家支撐,這幾年說不定會有一大批地方銀行破查倒閉,大環境如此,所以我們也不得不謹慎。”

“本來現在的信貸市場,對于不動產之類的抵押標的,我們其實是不樂意接受的,哪怕接受,價格也會被壓得比較低。”

宋州仔細觀察著秦林的神色,發現他并沒有任何異樣的聲色,于是不著痕跡地為自邀功,“當然了,秦總是魯總介紹過來的人,我們自然也會考慮這方面的因素,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盡量幫忙,所以我才力排眾議,給出了十二萬到十五萬這個遠遠高出同行的價格。”

秦林心底呵了一聲,什么叫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你們這群弱勢群體的原則那不就是遇強則弱,遇弱則強嗎?

有關系的,十萬的東西能夠抵押出一百萬來,甚至干脆空手套白狼都沒問題,沒有關系的,一百萬的東西,可能連五十萬都貸不出來,甚至還要被各種拖延、刁難。

就這你好意思跟我說原則?

秦林十分鄙視私下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銀行的原則不就是青樓從業者的遮羞布嘛,不管是有錢的還是有權的都能輕松撕下來?

“哈哈,那還真得好好謝謝宋先生了,太謝謝您了,給我們小企業幫了大忙。”

秦林雖然心底鄙視,但是臉上卻帶著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握著宋州的手連連搖晃,似乎立刻就要跟他斬雞頭貼黃紙拜把子一樣,那感覺要多鈣里鈣氣,就多鈣里鈣氣。

噫,男人。

“哦對了,秦總家里是干什么的?這么大的年紀就能創出這樣一番事業,了不起。”

宋州豎起了大拇指,假惺惺地夸贊道,同時慢慢引導著話題,試圖打探出秦林的背景。

“哦,我哪來的什么背景,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

秦林聞言,淡淡一笑,也不承認也不否認,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說出來實話。

但是顯然宋州并不是這么認為的,“果然,這位主家里的背景不簡單。”

秦林越是表現的云淡風輕,送走心底對秦林的評價就越高,這年頭普通工

薪家庭可以是工人階級,但同樣,也可以是政府部門啊!

這倒不是秦故意拉大旗作虎皮,只是他也知道,有些時候,一個神秘的背景真能幫人解決太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也只能裝模作樣一番。

若是上輩子的秦林,恐怕還會有些羞恥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但是經歷過重生之后,秦林發現自己的臉皮和自信心幾乎是同時增長的。

自信心有多強,臉皮就有多厚。

所以現在的他可以臉不紅心不跳地給宋州挖坑,一點羞愧的樣子都沒有。

“哈哈,秦總說笑了,我在你這年紀的時候,才剛剛高中畢業,還不知道賺錢是怎么一回事呢,秦林卻已經可以拉起幾十萬的生意了,比我當年可要強上十倍。”

宋州哈哈大笑,心下卻有些“了然”,明顯秦林是不想說自己的家庭,看樣子急不得。

“雖然根據目前提供的資料,本來我們應該偏向于區間下限的貸款額度的,但是誰叫我跟秦總一見投緣呢。”

宋州下定決定賣秦林一個好。

“這樣,我做主了,”宋州臉上做出一副咬牙支持的模樣,“就按照貸款的上限來給,十五萬貸款,一次性貸給你。”

“真的?”

秦林眼睛一亮,雖說這個叫做宋州的人一直在裝模作樣,但是畢竟錢袋子在人家手里捏著,他也不好逼迫,萬一惹得人家不高興,直接不給你貸了或者卡你兩個月,那豈不是哭死?

所以雖然心底對宋州的拿捏有些不爽,但是秦林面上還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十分感激。

“太謝謝您了,銀行之中能有您這樣的領導,將來一定能超越那些大行,說不定成為第五大行都有可能啊。”

“哪里哪里,可不敢亂說。”

雖然宋州明知道秦林在拍馬屁,而且還是極為不靠譜的馬屁,讓他們一個小小的農商行成為跟四大銀行并列的第五大行?

開什么玩笑,除非他們銀行能把全國的農商行全都統一了,還是如臂指使的那種,說不定會有那么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成功,現在,誰不知道地方的農商行就是有關部門和相關人士的取款機?擦屁股的存在,還想跟四大行并列,做夢呢!

但是架不住心里就是莫名其妙地有些爽啊!

徹底誤會了秦林身份的宋州打心眼里認為秦林不一般,那從他嘴里拍出來的馬屁,能跟以往自己那三兩只手下拍出來的一樣嗎?

想想也不可能,舉個簡單的例子,若是川普對你說,“少俠,我覺得你骨骼清奇,將來必成大器,未來的華爾街之王就是你了。”

你會不會有些小得意?哪怕明知道那貨人不靠譜,說話更不靠譜?

若是把川普換成了跟你要錢的乞丐,你還得意嗎?

一個道理。

“我就期待著我們銀行的壞賬率能少一點,存貸的人數能多一點,也不敢奢求太高,能做到本地區占有率第一的話,就可以燒高香了。”

被秦林一拍,宋州也有些云里霧里,大言不慚地吹著牛皮,頗有些指點江山的味道。

秦林心底鄙視,說你胖你還真喘上了。

地區占有率第一?宇宙第一大行愛存不存現在都不敢這么說,你一個小小的地區農商行有什么資格當這個老大?

秦林吹捧他那是利益使然,你一個銀行的本職人員,還是管理層,被小小地吹捧一下就開始飄飄然,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嘖嘖,素質堪憂啊!

當然了,秦林不會傻到把鄙視的表情顯露出來,還得靠人家簽字放款呢。

“厲害,有魄力,有見地,農商行能有宋總,簡直是天大的幸運。”

秦林臉不紅心不跳地繼續拍了宋州一通,然后小小地問了一句,“那宋先生,你看我們什么時候可以簽合同?”

“哦,這個簡單。”

宋州被秦林拍得十分滿意,他點點頭,笑著問道,“秦總打算貸長期貸款還是短期的?用什么方式償還?分期還是一次性?”

心中早有計較的秦林立刻說道,“長期,貸款三年,到期后一次性付清。”

其實覺得秦林這點小錢,只需要貸一年就可以了,要是一年后他還要為還這十來萬的貸款發愁,那也太對不起重生大佬的身份了。

但是考慮到宋州的原因,貸款一年的話明實在不太好交代,而且面上也說不過去,所以秦林干脆就簡單一點,貸個三年出來,反正那點利息房價隨便漲漲就夠了。

“三年的話,那利息可不輕。”

宋州聞言,點點頭,心中估算了一下,沉吟道,“你也知道大環境的,這兩年我們市場環境比較特殊,有些通脹的意思,所以銀行的貸款利率很高,這點我要先跟你說明,不是我要為難你。”

看到秦林點頭,宋州繼續說道:“如果是

一年期的話,我們的利率一般控制在八厘到一分這樣子,但是三年的話,就要高到一分二到一分五了。”

所謂八厘一分,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貸款利率。

一分的意思有兩種,一種是月利率,一種是年利率。

指月利率的時候,一分利就是一塊錢一個月要交一分錢的利息,簡而言之就是百分之一的利率,那么一年下來十二個月,就是百分之十二的利息。

而如果指的是年利率的話,那就代表著年利率百分之十,不過后者用的頻率明顯低于前者。

所以宋州跟秦林所說的一分利就是月利率的意思。

02年這時候,銀行貸款利率普遍偏高,沒辦法誰叫人家壟斷呢,一直要到很多年后,金融行業的準入門檻放寬,大批金融企業和不正規網貸平臺同樣可以放貸,大大沖擊了銀行的收入之后,銀行才把利率稍微降低了一些。

至于現在,利率是多少,人家說了算,不僅愛存不存,還挨借不借!!

你大爺永遠都是你大爺!

“當然了,送佛送到西天,既然跟秦總是朋友,那我肯定不能讓秦總吃虧。”

看到秦林有些沉默,以為秦林對這個利率有些肉疼的宋州咬咬牙,拍著胸脯表示,“這樣,我再破例一次,給你按照最低的標準來,就一分利,有責任我替你擔著。”

“納尼?”

秦林有些震驚,只不過是稍稍發個呆想到了別處而已,怎么就換來了一個最惠待遇?

還能這么玩的嗎?

“難道我真的就是傳說中的氣運之子?”

秦林心中有些茫然,“那我是不是該直接去買幾張彩票玩玩,說不定就直接五百萬了呢,瞬間把整個海天市的所有市縣都拉滿,還能有余力乘機攻略一波省城。”

搖搖頭,秦林將這些不靠譜的想法甩出腦袋,自己的人品,自己清楚。輩子自己抽獎就沒中過十塊以上的,最多就是五塊錢,怎么可能是氣運之子。

上次作弊買足彩押注棒子國隊的時候,他就已經悄摸地買過十塊大洋了,毫無疑問,一個沒中!

看到秦林搖頭,宋州還以為秦林是怕自己難做,心中竊喜,面上卻帶著感動,“放心,秦老弟,老哥既然選擇幫你,那些許代價我還是能扛得住的。”

宋州不著痕跡地把稱呼換掉,意圖拉進二人之間的關系。

秦林徹底震驚了。

大哥你要相信我啊,我真沒這么想,剛才其實還是在發呆!!

斜眼笑.jpg

“那就謝謝宋哥了,”還好這次秦林反應了過來,在被誤會下去,說不定宋州就要認為自己貪心不足了。

“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秦林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這樣,馬上中午,小弟做東,咱們找個地方好好的吃上一頓。”

一旁過來添茶水的老板聞言臉色都變了,怎么個意思?跑到我這餐廳里點茶水就算了,至少給錢了,吃飯還要到別處去?

“這是說給我聽的吧?這一定是說給我聽的。”

餐廳老板咬牙切齒,“我做得菜真的那么難吃嗎?不可能,我可是到新北方上過三個月培訓班的人!”

宋州本來是打算拒絕的,大熱天的實在沒胃口,要不然他也不會只喝茶。但是考慮到秦林的背景,最終他還是答應了下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過得說好,帳我來結,否則你就是不給我面子。”

“那不行,哪有幫了忙之后還要您破費的道理。”

“不行不行,我來。”

倆人最終還是勾肩搭背地起身去找吃飯的地方了。

是真的離開了。

頭也不回……

徒留下悲憤的新北方大廚望著二人的背影,無語凝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逆流十八載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