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逆流十八載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作者:半緣222  分類: 都市 | 商戰職場 | 半緣222 | 逆流十八載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逆流十八載 第一百四十五章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若是說秦林考上金陵大學,魯深還只是羨慕的話,但是還算理解,畢竟高考之前,秦林多么努力魯深還是看在眼里的,但是蔡坤?

這可是跟魯深自己一樣的角色,兩人平時成績都差不多的,結果現在,就因為高出那么十來分,蔡坤就進旦大了?

麻袋,好氣哦!

魯深突然感覺自己像一條河豚,肚子里脹鼓鼓的!

掀桌啊!

聽到電話那頭魯深的驚呼,秦林得意一笑。

順手將免提關掉,差點又穿幫了!

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好幾次差點就讓自己穿幫了。

秦林真怕魯深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那個不知名的舅舅說出來,到時候就沒辦法跟柳蘭解釋,到底是誰告訴他,旦大要降低錄取分數的事情了,萬一柳蘭追問秦林,她多出來的那個兄弟是誰,秦林該怎么回答?

果然做人還是要講誠信,不能隨便騙人,否則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提心吊膽的,真累!

“嘿,羨慕吧,這就是叫人品了!”

秦林毫不猶豫地往魯深傷口上撒了一把鹽,“你看看,叫你考試之前還跟侯明一起玩游戲,現在后悔了吧,就差那么幾分哦!”

“麻袋,誰知道會是這種情況,早知道我也好好學了,更何況,蔡坤那小子不也是在沒學習嗎?”

魯深叫屈道,語氣中彌漫著濃濃的檸檬味。

“也比你們玩游戲強啊,這叫網絡文學,懂嗎?文學!”

秦林強忍住差點笑出的豬叫聲,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魯深無語,“我信了你的鞋,小林子你也學壞了!”

“哈哈哈。”

秦林沒忍住終于笑了出來,他捂住肚子,“反正你也不用是靠大學畢業證吃飯的人,學校好一點差一點也沒啥區別,進了旦大,萬一你跟不上,天天掛科被人家開除了,那豈不是更加丟人?”

秦林的安慰一點也沒讓魯深感到好受一點。

“胡說,誰說我就一定會掛科的!”

魯深矢口否認,“更何況那是畢業證的問題嗎?那是面子問題,還關乎著我的零花錢的問題,你信不信要是我真能考上旦大,我老爸能直接給我配輛一百萬的車來!”

“信信信,”秦林敷衍著點頭,然后轉頭就扎了魯深一刀,“可是現在的情況是,你不是沒考上嘛,想那么多有什么用,洗洗睡吧!”

“臥槽,小林子你還是兄弟嗎?”

電話那頭,魯深捂住自己胸口痛心疾首,“不僅不安慰我,反而落井下石,我要跟你絕交!”

“得了吧,瞧你那點出息。”

秦林鄙視出聲,“誰不知道你魯大帥向來視成績如糞土,怎么現在后悔了?早干嘛去了!”

“哼,都說了,我才不是關心成績,我是關系成績能給我帶來的利益,對我而言成績就代表著money,有了這錢我就能去買麻痹,去買屠龍……”

“麻袋,出息!”

秦林笑罵道,“搞了半天原來你惦記的是游戲!”

“你哪怕惦記女人呢,我也能高看你三分!”

“切,女人哪有游戲好玩!”

魯深一臉的不屑,“更何況,我可以一邊玩游戲,一邊跟女人玩,不沖突。”

“……凸!”

秦林表示自己不想說話,這就是單身狗跟土豪二代的區別嗎?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秦林感覺自己恰了檸檬一樣,整個肚子里都在往外冒酸水,“祝你跟張嫣早日分手哦!”

“嘿嘿,你就嫉妒吧。”

魯深得意地笑著,“分就分嘛,大不了再找一個,反正我們倆本來就是純粹的朋友關系,互相幫助,互相慰藉一下而已,又沒打算娶來當老婆!”

“呵,渣男!”

秦林冷笑,“你小心玩過火,被人家纏上。”

“這就不勞您老人家操心了,我會注意分寸的。”

魯深毫不在乎地說道,“我又不是傻子。”

“也沒見你聰明到哪里去。”

秦林撇撇嘴,“反正你自己注意就好,不跟你聊了,我要報喜去了。”

“哎呀呀,你說我怎么就一個不小心考上金陵大學了呢,惆悵!”

臨掛斷之前,秦林還是沒忍住嘚瑟了一句,刺激刺激魯深,誰叫他欺負單身狗的!

“太陽你!”

電話那頭,魯深憤憤地豎了個中指,剛要開口說話,被秦林眼疾手快地掛斷,“臥槽,這混蛋,明天就去揍他,哦對,還有蔡坤,簡直沒天理了!”

魯深氣得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只覺得牙癢癢。

“電話打完了?”

一個聲音突然從書房門口傳來,魯深回頭看去,魯爸正倚著門框,臉色平靜地看著魯深。

“打完了!”

魯深咽了口唾沫,“秦林打過來的。”

“我聽到了,”魯爸不置可否地點點頭,“聽說小林考上金陵大學了?”

“是……是的!”

魯深硬著頭皮回答道。

“好像我聽到還有個同學進了旦大?”

“沒……沒錯!”

“那你呢?”

魯爸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

“還……還不知道,省財經的錄取分數線還沒公布出來,估計得明天才行。”

“哼,你期待自己能考上吧,否則,你知道后果的!”

魯爸冷哼了一聲,讓魯深瞬間如墜冰窟,心底拔涼拔涼的,把秦林和蔡坤罵了個半死,打一頓絕對不夠,至少得見一次打一次才行!

秦林這邊倒是根本不知道魯深因為自己而陷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他面帶輕松地掛斷電話,剛要開口跟父母報喜,就被一臉興奮的柳蘭給擠到了一邊。

“你走開,把電話給我!”

秦林突然覺得自己又穿越了,明明在幾分鐘前,我還是個寶的,怎么就這一會兒功夫,就成了棵草?

他此刻真想問柳蘭一句,“老媽,我是您親生的嗎?”

是,但是沒用!

根本擋不住柳蘭那迫不及待炫耀的心理了!

兒子是用來干嘛的?

不就是用來炫耀的嗎?

難道還是為了養肥了賣掉?那還不如養兩頭豬!

秦林又看看同樣一副躍躍欲試,打算搶過電話使用權的秦為民。

秦為民還是靠譜的,他伸手拍拍秦林的肩膀,一臉欣慰和激動,頗有種指點江山,書生意氣的感覺,“不愧是我秦為民的兒子,干得好!”

話里話外,秦林能考上金陵大學那都是因為他基因好的緣故。

秦林深吸了一口氣,果斷選擇了做個透明人,心累!

這時候的父母,顯然已經完全無視掉他了!

這磨還沒卸呢,就開始殺驢了。

噫,回房睡覺!

第二天一早,果然如同秦林所料的那樣,柳蘭和秦為民已經早早地吃過早飯消失了,不用猜就知道是回單位里炫耀去了。

“這還沒收到錄取通知書呢,至于嘛,萬一您兒子一不小心滑檔了怎么辦?”

秦林憤憤然地想著,一邊狠狠咬了一口油條,“連早飯都不認真做了,非得去買,不知道油炸食品有害身體健康嗎?萬一這油條明礬超標了怎么辦?”

想想也可憐,從小到大,我們喝著問題奶粉,打著問題疫苗,吃著蘇丹紅養的雞,瘦肉精喂出來的豬,就連魚蝦都踏馬的還要喂點藥,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摧殘,能長這么大沒出事,實在是不容易!

將老媽留下的早餐吃了個精光,秦林滿足地拍了拍肚皮,既然吃不死,那就往死里吃唄,心放寬點,反正死不了!

吃完飯又去門店溜達了了一圈,沒看到方濤,可能是在新店那邊盯著,秦林索性帶著那個助手小姐姐回到倉庫那邊,腌制了兩個小時的雞排,足足湊夠了兩天的量,打發走小姐姐之后,秦林找個地方坐了下來,開始發呆。

嗯,好像突然間沒事情干了,反而有些無聊!

秦林嚇了一跳,什么時候咸魚也會覺得日子無聊,想要找事情干了?這還是咸魚嗎?

不行,怎么能這樣,這是墮落,這是背叛!

秦林痛心疾首,咸魚就該躺在床上,吃吃零食發發呆才對,努力工作什么的不輸于咸魚!

回家睡覺去!

秦林打定主意要回到過去的狀態。

然而這個想法最終還是沒有實現,魯深連打了十個電話,催促秦林出來玩。

“這小子不會是真的想要揍我吧?”

秦林一邊騎車往晴天網吧趕去,一邊在心底嘀咕,“說不好,這家伙心胸向來都不怎么寬廣,誰知道會干嘛。”

“要不要回去?放了他們的鴿子?”

秦林有的沒的想著,腳下卻不停留,自行車踩得飛快,沒用多久便趕到了晴天網吧。

“你小子終于來了!”

三人等在門口,魯深看到秦林的一瞬間便撲了過來,“吃我一拳!”

“凸!”

秦林豎起閃身躲過,對著魯深豎起中指,“要臉不,誰叫你自己不認真學習的,考不好怪誰?”

“切!”

魯深一臉的不屑,“誰要費那個勁學習,不就是張文憑嘛,咱還不放在眼里!”

“咦?”

秦林疑惑地盯著魯深看了看,“不對,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昨天還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怎么今天就滿不在乎了?不對勁。”

“什么啊,我本來就是不在乎好嘛,什么旦大金大的,懶得去。”

魯深被秦林盯得有些發毛,強行轉移話題,“倒是你小林子,都考上金陵大學了,你難道還不表示表示?人家蔡坤都決定今天網吧他請客了,你呢?你可是大老板,光請網吧可不行,還得請吃飯,我覺得坑爹雞的全家桶就不錯!”

“扯淡,老子開的雞排店,你讓我請你們吃全家桶?這是資敵好嗎?!”

秦林想也不想地拒絕道,“我跟你們說,從今往后,你們一個坑爹雞也不準吃,要吃就到我的麒麟雞排連鎖來,誰也不準去坑爹雞,否則我跟你們翻臉啊!”

“臥槽,小林子,你這就不地道了,你店里的哪有坑爹雞的好吃,不行不行!”

三人連連搖頭,“何況你那就一種雞排,別的都沒有,根本不解饞。”

“免費!”

秦林淡定地補充了一句。

“沒問題,包在我們身上了,你店里那幾個小姐姐做的雞排可好吃了!”

三人瞬間改口,蔡坤更是拍著胸脯表示,他一天可以去吃十個!

“滾!想得倒美!”

秦林豎起中指。

“小深子你是不是考上省財經了?”

秦林冷不丁地問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

魯深下意識地反問了一句,話剛出口他就覺得要遭,轉頭看去,果然蔡坤正一臉幽怨地看著他。

“你不是說你沒考上,只能上個二流的二本,所以才讓我們請客安慰一下你受傷的心靈的嗎?”

“原來你是這樣的魯深!”

三人紛紛表示唾棄。

“嘿嘿,我那不是開個玩笑嘛。”

魯深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再說了,我這就是正常發揮,你們考的那么好,請個客又怎么了,不應該的嗎?”

越說魯深越覺得理直氣壯,“沒錯,你倆就該請客!”

侯明連連點頭,跟著魯深的話走,準沒錯!

“呵,”秦林冷笑一聲,“說罷,到底是什么情況?你是不是缺錢了?”

蔡坤和侯明聞言,也將疑惑的眼光看向魯深,沒道理啊,這家伙能缺錢?

“瞎說,我沒有!”

魯深立刻否認道,“今天早上查到我分數夠省財大的經濟系之后,我爸還扔給我兩萬,讓我暑假里零花!”

“不對!”

秦林搖頭,“你絕對還有其他事情沒說,快點如實招來!”

“咳咳。”魯深眼前遮掩不下去,只要扭扭捏地招了出來,“那個,張嫣讓我陪她去旅游,出國!所以我得省著點花!”

“噫!”

三人同時豎起中指,“有異性沒人性!小心你被榨干了!”

“怎么可能,咱可是一夜七次的男人!”

魯深連脖子都漲紅了,臉上的痘痘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你們怎么憑空污蔑人的能力?”

“呵,這樣更慘!沒聽說過百煉鋼也要化為繞指柔嗎?你小心些吧,要學會節制!否則過今幾年你就知道后果了。”

秦林大搖其頭,一本正經地給魯深灌輸著某種陰暗的思維。

“你看看那些縱情聲色的,沒幾年就全完了。”

“真的假的?”

魯深半信半疑起來,“總感覺你在忽悠我。”

“當然是真的,不行你問他們倆,聽沒聽過這句話。”

秦林一指蔡坤和侯明,他倆自然同樣神情嚴肅地大點其頭。

麻袋,天天在三只單身狗面前秀恩愛,不坑你坑誰?

“那我要不要就不去旅游了?”

一想到要跟張嫣去國外待十天,魯深突然感覺自己的腰有些莫名的酸痛,這該不會就是秦林剛才說的后果吧?

越想魯深越覺得不對勁,感覺渾身上下都有問題,難道是畢業這幾天在張嫣那里太過放縱了的緣故?

不會真的被秦林說中了吧?

魯深心底犯起了嘀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逆流十八載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7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