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即鹿  >>  目錄 >> 第三十七章 親援襄武城 知己又知彼

第三十七章 親援襄武城 知己又知彼

作者:趙子曰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趙子曰 | 即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即鹿 第三十七章 親援襄武城 知己又知彼

“有桓公這一路兵馬,明公的圍魏救趙之策便可成矣,如果再加上漢中、梓潼這一路兵馬,則明公此策十拿九穩了!”馮宇喜色滿面,旋復略起憂色,說道,“只是,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

麴令孫瞅他一眼,心道:“怎么這么多問題?”

莘邇問道:“是何問題?”

馮宇說道:“仇泰部兵馬萬余,不好速敗,擊破仇泰,然后再南攻咸陽,這需要時間;桓公部的荊州兵反攻南陽,消息傳到襄武,也需要時間;漢中、梓潼兵攻褒斜道,一樣亦需時間,……這個關鍵的問題就是,適才明公言說襄武縣城恐怕難以再多久守,那么,襄武縣城能夠守到那個時候么?”

莘邇心中暗贊,想道:“這馮宇倒是心思縝密!”和顏悅色,回答說道,“足下此慮,確然關鍵。按襄武目前的情勢,只靠千里,估計是守不到那個時候的。”

馮宇聽出了莘邇話中未道出之意,眼前一亮,說道:“明公的意思是?”

莘邇徐徐說道:“但若再加上我,就一定能守到那個時候了!”

這句話說得不緊不慢,語氣平緩,可從此話中,馮宇卻聽出了萬丈豪氣。

想那襄武城外的秦兵數萬之眾,且是秦主蒲茂親自統帶,又有蒲秦的頭號謀主孟朗在其中為蒲茂出謀劃策,而莘邇部的兵馬才只數千而已,卻有此等自信,說加上他,就定能守到那時!馮宇不覺暗自欽佩,想道:“果如傳言,莘公慨烈英雄,當世之杰也!”

心中這樣想,馮宇說道,“敢問明公,是打算親自馳援襄武么?”

莘邇指了指旁邊道上正在行軍的部隊,晏然笑道:“馮君,足下看我部行軍方向是往哪里去?”

“襄武方向!”

“不錯,我非是打算馳援襄武,我現在就正是往襄武去。”

馮宇感覺到了時間的緊迫性,下拜說道:“宇久慕明公,此次與明公相見,得償所愿,本該多侍從明公左右,聆聽教誨,卻既然明公現就率兵馳援襄武,那在下也就不敢再多停留,便告辭明公,即還圜陰,把明公解襄武之危此策轉稟李公,即刻施行!”

“好!”莘邇想了下,顧與麴令孫說道,“猛奴,你跟著馮君一起去。”

麴令孫不解莘邇之意,問道:“下吏與馮君一起去?”

“馮君那邊無人與張韶、趙染干相識,你跟著馮君去到李君軍中,為李君、張韶、趙染干的聯系做個中介人。”

麴令孫明白了莘邇的意思,痛快應道:“諾!”

馮宇見麴令孫毫無猶豫,答應得干脆,心中想道:“此子年雖不大,我看他至多十五六歲,但膽氣卻是豪壯。”

一則,就算李基是真的要投附莘邇,畢竟李基、莘邇不是舊識,彼此間沒有交情,那李基會不會改變主意?這還不好說。萬一李基改變了主意,那麴令孫跟著馮宇去到圜陰,下場可想而知;二來,從秦州到圜陰,中間需經過關中數郡,路上亦可能會出現風險。

如是換個別人,即使不敢拒絕莘邇的差遣,可在接令的時候,大約亦不免會躊躇些許。

而麴令孫幾乎是不假思索,便就接下了莘邇此令。

其中固有他對莘邇充滿信任的緣故,卻誠如馮宇所思,“膽氣豪壯”則亦是一個重要原因。

注意到馮宇連著看了麴令孫好幾眼,莘邇產生了誤會,以為馮宇是嫌麴令孫年少,遂乃笑道:“馮君,猛奴是我定西故秦州刺史麴鳴宗的從弟,今在我督府中任職參軍,他與張韶、趙染干都認識,有他跟你去圜陰,我足可放心。”

馮宇這才知道麴令孫原來竟是麴球的從弟,麴球盡管早已戰死,然其名聲至今猶響蕩蒲秦軍中,他的大名,馮宇早是如雷貫耳,頓時對麴令孫又高看兩頭。

事不宜遲,馮宇也是個利索人,即未多留,等莘邇寫好分給張韶、趙染干的信,他重新打開腰帶上的暗格,細心地把之納入藏好,隨之,即告辭莘邇。

目送馮宇、換上便裝的麴令孫和馮宇的那幾個從騎穿過行軍的部隊,斜斜地朝西北方的圜陰遠去,莘邇慢慢地收起了笑容。

襄武岌岌可危,這樣危急的情況下,莘邇哪里會有心思作笑?他適才的一再笑容,其實不過是故意拿出來給馮宇看,是為了顯示他的從容不迫,為了顯示他對解襄武之危的充足信心的,也正因了不是真心所笑,故此笑了半晌,他的嘴角這會兒都笑得快僵硬了。

立在原地沒動,莘邇微微低下頭,思考了會兒。

他抬起臉,下達命令:“請勃勃、螭虎、羅虎、拔列、茍子、道武、延祖諸將來見。”

趙興、高延曹、羅蕩、禿發勃野、李亮、薛猛、朱延祖諸將絡繹趕至。

仍然叫魏述引領親兵警戒周遭。

莘邇把方才接見馮宇、以及李基投附等等諸事,簡單地與諸將講說了一遍。

聽他說完,高延曹等將無不大喜。

李亮喜色滿面,說道:“明公,當真沒有想到,李基會在我隴如此危急的關頭,主動來投!此不啻於雪中送炭!今得其投附,明公三路攻咸陽、南陽此策,只要能夠順利得行,則襄武之危,必然解矣!”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瞞諸君,我都已經做好與蒲茂決戰於襄武城外的準備了,我卻是也沒有想到,李基會在這個時候棄暗投明!諸君,李基,當真義士也!”

眾人心情都很激動和喜悅,“山重水復”云云這句詩,卻是無人注意。

就連著名的軍旅大詩人高延曹,對莘邇引用的此二句詩亦未在意,他也是滿臉喜色,說道:“明公,聞知咸陽告急,末將敢斷言,蒲茂就一定,也只能撤圍襄武!明公,其撤圍之時,末將愚見,便是我軍追擊之日!……他娘的!被他仗勢欺人,打了咱們這么久,終於也該到咱們揚眉吐氣,狠狠打回去的時候了!”

莘邇心中一動,想道:“螭虎與我考慮的倒是相同,不錯,如果我圍魏救趙此策果然得售,蒲茂果然撤軍,那么等到那時,我的確是可以尋找戰機,抓住合適的機會,打他一打!”

當務之急,還是解襄武之危,換言之,眼前的頭等大事是務必確保在“三路反攻”的戰事打響之前,襄武縣城不能有失,故是,“追擊”此事,也只是在莘邇腦中一轉罷了。

暫且先把此事放到一邊,莘邇顧盼諸將,說道:“我估算了一下,三路反攻這場戰事,最早也得半個月后才能打起來,這也就是說,襄武城至少必須還要再守半個月。已是接連七八天不曾有千里的軍報送來,襄武城此時此刻的形勢不用我說,君等也能設想出來,千里必然是已將到彈……,矢盡糧絕之境,能不能守住這半個月?諸君,就要看咱們的了!”

“愿從明公助守襄武!”

“此距襄武只剩百里上下之遠了!咱們不必再隱藏行蹤,全速前進,爭取明日下午,抵至襄武縣外!”

諸將接令,俱皆高聲應諾。

莘邇上馬,揚鞭催騎,當先回入到行軍的隊列中,群馬奔騰,騎士氣振,大旗招展,迤邐數里,朝著西北,繼續馳向襄武。

八月下旬,這日下午。

襄武城外,秦軍大營,中軍。

蒲茂帳中。

兩道軍報接踵送來。

頭一道軍報是:城南三十里處,出現了莘邇所部。

次一道軍報是:慕容瞻攻下了獂道縣城,獂道守將郭道慶、馬輝、王舒望等拼死突圍得脫,慕容瞻沒能追獲。慕容瞻留下了部分兵馬鎮守獂道,已按照蒲茂事先的旨意,親率余部返向狄道縣境,與此前派去狄道的兵馬匯合,將開始大舉進攻麴爽部。

蒲茂歡喜十分,哈哈大笑。

帳中諸將,一人問道:“大王,慕容瞻攻下獂道,此固喜事,可莘邇所部至襄武城南,明顯是為救襄武而來的,莘邇此賊,向來善戰,其部所謂的玄甲突騎,聞之是他從定西全軍中抽調出來的一等精卒,俱皆敢戰,卻不可掉以輕心,大王緣何依然大笑!”

蒲茂睥睨,說道:“莘阿瓜如不來救襄武,等孤打下襄武后,還得再分兵去找他,少不了勞師糜餉,今其來救襄武,正可使孤把他與襄武一起拿下!省了孤多少的事?”

“大王此話誠然,但是大王,莘幼著盛名在外,臣之愚見,還是謹慎為上。”

說話此將乃是呂明。

摯申金、茍敬之、同蹄梁、姚桃、田勘等秦營大將都在帳中。

田勘沒有和莘邇交過手,不過在攻襄武城的這些日子中,他卻是已經領會到了隴兵的驍悍、敢戰,內心之中,實際上是贊同呂明的話的,但話說回來,他到底是新降之將,急需在蒲茂面前表露忠心,於是大聲說道:“呂將軍此話謬矣!”

呂明問道:“哪里謬了?”

田勘說道:“莘阿瓜再有善戰之名,其部再是勇悍,能與大王的英明神武相比么?能與我數萬王師的浩浩銳氣相比么?”主動請纓,說道,“大王,臣敢請引本部兵,南去阻擊阿瓜!”

呂明說道:“賀渾將軍,莘阿瓜絕非庸將,姚將軍不就敗在他手下了么?今其方至,其軍的情況咱們尚未不知,你貿貿然地向大王請戰,你若敗了,如何是好?”

一句不長的話,損了兩個人。

姚桃滿連漲紅,羞愧地勾頭不語。

田勘怒氣上竄,然知呂明是孟朗的心腹,并是蒲茂的愛將,勉強忍住怒氣,解釋說道:“呂將軍,我不姓賀渾,我姓田。”

“哎喲,對了,你現在又不姓賀渾了,你若不提,我竟是忘了。”

卻這田勘,昔日在徐州賀渾邪帳下,雖稱不上是徐州軍中的頭面人物,比不上賀渾豹子等,然亦是賀渾邪義子,手下掌兵萬余,絕對是徐州唐人唐將中的第一號人物的,哪里受過這種的侮辱?怒不可遏。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田勘忍氣吞聲,不再與呂明多說,重新轉面蒲茂,咬牙說道:“大王!臣今請戰,如被阿瓜所敗,甘愿由任大王軍法處置!”

這邊廂攻城正緊,不但南城墻又被打垮了兩段,就在昨天下午,東城墻也被打垮了一截,而且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城中守卒的斗志似乎已經是比不上之前,眼見著攻城在望了,值此時刻,當然是不能放莘邇所部進來攪局,是須得遣派一部兵馬南向阻截他的。

蒲茂忖思了下,心道:“摯申金、茍敬之、呂明諸部,現分在城之三面,圍攻襄武,暫時可調之兵,只有同蹄梁、田勘、姚桃所部了。姚桃部殘兵敗將,不堪用也;同蹄梁部剛撤下戰場未及一日,亦不能用,當下能用的,還真是只有田勘部了。”

田勘部是前天被撤下的戰場,已經休整兩日,本來打算明天再調其部上陣,換下呂明部,讓呂明部輪著休息一下,卻莘邇於此刻率部抵至。

蒲茂做出決定,笑道:“那阻莘阿瓜部此任,就有勞將軍出馬。”

田勘應道:“若不能將他截住,臣提頭來見!”

“孤給你配個謀佐。”

田勘問道:“大王要給臣配誰為謀佐?”心道,“莫不是季和?”

季和而下在蒲秦的智名甚高,外邊甚至傳言,說他是孟朗指定的軍事參謀方面的接班人。

蒲茂說道:“此人本是隴臣,其父是莘阿瓜的義弟,后降我大秦。他原在孤兄獾孫帳下聽用,孤兄聞我王師攻襄武小艱,遂遣了他來相助,剛在前天到的營中。這人曾在莘阿瓜的左右多時,對莘阿瓜的性格、習慣都相當了解,有他為你謀佐,你就可知己又知彼!”

田勘是才降之人,對秦軍內的人事尚未全然熟悉,不知蒲茂說的何人。

蒲茂令道:“喚其進來。”

不多時,一個身材矮小,相貌丑陋,髡頭小辮的雜胡從帳外進了來。

這雜胡入帳半步,即拜倒地上,說道:“臣且渠元光拜見大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即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