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603章 毛球一族

第603章 毛球一族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603章 毛球一族

“二位前輩!”

蘇宇還是開口了,再不開口,我感覺這一家子真要吃我了!

“殿下,醒醒!”

蘇宇加重了語氣,毛球,該干活了!

“哦……”

毛球清醒了,瞬間跳起,“大大,我回來了!”

“哦!”

大毛球點頭,回來就回來唄!

又不是不知道你在哪。

回來很稀奇嗎?

小毛球瞬間沮喪,不過很快恢復了精神,“大大,這是我養的果子園……”

蘇宇微微一怔,忽然看向毛球,眼神危險。

我是你養的果子園?

行啊!

很厲害!

小毛球眨眨眼,我這是騙人的,騙大大的,不要在意。

蘇宇暗罵,忽悠誰呢!

你這家伙,大概真是這么想的。

大毛球沒理會,深深地聞了一下蘇宇,感慨道:“好香的味道,想吃!”

“大大……”

“前輩!”

大毛球也只是吸了一口,咕噥道:“說說,好像是時光師的傳承,不能亂吃,吃了,那位要是穿梭時光回來了,給我收尸怎么辦?”

“時光師?”

母球疑惑,看向大毛球,大毛球滿眼的唏噓,“時光師,不知道嗎?很厲害的,駕馭時空長河,走遍諸天萬界,見人就來一句,你大限已至,我來收尸了!”

搖搖頭,感慨萬千,帶著無盡唏噓。

“這樣的絕世強者,最終……也落得個失蹤或者隕落的下場,文王都說,天地間少了一位至強對手!”

蘇宇愣了一下,急忙道:“時光師和文王不是一人?”

不是嗎?

大毛球古怪地看著他,“怎么會!文王是文王,時光師是時光師,小家伙,你為何有如此想法?”

蘇宇呆滯,不是?

怎么會!

“可是獵天榜和時光師傳承……”

“哦……你說獵天榜?”

大毛球感慨道:“那是文王仿造時光師的時光冊鍛造的神兵,強大無比!只是沒得精髓。”

蘇宇徹底愣住了!

時光師和文王不是一人,獵天榜只是仿造的神兵,而非真正的時光冊!

這……這和自己預期的完全不同!

大毛球古怪道:“你以為是一人?”

“我……我以為是的!”

大毛球奇怪道:“為什么這么想?文王和時光師沒什么相同之處啊,哦……都和你一樣,喜歡穿白衣服,難道就是一個人?時光師幾次出現,都是一個母的,文王是公的,怎么會是一個人呢?”

蘇宇再次呆滯。

他剛來而已,大毛球幾句話卻是讓他呆滯幾次了。

女的?

時光師是女的!

我勒個去!

不會吧?

大毛球又道:“外面都是瞎猜,反正我是見過時光師的,還和文王聊過天呢!好久好久以前了,不過最后一次看到,就再也沒看到過時光師了。”

蘇宇眼神異樣,很快,急忙道:“那個……先進去聊?我還給二位前輩帶來了禮物……”

“禮物?吃的嗎?”

“對對對!”

蘇宇很快鉆入了通道,先進去,別在門口瞎聊,被人看到了不好。

很快,他鉆入了噬神古界。

濃郁的元氣,讓蘇宇都震撼,好濃郁!

整個噬神古界,不算太大,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天元果樹,好多!

蘇宇想到了什么,忽然道:“前輩,這里這么多天元果樹……我聽說,天元氣都是一些強者死后誕生的……”

“對呀!”

大毛球理所當然道:“我吃東西,只吃神文,我媳婦只吃意志海,剩下的尸體就埋了,然后就長樹了啊!”

汗毛都豎起來了!

兇獸!

大兇!

我說這里元氣這么濃郁,天元果樹這么多,合著都是吃了人,把尸體留下來種樹了。

可怕!

就知道噬神古族不一般,小毛球也是,吞起人來,可是毫不留情,壓根沒有不殺人的念頭,果然,這一族都是兇物!

蘇宇壓下悸動,急忙取出兩個巨大的天元果。

大毛球一看,倒是來了興趣,“好大的果子,可惜是假的!真要長這么大,起碼得埋一個半皇才行!”

你去埋吧!

母球也喜滋滋地拿走了屬于它的果子,一口就咬了下去,那是毫不客氣,這么大的果子,進去睡一覺,吃一頓,還是很爽的!

至于真的假的,無所謂了,都是差不多的味道。

此刻,毛球一家三口朝最大的那棵天元果樹飛去,蘇宇看了一眼,那是真的大,起碼有萬米高!

上面也結滿了大大的天元果!

大毛球它們,看起來也就果子那么大,小毛球的話,還沒那些果子大。

很快,一家三口飛到了樹頂。

樹冠上,一層又一層的金色葉子鋪蓋,倒是弄成了一個窩。

那些金色葉子,很是柔軟,也很堅韌。

蘇宇輕輕一腳踩上去,倒是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元氣從葉片上傳入體內。

好濃郁的元氣!

“前輩……這棵樹下面……”

大毛球知道他要問什么,隨意道:“哦,埋了一位好厲害的侯,不是我吃的,是文王打死的,我看還有口氣,帶回來吃了神文,然后給埋了!”

好厲害的侯!

多厲害?

大毛球都說厲害,可能是合道巔峰的那種!

蘇宇無語,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道:“那前些年,皇……皇后前輩……”

母球從大天元果中鉆出了腦袋,你在喊我?

大毛球隨意道:“喊炊餅就行,我媳婦叫炊餅……”

蘇宇懵了一下,有些尷尬,“咳咳,我是說,前些年,炊前輩殺了一個神族無敵,尸體怎么沒帶回來種樹?”

他記得,好像有人提過這事。

大明王還撿到過一具完整的神王尸體呢!

那邊,母球在大天元果上蹦來蹦去,聽到這話,很隨意道:“哦哦,想起來了,那天急著去吃天古,剛好看到一個人王血脈,順便就丟給他了。”

“人王血脈?”

蘇宇微微一怔,急忙道:“獄王血脈?”

“不是吧?”

母球詫異道:“不是獄王吧,好像不是……”

蘇宇松了口氣,現在就怕聽到人王血脈這幾個字,他馬上道:“大明王是人王血脈嗎?”

“哦,那是大明王嗎?”

母球好像才知道這事,隨便道:“人族好幾個永恒,都是人王血脈吧!”

人王血脈,更容易崛起一點。

夏家是,現在朱家好像也是,加上隱藏的獄王血脈,這人王血脈可不少。

“那我是人王血脈嗎?”

蘇宇好奇,你們能看出來,那能看出我嗎?

還有,大球可以看出來,那豈不是說……可以直接看穿,誰是人王血脈?

誰是獄王血脈?

他正想著,母球道:“你全力打一拳看看,血脈得爆發的時候才能看出來!”

蘇宇心中微動,好像也是。

上次老龜好像也說過,全力爆發的時候,那些血脈印記才會暴露,而自己看到的,只是對方為了展示自己的血脈,才特意弄出來的。

蘇宇全力以赴,一拳打出!

三只球齊刷刷地看著他,大毛球看了一會,搖頭道:“沒看出上古血脈之力,不是人王血脈。”

蘇宇疑惑,我不是嗎?

那我天賦這么好?

他天賦真的很好,肉身也好,神文也好,其實天賦都絕佳,蘇宇還以為自己也是什么強大的血脈呢。

既然不是,難道是說,金色圖冊改造的自己?

蘇宇想了想,忽然道:“難道說……我是人皇血脈?”

大毛球看白癡一樣地看著他,半晌才道:“人皇沒血脈傳承!”

這家伙,想什么呢?

蘇宇無語!

沒有嗎?

人皇是個老光棍?

蘇宇難得遇到這樣的老古董,還是和文王關系很大的老古董,蘇宇此刻也稍微安心了一下,起碼這位沒說要吃自己了。

蘇宇帶著一些好奇,恭敬道:“前輩,您說文王和時光師不是一人,文王仿造時光冊,打造了獵天榜,那這么說,獵天榜其實就是一件完整的兵器?”

“當然!”

大毛球隨意摘下一個個大大的天元果,隨手塞給了小毛球,自己又摘下一個更大的,一家三口一邊吃著天元果,一邊回道:“那就是完整的兵器,不過后來崩碎了,散落到了各處。”

蘇宇想到了什么,取出那個“錄”字碎片,“前輩,那這是獵天榜上的配件嗎?”

大毛球聞了聞,想了想道:“味道差不多,大概是的吧。”

“大概?”

蘇宇輕聲道:“前輩,您確定?”

大毛球敷衍道:“我又沒吃過獵天榜,那怎么知道!大概是這味道。”

蘇宇若有所思,“前輩,我懷疑這個是假的,您覺得有可能嗎?”

“是嗎?”

大毛球并不在意,“那就是假的唄!”

假的就假的好了!

蘇宇很快道:“前輩,那您覺得,這玩意是仿造時光冊制造的,那真正的時光冊,可以操控嗎?”

“可以吧?”

大毛球不確定道:“就跟爹打兒子一樣,應該是可以管的吧!你看,我們家小伙子,我就可以打他!”

它伸出了手,一巴掌把小毛球打成了一個餅,隨意道:“所以時光冊,大概也能這么打獵天榜!”

很形象的比喻!

蘇宇瞬間懂了!

而小毛球,一臉委屈,可憐巴巴地把自己變成了球,不再是餅,離大毛球稍微遠了點,自己大大好暴力的!

此刻,蘇宇輕輕吐氣。

來這,先吃了個大瓜,文王和時光師不是一個人,一男一女,獵天榜居然是時光冊的兒子,而不是時光冊的一部分。

那自己腦袋中的那玩意,是時光冊?

也就是說,自己以為金色圖冊不完整,未必不完整,也許就是完整的!

既然是仿制,那代表時光冊,其實也有獵天榜的功能,只是蘇宇還沒發現?

這么一說,倒是讓蘇宇對金冊多了點興趣了!

蘇宇其實還有很多想問的,但是怕問煩了這位,很快,他就不再問了,套起了近乎道:“前輩,您這些年去過人境嗎?”

“沒啊。”

豆包搖晃了一下,“沒去,去了也沒意思,再說我也剛醒沒多久。”

都沒來得及去。

“那前輩可知,人境現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是嗎?”

豆包奇怪道:“怎么不一樣?難道神文可以種出來了?長在了樹上?”

蘇宇尷尬,不過眼神一動,“別說,還真有可能!”

的確有可能!

蘇宇好像聽說過,大周府,可能真的在研究這個!

“咦,真的?”

豆包瞬間來了興趣,“神文真的可以種出來?養殖的神文好吃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神文誰是問好吃不好吃的?

蘇宇想了想道:“從養殖和野生的角度上來看,可能養殖的口味要差一點,但是我覺得吧,味道差距應該也不大。”

豆包身邊浮現出一個泡泡……那是一個大毛球,身下是一棵樹,和現在這棵天元果樹差不多大,但是結出來的是神文。

毛球在吃神文!

一枚,兩枚,三枚……

很快,泡泡破碎了。

蘇宇無語!

這算什么?

我都服了!

這也行嗎?

豆包剛剛是不是做夢了?

大毛球很快清醒,看向蘇宇,有些恍惚道:“那棵樹大嗎?神文樹怎么種的?你能教我嗎?”

那邊,母球喊道:“神文吃膩了,有沒有種意志海的樹?”

蘇宇急忙道:“這個是不是樹,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聽說,有人工養殖的神文,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確定。”

“不確定?”

豆包好像有些不滿,蘇宇馬上道:“其實前輩可以去看看的,去人境看看!”

豆包搖頭道:“不去!人境肯定沒以前好玩了……”

“總有好玩的地方!”

“那也不行……人境不給我進去!”

蘇宇笑瞇瞇道:“前輩若是真想進去,我可以想辦法!只要前輩不亂跑,亂殺,我可以帶前輩游覽人境河山,盡嘗美味!”

“騙子,你就想忽悠我給你當打手!”

豆包嘀咕!

蘇宇愣了一下,尷尬道:“前輩誤會了!”

“才沒誤會!”

豆包鄙夷,“本座活了無數年,早就見慣了你這種騙子!就知道騙人,一點不知道尊老愛幼!”

蘇宇郁悶,我看你很好說話的,結果……現在說話,太讓人尷尬了。

“前輩,我不是這意思……”

“哦,那不給你當打手了!”

“前輩,我那個……那個是邀請前輩,助我一臂之力,重整人境河山,再復文王輝煌!”

豆包點頭,“好啊,你想當文王?”

“那個……咳咳,前輩可以把我當文王,我是文王傳人,多神文就是文王的傳承……”

“你要是文王,那文王當年答應我,給我吃100枚合道神文的,你有嗎?”

蘇宇想哭!

別說合道,我連永恒神文都沒,合著您老人家逗我玩呢!

“小家伙,誠懇點!”

豆包滿眼的眼神示意,我吃過的神文,比你見過的神文還多,神文是開智的,小家伙太蠢了!

還騙到本大人身上來了?

蘇宇無奈,苦笑道:“是這樣的,我想去人境,又怕被人干掉了,有人算計我,所以想讓前輩陪我一起去一趟,就是這事!”

豆包這才點頭,“說話簡單點!說話復雜,那是年輕人,我們老了,老年人喜歡說話簡單點!”

蘇宇點頭,好吧。

果然,人老成精……球老成精了!

比起毛球,豆包難忽悠多了。

大毛球打著哈欠道:“人老了,懶得動彈了!這幾次又打了架,又沒吃飽,不太想動彈!”

蘇宇沮喪!

看來白來了。

而這時候,小毛球忽然道:“大大,一起去啊,香香的說不定可以抓一些東西來吃呢!”

大毛球繼續打著哈欠,“他能抓什么來吃?吃天古還是吃寂無?不行的話,吃那個監天侯也行!”

說著,又道:“吃那個老烏龜也行!”

老烏龜也好吃!

蘇宇尷尬,算了,我是沒辦法讓你們吃這些強者,太強了!

看來,是很難帶一位合道給自己護道了。

大毛球懶洋洋的,母球卻是好奇道:“那神文樹沒有嗎?還有,現在人境什么樣子了?”

是的,大毛球沒興趣,但是母球喜歡到處跑。

大毛球是個宅球,母球可不是!

炊餅很有耐心的,能在仙界外守天古幾百年!

也喜歡到處跑,不然,也不會有殺了神王,被大明王撿尸的事。

蘇宇眼神一動,大毛球知道他的心思,懶洋洋道:“小伙子,你可想好了!我媳婦,脾氣可是很不好的……”

“當家的,我脾氣很好!”

“很好你還吃那么多?”

“我吃的不多!”

“胡說,你都差點把我吃了!”

“那是我太餓了!”

蘇宇被這兩口子吵的心驚膽戰的,這啥意思,母球脾氣不好,隨便吃人?

大毛球都差點被吃了?

他正遲疑著,母球開口道:“小家伙,你想找人幫你打架?我去呀,我陪你去人境!人境修煉神文的多不多啊?”

蘇宇無奈,“那個,炊前輩,我看還是算了。”

“那怎么能算了?”

母球脾氣好像真的不好,有些生氣道:“你找人打架,我在這啊,為什么不找我?”

蘇宇想哭,心驚膽戰的,因為你看起來沒大毛球靠譜。

大毛球好歹靠譜點!

所以哪怕這位合道毛遂自薦,蘇宇也有些擔心,擔心會出問題,自己根本無法轄制,一旦在人境真的大肆殺戮,自己攔都攔不住!

當然,這些話,他不敢說,只好編理由道:“我是怕炊前輩太累了,這次我回人境,可能會遇到大麻煩……”

“那更需要打架了,打架就可以吃飽了!”

“不是,我……”

母球生氣了,“你是覺得我沒當家的強?”

“沒有!”

母球哼了一聲,“我是沒當家的強,你這個騙子!”

心累!

都當球了,母的也比公的難纏。

倒是大毛球,想了想道:“那就讓炊餅跟你去,我媳婦實力還是很強的,不過我看你是擔心炊餅亂殺人……”

蘇宇默默點頭,是的,沒錯。

“這個倒是不用太擔心……一般的家伙,炊餅瞧不上!太厲害的,都是敵人,反正你人族也沒幾個強者了!”

這話……說的好像也沒什么問題。

炊餅不是連大明王都沒看上眼嗎?

都沒吃!

那一般的無敵,大概也看不上吧。

蘇宇想了想道:“炊前輩,那……您若是想和我一起去人境,您看,您想吃誰,能不能跟我打個招呼?”

“好啊,打完了招呼再吃!”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的人,不能吃,我若是說不能吃,前輩可以不吃嗎?”

母球不爽道:“那不是很憋屈?”

“沒有沒有……我是說,現在不吃,以后可以吃更好的!前輩看行嗎?”

炊餅思考了一下,勉為其難道:“勉強可以吧!看你把咱家小不點,養的肥肥胖胖的,我就信你一次!”

肥肥胖胖的!

蘇宇看了一眼小毛球,有嗎?

我怎么感覺和剛見到的時候一個樣!

若是炊餅真的聽話,帶著這位去人境,安全倒是有保障了,主要還是怕它不聽話,自己又無法制約它!

真隨著自己潛入了人境,大肆殺戮,那就是罪人了。

豆包在一旁,打著哈欠,困的不行,隨意道:“沒大事,炊餅也不會隨便殺戮,就跟你似的,你會閑著沒事干,到處踩死螞蟻嗎?”

小毛球插話道:“他會啊!”

蘇宇無語,我什么時候干過這事?

這家伙,瞎說!

豆包也是無語,再次拍了一下小毛球,看向蘇宇,“你來就是為了這事?”

“嗯。”

“那讓炊餅跟你去吧!”

蘇宇想了想,點頭,又有些遲疑道:“前輩,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問。”

“小毛……咳咳,殿下在我這邊,前輩是知道的,為何不帶走呢?”

這也是他疑惑的事。

為什么不帶走?

豆包隨意道:“為什么要帶回來?帶回來,很難成長的!我這一族,有些依附性質。最好找一個伴身神文修煉者,一起成長……當年我就是跟著文王一起成長的。”

蘇宇疑惑道:“前輩……真的是文王的神文化成?”

豆包看著他,蘇宇心悸,怎么,問到不該問的了?

豆包遲疑了一下,還是道:“要說是,也能這么說!但是實際上,也不算是!這么說吧……算了,你可能不懂,我呢,其實是一種規則……規則懂嗎?然后,被文王孕育出了靈性……”

蘇宇懂了!

點頭,“明白!天生的神文,天生就是一道規則,神文就是規則,而前輩是這規則孕育出了靈性,可是,按照我之前的推斷,前輩若是如此的話,該是大道境,就是人王那個等級,為何只是合道?”

豆包有些古怪地看著他,還真懂!

“你倒是聰慧,的確是這樣!我算是一枚天生神文,規則孕育而成,之后,文王遇到了我,長時間的孕育之下,我有了靈性……文王沒有滅殺我的靈性,反而剝離了我,之后,諸天便有了豆包!”

“之所以是合道……”

豆包想了想道:“因為我并不完整,不算是一條完整的規則!”

蘇宇忽然心中一動。

余光看了一眼炊餅和小毛球,豆包好像知道他的心思,解釋道:“我媳婦和我家小伙子,都是我自己孕育出來的規則……不是為了補充我的規則,他倆是單獨的規則,就是……就是那種單獨的,你懂嗎?”

“我太寂寞了……”

豆包感慨道:“所以文王不見了之后,我就孕育了我媳婦,然后,我媳婦出去了,也不見了,我懶得去找,就又孕育了我家小伙子!”

蘇宇這一下子,徹底明白了!

這是三條規則的化身!

他懂了!

豆包也好,炊餅也好,包括毛球,說是一家人,其實也算,但是實際上,這是三條不同的規則!

蘇宇忽然道:“所以,你們愛吃神文,愛吃意志海,其實都是為了補充規則!小毛球也是,它喜歡舔神文,是因為神文其中蘊含著一些規則之力,它覺得舔了,能幫助它完善規則之力?”

豆包點了點頭,“你很聰明,和你這樣的人說話,不累。要是其他人,很難理解的,他們都很愚蠢!總是說,我們只喜歡吃,喜歡殺戮……不是的,我們只喜歡吃一些能完善我們自己的東西,比如規則之力,比如神文上的一些規則法則之力。”

蘇宇這次倒是真的明白了!

它們需要的是規則之力!

而不是什么神文,元氣,都不是,就是規則。

“所以小毛球跟著我,可以汲取一些我神文中的規則之力?”

大毛球點頭,“對,其實也不會傷害你的神文,因為你的神文,本就會主動溢散出一些不需要的規則之力,自然呼吸一樣,而小家伙就可以吸收這些力量,越是純粹的神文,它越是喜歡!”

蘇宇點頭,懂了!

怪不得小毛球喜歡那些天生神文,應該是規則之力更純粹。

而此刻,小毛球卻是淚眼摩挲,“大大,我不是你生的嗎?”

豆包笑呵呵道:“都一樣,你本是無意識的規則之力,是我把你蘊養出來的,當然算是我生的!”

蘇宇插話道:“前輩,那你無法晉級嗎?”

“也不是,但是我需要的規則之力太強了,最好還是那種無意識,純粹而又強大的規則之力補充我,文王若是沒消失,在他的蘊養下,也許我可以晉級,可是他消失了,沒人再有這么強大的神文來蘊養我了……”

由此可見,文王到底多強!

他可以蘊養豆包,并且將它提升到人王的地步。

可惜,文王消失了。

豆包,其實很難獲得這樣強度的喂養了,靠自己,恐怕也很難完善自己的規則之力,晉級到另外一個層次。

也是直到今日,蘇宇才明白,這一族到底意味著什么。

這是純粹的規則!

只是不夠強大,這一族,晉級合道,恐怕很容易,但是合道之后,去完善完整的規則,大概就難了!

小毛球大概也能晉級合道,但是再之后,就難走了。

它需要不斷去完善自己的規則之力!

蘇宇感慨萬千,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規則原來也能化為生靈,可怕的存在,這一族的底子,太過雄厚,不過看來,好像就這三位。

文王也是雄才大略之輩,當年把規則蘊養出了靈性,居然沒有磨滅,而是任由其化為生靈,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若是磨滅了,文王可能會多掌握一條規則。

豆包倒也實誠,或者說,并不介意被蘇宇知道這些,蘇宇問了,它就說了,不問,它大概懶得去說這些。

“前輩,那監天侯,我聽說是什么運靈得道,和您是一樣的存在嗎?”

難道也是一種規則得道?

“他?”

豆包搖頭道:“他不是,運靈……這算是一種天然生靈,他靠吸收一些氣運強大自己!氣運這東西,其實很縹緲,我們是很難看到的,只能靠感受,誰有大氣運!而運靈是可以看到的,監天侯就是靠吞噬氣運成長的!所以監天侯,對獵天榜是志在必得……獵天榜,當初文王讓他掌控,也有這個目的。因為被獵天榜采集了氣息的天才,一旦死了,會有氣運落入獵天榜,這也是監天侯最好最容易強化自己的辦法……”

豆包對監天侯相當了解,又道:“所以監天侯,從文王失蹤之后,就一直想把這個占為己有,但是他怕文王回來,所以一直不敢!但是他暗中制造一些混亂,讓天才彼此廝殺,獵天閣這些年,一直在走這條路,也是為了強大他自己,順便吞掉獵天榜。”

蘇宇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獵天閣一直制造混亂,獵天閣的宗旨就是這個,搞事搞事再搞事!

他們巴不得獵天榜上的天才彼此廝殺!

原來這一切,是監天侯為了自己強大,而故意做的,獵天閣,上古是監天閣,監察諸天,后來,倒是變成了獵殺諸天天才了!

運靈!

蘇宇心中想著,而豆包又道:“監天侯其實很難纏的,他吞噬氣運,本身就有大氣運,這種人很難殺的!他一直在外面行動,但是一直沒死,就是因為他很強,運氣很好,不然,像他一樣活躍在諸天戰場的強者,都死光了,就他沒死!”

其他強者,也不是每一個潮汐都會活躍,更不是每一個潮汐,都會留在諸天戰場不走!

唯獨監天侯,一直都在!

但是他沒死!

“運氣很好?”

蘇宇呢喃一聲,“我運氣也很好!”

豆包隨意道:“所以,他肯定想獵殺你!”

蘇宇微微點頭,“那前輩是他對手嗎?”

豆包想了想,搖頭:“大概不是,這諸天萬界,現在能打他的,大概就那個老烏龜!如今這萬界,最強的大概就是老烏龜,然后可能就是監天侯,再然后,大概就是天古了!”

蘇宇愣了一下,“天古不是比前輩時期更晚嗎?他在上古末年,實力好像不算太強。”

“是呀,但是他很有天賦啊!”

豆包解釋道:“他天賦很強的,他在上古時期,雖然實力不強,可他名氣很大的,他和文王和武王的弟子都切磋過,結果都是他贏了!所以我們才能知道他啊!”

也是,豆包這些人都知道天古,而天古,在上古末年都沒證道!

顯然,也是天才!

而老烏龜,上次說一打二……果然,排名第一的,打第二和第三的,厲害!

蘇宇之前還覺得,天古不算太強呢。

起碼不如豆包。

現在才知道,豆包是不如天古的。

“那前輩第四?”

“第四?”

豆包搖頭,“不知道,有些家伙也很厲害的,比如命族那個老頭,他就很厲害,我以前還找過他爺爺算命呢,他爺爺說我能吃了天古,結果沒吃掉……”

豆包還有些遺憾,“天古其實也很香!”

顯然,豆包他們到了這個層次,說誰強誰弱,不交手,也很難判斷!

母球應該比豆包還弱一點,不知道能不能對付一些強大的合道。

問了這些,蘇宇也沒什么好問的了。

能勾搭走母球,已經很不錯了。

他正想著,如何離開此地,豆包忽然道:“你們要走的話,早點走吧!我想睡覺了,我睡覺了,喜歡做夢,做夢就喜歡吃東西……蘇宇,你很香,我睡著了,也許會吃了你!”

蘇宇無語,行,不用我找借口了!

那我走人!

蘇宇看向母球,“炊前輩,那您怎么跟我一起離開?我這意志海……可未必能承受……”

母球打著哈欠,不以為然,瞬間消失。

而此刻,蘇宇腦袋一沉,下一刻,一本書浮現在手中,書頁上,文明二字中央,趴著一個大一點的圓球!

母球進入文明志了!

而小毛球,也瞬間消失,蘇宇腦海中,“劫”字神文上也多了一個球。

這一家子,倒是會找地方!

豆包倒是沒在意這些,瞥了一眼蘇宇的文明志,懶洋洋道:“你也想打造時光冊?時光冊,很厲害的,文王說過,時光師是想打造萬法之冊,可是造的殺孽太重,時光師遲早要出事……果然出事了!”

萬法之冊!

蘇宇心中微動,什么萬法之冊?

他剛想著,頭暈目眩,瞬間消失在原地,被大毛球丟出去了!

把他丟了出去,大毛球松了口氣,喃喃道:“總算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媳婦回來之后,天天嚷嚷著吃天古!

都被喊煩了!

總算是走了,蘇宇真是好人。

大毛球暗暗感激,帶走了媳婦,又把天天搗亂的小家伙帶走了,我才不會去接呢!

還接回來?

接回來怎么睡覺啊!

無聊的時候玩玩還行,一直帶著,太煩了!

大毛球歡天喜地地送走了兩個毛球,開始美滋滋地睡覺了,總算可以做個美夢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