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96章 和夏辰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第596章 和夏辰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96章 和夏辰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死靈界域。

蘇宇再次下來了,幾尊準無敵死靈正在守衛通道,之前掛了幾個,被蘇宇命名為星大的還活著。

看到蘇宇,星大有些遲疑,看向他身后的萬天圣和提著的劉洪,遲疑道:“大統領,這……生靈不可進入死靈界域……”

蘇宇笑道:“無妨,很快就走!”

“那……大統領得盡快離去,生靈氣息太過濃郁,一旦停留久了,很容易招惹一些麻煩,引起死靈暴動!”

“知道了!”

蘇宇沒多說,很快朝遠處的古堡走去,大戰的時候,古堡也被損毀了不少,可這古堡和古城倒是有些類似,損毀了之后,居然也在自我恢復。

古堡中。

只有星月在,蘇宇還沒進來,她就感應到了,冷冷道:“誰讓你帶活人入境的?”

蘇宇將劉洪丟到一邊,拱手笑道:“大人,見一下呆呆,很快就走,不會給大人添麻煩的!”

星月冷哼一聲!

“河圖去找那家伙了!”

她懶得多說,起身就要離開,蘇宇急忙道:“大人,其他死靈君主都走了?”

“走了!”

星月不耐煩道:“不走還在這開會嗎?人也殺了,滋味也嘗了,還不走,等著規則降臨?”

“那河圖大人他們什么時候回來?”

“不知道!”

星月剛說著,眼神微動,朝外圍看去,沉聲道:“好像回來了!”

她話音落下不久,蘇宇便看到了古堡外,有兩尊身影浮現。

一個是河圖,另一個則是氣息比之前下滑了一些的呆呆。

兩道身影,很快落下。

呆呆……或者說夏辰,看了蘇宇一眼,再看看萬天圣,最后看向丟在地上的劉洪,說話沒之前那么艱難了,稍顯干澀道:“你在等我?”

“是!”

蘇宇點頭,拱手道:“不知大人,是否是一代府長夏辰先生?”

“一代……”

呆呆沉默了一會,“我是夏辰,你說的一代府長……是說大夏文明學府?”

蘇宇點頭!

一旁,萬天圣深吸一口氣,微微躬身,“大夏文明學府第六代府長萬天圣,見過一代府長!”

“六代……”

呆呆眼神有些茫然和復雜,蘇宇很快道:“夏辰前輩,別想了,再想又失憶了!”

呆呆忽然笑了,“沒那么快,現在記憶復蘇了一些,文王令還是有用的……”

說罷,看向劉洪,指了指他道:“文王令,他帶來的?”

“嗯!”

蘇宇點頭,“夏辰前輩知道他?”

“不知道。”

呆呆搖頭,“但是有些東西,應該是我留下的,被他拿到了,倒也是氣運不弱之輩了。”

蘇宇點頭,開口道:“劉老師,該醒醒了!”

劉洪不動彈。

蘇宇平靜道:“來人,把他拖下去吃了!”

“別!”

劉洪迅速跳起,一臉尷尬,很快恢復笑容,急忙看向夏辰,迅速道:“晚輩劉洪,拜見一代府長,府長遺留,對我幫助極大,府長如同我恩師一般,再生父母……”

蘇宇淡淡道:“老師,消停點吧,夏辰前輩不認識你,不用套近乎!”

劉洪訕訕。

這話說的,我好歹撿到了人家的寶物,怎么就不認識了?

算師徒都行好吧!

他們聊著,河圖倒是有些驚訝道:“還真是夏辰?”

他看向呆呆,意外道:“呆子,你生前,咱倆見過面的吧?”

夏辰想了想,搖頭,“不記得了!”

河圖冷笑,很好的回答,看樣子,本座在你記憶中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夏辰也是實話實說,的確不太記得了。

他也不廢話,看向蘇宇和萬天圣幾人,“你們應該有很多東西想問我,當年我走的匆忙,也沒來得及多說,或者說,有些事不能多說……現在,倒是少了許多顧忌,這是死靈界域,想問的,趁我還清醒,問吧!”

蘇宇想了想,看向萬天圣。

萬天圣也不客氣,直接道:“前輩生前不是日月九重?”

夏辰搖頭,“不是,我證道很久了,上一次潮汐之變末期證道的,當時大戰連天,也沒幾人在意我,那時候我證道成功,之后,諸天戰場封閉,遺跡封鎖,我就一直在遺跡中生存……直到諸天戰場再開,我才漸漸清醒。”

蘇宇急忙道:“前輩是第九潮汐的人物?”

“嗯。”

夏辰也不隱瞞,“的確是,不過你們不知道,潮汐之變結束,人境會進入一個修復期,那個時期,哪怕有強者殘存,也很難出來,或者死了,或者干脆等待再次關聯諸天,再出來。”

夏辰主動解釋道:“不過我的確是夏家人,夏家是人王一脈傳承,我這一脈,和文王關系極好,文王消失之后,我這一脈先祖為他立下了文王墓。”

萬天圣遲疑道:“夏家是人王一脈,哪一位人王?”

“戰王一脈!”

夏辰解釋道:“你可能不知,上古時期,也是排名靠前的一位人王,夏無神算下來……恐怕比我晚了有幾十代,不過當時第九潮汐人族大敗,我也不敢說我是上個潮汐的遺留,只能混入了夏家,找到了夏無神,為他開啟了遺跡……”

夏辰說著又道:“第九潮汐結束,我都以為再無機會了,沒想到還開啟了第十潮汐!不過第十次潮汐,開啟的時候,人族太弱了……那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弱的一次!”

夏辰苦澀道:“前面幾次潮汐,都有一些老輩殘留下來,在殘存期間,都是老輩教導,傳承沒怎么斷裂,到了第九潮汐覆滅……百戰王戰死,人族覆滅,永恒幾乎滅絕!諸天戰場封閉五千年,剩下的一群日月,老死的老死,病死的病死,倒是我運氣好,最后時刻證道成功了,否則,我也活不到五千年后,諸天戰場再開啟的時候。”

按照他的說法,前面幾個潮汐,都有無敵留下來,所以,人族傳承沒怎么斷裂。

等到了第九潮汐覆滅,人族強者幾乎都戰死了,導致這一次傳承斷裂,無人可以傳承,最終,造成了人族先期就絕對衰弱的場景。

蘇宇對這些有興趣,但是興趣不算太大,直奔主題道:“夏前輩,那多神文一系,是從第十次潮汐才開始出現的嗎?”

“算是吧!”

夏辰解釋道:“也不全是,在這之前其實也有,但是不是正宗的文王傳承,唯有文墓碑戰技,才算是文王傳承,我出來,便是為了將文王傳承傳下去!”

“文墓碑有何不祥之處?”

這個話題一出,夏辰眼中露出一些掙扎之色,不是不想說,而是頭疼欲裂,不過,還是很快道:“這東西一出世,代表文王傳承出現……上古以來,一直有人盯著這東西!夏家為了守護此物,一代代征戰,死傷無數,包括我戰死,也和此物有關……此物在一天……便是不祥……”

說完,他劇烈喘息道:“不要問這些關鍵性問題,我生前應該封閉了自己的記憶,現在問,我很容易失控,先問一些簡單的,一些涉及絕密的,尤其是上古的,最后問,哪怕失控,也能告訴你們一些東西!”

“大魏王是叛徒?”

“叛徒?”

夏辰想了想,搖頭,“不是,大魏王只是看到了不該看的,被殺了而已!那時候我和那家伙交手,被他看到了,大魏王想跑,被他殺了……”

“他是誰?”

夏辰苦澀道:“一尊接近合道的強者,算是半人族……你們不知道,我暗中擊殺的他,不過也受傷太重,只能匆匆做一些布置,最終隕落了。”

蘇宇凝眉,“半人族,有獄王血脈嗎?”

“嗯?”

夏辰看向他,“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要多點,有,的確有獄王血脈。”

“他還有后人?”

“大概是有的,具體的我不清楚。”

“那時候證道了嗎?”

“沒有!”

這一次他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先期人族證道的我都知道,都認識,是不是上古人王血脈證道,我還是可以看出來的!沒有這樣的人物!”

說罷,夏辰迅速道:“是后來,多神文一系又被針對了,是嗎?”

“對!”

蘇宇點頭,“所以我懷疑,前輩殺的這位,還有后人在,后來證道了,繼續針對我們!”

“肯定的!”

夏辰解釋道:“這是文王在上古的敵人留下來的眼線,具體是誰,可能涉及到了文王的一些機密,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知道,有人在盯著文王墓!可能和獄王有點關系,上古時期,獄王受到過文王的懲罰,相當嚴重!所以對方有獄王血脈不奇怪!”

“前輩隕落之前,對方還沒證道?”

“不錯!”

蘇宇了然,看向萬天圣,“那家伙不是開府無敵,是320年前到現在這個期間證道的,這個范圍一下子就縮小了許多!”

萬天圣也深吸一口氣道:“是小了許多,沒幾個人了!”

人選,其實就那么幾個了!

開府之后,50年前之前,證道的無敵,其實就那些。

“朱天方、周天元、禁天王、天鑄王、滅蠶王……”

萬天圣一個個數著,吐氣道:“就他們了!”

蘇宇沉默,他沒多說,但是萬天圣果然也是知道的,人族還存在下一個叛徒。

夏辰也道:“大概就是這些,我不太熟悉,熟悉的,我知道的,應該是沒有獄王血脈的,蘇宇,你是發現了獄王血脈標志?”

“對!”

蘇宇將他看到的一些東西簡單說了說,最后,又臨摹出了那個圖案。

夏辰是人王血脈,第九潮汐的強者,一看就道:“地獄芙蓉花,的確是獄王血脈標志!交織的火焰紋路……”

他想了想道:“火焰紋路,這應該和火焰有關,對方不是純血人族,但是能在人王傳承中留下一些屬于對方的標志,實力很強,未必比獄王弱!五行族的天火、魔族的血火、神族的炎火、仙族的火中仙、鳳族的鳳火這幾種傳承都有可能!”

他看向蘇宇,“你們到現在還沒找出對方,是嗎?”

“嗯。”

“這個簡單!”

夏辰迅速道:“對方一定擅長火焰之道!”

“焚海王?可他死了!”

蘇宇意外,萬天圣倒是輕聲道:“別忘了,還有一人擅長火焰一道!”

“天鑄王?”

蘇宇一怔,不會吧!

打鐵的,沒有不會玩火的!

夏辰繼續道:“也未必,聽我說完!對方是獄王和火焰兩道結合,而獄王,擅長封禁一道,獄王之名,便在于他擅長無間地獄一道,囚禁敵人……”

“禁天王!”

萬天圣低沉,蘇宇也是心中微動。

禁天王、天鑄王!

這兩位都符合夏辰說的標準。

夏辰再道:“我只能給你們提供一些線索,具體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此人的目標,不在于人族,只在于多神文一道,他是眼線,也是殺手!”

蘇宇沉聲道:“文墓碑之前一直在大夏府,為何他不來奪?”

“夏無神在看著!”

夏辰解釋道:“文墓碑從未離開過大夏府,除非對方能對付夏無神,否則不敢來奪!而且文墓碑,也不誰都能奪的,非多神文嫡傳一系,想拿走,難度不小!”

是嗎?

好吧,這個蘇宇真不知道,他也好,陳永也好,拿這玩意都很輕松的。

“那文墓碑到底有什么作用?就是簡單的勾勒神文戰技嗎?”

“當然不是!”

夏辰解釋道:“文墓碑的作用很多,最大的作用……其實在于一點,這文墓碑的核心,其實是用文王的一枚核心神文鍛造的,之后,數百上千的文王傳人,用畢生之力,封印了自己的神文戰技在內,一方面是為了傳承,一方面是為了等待文王復生……”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太了解,但是我知道,文王可能真的可以復生……他不一定死了!所以,我們夏家一直幫他在守墓!”

蘇宇無語,“用得著嗎?行吧,就算用得著,您說的不祥,就因為有人盯著這個?”

“不止!”

夏辰嘆道:“文王的大敵盯著,這是其一!其二,文墓碑也是一處寶藏的鑰匙,有一些老家伙是知道的,寶藏和星宇府邸九層的人皇宮有關!文王在人皇宮中,也有自己的府邸,在那處府邸,據說留下了很多寶物,文墓碑,是他核心神文所鍛,所以,有他神文,應該是可以開啟的!甚至可以自由行走在人皇宮,因為文王地位崇高,在人皇宮是沒有約束和限制的!”

蘇宇意外,“還有這能力?那文王死的時候,人皇不是還活著嗎?”

夏辰笑道:“你覺得人皇會覬覦文王的寶物嗎?睹物思人,不見為凈,人皇后來沒怎么住人皇宮,也沒管這些。”

好吧!

蘇宇遲疑道:“所以,拿著這東西,其實就是靶子,無數人要殺你?”

“對!”

“所以這才不祥?”

“算是吧!”

夏辰說著,嘆道:“其實光是第一個,就足夠麻煩了,對方應該有手段,探查文墓碑所在!所以,誰拿文墓碑,誰倒霉!”

“有嗎?”

蘇宇搖頭,沒有吧!

我拿了這么久,按理說,對方真要知道我在哪,我是誰,當初在人境,我就有了……

不對,后來制造假遺跡的時候,被老萬拿走了。

老萬后來大戰結束才給的自己,自己身份都暴露了。

萬天圣幽幽道:“你可能是死氣遮掩了吧,自己小心點!”

蘇宇詫異道:“我小心什么?那東西又不在我這!”

睜眼說瞎話呢!

萬天圣也是無語,這小子,這表情,這語氣,若不是我親自給你的,我自己都要懷疑一下,我猜錯了?

關鍵是,我親自給你的好不好!

夏辰倒是沒管這些,繼續道:“文墓碑大體上就這些,再具體的,一方面我不知道,一方面我不能說了,還有什么要問的?”

蘇宇急忙道:“每一次大戰,都有老古董出現?”

“嗯!”

夏辰迅速道:“這個是有的,河圖應該也知道。”

一旁,河圖懶洋洋道:“知道又能如何?這么說吧,在我們不知道的一個區域,有一群老古董彼此對峙,彼此廝殺……更高的維度!諸天戰場嘛,以前給天才歷練的地方,其實不算太高等,不過這地方,因為天才受重視,所以在這建造了星宇府邸,也算是萬界一個極其重要的地方!”

“天才,也有成長起來的時候,成長了起來,那每一次開啟諸天戰場一段時間,就有老怪物入境了,千年為一個坎,開啟千年左右吧,就能容納更強的強者入內了!”

“合道之上?”

蘇宇意外,是嗎?

“那倒不是!”

河圖笑道:“簡單來說吧,合道,在哪都是頂級的存在!但是,合道走了簡單,回來難!比如說,在萬界,在諸天戰場,成長起來的合道不走,那就沒啥,一直待在這,隨便你如何,可一旦走了……想回來就困難了,受到一些規則限制!”

“天古這些老家伙,一直不愿意離開,就是在這守著,算是此地的主宰者了!”

蘇宇恍恍惚惚,“這么說,上一次潮汐之變,人族強者死光了?”

“死了很多!”

夏辰嘆道:“百戰王當時太過妖孽,無數年來,很少有人能走到百戰王這一個地步了,真正達到了上古人王的境界!九次潮汐,百戰王算是真正意義上第一位走到那個地步的強者,所以,第九次潮汐,人族的一些老古董,都押注百戰王,最后時刻,無數人族強者,上古殘存的也好,前八次潮汐之變殘存的也好,大部分都選擇了孤注一擲……在那時候博一次,賭百戰王能再次一統諸天……”

結果很明顯,賭輸了!

人族敗了!

百戰王死了!

所以,人族敗的一塌糊涂,最終,第十次潮汐被人按著打!

“百戰王那么強,被誰殺了?不是說,他是第一個接近上古人王地步的強者嗎?那么強大,他還會被人殺了?老古董中也有人王境界的存在?”

夏辰搖頭:“不知道,大概率是沒有的,封侯還差不多,封王級的……只有人族才可封王,其他各族是沒有的,有,那也是上古之后自封的!百戰王怎么死的,要不被人圍殺了,要不就是被坑殺了……這個當時我還沒證道,不清楚,后來我證道結束,大戰都結束了!”

他擦邊證道的,最后大戰太激烈,他實力低微,沒參戰,證道結束,大戰結束了,人族強者死光了,諸天戰場封閉了,他這才回過神來。

一看,人境就他一個無敵了!

還打什么?

關在遺跡中等著吧!

好吧,蘇宇也是無語。

百戰王那么強,被人殺了,導致人族功虧一簣,這家伙很廢啊!

算了,不去管他。

蘇宇想知道的人族叛徒,倒是有了點線索,現在主要目標鎖定在兩個人身上,天鑄王和禁天王,說起來,蘇宇和這兩位都有點關系。

他在百道閣學的鑄兵術,其實就是天鑄王的傳承。

而他勾勒的第26枚神文,封,其實就是禁天王的神文。

這枚神文蘇宇沒怎么用過,因為他對手太強,這種封印性質的神文,他用起來不順手,但是,也算是有對方的傳承。

他沒繼續問了,倒是萬天圣開始問了,“夏前輩,上古證道之法,只有三身法嗎?”

“那倒不是……不過上古之后,除了三身法之外,其他法門很難證道!”

夏辰解釋道:“規則限制!具體是人皇制定的,還是議會制定的,誰也不清楚!打破規則很難,但是要是能打破,用別的方法證道,那實力會更強一些!”

“我還有希望證道嗎?”

是的,他沒證道!

但是他殺無敵,不是殺一位了。

夏辰看向他,遲疑道:“你這道……我不好說,我也只是走三身法證道的。”

他也不是上古強者!

蘇宇這下子倒是想起了什么,“人境有壓制力嗎?”

“有的,但是不能開啟!”

夏辰這個倒是知道,“這個禁制,是文王布置的!但是很少啟用,后來文王失蹤了,除了文王,沒人知道如何啟動,也許有,但是當時大概都沒在意!前面幾個潮汐,也有人想要開啟禁制,但是都沒希望,后來,就有了一些傳聞,除非走文王之道,證道永恒,才有希望開啟這個禁制……”

蘇宇吐氣,還真有!

而且,還真的和多神文系有關,葉霸天這下子被殺的倒是不算冤枉了!

“夏前輩,您是一代,您知道如何用神文證道嗎?”

萬天圣問的都是這些有關修煉的,其他的,他好像不是太在意。

夏辰苦笑道:“不知道,我算是半吊子,神文一直卡在日月九重巔峰,無法晉級,后來我放棄了,選擇了走三身法,證道了永恒。”

夏辰也不是走這一道晉級的!

萬天圣有些失望,“我還以為一代府長,真要證道,應該是走神文道的!”

夏辰無奈,“文王失蹤后,幾乎沒人能證道了!神文證道……人族和萬族不一樣的,萬族嚴格說起來,其實也只能算是三身法證道!他們只是把神文弄的更強大一點,就叫文明師證道了,骨子里還是三身證道法的!”

“人族更凄慘一些,神文到了日月九重就是極限,連永恒神文都鍛造不出來,所以才和萬族有了一些區別。”

蘇宇和萬天圣對視一眼,也是無奈。

看來,找夏辰,也沒辦法神文證道,真慘。

“夏前輩,那你知道360神竅的修煉法嗎?”

蘇宇問了一句,夏辰笑道:“你不是知道在哪了嗎?這次錯過了,再等十年,你自然就會了!”

“算了吧,那還不如我自己推導!”

倒是囂張!

夏辰也沒多說,蘇宇也許真能推導出來,前提是,他推導結束,自己還活著,不行的話,等10年好了,或者實力再強大點,自己強行去啟動那傳送陣。

蘇宇一下子對夏辰沒了興趣,知道的太少了。

問啥都是半吊子!

萬天圣大概知道他的心思,有些無語,很快道:“夏前輩,那人族現在,就真的一點底蘊都沒了嗎?”

“底蘊……”

夏辰想了想道:“不好說,第九潮汐是把人打的差不多了,可人族既然還能開啟第十次潮汐,我覺得,應該還是有一些底子的,否則,上一次百戰王失敗,人族大概就被覆滅了!”

既然沒滅,代表可能還有機會。

真正的失敗,是人族從諸天萬族消失。

說到這,蘇宇也不多說了,看向一旁一直聽著的劉洪,問道:“老師,你有沒有什么想說的?”

劉洪詫異道:“我?我知道的,夏辰前輩都說了啊!”

蘇宇笑了笑,“夏前輩,你告訴他,你死了之后吃了文王令可以恢復記憶嗎?告訴過他,死靈接引令是什么樣子的嗎?”

夏辰想了想,搖頭。

劉洪尷尬道:“我是從古籍上看到的。”

“古籍呢?”

“丟了。”

“上茅坑用掉了?”

蘇宇似笑非笑道:“老師,下次別用這個理由,你就說,夢中有老爺爺給你傳道,這個靠譜點!”

劉洪無奈,“好吧,我交代,你說對了,真的是夢中有老爺爺給我傳道!教我一些東西,所以我才知道的,我想了想,可能是一些人族強者,不甘心失敗,還在想辦法,想培養我吧!”

蘇宇無語,“要不是這一次老師立了功,老師,你信不信,我現在讓死靈吃了你!”

“死靈很少吃人!”

河圖幽幽道:“說的死靈好像是吃貨一樣,死靈只對血液有興趣,強者的血液,對肉身沒興趣,別總拿死靈嚇唬人!”

蘇宇無語,管你啥事!

劉洪也無奈道:“你看,我怎么說你都不信,反正你是鐵了心不信我,我有什么辦法?”

“你不是說,文王在死靈界域有府邸嗎?在哪呢?”

“不在這!”

劉洪解釋道:“而且得帶著文王令才行,現在文王令被一代府長吃了,除了一代府長,大概沒人能找到了!”

這一次夏辰倒是微微點頭道:“這文王令,的確是我留下的!是和文王府邸有關,具體的一些事情,我記得不是太清楚了,我盡量探查一下……”

劉洪攤手道:“你聽到了!和我無關的!”

蘇宇笑了笑,“那岐山侯從哪來的?你們知道嗎?”

劉洪不說話,夏辰揉了揉腦袋,河圖倒是不確定道:“跨越死靈天河來的?我也不是太清楚,那邊我很少去,我去過幾次,都被阻攔了!老烏龜每次關鍵時刻都搗亂,我一去那邊,他就找茬,我去了幾次,沒跨越死靈天河,就沒去了!”

“鴻蒙將軍也是為了你好!”

夏辰開口道:“過去了,可能有危險!之前我和岐山侯戰斗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危險,死靈天河過去了,恐怕有絕世強者存在!”

夏辰又道:“上古時期,人皇對死靈界好像也有冊封,可能有不少上古死靈存在。”

蘇宇奇怪道:“既然有冊封,那代表死靈界上古也在管轄,為何有鎮靈將軍在?”

河圖還沒說什么,夏辰就道:“正常,畢竟不是所有死靈都聽話,比如你存錢的地方,說了不讓別人去搶,可是,你不看著,不管著,還是有人鋌而走險的!”

蘇宇了然,“您的意思是,這些鎮守,目的就是不給一些沖動的死靈殺到死靈界,未必是為了鎮壓整個死靈界域的!”

“對,也很難鎮壓!”

夏辰再次道:“不斷有人死亡,有人被接引,這地方不是那么好鎮壓的?鎮守們的任務,就是不讓這些死靈出去,在死靈界域,他們不管,自然有人皇冊封的強者來管!只是上古覆滅,鎮守們無法離開,只能一直在這鎮壓,無數年下來,形成了現在對峙的局面。”

說到這,蘇宇沒問題了,其他的問題,問了夏辰也未必知道,知道,也未必能說。

他是沒問題了,萬天圣遲疑了一下還是道:“夏辰前輩,包括河圖前輩,可曾在附近看到過一尊復蘇的死靈……他生前實力不算太強,和我現在相當,若是復蘇,可能會直接晉級永恒,也許也有永恒五六段之力。”

“葉霸天?”

河圖笑道:“你在找他?”

夏辰倒是不認識,他才恢復,哪知道葉霸天。

萬天圣點頭,“是他,前輩見過嗎?”

“沒有!”

河圖笑道:“這個很難找,你不知道他在哪復蘇的,也許沒復蘇,也許還在死靈天河中,也許……干脆沒被接引!當然,他是天才,被接引的概率不小,天才在諸天戰場,是受到歡迎的,也受到禮遇的,死了,大部分都能復蘇!可沒了記憶,誰知道誰是誰!也許被人殺了也不一定!”

“葉霸天?”

夏辰看向幾人,萬天圣解釋道:“南府長的弟子!”

“無疆的弟子?”

夏辰恍惚道:“云塵?”

他好像想起來了,自己還見過云塵,在星宇府邸中。

“不是……是小弟子!”

“那我不認識……”

萬天圣笑道:“前輩應該不認識,后來才收下的!天賦很強,還沒證道,就擊殺過永恒三四段的強者,可惜后來被人殺了!”

“那是很強!”

夏辰也是意外,這算是很厲害,很有天賦了!

“你們要找的那個叛徒殺的?”

“差不多吧,被他算計死的。”

夏辰嘆道:“可惜當年沒能斬盡殺絕!否則,倒也沒這么麻煩了!”

說罷又看向萬天圣,“那你……也是多神文?”

“嗯,云塵師兄代師收徒的。”

夏辰意外,這也是天才啊!

他再看蘇宇,蘇宇聳聳肩,“我是五代葉霸天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

這個沒毛病,按照白楓來算的。

夏辰有些懵,這么說,都是多神文系的,之前他倒是有些判斷,可是,此刻還是有些震撼,忍不住道:“文王一脈,真要復蘇了嗎?”

一群妖孽啊!

蘇宇再次聳肩,“不好說,我強在肉身,神文一般,文王這一脈,感覺不怎么樣,還沒我肉身十分之一強!”

無言以對。

最后的最后,蘇宇開口道:“前輩,你那識海秘境,還用嗎?不用的話,送我好了,我提取一些意志力……”

“好啊!”

夏辰倒是沒什么想法,我都死了,還要那個干嗎。

“你需要?那你收走好了,那神文是我當年重傷之后,交給夏無神的,他帶回大夏府了?”

“嗯!”

“那讓他給你好了!”

蘇宇笑道:“好的,前輩,可是空口無憑,總得有點憑證吧?不然大夏王也不會輕易給我啊!”

夏辰想了想,遲疑片刻道:“他也不能來這,現在我也是孑然一身……這樣,你跟他說,他小時候練刀的時候,那把刀上,他刻了十個字——夏無神天下第一美男子,這事就我和他知道,他便會相信了,他16歲的時候就毀了那把刀,應該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事。”

“哦!”

蘇宇點頭,現在大家都知道了!

倒也算習慣!

夏無神嘛,動不動開天無數刀的存在,小時候如何中二都不奇怪!

行了,識海秘境的主人把識海秘境送我了!

現在那玩意,我的了!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