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85章 都給我震驚

第585章 都給我震驚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85章 都給我震驚

死靈界。

古老的堡壘之中,這堡壘,的確古老,星月復蘇很多年了,啥正經事也沒干,光打造她的領地了。

蘇宇一進來……有些驚了。

別說,這古堡中,啥都有,打造的還算精細,這是星月自己打造的?

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有!

除此之外,四周還有一些死灰色的花草,顯得有些難看,但是在這鬼地方,有這樣的心思……大概也算是獨一份了!

而古堡中,也有死靈存在,可能是女性?

一位有些意識的侍女……姑且算是吧,看到星月他們進來,態度恭敬,就是有些呆板,躬身道:“君主,用膳嗎?”

星月擺擺手,打發走了這侍女。

后面,河圖噗嗤噗嗤直笑……星月很惱火,轉頭看向河圖,眼神森冷!

河圖噗嗤噗嗤的還在笑。

不行,他憋不住。

他來過星月的領地,但是沒來過古堡,此次還是第一次來,見星月有發飆的跡象,頓時笑道:“別誤會,只是感慨星月君主,哪怕化為死靈,還保存一些人性,難得!”

說著,倒是沒再調侃,而是有些認真道:“死靈,本無情!笑也好,樂也罷,終究……只是一場戲!”

一場戲!

是的!

無情無義了!

笑也好,哭也罷,最直觀的情緒,其實只有憤怒,只有殺意。

星月死了多年,復蘇多年,倒是恢復了一些人性了,河圖還是有些意外的,他其實也有點,但是他和星月不一樣,他是肉身轉換,沒走死靈天河,直接轉化為死靈的。

他比其他死靈,其實多了一些東西,比如稍微高一些的智商。

星月沒理他。

一場戲也好,夢里看花也罷,她只是不想和其他死靈那樣,渾渾噩噩的罷了。

最近,頭腦愈發清明了。

腦海中的記憶,也漸漸多了一些,憤怒少了一點,人性多了一些,星月覺得,沒必要和河圖這個自大狂多說什么。

一旁的蘇宇,只是聽著,也不多說什么。

自顧自地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見星月看來,笑道:“大人上座,我們隨便坐哪都行!”

星月瞥了他一眼,眼神幽幽,“蘇宇,這是我的地盤!”

“了解!”

蘇宇從善如流,從位置上站起,躬身道:“大人,可否賜座?”

無言!

河圖也是無語,你這不要臉的樣子,像極了……我?

好吧,我還要點臉的。

你是真不要臉!

星月也被弄的沒脾氣,冷冷道:“賜座!”

“多謝大人!”

蘇宇客氣了一下,拱拱手,長袍一擺,飄飄飛舞,這才坐下,手中出現一個茶杯,右手拿起茶盞,稍微撇了幾下,這才喝起了茶。

是的,他帶茶了。

作為文化人,出門不帶茶,那不符合他的氣質,之前沒時間用上罷了。

星月心累,自顧自地走上大殿中央,那是她的位置。

河圖笑了笑,在蘇宇對面坐下。

而呆呆,一直木木地站著。

蘇宇喝了口茶,開口道:“都到了地方了,我也沒那么著急了!這次我提前回來,就是讓萬界知道,我蘇宇不是他們想殺就能殺的!”

河圖幽幽道:“出頭的椽子先爛!蘇宇,你不會覺得,老烏龜這些家伙,真的無敵與世吧?不會真以為,各族對付不了老烏龜他們吧?無非是代價大小的問題!別的不說,就現在,仙族,傾巢而出,老烏龜他們全部要死,你信不信?”

“信!”

蘇宇點頭,笑道:“這個道理我懂!大人的意思是,我現在出頭的厲害,可能引起一些人的關注,甚至是一些老古董出現殺我。”

“你明白就好!”

河圖笑道:“我的想法,是你低調蟄伏!這次既然提前回來了,那就繼續裝作在城內沒出去,讓人族成為眾矢之的,否認你去過星宇府邸!知道的都被你殺了,剩下的也不敢亂說,說了……也未必有人信!”

是的,如今要不蘇宇出頭吸引火力,要不人族出頭吸引火力。

給蘇宇足夠的時間去發展!

前方,星月也冷冷道:“不要覺得死靈界是你最后的安全地,沒那么簡單!你若是真死了,那你就不是你了,你若是沒死,你覺得你可以一直在死靈界域待下去?”

兩人的意思,都在勸說蘇宇,不要出頭了。

這一次歸來,低調點。

偽裝一直在城內!

任何人說你出去了,你都可以否認,不承認,沒證據!

你蘇宇,就在城內。

蘇宇笑了笑,再次喝了口茶,沉吟一會道:“那大人覺得,人族可以頂得住嗎?”

“可以!”

河圖淡淡道:“無外乎死傷一些,蟄伏一些年,我覺得這個潮汐的大變,還沒降臨,還有時間!人族數十位永恒,死個十幾二十個,各族覺得人族崛起速度沒那么快了,自然會放棄趕盡殺絕,以免人族以死相拼!”

蘇宇喝著茶,不語。

河圖笑了,“果然,活人就是活人,做不到我們一樣,我和你不一樣,我到了這地步,人族哪怕在我面前死光了,我大不了唏噓幾句,感慨幾句,我生前也為人……可要說憤怒、悲哀、不舍……沒有了!”

有些唏噓。

是沒有了!

之前大秦王差點被殺,他只是覺得,可惜了,其他的,沒啥感觸。

我也是人!

但是,那是上一個河圖,而不是我了。

蘇宇也笑了,“大人說的是,也許吧!人活著嘛,很多東西避不開!比如說,我出身南元,我自己可以說南元真垃圾,南元太小,太弱,太慫,太窮,太苦……可若是外人說,我會覺得,你沒資格!”

蘇宇輕笑道:“他若是欺辱南元人,殺南元人,我會教他如何做人!所以嘛,人都是雙標的,有些東西,看起來不在意,關鍵時刻,你還是會在意幾分!”

蘇宇吐了口氣,“這一次,我若是不出頭,大秦王他們就得首當其沖,成為萬族的靶子,誰讓人族活的太多!活的多,就是罪,這事,嚴格說起來,是我自己做下的,我殺了太多的家伙,我若是不管……也不是不行,可若是大秦王他們被殺,終究還是有些負罪感的!”

“你啊!”

河圖笑了,“太過在意這些了,王道無情!”

“無情是王道嗎?”

蘇宇笑道:“若是無情是王道,死靈界,就該出現無數王者了!”

無言以對。

上方,星月看向蘇宇,低沉道:“所以你一定要出手?”

“對!”

蘇宇點頭,笑道:“但是我又擔心……”

說到這,蘇宇沉默一會,“我又擔心,各位鎮守不愿意為我出頭!到現在,也不過是利益之合,感情……能有幾分?我不怕說的直白一些,我希望二位能幫我一下,鎮守若是愿意為我出頭,二位能盡量掌控附近死靈區域,不要給古城太大壓力!”

“但是,若是不愿意……”

蘇宇沉默,“那就集幾位之力,攻打古城,制造壓力,迫使他們意識到,我蘇宇的重要性!”

是的,他得提升自己的重要性。

古城,離不開我蘇宇!

而這,需要死靈君主配合。

河圖看向他,笑了,“倒是好算計!問題不大,附近區域的死靈君主,我幾乎都熟,讓他們干別的不行,一起攻打死靈通道,保持威懾,這個難度不大!”

蘇宇點頭,又道:“另外,我想了想,能不把古城牽扯進來最好,但是,古城也需要絕對的震懾力才行!所以……這幾天,二位能不能麻煩一下,開個會什么的?”

“什么?”

河圖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蘇宇笑道:“就是夏辰府長不是來了嗎?二位做東,邀請四周君主來此一聚!吃吃喝喝來個幾天……”

河圖失笑,“不可能,死靈不在乎這些!”

蘇宇笑道:“吃喝不行,那就干別的,比如說,夏辰府長復蘇了,總得有地盤吧?大家商量一下,如何切割出一塊地盤給夏辰前輩?當然,大概率不會答應,但是,可以開個會,商量一下,和平討論一下,要不然,直接開戰,豈不是很傷人?”

河圖這次倒是聽懂了,“你是想,這一次回去,承接各城城主之位,幫他們承擔死氣,有擔心君主在,死氣過于濃郁,所以讓我們先引走幾天,關鍵時刻,36尊鎮守,都可以出手?”

“對!”

蘇宇點頭,就是這么野!

要不不做,做,我就要做絕!

36古城,我要全部解放!

“那平時……”

“平時沒事,各城鎮守都會在原地,我承擔的壓力不大,關鍵時刻,可以出手就行!”

河圖都倒吸一口氣,這家伙,心好大!

36尊鎮守,他都要放出來!

“可那些家伙,未必會全部愿意為你出手!”

河圖警告道:“你要知道,這三十六尊鎮守,不見得全部喜歡人族!”

“我知道!”

蘇宇點頭,“但是,我解放了他們,他們多少要給我一點甜頭,不是嗎?”

上方,星月冷冷道:“既然你擔心壓力過大,要我說,不如一個個引誘出來,全部殺了!”

蘇宇笑道:“大人為死靈多年,看來還沒我了解情況!規則……不允許的!不出意外,我殺了一個,很快,會有第二個來填充,也許更強!這一點,我想河圖大人可能了解,若不是如此,三十六鎮守,還殺不了你們不成?”

星月一愣,是這樣嗎?

河圖也是無言,看向星月,半晌才道:“你這邊戰斗少,你也很少出去,大概不知,其實不少古城下方的君主都換了,有的是被殺了,有的是自己走了,但是走一個,很快會來第二個,不會斷絕的!通道只要在,你殺一個,還會來一個,星月……你……”

你怎么活到現在的?

河圖都服了,蘇宇這個家伙都知道,都能猜到,你星月居然一無所知!

星月感覺自己被羞辱了!

瞬間怒目而視!

很快,冷哼一聲不再提意見,本座不想理會你們!

有腦子很了不起嗎?

不也一個死了,一個只能用陰謀詭計!

鄙視你們!

蘇宇笑了笑,繼續道:“所以還是繼續開會,河圖大人應該能幫我完成這個任務,在河圖大人那邊,大概一般人不敢去,所以來星月大人這邊,我想,附近的君主,應該沒那么忌憚星月大人。”

主要是宅!

宅的太久,一般死靈君主不怕你。

果然,星月點頭道:“本座可以邀請他們來,那來了……怎么辦?”

我不是說了嗎?

扯淡啊!

一群君主來了,隨便扯扯好了,死靈的時間不值錢,十天半個月的,甚至三五個月,三五年的,這些死靈會在意這點時間嗎?

多大點事!

蘇宇笑道:“不行的話,借口很多,比如說,在哪里發現了死亡之血,或者發現了生死果,需要大家一起去幫忙,真不行,傳送通道都能告訴他們,說是找到了安全走出去的方案,不信讓他們去打聽!實在還不行,去那邊喊上拓伐他們作證!拓伐他們走死靈通道進入星宇府邸,也得守規則,他們也想傳送進去……真不行,帶他們去,讓大家守10年,或者干脆說,湊齊360位君主,就可以直接傳送進去……”

理由太多了!

死靈很好欺騙的!

此刻,星月一臉的冷漠,心中卻是若有所思,這么多騙人的手段嗎?

我記下了!

而河圖,也默默記著,這人死了,還真不如活人了,有些手段,他也沒考慮過。

別說,湊齊360尊君主,傳送進入星宇府邸,殺出星宇府邸,殺入生靈界域……別說,這個口號很不錯啊!

河圖覺得,自己可以借鑒一下!

這可是實打實的東西,沒撒謊,沒騙人,真要能開啟傳送,的確可以傳送360位君主的!

河圖很快笑道:“行,你都這么說了,理由都找好了,那我可以幫你!你這家伙,大概不止打這個主意,大概還有心關鍵時刻,開啟通道,讓我們出去幫你吧?”

蘇宇點頭,“沒錯,而且還要老一套,裝不認識!二位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們,二位帶著死靈君主出來,到處殺就行,關鍵時刻,我送諸位回去的時候……二位幫個忙,別讓死靈君主們亂跑,放出去就找不回來了,那我就麻煩了!”

星月嗤笑一聲,冷笑道:“活人,果然無恥,虛偽!”

還真是什么套路都要用,裝不認識都已經有一次了,還要再來!

蘇宇笑道:“大人,這也是為了更好地為大人服務!否則,我真死了,大人豈不是失去了我這么優秀的屬下?”

“呵!”

星月冷笑,你以為本座還會相信你?

屬下?

你算是屬下嗎?

河圖倒是不在意這些,笑道:“行,我沒別的要求,就兩點,第一,能復生的時候,我要復生!第二,老烏龜那邊,你沒事多去轉轉,把他忽悠走,讓本座正大光明地出去透透氣!”

老烏龜在,他壓根出不去。

別提多慘了!

關鍵在于,其他古城有人,殺了日月或者準無敵,星月他們還能出去,鴻蒙城鬼影子都沒,河圖無數年,都沒從那邊出去過了!

他才要被憋瘋了!

“實在不行,你在鴻蒙古城,殺幾個準無敵也行……出去一趟,多少能留三天,吸口氣也是好的!”

“這個不難!”

蘇宇笑道:“大人若是想出去,我蓄養幾十個準無敵,三天殺一個,隔空就喊大人上來聚聚!”

星月忽然看向蘇宇,冷冷道:“我也要!”

對啊,這個手段不錯。

蘇宇笑道:“別,星月大人還是少用這種方式,河圖大人是外人,完不成任務簡單地懲罰一下,規則懲罰,河圖大人能承受,我也不在乎,可星月大人接連完不成任務,一旦無法承受,隕落了,那屬下太難過了!”

是嗎?

星月陷入了沉思中,好像也是!

一旁,河圖面帶笑容,傳音蘇宇道:“你連死人都忽悠,倒是真有本座當年幾分風范了!”

“不敢不敢,大人才是個中好手!”

兩人對視一笑,蘇宇起身道:“大體上就是這些,我就回去了,不在這久留了!具體計劃,還希望河圖大人多多幫忙,星月大人未必有時間。”

主要是怕你搞砸了!

蘇宇沒說,星月倒是沒在意,而河圖很快了然于心,果然,我們聰明人才能談到一起,星月除了冷哼,啥也不會,沒必要多管她。

蘇宇起身便要離開,差不多了,按照時間,明天那些人就能傳送回來。

自己,還得留一點時間,去繼承其他32城城主之位呢。

至于現在的城主,都得控制起來。

讓星宏這些鎮守自己去辦!

起碼,不能把自己現在出現的消息泄露了。

就在蘇宇他們商討的同一時間。

劉洪跳下來了!

很開心,很興奮!

我總算下來了!

安全,沒有死靈君主,沒有任何人,舒服,比預期的好多了,尤其是星月的離開,更是爽歪歪!

他一路從通道往下飛,飛著飛著……掉頭就往通道出口跑!

臥槽!

什么鬼?

他看到了通道下方,忽然冒出無數個死靈頭,開什么玩笑,非無敵死靈,怎么會自己執行任務了,還在通道口守著?

見鬼了!

而后方,那準無敵死靈,忽然大喜,“追!有生靈入侵!大統領剛上任,抓個生靈讓大統領見識一下我們的手段!”

雖然后面的死靈都有點傻,沒關系,他不在乎。

大統領剛上任,交給自己的第一個任務,居然馬上就有成果了,這讓這位星大很開心!

他以前砍過大統領的!

后方,一位準無敵,數百日月死靈,迅速朝通道追去!

這通道,無敵進來一位就飽和了,非無敵,倒是無所謂。

一隊人馬,迅速朝劉洪飛來!

抓住或者干掉都行!

前方。

劉洪臉都紫了!

怎么會?

還主動殺來了!

我去,死靈不是沒太多智慧的嗎?

完了!

他使勁朝上方飛,可是,這鬼地方,往上飛,壓制力很大,他用盡了全力,后方那些家伙還是繼續往上追,而且越來越近了!

劉洪一咬牙,迅速回頭,手中浮現出一塊令牌,喝道:“大膽!吾乃文王大人麾下使者,生死兩界,見者避退!”

那令牌,耀射出一抹光輝!

正在追殺的死靈,忽然都紛紛一愣,無意識的那些死靈,瞬間匍匐,跪拜在地。

而那有意識的準無敵死靈,微微掙扎了一下,眼中漸漸露出恭順之意,微微低頭,雖沒有匍匐在地,也沒了之前的張揚。

劉洪劇烈喘息!

心中大喜,真有用!

差點就完蛋了!

太危險了,果然,死靈界域,還在上古控制范圍之內,文王之令,在這也能行得通!

萬幸!

“幸好!”

劉洪舒了口氣,幸虧不是死靈君主,君主級別的,智商高點,有些搞不好就是被文王殺的,哪會管你令牌不令牌,倒是這些準無敵,沒那么聰明,沒那么多心思。

劉洪小心翼翼地朝通道出口走,繞開了那些匍匐的死靈,等他繞開了他們,后方,那些死靈還是一動不動,這讓劉洪大喜過望!

還不錯!

嚇死我了!

而就在此刻,前方好像又出現了幾位死靈,劉洪故技重施,令牌一出,喝道:“大膽死靈,吾乃文王使者!生死兩界,見者避退!”

前方,四道影子沒有停留,繼續朝前走!

蘇宇披風化為白色,黑白相間,顯得極為詭異!

而劉洪,卻是臉色劇變!

好強烈的死氣!

四個?

別告訴我,這是死靈君主!

他和星月對話過,但是沒見過,此刻駭然無比,不可能有四位君主啊!

很快,其他三位在通道口停了下來。

沒進入!

這讓劉洪松了口氣,這么說,令牌還是有用的?

主要是通道,不能支撐多位無敵踏入。

而蘇宇,眼神異樣地看著面前這個家伙,緩緩止步,帶著一些意外,一些震撼。

文王令!

文王使者?

劉洪?

開什么玩笑,他是文王使者?

文王可是上古時代的頂級強者,劉洪,一個凌云罷了!

怎么可能!

還是說,這令牌是假的,撿來的?

可是,那些死靈,的確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包括蘇宇,他都有些小小的影響,看到那令牌,腦海中好像浮現出一道聲音。

“文王令,萬族退!”

腦海中,好像有人在告訴他,快退開!

否則,會惹下大麻煩!

劉洪居然還有這樣的寶物,蘇宇都驚呆了,那令牌,真是文王令?

而劉洪,見這尊白披風的死靈止步,再次松了口氣,嚇死我了!

我去,這是準無敵死靈嗎?

后面三個也是?

感覺好強啊!

他畢竟只是凌云,有些難以分辨,準無敵和無敵,在他眼中,都是無法匹敵的存在。

他小心翼翼地繞道走,從蘇宇側方準備出去,嚇死了,離這個家伙遠點。

他正想著,一只手,輕輕搭在了他肩膀上。

“啊!”

劉洪尖叫一聲,迅速揚起令牌,“文王令,生死辟易!爾敢不從?”

他聲音都尖銳了!

而蘇宇,一只手掏了掏耳朵,另外一只手,直接探手朝那令牌抓去。

而令牌被抓的瞬間,爆射出一道光芒,好像對違背的人很不滿,要懲罰,結果光芒一出現,被蘇宇一口吞下,順帶著,腦海中,文墓碑震蕩了一下,把所有光芒震散。

蘇宇將令牌抓到了手中,而劉洪,已經徹底驚呆了,嚇傻了!

我……完了!

出師未捷身先死!

這令牌,不管用了?

后方,令牌一到蘇宇手中,星大他們倒是恢復了正常,此刻,看到蘇宇,星大這些死靈,紛紛跪拜,星大頓時大聲道:“參見大統領!”

“免禮!”

蘇宇淡淡說著,將令牌收起,看向劉洪,淡笑道:“劉老師,膽子不小啊!”

劉洪剛剛還在無限驚悚中!

此刻,一聽這話,忽然更驚悚了!

“不……不可能!”

臥槽!

蘇宇?

不可能!

這不可能!

他在星宇府邸中,怎么會在死靈界域,更不可能在這,更不可能成為什么大統領!

下一刻,他聽到了更驚悚的聲音。

星月的聲音!

他聽過的!

通道外,星月冷漠道:“有點意思,好像真是文王令,不過等級不高……”

說罷,星月問道:“河圖,你剛剛有感應嗎?”

河圖!

驚悚!

劉洪都快驚呆了,萬界都在吼著要殺的河圖,他在這?

星月,河圖,蘇宇……還有一個感覺也極強的存在,這……這什么情況?

河圖笑道:“好像的確是文王令,有趣,此人是文王后裔?還是文王昔年傳承下來的一脈?一般人,可用不了文王令,有趣,很有趣!蘇宇,此人你認識?”

蘇宇笑道:“認識,我親愛的老師!曾經教過我不少東西,比如坑蒙拐騙!”

這一刻,劉洪已經徹底驚呆了,嚇傻了。

臥槽!

我到底到哪了?

這是死靈界嗎?

這不是吧!

蘇宇在這不說,還帶著幾位死靈君主在這晃蕩,他瘋了,他壓下驚恐,問道:“蘇宇,你……你死了?”

“劉老師死了,我大概都死不了!”

蘇宇淡笑,抓著他的肩膀,感慨道:“劉老師,我很佩服你啊!說說吧,來死靈界域做什么?這文王令,怎么來的?還有,我說了,我回來就放了你,老師急著走干嘛?這是不給我蘇宇面子,還是嫌棄我蘇宇待客不周?”

劉洪都快哭了,“你沒死?”

你沒死,那這是什么鬼?

你居然和死靈君主勾搭上了!

這也太可怕了吧!

你這是從死靈界域回來的?

天啊!

劉洪徹底驚呆了,蘇宇在死靈界域中橫行,可能從星宇府邸那邊過來的,聽說那邊也有條通道,這么說……這家伙太可怕了吧!

他怎么做到的?

劉洪一臉的呆滯,滿眼的絕望和無奈,我……我這輩子,就他么栽在這小子手上了,太慘了!

劉洪帶著無盡的絕望,可憐兮兮道:“沒有那意思,我就是來看看,看看死靈界什么樣子的……”

蘇宇淡笑道:“想看?這還不簡單!剛好最近星月大人他們要宴請附近君主,剛好,劉老師來了,附近數十君主,都請來,死靈界中也很少見生人,星月大人,劉老師就當大菜了,一位死靈君主嘗一點,在死靈界吃活的,太難,給大家開開葷!”

蘇宇淡漠道:“這位可是文王的人,吃了他,很爽的!”

劉洪驚恐道:“別,別啊,蘇宇,咱倆沒仇沒怨的啊,你弱小的時候,我還幫過你呢!你看,你走了這么久,我還幫你偽裝,現在都沒人確定,你到底走沒走,我最后一天才離開,蘇宇,我可是承擔著無數風險,不然我早就離開了,你也遇不到我……是吧?”

蘇宇深深看了他一眼,“行吧,死靈界,活人少去!老師,跟我回去吧!先在城主府住幾天,星月大人,通道派人看守,他再下來,弄死他!”

星月冷冷道:“本座親自看守!”

“那就勞煩大人了!”

蘇宇也不多說,抓著劉洪,踏步朝遠處走去,身前,星大這些死靈,紛紛避退,一個個恭敬無比!

這是我們星月國度的大統領!

大人物!

很強的!

一個打八個準無敵都很輕松!

而劉洪,滿是絕望和無奈,我……真倒霉啊!

我怎么就遇到了蘇宇呢!

遇到其他君主,還能扯幾句,忽悠一下,拿文王令當法寶,可遇到了蘇宇,什么都沒用了。

蘇宇比他還精!

說啥,蘇宇都不會信的。

關鍵是,我的文王令啊!

想哭!

劉洪一個勁地朝蘇宇懷里看,我的文王令,我還能拿回來嗎?

我好慘!

而蘇宇,邊走邊消退死氣,漸漸地,白袍如雪的蘇宇回歸了,比起之前,更多了幾分縹緲之意。

片刻后,蘇宇一腳踏出通道,帶著一些笑容。

面前,瞬間多了一人,星宏看向蘇宇,感慨道:“你……真的無所不能!”

這也能回來?

還很順利!

這么說,星月被你搞定了?

真行啊!

蘇宇笑道:“大人過譽了!小事罷了!”

小事?

星宏無言以對。

這還叫小事嗎?

“又強大了許多!”

星宏再次看了他一眼,唏噓道:“看到你,總覺得我們這么多年,都白活了!”

說著,看向劉洪,淡淡道:“說了下面死氣大盛,你還不信!”

劉洪欲哭無淚!

我現在信了,還來得及嗎?

蘇宇將他隨意丟到了一邊,笑道:“大人,這可是大人物,搞不好還是文王后裔呢!”

“不可能的。”

星宏搖頭,“文王沒有后裔!傳承好像有,但是好像斷絕了,他不可能是后裔。”

劉洪急忙道:“我不是,我就是運氣好,撿到了一枚令牌,蘇宇,那個給你,我……”

蘇宇懶得多說,直接揮手,劉洪瞬間被封禁!

“老師在這好好考慮一下,我忙完了,還希望老師能和學生說幾句貼心話!至于撒謊……老師,您若是覺得能瞞住我,那盡管撒謊!”

蘇宇淡淡道:“我給老師時間,編造謊言,一定要真實!千萬不要漏洞百出,不然,我想君主宴,老師會是一道大菜!”

“君主宴?”

星宏倒是沒在意其他,而是奇怪地看了一眼蘇宇,什么君主宴?

蘇宇笑道:“我讓星月在下面的古堡,舉辦一場附近幾十死靈國度的君主宴,大人,您覺得如何?”

星宏瞬間變色!

他看向蘇宇,半晌,咬牙道:“去天滅城那邊!”

別來我這!

臥槽!

你要我老命嗎?

開什么玩笑!

去天滅那邊,禍害天滅去,別在我這禍害我啊!

天滅精力旺盛,他有時間和這些死靈斗,我可不行。

蘇宇咧嘴笑道:“大人放心,沒事的,我都說好了,只是聚聚,不會攻打通道,放心吧!下面的死靈,都是我的人!我這次下去,還是結交了一些好友的,對了,河圖也在,都是朋友……”

星宏深深地看了一眼蘇宇。

這算是威懾嗎?

也許有點吧!

蘇宇……這是真的站起來了啊!

以前他和古城,蘇宇完全是被動狀態,鎮守想幫就幫,不想的話,蘇宇完全沒辦法!

鎮守想傳送死氣,就傳送死氣,蘇宇拒絕也不行!

總之,蘇宇在和古城鎮守的交易中,是一直處于絕對被動狀態的。

現在……他居然邀請了數十死靈君主!

星宏心中想著,而蘇宇,微微躬身道:“給大人添麻煩了,這段時間,給大人們都增添了很多麻煩!現在,我也算有點能力了,我會盡量幫所有大人,減輕負擔!”

蘇宇沉聲道:“鎮守們的任務,便是鎮守死靈通道,我保證,我在,所有死靈通道,穩如泰山!除非我死!”

換言之,他死了,通道未必穩!

星宏看了他一會,當初那個小心謹慎的蘇宇,如今總算是有資本,在他面前談這些了。

星宏有些恍惚,好像也沒多久。

很快,星宏淡笑道:“鎮守,只在乎規則!規則內,一切好說!規則外……看情況,死靈不擴散,死氣不溢散,一切都和鎮守無關,哪怕這諸天都毀滅了,也和吾等無關!”

“多謝大人成全!”

蘇宇拱手,微微躬身,以示謝意。

星宏笑了笑,“沒事,鎮守們太無聊了,其實,有點變化也好!若是真有人能打破規則……別無所求,把我們的職司給下了……”

星宏自嘲一笑,“沒人希望,當石頭當10萬年!若不是逼不得已,誰會當這個鎮守?”

打破規則?

若是你真有這能力,打破好了,倒也能給我們一點希望!

太久了!

十萬年!

星宏覺得,自己這群人,沒徹底瘋魔,已經很難得了!

他見蘇宇實力強大了,聚集了其他各位君主,也是聰明人,不由輕笑道:“先去天滅那邊吧,其他鎮守……我可以幫你聯系一下,你準備承接多少?”

“全部!”

星宏一震,“確定?”

“確定!”

蘇宇平靜道:“如今,我的實力是進去之前的百倍強大!”

力量增幅自然沒有百倍!

可是,現在的自己,打之前的自己,打一百個都少說了,百倍,不是虛詞!

星宏輕吸一口氣,“血火之死,和你有關?”

“嗯,我殺的!”

蘇宇笑道:“不單血火,這一次進去的無敵,除了人族的,以及少數幾個幫人族的,我全部給弄死了,一個不留!”

身后,被固定的劉洪,心臟砰砰砰地跳!

我勒個去!

你是絕世大兇啊!

我說,這次怎么死人死成這樣了,無敵都在不斷死,合著都是你干的,太狠了啊!

而星宏都被鎮住了,忍不住道:“你這手……太黑了!”

大殺胚啊!

我殺的無敵,都未必有你多。

蘇宇笑道:“大人,我也不想的,可是這些家伙,見了我都喊打喊殺的!我也沒招惹誰,可這諸天萬界,都要殺我!”

蘇宇咬著牙道:“可不是我先找事的,你殺我,我必殺你!他們對我沒善意,我也百倍償還之!”

星宏吐氣,“你提前出來,還準備殺戮?”

“看情況,大家你好我好,我巴不得消停一下,可要是有人還對我喊打喊殺,這一次,我希望多殺一些,威懾萬界!希望大人能幫我!”

星宏遲疑了一下,沉聲道:“你最好先去找老大!他答應了,問題不大!他不答應……哪怕天滅,也未必敢違背他的命令,胡亂出手!”

蘇宇點頭,不錯,老龜這邊的確要溝通好!

蘇宇覺得問題不大……前提是,不給古城招惹太多麻煩,比如滅頂之災!

“大人,那我出去一下……”

想了想,蘇宇又道:“我冒充大人出去最好,大人,您看……您收斂一下氣息如何?”

“你……”

星宏都服了,你連我都敢冒充,都能冒充了!

這家伙,這一次星宇府邸之行,一個月而已,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妖孽啊!

“行!看你能不能瞞住天滅他們!”

“問題不大……”

蘇宇笑了一聲,這一次出來,他的確自信多了!

很快,星宏古城上空,一尊石雕飛出,再次引起無數人注意。

仙族那邊,有人冷笑道:“我猜,蘇宇十有八九在星宇府邸,這些鎮守,看來是急了,想辦法商量,如何解救蘇宇呢!”

要不然,這星宏豈會一直到處飛。

至于為何可以到處飛……也許有他們不知道的手段。

而此刻,這些人篤定了,蘇宇百分百就在府邸內,這一次,蘇宇死定了!

有人咬牙切齒,這次死了這么多人,不會是蘇宇那個大殺胚干的吧?

若是如此,必殺他!

而天滅古城中,天滅有些意外,又來了?

星宏干嘛呢!

這才剛走,怎么又來了!

“星宏,你怎么又來了,你是不是故意刺激我?”

天滅罵罵咧咧的,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是覺得我出不去是吧?

信不信我一棍子打死你!

混蛋玩意!

他罵了幾句,下一刻,等蘇宇靠近,天滅一怔,忽然,眼中兇光閃爍,哪怕蘇宇都是心中一寒,迅速傳音:“大人,我!”

“臥槽!”

天滅懵了一下,蘇宇!

我……幻聽了?

天滅懵了,蘇宇怎么出來了!

我的天,他從哪出來的?

這一刻,天滅懷疑人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182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