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77章 血火隕,潮汐變

第577章 血火隕,潮汐變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77章 血火隕,潮汐變

“血火!”

幽幽聲在整個八層響起。

藍天的聲音!

沒有隱藏,到了血火這個地步,沒那么愚蠢,人來了都不知道,還被人偷襲一下。

當然,蘇宇還是稍微隱藏了一下。

運氣好,對方沒發現自己呢。

血騎將軍府。

血火魔王臉色一冷,藍天!

除了藍天還有人嗎?

肯定還有,單獨一個藍天,哪怕自己重傷,想對付自己,也沒那么容易!

血火魔王不吭聲,此刻,他正在開啟一個房間,這些古老存在的府邸,都有禁制存在,他不知道房間內有沒有寶物,開啟了再說。

一滴滴血液,被他擠壓而出。

這是魔族強者的地盤,在這,對魔族還是有些優待的。

但是,上古強者的禁制,不可能因為你是魔族就給你開了,若是如此簡單,上古強者府邸中,寶物早就被仆人盜取了。

賭一把!

然而,伴隨著他開啟禁制,虛空中,一縷縷規則之力匯聚,他這算是盜竊,哪怕能開,規則之力也要懲罰他!

血火魔王咬著牙,賭一次!

這個大房間,有名字的。

“藥香殿”

既然取這名字,其中可能就有一些上古寶藥,哪怕不能讓自己恢復三世身,也希望可以把自己這具過去身強化一些,肉身不再如此孱弱。

他在迅速開啟,而藍天,好像也感受到了這些,幽幽笑道:“我發現你了!”

“我的小可愛,別跑!”

血火咬著牙,心中暗恨!

猖狂的小家伙!

若不是自己受傷慘重,一巴掌拍死你。

“大秦王來了?”

他更擔心的是,大秦王會上來。

除了大秦王,其他幾位人族無敵,朱天方算是最強的,不過也只是永恒五段左右的實力,當然,現在對他來說很強大,可大秦王不來,對方更大的概率是去保護大秦王。

而不是分散離開,別忘了,他們那群人當中,還有不少外族的家伙呢。

血火魔王判斷著這一切,眼神冷厲,對方可能最多再來一位無敵,或者……蘇宇那個家伙來了。

蘇宇……

血火魔王心中嘆息,遭遇這種年輕的天才,強大的天才,其實才是他們最忌憚的。

年輕人,不好惹啊。

年輕的時候,他們這些人,也是砍殺老輩強者崛起的,現在,輪到他們老了,老了,忌憚就多了,忌憚一多,拼死之心就消磨了。

嘴上喊著不怕死,可哪能真的不怕死呢?

年輕的時候,他血火魔王一人獨闖諸天,在第九次潮汐之變的時候,甚至獨自闖蕩過人境,在人境和人族那些老家伙爭鋒廝殺!

血火一族,在上一次潮汐之變中,也是在他手中,慢慢崛起。

靠的就是敢打敢殺!

最終,血火魔族成為僅次于始魔族的大族,在魔族當中,成為頂級的存在。

一個個念頭升起,血火魔王壓下了心頭一些悸動。

從上一次潮汐之變中活下來,到現在,自己到盡頭了嗎?

他不想。

他一死,魔皇也許會吞并血火魔族,他打下的基礎,也許會便宜了魔皇。

對那個家伙,血火魔王向來不服。

實力不算太強,算計不算高明,不如天古強大,不如神皇奸滑,不如大秦王敢戰,不如命皇神秘,不如……許多人!

魔族,在他的帶領下,能度過第十次潮汐之變嗎?

可惜……可惜自己好像也沒太大機會了,同樣算計的不夠高明,栽在了這個鬼地方。

身后,規則之手,一掌拍向他,血火魔王悶哼一聲,沒理會,口中一口鮮血噴出,將面前的禁制,瞬間撕裂出了一道裂縫。

他瞬間化為血光,鉆入了其中。

而門外,藍天已經定位到了他,蘇宇化為分身,直接進入了血騎將軍府,而藍天剛想進入,砰地一聲,被禁制阻擋了!

權限不夠!

他和血火魔王差不多權限,但是,這是魔族的將軍府!

他不能擅闖,血火魔王倒是可以進去。

大門外,藍天被撞的頭破血流,這禁制還很強,不但如此,此刻,規則之力也在匯聚,好像要滅殺他。

藍天氣急!

我為何不能進去?

而蘇宇,原本還混在分身中,此刻,一下子凸顯了出來,權限高,此刻就能看出一二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藍天,再看看那個迅速愈合的缺口,看到了“藥香殿”幾個大字,微微凝眉,血火魔王在找寶物恢復?

對方到底還保存多少實力?

蘇宇不確定血火魔王還有多少實力,可永恒九段,很可怕的,大秦王重傷之下,都搏殺了多位無敵。

蘇宇,還是有些擔心的。

藍天實力不弱,兩人聯手,還有個照應。

蘇宇遲疑了一下,可是,一旦血火魔王恢復,那就更難纏了,他都沒敢和藍天火拼,也許實力下滑的厲害。

一個個念頭升起,眼看著藍天還進不來,蘇宇傳音道:“藍天前輩封鎖四周,小心被人埋伏,我先進去,前輩想辦法慢慢進來!”

話落,蘇宇化為一道微風,迅速消失在那條彌合的裂縫中。

蘇宇鉆入,還防范著血火埋伏。

結果,壓根沒有。

前方,一道血光一閃而逝,朝大殿深處飛去,而整個大殿,此刻,一個個巨大的藥鼎在懸浮,藥鼎之下,都連接著地火。

這地方,絕對是鑄兵和煉丹的好地方,寶地。

外圍的這些大鼎,蘇宇聞到了一些味道,有些大鼎已經破碎甚至消失,因為地火一直沒有停下,一直都在焚燒,藥鼎不夠強大的話,無數年下來,早就破碎了,什么丹藥都沒了。

這就是砂鍋燉雞,越燉越香。

可是,也有個度,火沒關,燉了十萬年,那得是超級老雞了,砂鍋也得一流頂級才行。

顯然,血火魔王也知道這個道理,外圍壓根沒看,直接朝深處飛去,尋找燉了十萬年都沒化掉的寶藥。

哪怕當年這個血騎將軍實力不如他,煉出的丹藥,當年不咋樣,十萬年沒被毀,現在也是頂級寶藥了!

若是對方是雜號將軍,實力還真不一定比得上血火,哪怕封號將軍,合道境的也不多,合道,一般都是封侯了。

血火魔王實力強,眼光高,恢復需要的寶物也要高端的那種。

蘇宇也是迅速超前飛去,哪怕此地有一些藥鼎還沒破碎,有些是地火熄滅了,有些是依舊在焚燒,蘇宇也懶得多看一眼,迅速遁空而去,朝大殿深處飛去。

不到一分鐘。

蘇宇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寶鼎,此刻,那寶鼎下方,七彩之火還在燃燒,將整個大鼎燒的有些琉璃通透了,原本這大鼎,未必是這樣的。

而通透的大鼎中,9顆丹藥如同精靈一般,在跳躍,在懸浮。

腦海中,小毛球都瘋狂抽鼻子,“好香!”

毛球很少吃這些玩意,一般情況下,也只是看看,對吃丹藥毫無興趣,因為雜質多,不精純。

可這一刻,對這一鼎煅燒了10萬年的寶藥,毛球都心動了。

太香了!

寶藥!

而此刻,那寶鼎四周,有一圈禁制在,七彩火焰在燃燒。

大鼎還在旋轉。

血火魔王就在禁制之外,此刻,正在迅速破解,等聽到聲音,忽然回頭,看向虛空。

血火魔王眼中露出一抹無奈!

遲了一點!

他運氣不錯,進入的第一個府邸,他居然就遇到了寶貝,真的運氣很好了。

血騎將軍的府邸,居然有這樣的寶藥存在。

血火魔王側頭看向虛空,嘆道:“這是血魔丹,一般情況下,可以強化肉身,強化氣血,但是,這是一爐十萬年的寶藥……也許,都能算神丹了!這鼎,被七彩琉璃火鍛造十萬年,居然沒被毀,現在,也算是頂級天兵了……”

“當然,被鍛造這么多年,也許只是看起來強大,一動,就廢了。”

“蘇宇,本座不想和你爭下去,你拿6顆,給大秦王恢復,我取用3顆,這鼎,歸你!”

血火魔王平靜道:“你一直追蹤我,不就是擔心我泄露了大秦王的消息嗎?我是唯一的不確定因素,其他人,也許都被你收買了,或者滅口了。”

“種族,有時候凌駕很多東西……”

血火魔王笑了笑,此刻,倒是有幾分霸主氣度,笑道:“我是受傷了,受傷很重,但是你蘇宇,想殺我,也沒那么簡單!這樣,我給你承諾,大秦王的消息,你的消息,我都不會泄露出去!丹藥,你拿大頭,我拿小頭……”

蘇宇緩緩浮現在原地,看向血火魔王。

這是一位看起來不算太老的強者,中年人,年輕的時候,也許很英俊,火紅色的長發披肩,眼中帶著異樣的俊美。

眉心處,那火紅色的火焰標志,更顯邪魅之美。

血火魔王!

血火魔族!

這一族,最善戰,也最敢戰。

蘇宇看向他,此刻,也是白衣起伏,手中浮現一本書,看向血火魔王,輕笑道:“大人的提議,我很感興趣!我也沒興趣和大人作對,廝殺到底,還不知道便宜了誰。”

血火魔王看了他一會,笑道:“那一起破開禁制,我來破,你幫我阻擋規則,你權限好像不低,可以更好地破除規則,破開之后,分了丹藥和寶鼎,各走各路。”

蘇宇忽然笑道:“大人現在還有多少實力?”

血火魔王失笑,看了他一會,許久,開口道:“不多,但是,對付個把永恒還行。蘇宇……你和我年輕的時候很像,管他強不強,上去就想先殺了再說,我若是年輕時期,必然和你一戰,可現在……我老了。”

老了!

蘇宇點點頭,笑道:“大人是年紀大了,那這樣,大人破開禁制,我來阻擋規則,我們一起奪寶!”

血火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說,開始破解那些禁制。

蘇宇距離他很遠,在一旁丟出書冊,阻擋那些規則匯聚,若是匯聚過多,蘇宇就親自出手,破碎那些規則之力。

兩人分工合作,看起來倒是美滿。

血火魔王一邊破除禁制,一邊笑道:“你幾級權限?感覺這邊的規則之力,對你避退許多。”

“四級。”

蘇宇笑道:“您呢?”

“七級。”

血火魔王笑道:“看樣子,你機緣的確不小,你這種大機緣的人,每個時代都有,但是有你這樣強大的,很少!你人族,得天獨厚,上古時代留下的余蔭,真的吃了十代人,你強大,和上古應該有關。”

“算是吧!”

血火笑道:“時光師的傳承,還是文王傳承?或者干脆武王傳承?其他人王傳承,我見過,比如河圖,比如上一次潮汐之變你人族的一位絕世強者,他們都是上古人王傳承。是強,是妖孽,但是沒到你這個地步。”

“不知道。”

蘇宇笑道:“沒騙你,真的不知道。”

血火點點頭,“你大概有點判斷,但是對上古了解太少,和我一樣,我一直覺得我繼承了上古時代魔族血火魔族的傳承,但是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說罷,又笑道:“蘇宇,我若是邀請你,去魔族的話,你會答應嗎?假如說,我傷勢愈合,合道成功,殺了現在的魔皇,一統魔族,你蘇宇可以在魔族自立為王,再開一族,你愿意嗎?”

“不愿意。”

蘇宇一拳打散了一些規則之力,笑道:“有些事情無法改變,比如……種族!我只要還活著,就是人族,這是我無法改變的事實,不是說我是魔族,就是魔族的。”

“這倒也是,可惜了!”

血火魔王笑道:“魔族這邊,我很看好摩多那!可惜,那家伙是始魔族的……我要是告訴你,我其實還是很看好他,甚至想過,摩多那當我血火魔族的族長,你會不會覺得我在撒謊?”

“大人不需要撒謊,何況,摩多那的確天賦不錯。”

血火魔王笑了,“和你這種年輕人談談,其實挺開心的,老一代的家伙,總是想法太多。”

此刻,他快要破開禁制了。

卻是依舊說道:“蘇宇,諸天萬界的局勢,你又了解幾分呢?”

蘇宇搖頭,“不太了解,一些老古董都在冒出來,十次潮汐之變,都十萬年了,時光隱藏了太多的東西,我到現在都沒怎么接觸前面九次潮汐之變的歷史,別說上古了!很多東西,我都是一知半解。”

“嗯。”

血火魔王笑道:“你說的不錯,你人族九次潮汐之變,最后都算是失敗了,其實,從這就可以看出,其中的秘密有多少,一次就算了,兩三次,一直到9次,你們都失敗了,難道人族真的無法崛起?還是人族真的一直都很弱?”

蘇宇點頭,是的,9次啊!

接連失敗了9次!

這其中蘊含的一些東西,其實值得去深思。

血火魔王又道:“你人族,前面九次潮汐之變,應該還有人活著,但是,各族應該也有不少,暗中在對峙罷了,這一點,其實不少人都猜到了!否則,界域通道一開,何止我們入侵?”

說著,又道:“大秦王他們,的確是人族的頂梁柱,但是,也只是這一個潮汐之變的頂梁柱,后面應該還有人,包括魔族也是,其實每一次潮汐之變結束,都有一些老古董消失,或者死了,或者失蹤……”

蘇宇笑道:“您的意思是,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有一群老古董在對峙,彼此威懾彼此?”

“對!”

血火魔王又笑道:“但是,你人族應該處于逆勢,九次潮汐之變積累的強者,應該都在那邊!你不知道,我經歷過第九次潮汐之變,其實,每一次潮汐之變結束,很多時候都莫名其妙,也許是因為暗中決出了勝負,也許是因為哪一方有老古董可以脫身出來了,往往就可以扭轉局勢!”

“第九次潮汐之變結束,你人族失敗了,你人族第九次潮汐之變,還是很強大的,那一次,大家都說,人族有希望崛起……結果,上次潮汐之變的人王,被人殺了!”

蘇宇露出疑惑好奇之色,“人王?”

“對,上一次潮汐之變,你人族比現在要強,也是一統之態,我跟你說的那個絕世強者天才,就是那位后期的人王,真正的堪比上古人王……他很強大,強大的可怕!后期,他壓制仙魔神龍,大戰多次,擊殺無數強者,可最終,人族卻是潰敗了!”

蘇宇好奇道:“因為他被人殺了?”

“對!”

“誰殺的?”

血火魔王想了想道:“不太清楚,當時很亂,那位是在和各大族的皇決戰的時候,被擊殺了!當時按照我當時的判斷,各族的半皇,很難擊殺他!何況,真殺他,各族半皇也得損失殆盡,結果……各族半皇幾乎都活著回去了,唯獨他,被人擊殺了,葬身在星辰海!所以我猜測,可能是一些老古董出面,聯手殺了他!”

他看向蘇宇,“所以,太過于優秀,未必是好事!”

蘇宇點頭,“多謝前輩教誨!”

就在此刻,血火魔王開啟了禁制,一股濃郁的藥香味,讓兩人都有些陶醉。

血火魔王笑了笑,看向蘇宇,“走吧,到一邊去,這是難得的寶物,別毀了,無論誰贏了,取走這寶物,都是好事,我贏了,我取走這寶物,恢復傷勢。你贏了,你取走,可以幫助大秦王恢復傷勢,或者自己修煉也行……”

蘇宇笑道:“前輩說的哪里話……”

“都到了這時候,小年輕,也該老實點了。”

血火魔王嘆道:“你不放心我吞服丹藥之后強大了自己,擊殺了你!而我,其實三顆不夠,我想要9顆全要,說給你6顆,都是扯淡,你大概也不信。”

說著,他笑容展露,“所以啊,咱們合伙先把禁制開了,待會,免得咱倆兩敗俱傷,連開啟禁制的實力都沒了,那就虧了!東西在這,贏家拿走,無論輸贏,咱們可以彼此對對方提一個要求,你看如何?”

蘇宇看向他,沉默了一會,笑容漸漸消失,“前輩請說。”

“其實也沒什么,你若是贏了,希望能把我的一些遺物,對你沒用的,轉贈給摩多那,告訴他,抗爭到底,那個龜孫子,不配當魔皇!”

血火嗤笑道:“他不配!用本族天才當替身,讓本族天才戰戰兢兢地活著,這不是皇道,也不是王道,這是魔道!”

“真正的強者,不是靠別人走出來的,他的合道都不靠譜,還想更上一層樓?笑話!”

“魔族指望他,早就廢了,如何能成為三強種族?”

血火魔王鄙夷了一陣現在的魔皇,他看不上他,哪怕對方實力比自己強大!

蘇宇倒是意外,“前輩的意思是,摩多那比他更合適?”

“那當然!”

血火魔王笑道:“那家伙,草包一個,你不懂,我卻是知道的!任何種族,都不會把自己復生的希望,寄托在本族天才身上,你記住了!神族有個戰無雙,仙族有個玄無極,大家都說,那是神皇和仙皇的替身,扯淡,這倆走的都不是三身之法,怎么要替身了?就是忽悠我族那個蠢貨的,讓他把大量的本族天才,弄的戰戰兢兢,差點廢了……你和他們交戰的時候難道沒發現,這兩族的皇,把自己的精血或者意志力,寄托在他們身上了嗎?”

蘇宇搖頭。

“這就對了,唯獨我族,那個蠢貨,一直把精血和意志力寄托在摩多那身上,你說,他愚蠢不愚蠢?”

血火魔王笑道:“上次三身被廢,當場殺了一位天才,化為過去身……這蠢貨,也是膽小怕死到了極致,那時候,哪怕有心要做,豈能當著大家的面做,如今,魔族人人自危,哎……無話可說,他怕死,怕被人殺入魔界,可是,哪有那么簡單被殺!也怕我挑釁他的權威……蘇宇,我若是說,他當時不殺那魔王,我不會奪他位置,你信嗎?”

“有點信。”

血火笑道:“那還好,起碼不是一點不信,我說實話,那時候他不殺那魔王,我的確沒興趣管他,可他當眾殺了,我得出頭,否則……魔族必然會一蹶不振!”

說到這,又笑道:“你說,你有什么要求,我若是贏了,也滿足你!”

蘇宇想了想,笑道:“也沒什么,第一,安全把我老師他們弄出去,回到人族。第二,別的寶物就算了,我的神文,留給我師父。第三,告訴我爹,再娶一個,再生一個……”

血火魔王笑了,“就這些?你這些要求,倒是不高!”

“人都死了,還要那么多干嘛?”

蘇宇笑道:“眼不見為凈,前輩覺得呢?”

“倒是灑脫!”

血火魔王揚手示意,蘇宇笑了笑,跟著他,一起朝不遠處的一塊空曠地走去,那邊,可能是平時煉丹師休息的區域。

血火魔王想拿走所有丹藥,蘇宇不愿意,而蘇宇想殺他滅口,血火魔王不樂意……

其實,沒太多的轉圜余地。

兩人都是心里門清。

所謂的合作取寶,到了他們這地步,誰會當真?

與其待會彼此算計,不如現在就分個勝負,贏家通吃,輸了的完蛋。

別毀了寶物,還能留下幾句遺言。

不得不說,此刻的蘇宇,忽然覺得,和這樣的強者決勝負,有些小興奮,也有些小開心,而且,血火魔王這樣的強者,其實還算干脆。

彎彎繞繞的是有,但是不算太多。

都到了這地步,咱們事先說開了,倒是有點切磋的味道了,雖說,這樣的切磋,會分生死!

但是,在萬族征戰,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

單獨單,博生死,分勝負!

兩人走到了那塊空曠的大地上,血火魔王笑道:“你也強在肉身,我肉身廢了,但是好歹也是永恒九段,不如先玩玩試試?”

“恭敬不如從命!”

轟轟!

話音剛落,兩人瞬間沖撞到了一起,拳腳齊出,破山海,鎮日月,戰無敵!

鎮山拳!

開天刀!

蘇宇一眨眼,接連動用數十套功法,而血火魔王,要簡單直接的多,從頭到尾就是一套拳法和一套腿法,轟隆隆巨響聲,傳蕩天地!

兩人打的天翻地覆,一眨眼,砰地一聲巨響,蘇宇倒飛出去,傷勢卻是不重,而血火魔王留在了原地,可孱弱的肉身,卻是龜裂了許多。

他笑了笑,也沒在意,嘆息一聲,“還好,沒算落下,不過你這肉身,真的不錯!”

挺強的!

他戰斗多年,技法、經驗都比蘇宇強的多,唯獨此刻肉身孱弱,發揮不出多強的實力。

盡管如此,依舊在肉身不強的情況下,擊飛了蘇宇。

遠處,蘇宇迅速爬起,喘息一聲,笑道:“前輩還是前輩,姜還是老的辣,我除了會的多點,倒是有些雜而不精了!”

“正常,你還年輕,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如今的年輕一代,戰斗經驗比你豐富的沒幾個,老一輩的,其實沒經歷第九次潮汐之變的話,后來的那些家伙,也沒什么經驗……”

血火魔王朝他走去,笑道:“你還真以為,個個都是一路殺上來的?運氣、機緣、天賦,讓這些家伙崛起了,戰斗上來的,其實不多了!”

話落,兩人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蘇宇出拳,一拳接連一拳,震蕩之法,震動對方肉身,眼看著血火魔王肉身被他震蕩的龜裂,蘇宇剛剛一喜,忽然,右手被血火魔王擒拿!

“喝!”

一聲低喝,氣血爆發,血火魔王怒吼一聲,全力以赴,轟隆一聲,蘇宇右手被他活生生扭斷!

扭斷了蘇宇的右手,血火魔王依舊擒拿住他的手臂,反向爆發一次,拖拽著蘇宇,轟隆一聲,朝大地砸去,而蘇宇,也順勢一腳,踢他的雙手骨骼斷裂!

蘇宇被重重砸到了地上,八層這堅固無比的地面,都被他砸出了一個大洞,蘇宇72鑄之后,體外還有一層防御罩,此刻,都被對方活活打爆,右手耷拉下來,骨骼斷裂,蘇宇迅速血肉重生,卻是依舊疼痛難耐。

劇痛!

比直接砍斷了手臂還要痛!

他肉身比現在的血火魔王強不少,可是,依舊被對方輕易扭斷了一根手臂。

血火魔王抖了抖雙手,也喘息了一陣,笑道:“真厲害,你這肉身,強大的有些可怕了,說你是永恒中段,我都有些信了!妖孽啊!”

嘴上說著,下一刻,他雙腳如利劍,嗡地一聲踢破虛空,以無與倫比的蘇宇,迅速踢中蘇宇,一腳,兩腳,三腳……

足足上百腳踢出,而蘇宇,只來得及反擊十多次!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兩人分開,蘇宇從上到下,都是腳印,都是血印,額頭上都被血火魔王踢出了一處凹陷,露出了一些血漿。

而血火魔王,身上只有少少的幾個腳印和拳印,卻是深可見骨,血液,不斷滴落。

血火魔王自嘲一笑,“這就叫一力降十會!”

我擊中蘇宇再多次,踢他百腳,不如他一拳打中的傷勢強大。

力量……果然,失去了力量,再高超的技藝,都是無用功啊。

世人追求境界和力量的強大,果然還是有道理的。

蘇宇喘息著,“前輩說笑了,若是前輩和我同樣的力量……我就死了。”

“多活上萬年,也不是開玩笑的,是吧?”

血火魔王笑道:“小心了,肉身我看樣子是不敵你了,玩玩規則吧,時光規則,這才是永恒的底牌,你大概不太精通,沒事,我教你怎么玩!”

虛空穿透,血火魔王瞬間出現在蘇宇面前,一掌拍下。

直拍他的腦門!

不但如此,此刻,蘇宇一拳打出,卻是打了一個空,仿佛兩者不在同一個時空。

“這樣不行的,你我不在一個維度,我的攻擊,在未來一刻……”

血火魔王等他一拳打出,這才一掌拍下,直接打中蘇宇的手臂,咔擦一聲,手臂斷裂。

血火魔王被時光之力包裹,笑道:“若是如此,你可就敗了,力量是強,也得打中我……”

他再次出手,他攻擊過去未來,而不是現在,蘇宇一腳踢出,對方再次延遲一會,等他踢出了,一腳踩在蘇宇的腿上,砰地一聲,小腿被踢中,劇痛!

這就是無敵!

這就是時光之力,規則之力。

你再強,你打不中他!

蘇宇壓下心中的煩躁,壓下不安,瞬間恢復冷靜,這一刻,他不再浮躁,我死亡過很多次,我有經驗的,我也不是沒辦法對付他的!

我有辦法的!

神文,此刻迅速發揮到了巔峰。

忍耐住!

靜下心!

“靜”字神文發動,屏蔽感知,“忍”字神文發揮,忍住,不要沖動。

“劫”字神文感知危機,確定危機何時到來。

“慢”字神文發動,降低對方速度!

“血”字神文發動,抽離對方血液。

蘇宇仿佛回到了當初弱小時期,哪怕他實力其實比現在的血火魔王強,他也不再沖動。

蘇宇眼中神光閃爍,忽然,再次一拳打出!

剛打出,陡然縮回,肘擊!

一聲巨響,虛空中伸出來的一張手臂,被他一肘擊破,血灑虛空!

血火魔王迅速倒退,身影浮現,看向蘇宇,眼神復雜。

沒人想死!

然而,蘇宇真的是妖孽,他不是單純的實力強大的莽夫,他還是文明師,他手段很多,他也有足夠的耐心和忍耐力。

“你……太妖孽了!”

蘇宇不語,戰斗,瞬間再次爆發,這一次,是蘇宇主動攻擊,他忽然盯上了對方身邊的時光長河,眼神如日月璀璨,這就是他規則之力的來源!

斷長河!

血火魔王倒退,卻是被蘇宇一拳打中手臂,再次滴血,血火魔王迅速環繞蘇宇,時光長河若隱若現!

他環繞著蘇宇,不斷出擊,而蘇宇,也在不斷反擊!

從一開始,對方十拳打來,蘇宇還擊一拳,現在,血火魔王打十拳,蘇宇起碼能還擊三拳。

十拳造成的傷勢,卻是遠不如蘇宇一拳來的猛烈!

轟隆隆!

劇烈的響聲,傳蕩天地,在安靜的八層響起。

兩人,都沒怎么說話了。

而這一刻,八層,其他幾人,都聽到了這劇烈的響聲。

一處府邸前,摩多那皺著眉頭,默默傾聽,腦海中,迅速構建出一副兩人交戰的場景,這也是一種天賦。

此刻,摩多那仿佛看到了蘇宇和血火魔王的交戰場景。

“退……”

摩多那喃喃一聲,果然,血火魔王迅速避退,而蘇宇,一拳打出,摩多那還沒來得及反應,血火魔王老辣無比,一掌拍出,而蘇宇,卻是扭轉手臂,一腳倒踢而上!

一聲巨響,在整個八層再次響起,血火魔王被踢飛了,口中鮮血狂涌。

摩多那仿佛聽到了,看到了,眼中,露出一抹無奈和悲哀。

血火魔王……恐怕真的不敵蘇宇!

他沒辦法一擊重創蘇宇,給蘇宇留下的都是小傷,蘇宇以傷換傷,如此情況下,再斗下去,血火必敗!

戰斗,持續。

砰砰砰!

兩人都是渾身浴血,蘇宇越戰越勇,拳怕少壯,何況蘇宇肉身強悍,神文又多,持續戰斗了大概半個小時,血火魔王有些無力了。

他受傷太重了!

肉身廢了,意志海不算強大,此刻,幾乎是以準無敵之力,在和蘇宇戰斗,對付一般的無敵,他還能搏殺一下,可對付的蘇宇,肉身強大的比剛入無敵的一些家伙還要強大。

轟隆!

又一聲巨響,血火魔王倒飛而出,口中,黑色污血噴涌,看向蘇宇,帶著一些無奈和不甘。

“我……若是和你同階……”

蘇宇羞澀道:“前輩,我才凌云!”

“噗!”

一口鮮血噴出,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為了掩飾尷尬。

是的,凌云!

他才凌云!

他不是無敵!

血火咳嗽,血液噴涌而出,看向蘇宇,嘆道:“你很強……但是,真遇到了老練的永恒,哪怕只是一段,你未必能贏……你……未必能打中對方,速度太慢……”

蘇宇點頭,“不過,被我打中,一拳就打死他!”

“一拳?”

血火呵呵一笑,你真以為你一拳可以打死我?

而此刻,蘇宇深吸一口氣,“前輩,我倒是敬你是條漢子,也沒過于欺負你,但是……該結束了,前輩……一路走好,我蘇宇,也送前輩一程!”

這一刻,蘇宇渾身死氣大勝!

我沒動用陽竅呢!

怕星月撐不住,現在,陽竅還在吸收自己的力量,蘇宇也快撐不住了,先借用一下星月的力量吧,否則,再這么下去,蘇宇自己撐不住了!

“鎮山!”

一聲暴喝,這一拳,強悍無比!

強大的力量,甚至打破了虛空,露出了黑漆漆的空間裂縫,而這,可是在強者無數的八層,一瞬間,大量的規則之力席卷而來!

而蘇宇卻是根本不在乎,一拳打出,石破天驚!

血火魔王先是駭然,接著是釋然,最后是無奈……

他么的,這家伙,居然一直沒用全力和他打,我艸你!

這家伙,恐怖的有些過分了!

古往今來,第一凌云,絕對沒人能爭,哪怕人皇,也不可以!

“不冤……”

血火魔王苦笑,卻也沒有束手就擒,而是暴吼一聲,渾身氣血燃燒,肉身消散,化為一拳,夾雜著時光之力,轟隆一聲,一拳打向蘇宇的拳頭!

巨大的響聲,再次震蕩天地,強悍的力量,席卷四方!

剛破開禁制的藍天,剛進入,砰地一聲巨響,被那股強大的力量,沖擊的撞擊在大門之上,肉身都扁了,緩緩地從大門上滑落下來,唯有一個念頭,蘇宇,你他么不是個人!

而這一刻,伴隨著這巨響,天地震蕩,一股血色瞬間浮現在天空中。

一朵巨大的云彩,也同時出現。

血云,那是隕落異象。

金色云朵,卻是獎勵。

非但如此,還有一道規則之力浮現,那是懲罰的規則!

這一刻,外界。

忽然,天地劇震!

遙遠處。

魔界上空,這一刻,一尊強悍無邊的身影浮現,一步步朝魔界走去,忽然,這身影墜毀,一輪巨大的血日墜毀,空中,群星墜毀!

此時此刻,整個諸天萬界瞬間安靜了。

下一刻,魔界上空,五尊魔王浮現,看向天空,五尊魔王,跪伏在地,血淚縱橫。

我王,隕落了!

第十潮汐,第一尊隕落的永恒九段!

諸天震蕩,星辰海震動,大浪席卷天地,血雨瓢潑,這位第九潮汐活下來的強者,統領血火魔族一步步登上巔峰的強者,這一次,再也回不到魔族了!

“送吾王!”

成千上萬的血火魔族,凄厲嘶吼,跪伏在地,我族之王,再也無登頂機會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5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