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64章 各有算計

第564章 各有算計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64章 各有算計

“這是都想殺我啊!”

幻天鏡中,蘇宇感慨萬千,我感受到了濃濃的惡意!

那惡意,撲面而來。

就差說,蘇宇,你暴露了!

“劫”字神文,不得不說,到了四階巔峰,這感應能力還是極其敏銳的,但是現在還是差了點,不知道劫難從何而來。

哪天能知道,劫難從哪來的,那就更厲害了。

不知道到了五階,會不會能判斷出一二。

若是能知道劫難來源,那就不用自己去猜測,去判斷,去思考了,當個不用腦子的人多好,用腦子多了,容易衰老。

“無敵這么多,我可一個都沒辦法對付。”

“我的優勢在于隱蔽,而不是強大,比強大,我比無敵差的遠!”

“在這,沒有石雕幫忙,唯一的幫手,應該是星月了,不知道星月會不會幫我。”

還得靠自己!

關鍵是,自己實力也不夠啊。

那唯一的辦法,就是進恭王府,依靠死靈,實力不夠,那便借力打力,其他手段都行不通。

“除非,我先吞掉九葉天蓮,實力暴漲,之后才有希望跟無敵來斗一斗!”

對的,九葉天蓮才是他唯一翻身的機會。

先奪天蓮,再去對付敵人。

目標明確!

“所以從現在起,哪怕這些無敵打死了一大批,我也不要動彈,以免暴露!唯有最后關頭奪寶,我才能現身!”

蘇宇正想著,又是一聲大笑傳來!

“哈哈哈,我又上來了!”

通道口,河圖大笑,轟隆一聲,死氣蔓延天地,而這一刻,七八尊無敵,紛紛出手,蘇宇看到了許多人,看到了金色面具的天部部長,看到了持槍的秦鎮……

話說回來,這秦鎮……好猛的樣子。

蘇宇看了一會,冰封神王沒參戰,而是在外圍待著,倒也方便他觀戰。

蘇宇看了一會,有些意外。

河圖很強大,強大的打的其他無敵節節后退,另外一位死靈也是,兩位死靈聯手,連天部部長都被打的不斷后退,完全靠人數來壓制這倆死靈。

這么弱?

蘇宇心中疑惑,永恒九段和七段之間沒什么差距嗎?

若是如此的話,天部部長一人難以壓制兩位,倒也說的過去,這涉及到的東西,他不懂。

不過……這些家伙,怎么沒人開什么時光長河,感覺都在真刀真槍地干。

還是說,到了無敵這地步,大家都會開了,所以就不開了?

一個個疑惑,在腦海中浮現。

漸漸地……蘇宇有些想法了。

因為蘇宇發現,夏龍武這位兇猛的無敵,此刻卻是有些打醬油的意思,態度不要太明顯,夏龍武這種萬界都懼怕的血屠王,此刻卻是在秦鎮之后,時不時地出一刀,壓根都沒怎么搏命。

“一群打醬油的!”

蘇宇忽然明悟了,有些無語。

忽然有些懂了,為何河圖和那個死靈君主,可以一次次地沖擊,一次次地完璧無損地回歸了,這群混蛋,都在打醬油!

嘴上說的害怕,實際上,也就那些無敵之下真的害怕,到了無敵境的這群老家伙,恐怕各有算計吧!

“一個個修煉到了無敵,膽子的確不小!”

“這些死靈,都在算計當中啊。”

蘇宇心中想著,看著,身邊的人,哪怕隔著天兵看,都一個個一臉震撼,無比唏噓,好強!

蘇宇卻是沒看出多強,一群人打兩位死靈君主,還有比死靈君主更強的存在,還有其他永恒七段,結果弄的河圖很厲害一樣,一個打五個!

我去你的!

死靈畢竟是死靈,死了,一些手段都不會用了,遺忘了,死氣的確厲害,然而,同階的情況下,說句大實話,死靈肯定要比同階的生靈弱一點的。

結果,打成這狗樣?

虧河圖還興奮的哇哇直叫喚!

果然沒腦子!

死靈啊,腦子缺根弦,這個沒辦法,死了,腦子都成空的了。

此刻,外面,河圖興奮無比,“哈哈哈!”

“你們這群廢物,七層,是我的地盤,你們想阻攔我,做夢!”

蘇宇冷眼旁觀,那些無敵,打的辛苦,五個打一個,都被河圖打的節節后退,再次有無敵加入戰斗。

而恭王府那邊,死靈通道在震動,死氣在彌漫,蘇宇都感受到了。

顯然,那把刀被河圖震蕩的偏移了許多。

河圖,對那把刀大概率有一點影響。

可是,真要不給河圖上來,河圖影響個屁。

“好強的死靈!”

“這兩個死靈,太強了,太危險了,這么下去,七層未必能守住啊!”

蘇宇這邊,那些神族再次心驚膽戰地議論著。

而此刻,一道人影閃爍,出現在他們面前,戰無雙看了一眼外面,平靜道:“不用擔心,河圖他們就算上來了,別忘了,七層的無敵數十位呢!”

“可是……”

“沒有可是!”

戰無雙打斷了別人的問話,平靜道:“好好在這待著就行了,不會有事的。這一次,奪寶已經成了次要的,一旦九葉天蓮有了歸屬,我們等待回歸就行!”

說罷,側頭看了一眼眾人,“都不要亂跑,也不要亂動!不管大家心里有什么想法,外面,還有數十位無敵存在,我希望諸位不要做出自己后悔的事!”

蘇宇一臉崇拜地看著他,心中卻是狐疑,你是對其他人說的,還是對我說的?

懷疑我在這里面?

還是不管懷疑不懷疑,先說了再說,反正不少塊肉。

很快,宇圣也來了,掃了一眼眾人,眼中神光閃爍,冷冷道:“諸位看歸看,都別亂跑,知道嗎?”

“知道!”

一群人應和,蘇宇也應和了幾句,很快問道:“大人,上面那個旋渦是出口嗎?要是遇到了危險,我們可以從旋渦飛出去嗎?”

宇圣看了他一眼,眼中帶著一些輕蔑,倒是認出了蘇宇,敷衍道:“就算出去,也要我們帶你們出去,防止意外發生!”

也沒說那個旋渦是真是假。

沒必要說。

聽話,自然可以活下去,不聽話,自己亂跑,死了別怪我沒說。

那旋渦,自然不是出口。

宇圣的目光,下意識地落到了一處地界,蘇宇沒去看,但是他知道,宇圣看的地方,是一處樓閣。

真的出口在那?

當然,也得小心是計中計,故意引導,準無敵腦子應該還有點,就算沒懷疑蘇宇的身份,也不會表現的那么明顯。

蘇宇也不在意這些,他就沒準備從出口出去,真出去了,不怕被人甕中捉鱉,堵住門口殺你?

此刻的他,和尋常山海一樣,看著外面的大戰,看了一會,看的不清楚了,就不再看了,找了個人少的地方,盤膝坐下,呆呆地想著事。

好像在發愁,這次到底能不能活著出去?

而就在他盤膝坐下的時候,忽然,戰無雙來了,戰無雙在他跟前蹲下,淡笑道:“云昊,你想出去?”

蘇宇急忙起身道:“無雙殿下!”

“別客氣。”

戰無雙笑容柔和道:“你是想出去了?”

蘇宇嘆道:“不是想出去,是想回去!死了這么多人,我怕了,不怕殿下笑話,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活著出去,什么寶物,什么好處,我都不想要了。這一次,死了太多人,我們600多人進來……現在活下來的還不到三分之一了。”

戰無雙點頭,輕嘆一聲,“有個下手極黑的混蛋進來了,沒辦法。”

蘇宇點頭,“死靈的確殺戮太重,這些家伙,都死了一次了,還這么殺戮,萬族就沒辦法解決他們嗎?”

戰無雙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會有辦法的,你先修煉吧,我去別地看看。”

“殿下……我有點怕,殿下,能多說幾句嗎?”

蘇宇一臉懇切,我這樣的小人物,好不容易遇到了你這樣的大人物,有機會多聊幾句,當然得聊聊才行!

戰無雙很快沒了興趣。

這不是蘇宇吧?

自己嚇自己,現在看一個人,都覺得可能是蘇宇。

算了!

試探不出什么,很快,他走向另外一人,開始了噓寒問暖。

蘇宇心中腹誹,跟我玩這套。

戰無雙別看年紀比自己大的多,這套他還嫩了點,一群沒經歷過幾次毒打的家伙,哪有那么多社會經驗,自己可不一樣,你蘇大爺,從小就喜歡和人斗嘴皮子,耍心眼子。

這一刻,倒是有些想念浩子了。

浩子這次好像沒來,可惜……也不算可惜,沒來更好,安全一些。

自己這死黨,現在不知道實力如何了,有沒有加入龍武衛,還是說,繼續在學府中深造?

上次好像聽說進入騰空了,可是開竅太少,進入騰空,也只是垃圾,不知道大夏府有沒有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多給點好處,幫他晉級。

和萬族這些天才斗心眼,蘇宇覺得沒意思,一個個的,其實都不算太陰險。

生活環境不同!

沒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打小就是天才,衣食無憂的那種,要啥有啥,動腦子干嘛?

夠強就行!

越強越好!

萬族真正精于算計的,還是那些老古董,一個個的,經歷多了,被毒打過,倒是會動腦子了。

真比起算計,還是小族和人族多一些。

實力不夠,才會用腦子來湊。

蘇宇也很想當這樣的沒腦子的,那才爽,想打誰打誰。

外面,一聲巨響傳開,很快,河圖和呆呆再次被打了下去,臨走的時候,河圖還狂笑著:“我會上來的,等我!”

“白癡!”

蘇宇心中腹誹一句,你上來就上來好了,到了九葉天蓮開放的時候,你不上來,都有人拉你上來,你不上來,這局面怎么混亂?

不亂,大家如何奪寶?

此刻,蘇宇也算是看的透徹了。

“我老師他們在哪?”

蘇宇此刻心中想著這些,不知道老師他們有沒有事,還有,毛球還在黃九那邊,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空空這些強者,都躲到哪去了?

這幾位,難不成也想奪取九葉天蓮?

“空空……也許還真有戲,這家伙實力可是很強的,關鍵是,擅長空間之法,穿梭過去,瞬間奪取,大概有機會,但是無敵一定會防著……所以摩多那的空間穿梭符,就算要用,最好也得等空空現身,否則,一定會有人防范的!”

蘇宇心中想著很多事,那這么說,其實自己沒什么底牌,唯一的底牌……是星月!

“對,星月!”

蘇宇眼神變幻,大家都在盯著我,盯著那些強者,但是,很少有人會盯著死靈,因為九葉天蓮對死靈沒用,也許還有一些規則壓制,所以死靈一般也不會動這些東西。

可是……星月不是一般死靈啊,那是我家的!

“所以,我真正有希望,拿到九葉天蓮的希望,還得寄托在星月身上!”

“除了摩多那,沒人知道,我在死靈界還有靠山……雖然靠山不太穩妥!”

對,星月,就是她了!

這一次,能不能成,就看星月了。

當然,這很危險,九葉天蓮這東西,大家不會輕易放棄的,星月真奪取了,大概會被人打死。

蘇宇不斷想著,星月,唯一的機會了。

“我一旦現身,各大強族無敵都會盯著我,而不會去管星月,可是……我就危險了!”

蘇宇凝眉,以身犯險?

這,也是一種辦法。

前提是,自己有把握逃生,否則就是送死了。

“八層……”

蘇宇心中不斷升起一個個想法,一個個念頭,我現身奪寶,奪寶失敗,只能逃亡八層,肯定會有無敵來追殺我,那時候,視線都在我這,星月就有機會奪寶走人了。

關鍵在于,星月她不聽話啊。

哄她?

騙她?

還有,她奪寶了,逃回了死靈界域,那我在八層,我也不好去追啊。

麻煩!

還是說,我直接也逃入死靈界域?

他還在想著,一旁,老郝小聲道:“云昊,剛剛和無雙殿下交流,有何感觸?”

“不愧是我神族第一天驕!”

蘇宇贊嘆道:“不驕不躁,沒有盛氣凌人,太厲害了!”

說著,又一臉向往地看向那邊的戰無雙。

就差說,我好愛你了!

而實際上,卻是不斷滲透自己的元氣和意志力,在探查整個天兵,當然,動靜很小,主要靠“陰”字神文去探查,去了解整個天兵的結構。

天兵,只有無敵才可以打爆。

蘇宇不是,但是掌握了后門,我也能自己打爆,這玩意現在就是囚籠,這可不是蘇宇想要的結果。

他一點點地探查,滲透。

這兵器被冰封神王煉化了,自己還是要小心一點,免得引起他的注意。

外面,大戰停歇了。

一尊尊無敵,都很沉默,都不說話,而九葉天蓮的第八片葉子,要開啟了。

此刻,他們也能看到虛空。

那第八片葉子,正在一點點地綻放,很快,八片葉子出現了,搖曳身姿,讓人驚嘆,好寶貝!

“就差一瓣了!”

這時候,附近也有人感慨,“九葉天蓮,再過兩天恐怕就要正式綻放了!”

綻放,也是危機的來源。

而就在此刻。

恭王府。

那巨大的后院門口,看守的準無敵們,一個個看向后院,后院中,死氣開始彌漫了,湖心亭那邊,那柄刀,開始偏離門口了。

湖中,那一朵即將綻放的九葉天蓮,附近也蕩漾著時光之力,看的一位位準無敵,也是心生向往。

有準無敵低不可聞道:“好寶物,一瓣換一塊承載物都夠了!”

九片花朵啊!

“關鍵是,有承載物,也未必能換到!”

“這可是成皇的至寶!”

合道,如今便是大家口中的皇了。

這樣的至寶,誰還沒點貪婪之心?

可是,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他們可以覬覦的,數十位無敵都在等著。

而就在他們感慨的時候,虛空顫動,一尊尊強者浮現。

不是無敵,而是一些準無敵。

一直沒怎么出現的準無敵。

食鐵族九月,古犼族吞天,命族長河,天淵族天咒!

四大強者!

新的證道榜上,這些人排名都在前十。

一個個的,都出現在了此地。

古犼一族,那吞天面目猙獰,嘎吱一口,咬著一個像人一樣的生物吃著,露出雪白的牙齒,笑道:“都到了?也是,我們這些家伙,證道太難了!三身實力差距太大,合一太難,唯有此寶,不要多,一到兩片,就足夠我們平衡三身,踏入合一了!”

是的,這些家伙,也是為了九葉天蓮來的。

九葉天蓮,最大的作用是強化三身,再次撈取三身,強化過去未來。

而他們這些頂級準無敵,有的是未來身太過強大,導致三身合一極難,現在,若是有九葉天蓮,也許可以強化到平衡,過去未來現在都平衡,再次三身合一,那樣一來,他們這些家伙證道成功,一個個實力大概都不會比夏龍武差絲毫,也許更強。

因為現在的他們,都能戰無敵。

一具未來身,便有無敵之力。

古犼說著,再次一口咬下,咬的血肉模糊,笑呵呵道:“空空呢?那老小子來了吧!”

遠處,九月也在吃東西,一邊吃,一邊摸肚子,憨憨道:“來了吧,他三身平衡比我們還差,偷了天古的棺材板,大概是融入了過去身,過去強大到了一定地步,未來若是弱小了,如何合一?空空,是吧?”

“我沒到!”

虛空中,傳來了空空的聲音,空空嘆道:“干嘛都盯著我?九月,吞天,長河和天咒才該盯著,我們手段就在這,這倆手段卻是特殊,還能聯手!命族和天淵一族,雖然不是聯盟,但是這倆族,才是真的詭異,神秘莫測,你們盯著他們啊!”

虛空中,那長河融入時光長河之中,輕笑道:“空空謬贊了,我們再神秘,也沒你厲害,天古仙皇的棺材板,人族的文墓碑,這兩樣至寶,可都在你手上!”

一群準無敵,旁若無人一般,就在那些準無敵頭頂上空聊著天。

囂張!

然而,下方的一群準無敵,卻是個個臉色凝重無比。

此刻,虛空中,一尊無敵浮現身影,眼如耀陽,看向幾人,冷冷道:“幾位,也要奪寶?”

九月憨笑道:“看看,看看熱鬧!魔王大人息怒……”

說罷,笑呵呵道:“魔族……不好惹,不招惹!對了,月蝕仙王呢?”

下一刻,虛空中,出現一尊仙王,月蝕仙王!

冷冷看向九月,凝眉道:“九月,你要找我?”

九月滴答一聲,滴出了一滴口水……急忙吸走,害怕道:“月蝕仙王好強,我沒別的意思,我一族,不打架,不殺人的……”

說著,又補充道:“不奪寶,也不吃人!”

說罷,卻是瘋狂咽口水,往嘴巴里塞東西,傳音古犼道:“吞天,空空,引他出去好不好?一起找個地方,打他悶棍,把他烤吃了!”

月蝕仙王啊!

雖然不算太老,但是,也是上個潮汐活下來的老古董了,一定很香很香!

永恒五段!

很厲害的家伙了,可是……九月這幾頭大妖,卻是沒那么害怕。

聯手干他!

打死了他,可以吃肉。

至于魔族……沒興趣搭理,太臭!

這一刻,吞天也好,九月也好,都有滴口水的沖動,而對面,月蝕仙王臉色冷漠,他感受到了惡意!

幾位準無敵,居然對他起了惡意。

這些家伙,真的瘋了,居然想吃他。

是的,他感受到了,不,看到了!

九月和吞天,正在流口水。

瘋狂的一群野獸!

而魔族那位魔王,眼神閃爍,卻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你們玩,我不管。

哪怕他,其實也感受到了,這幾位準無敵的強大。

這些家伙,一個個都是機緣傍身,有的過去身強大無比,有的未來身強大無比,完全具備無敵戰力,而不是那種勉強和無敵對戰的,而是可以匹敵,甚至可以搏殺的那種!

這才是當今萬界,最強的一批準無敵。

當他們是無敵就行了!

否則,尋常的準無敵敢這個眼神,月蝕仙王大概要發飆了,要殺人了!

兩邊,都在想著什么。

而就在這一刻,一群人忽然都變色,虛空中,一道道身影浮現,男女老少都有,齊齊凄厲喊道:“我好冤枉,道歉,給我道歉!”

“我好委屈啊!”

“我太委屈了!”

隨著這些聲音傳出,虛空又開始微微顫動了,沒有之前那么激烈,然而,依舊讓一位位準無敵變了臉色。

虛空中,兩股強悍的力量波動溢散開,一人悶哼一聲,從無盡黑暗中跌落,一位黑袍強者從黑暗中浮現身影,冷冷道:“藍天,你要找我麻煩?”

天淵族天咒,證道榜第四。

而藍天,證道榜第六。

此刻,虛空中,一道又一道身影浮現,而這些身影,卻是迅速腐爛,化為塵埃,藍天凄厲道:“你好狠,你好毒啊!”

一聲悶哼,再次傳來。

是天咒!

他身上溢散出一些死亡氣息,溢散開了,下方的一些準無敵,急忙避開,那些死亡之氣,不是死氣,卻是有泯滅之效。

天咒聲音變幻不定,“好一個藍天!”

藍天真實實力未必如他,但是差距也不大,此刻,藍天在這好像還有些加成,那凄厲的怨吼之聲,有些附加作用,沖擊他的意志海,讓他吃了點虧。

“天咒啊!”

此刻,藍天聲音幽幽傳來,“你父親殺了葉霸天,天圣說了,遲早殺了你全家,滅了你全族,天咒啊,你這名字不吉利,帶天啊,原本和我們是一家,現在是要死啊!”

天咒冷漠聲傳來,“你有能耐,那便殺了我,藍天,是嗎?”

“藍天!”

“藍天!”

此刻,整個虛空都在回蕩這道聲音,一個個藍天分身,再次潰爛,瞬間化為塵埃。

分身死亡了許多!

沒出現死靈。

因為只是分身。

而藍天,卻是凄厲道:“你欺負我啊,天咒,你欺負我……”

那怨念貫穿天地,轟隆!

此刻,所有人都看到了,虛空中,一道黑氣,被一張濃郁的惡魔之臉,一口咬下,一口咬斷!

天咒一口鮮血噴出,瞬間將鮮血化為虛無,心中駭然,“你……”

藍天凄厲聲再起:“你要死,你一定會死,你居然殺我分身,你要死!”

天咒暗罵,他向來是詛咒別人,今天卻是遇到對手了,那瘋子的怨念之聲,仿佛冥冥中勾連了什么,那惡魔面孔,比他的詛咒之力還強!

一口便咬斷了他的詛咒之術!

藍天忽然不再怨毒地慘叫了,而是委屈,可憐,凄慘道:“為何要欺負我?為什么?不要再欺負我這弱小的小女子了……”

四周,一尊尊無敵浮現,一個個面色迥異,看向虛空,而藍天,此刻再次消失了,凄慘聲再次傳來:“你們欺負我啊!冤枉我!”

“我好慘啊!”

“小蘇宇,救命啊,有人欺負我!”

四周,一些無敵面色微變,藍天卻是忽然笑了,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傳蕩而來,“嘻嘻,哈哈,嘿嘿……我的小蘇宇,現在就在此地呢,就在你們當中,他是我半個徒弟呢,我的偽裝之術,他得了我的真傳,好厲害呢!”

“藍天,休要妖言惑眾!”

月蝕仙王冷冷道:“你以為,區區一個蘇宇能如何?再妖孽,這里也是星宇府邸!在這,他敢出來嗎?”

“嘻嘻,他要出來了喲!”

“嘿嘿,他很快就要來了,殺光你們呢,殺呀!”

瘋子的聲音,越來越遠,藍天再次凄厲慘叫起來,黑暗中,幾位無敵浮現,手中都抓著一個個分身,有些人面色迥異,緩緩道:“他分身無數,本體在哪,很難探查到!”

“這家伙,邪乎的很!”

“關鍵是,好像和七層某樣東西關聯到了一起,那股怨恨之力,極其強大!”

一位位無敵,也不是弱者,都判斷出了一些東西。

天咒居然吃了點小虧!

這是不可思議的事。

天咒,在這之前,證道榜上排名第一!

不管之前的排名,到底準不準,能排名第一,自然是有第一的道理,天咒很久之前,就和無敵交手過,不落下風。

而今日,卻是在藍天手中吃了點小虧。

一群無敵,都是陰沉無比。

這瘋子,最近很瘋狂。

到處殺人!

關鍵是,實力還極強!

而此刻,下方,有準無敵卻是意外無比,沉聲道:“仙王大人,蘇宇來了?”

月蝕仙王淡漠道:“來還是不來,有區別嗎?區區一個凌云,難道還能翻天?這里,可不是古城!”

“不是,仙王大人,他到底來沒來?”

月蝕仙王皺眉,冷淡道:“怎么,蘇宇來不來,對吾等有影響嗎?”

這些家伙,都什么表情!

蘇宇來了又如何?

藍天那瘋子都掀不起什么風浪,何況一個蘇宇,月蝕仙王都古怪了,你們有必要這樣嗎?

妖孽,他見的多了。

而此刻,其他準無敵,好像都只是來露個面,很快都消失不見了。

這些準無敵,強悍無比。

那天咒臨走的時候,還特意看了一眼死靈之門,也很快消失了。

同一時間。

死靈通道下方。

一尊尊死靈君主,都在整戈待發,有些興奮的樣子。

就在此刻,忽然,一道幽冷聲傳入死靈通道,“尊敬的諸位君主大人,吾是天淵一族天咒,吾族愿助諸位大人破死靈之門而出,還望諸位大人能和吾族締結盟約,來自上古的盟約!”

“若是諸位大人答應,吾族愿接引河圖大人們進入七層!”

星月有些異樣,而身邊,一尊強大的死靈君主,倒是不意外,笑道:“天淵一族?上古墮入死靈界的那一族?天淵界,和我們死靈界,可是只有一墻之隔!”

“那也沒用,那邊沒通道,只有一些小裂縫,吾等根本出不去,只有一些小家伙,才能鉆出去。”

這些古老的死靈君主們,八卦了起來,而星月,對很多秘密卻是一無所知。

很快,有死靈君主笑道:“有趣,天淵族想和我們聯手……答應嗎?”

“答應!”

“為何不答應,這些生靈,永遠都是如此,永遠都是這么自高自大,不過是想借我們之力,為他們牟利罷了,答應他們,他們要的,和我們要的不沖突!”

幾尊君主商量著,很快,看向星月,笑道:“星月君主,你覺得如何?”

星月沉聲道:“他說的盟約,對我們限制大嗎?一旦締結盟約,會有什么影響?還有,為何他可以傳音進入死靈界域,除了死靈,好像其他人不可以做到……”

起碼,這封印的通道是沒辦法的,古城的一些通道,鎮守許可的情況下,倒是可以傳聲進入。

“因為他們是天淵一族……”

有古老死靈笑道:“他們和死靈界打交道許多年了,一些小技巧罷了!古老的盟約,星月你太年輕,所以不知道,天淵界其實和死靈界,達成過一些盟約,在規則見證下,可以締結!他們要的,不出意外,便是那九葉天蓮了,而我們要的,是出去,迅速出去,和河圖他們匯合!”

星月沉聲道:“諸位準備締結?”

“為何不?”

星月想了想,也是,死靈還在乎這些?

給我們出去,締結盟約就締結盟約好了,對方要的九葉天蓮,對他們而言,一文不值,壓根沒法用。

星月又道:“天淵族可以讓我們無視規則出去嗎?”

“不知道,起碼可以讓我們多一些機會!”

星月不再問了,心中想著,要不要告訴蘇宇那個不聽話的屬下?

天淵族,居然還能和死靈界溝通,這個星月之前都不知道。

丟死靈臉了!

而且,在很多無敵的注視下,對方都可以和死靈通道中的死靈聯系,這倒是個很特殊的手段。

“蘇宇現在沒開陽竅,沒吸收我的死氣,難道在哪躲著?”

“要不要多輸入點死氣,把他暴露了?”

星月惡狠狠地想著!

要不要?

大不了違背一些規則,受點懲罰,把蘇宇暴露了,讓他被人干掉!

考慮一會,星月哼了一聲,放棄了這誘人的想法。

那個奸滑的家伙,也許根本不會受到影響,那自己要坑他的事,被他知道了,他一定會報復我的!

一旦他全力吸收我的死氣……我遲早會被發現破綻的!

暫且放棄!

想著這些,她也沒加大死氣傳輸,還是維持之前那條微弱的死氣通道,傳入的死氣,有一些微弱的波動,這波動,只有她和蘇宇才能明白。

與此同時。

蘇宇微微一愣,迅速化解那些微弱的死氣,自從星月來了這邊,他和星月之間的死氣通道就建立了。

很微弱,蘇宇也一直在化解。

除非開了陽竅吸收死氣,否則,幾乎察覺不到蘇宇身上有任何死氣存在。

此刻,那傳輸來的微弱死氣,好像在告訴自己什么。

蘇宇仔細辨別,迅速化解死氣,很快,眼神微變。

我去!

天淵族?

可以啊,這一族,居然和死靈族還有關聯,還能勾結,這也行?

這算是生靈界的叛徒了吧?

他迅速思考著,這條消息,對自己的利弊,自己如何能從中謀奪好處。

“也許……這也是死靈名正言順奪取九葉天蓮的機會,甚至還有人會幫忙,前提是,星月要聽話,奪寶,九葉天蓮歸星月掌管,其他死靈都幫她,天淵族也幫她……”

如此一來,奪寶機會大增!

而蘇宇,此刻陽竅也漸漸開始吸收一些死氣,傳出一些微弱的波動。

他在和星月溝通。

而這一刻,外面,冰封神王微微凝眉,四處看了看,剛剛河圖出現,導致此地死氣彌漫,讓他都有些感應了。

再看看手中的鏡子,仔細感應了一下,沒有異常。

不過,剛剛那瞬間,他的確感應到了一些微弱的死氣波動。

意志力探入鏡子中查看了一下,沒什么情況,觀察了一下,也沒什么情況發生,一揮手,他四周的死氣都被排斥開了。

而附近,一位神王傳音道:“做什么?不要驅散死氣,驅散了,死靈通道開不了,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一切?”

冰封無言,沒再說什么,任由附近死氣再次彌漫。

的確,現在大家都不驅逐死氣,等待死靈通道開啟了。

一個個的,都很消極對待,唯獨人族那秦鎮……不知真傻假傻,又在驅逐死氣了,也不知道是難受,還是真不想死靈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