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56章 天才和瘋子

第556章 天才和瘋子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56章 天才和瘋子

“盤斛和天丁被搶了!”

此刻,蘇宇遁逃而走,忍不住怒罵,那是我的!

摩多那搶走了我的兩塊大肥肉,我和他沒完。

“找我有事?”

蘇宇判斷了一下,摩多那找自己有啥事?

想了一下,只能和魔皇有關,不然,就算他爹要掛了,摩多那也不會找自己幫什么忙。

“一起對付魔皇?”

真夠高看我的。

還有,帶著一個準無敵,你讓我和你聯手干掉他,你怎么想的?

我一個凌云,你一個山海,好家伙,兩個人準備聯手殺準無敵,我蘇宇狂,你摩多那比我還狂啊!

“我狂,我有資本,360竅,肉身72鑄,修周天之法,神文勾勒數十……你摩多那狂啥?”

蘇宇心中腹誹。

至于摩多那約他見面,蘇宇考慮考慮再說,倒也不是擔心他坑殺自己,這家伙帶著個準無敵,都沒出手,摩多那利用外人殺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雖然是敵人,但是天才嘛,多少有點驕傲。

蘇宇除非殺那種老家伙,要不然,殺其他人,好像也不曾找人幫忙過,哪怕殺老家伙,他第一想法也是自己去辦,很少會想著,找別人去辦。

除非真沒辦法了,比如那些無敵,那些半皇,大爺的,差距太大了,人家吹口氣吹死你,你怎么掙扎?

心中想著這些念頭,蘇宇也懶得多說什么,很快,文明志展開,將儲物戒中的尸體都給吸收了,寶物倒是都在盤斛他們那邊,算了,蘇宇也不是太在意。

“盤斛丟了……我去找道成,能忽悠一下嗎?”

蘇宇心中想著,不管了。

先去找找看!

泰禾、道成……

日月九重!

在恭王府。

星月來了,開陽竅是可以的,但是開了,自己死氣就多了,太容易暴露了,還沒辦法再停下陽竅的運轉。

“泰禾不太好殺,哪怕我開了陽竅,也只是初入日月九重,準無敵的精血我沒有,不然也許現在可以吞噬一點準無敵精血,打爆泰禾!”

一個個念頭閃爍,蘇宇心中想著,不行的話,先把道成殺了再說。

這家伙留著,以后必然是禍害。

蘇宇可沒心思玩什么培養游戲。

沒意義!

養成這玩意,還是交給那些老家伙吧,老家伙們太閑。

“恭王府!”

蘇宇有了決定,去恭王府!

河圖那個廢物,到現在都沒殺上來,大廢物一個,垃圾,白瞎自己幫他震蕩七層了,也不知道啥時候能打上來。

順便再去探探底,看看九葉天蓮。

帶著無數念頭,蘇宇迅速朝恭王府飛去。

恭王府。

很大的一座王府,房屋縱橫,庭院林立。

昔年,這是一尊人王的住所,麾下還有無數將士,無數將軍侯爺侯令,此地,還有一些辦公之地,說是王府,實際上,就是一個大型辦公機構。

此刻,王府中,道成和泰禾一起,又匯合了幾位仙族天才和強者,聚集在了一起,一起尋寶。

敢來王府的,不是天才就是強者。

稍微弱點的,都不敢過來找死。

這時候,玄無極也在其中,一群人,正在強行開啟一個小院,幾位天才負責開,幾位強者負責護道。

這小院,以前被開啟過,但是10年下來,禁制又會自動開啟。

此刻,幾位天才也不是蠻力開啟,而是各憑眼力,在找破綻,以最小的力量,去開啟這些禁制。

玄無極看道成隨手一點,破開一處節點,不由贊嘆道:“道成,你這推演之法,越來越精煉了!”

附近,也有其他幾位天才看來。

這些人,幾乎都是獵天榜上的天才。

加上道成和玄無極,六男兩女。

足足8位獵天榜的天才,這還是死了不少,蘇宇殺的古誅這些家伙,也都是獵天榜上的天才,現在都掛了,仙族這一次,來的獵天榜天才超過40位,活下來的不到15人。

此地,則是最精銳一部分。

玄無極和道成都在天榜上,其他6人,4位地榜,兩位玄榜,黃榜都不帶他們玩的。

看到道成輕松點破一處節點,那兩位女仙,也是眼神明亮。

帶著一些崇拜,至于真假,難說。

但是兩位女仙都知道,現在道王一脈,處于最艱難的時期,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何況九玄死了,道成現在也沒道侶。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道王一脈再怎么倒霉,一尊永恒七斷的頂級無敵存在,這是真的。

此刻,其中一位銀發女仙笑容輕柔,看向道成,眼神中滿是孺慕之意,“道成哥的卜算之法,越來越厲害了,趨利避害,知吉兇,斷陰陽,定生死……深得道王大人真傳。”

有人心中嗤笑,道王真傳?

道王自己都沒算到,自己這一次要倒大霉,三世身被打爆!

卜算之法,不算小道。

可要說什么大道,那也不至于。

當然,老龜太強,道王判斷不到,那也正常,可這一次,的確丟人丟大了,被老龜打爆了三世身,現在慘兮兮的,還不知道能不能恢復呢。

他們心中想著,道成倒是沒在意這個,朝銀發女仙微微笑了笑,看向面前的小院,輕聲道:“這小院,相當重要,可能是昔年恭王后裔居住的地方。”

那銀發女仙心中一喜,也不顯露在外,此刻,聞言卻是很快接話笑道:“我先祖給我做過一些簡單的介紹,這是明心院,的確是恭王后裔居所,真要按照記載……可能是那河圖的爺爺所住之地。”

此話一出,有人不知,還有些意外,“銀月,河圖……和恭王有關?”

銀發女仙心中暗喜,卻是不表于形,博學道:“對,這是第一次潮汐之變的記載,剛好,家中有一些資料。河圖,其實便是恭王五代孫,河圖的父親,當年在諸天游蕩,大變降臨,恭王府全部隕落,唯獨河圖父親逃過一劫,但是河圖之父,資質有限,一直停在日月九重,不曾證道。”

“河圖少年時期,天賦便極佳,卻是一直停留在千鈞境,修煉千鈞十多年,那時候,他可是人王血脈,才五代而已,血脈濃郁,不可能無法進入萬石騰空……應該是在修絕世功法……”

銀發仙子簡單介紹了一陣,這些秘辛,哪怕身后的一些日月,其實也不知道。

他們是強,不代表知道的多。

這些天才,大多都是無敵后裔,反而因為家學淵源,知道的很多,有些人家中老祖,更是第一次潮汐之變時期的老人。

仙族這邊,經歷九次潮汐之變,也死了不少人,但是比人族好,還有一些老人活了下來,包括天古這樣的真正從上古活到現在的老家伙。

知道這是恭王后裔的院子,大家更有興趣了。

哪怕被查看了無數次。

這些人正準備繼續,忽然,有人喝道:“誰?”

一尊強者,眼睛一瞪,看向某處,眼中滿是殺氣。

遠處,一處院墻之外,蘇宇戰戰兢兢,一臉忐忑,看向這邊,幾位仙族強者臉色微變,那邊,道成也是瞬間變色,看向蘇宇。

泰禾急忙傳音道:“你怎么來了?”

蘇宇不語,隔著老遠也不過來,一副做錯事的孩子表情,躲在那邊不肯來。

泰禾一怒,那邊,道成微微凝眉,朝其他人看了看,笑道:“是我師兄,我去看看,師兄可能找我有事。”

“那你去忙。”

幾人笑了笑,都有些疑惑。

靈恒怎么來了?

日月三重,在這太危險了。

角落處。

道成和泰禾一起來的,泰禾見面就喝道:“盤斛呢?讓你們不要來這,你怎么來了?”

“師伯,別說了。”

道成打斷了他,看向靈恒,笑道:“師兄,是有事嗎?”

蘇宇低著頭,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泰禾有些無法忍受:“有事就說!你就一直這性子,一到關鍵時候就磨磨唧唧個沒完,到底什么事!”

蘇宇都快哭了,哼哼唧唧,低聲含糊道:“那個……我……我對不起殿下,盤斛師兄……可能……我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什么?”

泰禾變色!

道成也微微變色,看向他,低沉道:“師兄,你別緊張,說,到底怎么了?”

蘇宇磨磨唧唧,氣的道成這好脾氣都想打人,他這師兄,一到關鍵時刻就這樣,沒完沒了了!

煩人!

難怪盤斛都日月七重了,他還是日月三重。

蘇宇磨嘰道:“我……我們之前一起出來,盤斛師兄說……說尋寶太難,就找了獵天閣的天丁長老,之后,我們……我們就去獵殺那些小族和古族天才了。”

這個正常,兩人都沒任何異樣。

蘇宇繼續道:“然后……之前一切都好,就在之前,我們剛大賺了一筆,忽然……忽然就遇到了麻煩,盤斛師兄和天丁長老……好像都出事了。”

“好像?”

蘇宇尷尬道:“那個……我太怕了,我就先跑了,他們倆在后面,遭遇了一位強者,準無敵,是的,準無敵境的強者!然后……就沒然后了,我就來這了,我不知道他們死沒死。”

“準無敵?”

道成凝眉道:“知道是誰嗎?”

蘇宇低著頭,“那個……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一人……”

“誰?”

道成都快忍不住了,你他么說啊!

你好磨蹭!

你知道嗎?

蘇宇小聲道:“摩多那!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我跑的時候,摩多那好像追了我一下,然后……他就沒追了,好像故意放我跑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蹤我來的,殿下,我沒辦法,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只好來了恭王府,找殿下了,他現在也許就跟著我們。”

道成變色!

摩多那?

摩多那為何要殺盤斛和天丁?

泰禾也忍不住低罵道:“好大的膽子,他敢殺盤斛!”

蘇宇急忙道:“大概是沒死,我看了一下,沒有日月墜毀異象,可能是被生擒了!是不是想找我們談條件?”

他看向泰禾,緊張道:“師伯……這次……我不是故意要跑的,可我覺得,好歹得有個人活下來給殿下報信,我不是故意跑的,真的,我沒想跑……”

他害怕極了!

臨戰而逃,這在任何種族,都是無法容忍的。

泰禾黑著臉,道成倒是安慰道;“沒事,師兄留下也只是送死,對方來了準無敵,師兄先離開,是明智的選擇。”

蘇宇臉色有些尷尬,“不是,我沒殿下說的那樣,但是,我是真的沒有放棄盤斛師兄的意思,可那時候,我是真的沒辦法,殿下,師伯,我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殿下不知道消息,被摩多那算計了,真的!”

泰禾都無語了!

你還掙扎什么,你就是怕了,你才跑的!

他皺著眉,懶得和他計較,現在道王一脈的人越來越少了,懲罰靈恒也沒用,何況,遇到準無敵,他留下沒任何作用。

兩位日月七重都被擒拿了,正如靈恒說的,現在好歹知道了消息。

否則,都不知道出事了。

泰禾狠狠瞪了蘇宇一眼,眼中日月輪轉,朝遠處看去,四周無人,他皺著眉,看向道成,“殿下,摩多那想做什么?”

道成沒回話,繼續盤玩著手中的一枚神文。

蘇宇都有些好奇,玩啥呢。

這家伙,經常看到他在玩神文。

盤完了一下,道成忽然臉色一白,手上那神文炸裂,噗嗤一口鮮血噴出,低沉道:“兇兆!師伯,師兄,不要管了,這是命!盤斛師兄的事,我們遲早會報仇,不是現在!摩多那沒多久可活,不用現在和他血拼……”

蘇宇急忙點頭!

泰禾臉色一變,看向蘇宇,再次瞪了他一眼。

你這表現的太明顯了吧!

蘇宇有些無奈,低著頭,“師伯,他……他有準無敵撐腰,我們……我們除非也能喊上準無敵,可是,誰愿意為了我們,得罪摩多那?他是魔皇看重的人,是未來身的預備人選,師伯,現在魔族的魔王也許都在盯著,我們和他血拼,仙族這邊,哪怕玄赫仙王都不會為了我們出頭的。”

蘇宇一臉誠懇道:“師伯,算了吧,盤斛師兄和我關系也很好,可是……殿下為重!您出了事,那殿下怎么辦?我倒是沒關系,也愿意去征戰,可是,我實力太低微……”

泰禾心累,“行了,你敢去嗎?你要是敢,你就不會逃了!”

蘇宇尷尬,“師伯,我……”

“閉嘴!”

泰禾哼了一聲,看向道成,“殿下,那……真的不管了?”

道成沉默了一會,“師伯,沒法管!盤斛師兄也許沒死,可是……我們管不了,沒辦法去營救。”

蘇宇急忙道:“對,可以找獵天閣!天丁也被抓走了!”

“別想了!”

道成搖頭,“天部部長在通道那邊,不會為了一個長老和魔族死磕的!”

蘇宇遺憾無比,又暗暗松了口氣。

這態度,看在泰禾眼中,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當然,他知道靈恒怕,那是準無敵,可是這家伙,磨嘰個沒完,一旦生死關頭就怕死,這次跑了,丟下了盤斛,下次遇到危機,他敢上嗎?

頭疼!

這家伙沒出事,倒是盤斛出事了,也是讓人無語。

很快,三人回到了剛剛那地方。

玄無極見道成面無表情,泰禾有些憤怒,靈恒一直低著頭,不由笑道:“怎么了?若是有麻煩,可以和我們說說,都是自己人,沒必要客氣。”

道成笑道:“沒事,耽誤大家時間了……”

他剛說著,蘇宇卻是急忙道:“玄無極殿下,摩多那挑釁我仙族,他殺了我盤斛師兄!”

道成皺眉,扭頭看向蘇宇。

蘇宇卻是一臉擔憂,傳音道:“殿下,讓他們去和摩多那死磕,我擔心摩多那盯著我們,我們不去,讓玄無極他們去找摩多那!”

道成無語,你把玄無極當傻子嗎?

他會去?

玄無極一聽到摩多那的名字,果然也有些別扭,笑道:“靈恒師兄,摩多那和我們沒打過什么交道吧,是不是……”

蘇宇急忙道:“真的,是摩多那,他帶著一位準無敵,殺了我師兄!還口出狂言,仙族都是垃圾……”

玄無極黑著臉!

不是針對摩多那,而是蘇宇。

去你的!

摩多那說不出這話,你這家伙,添油加醋的太厲害了!

蘇宇不管,大聲道:“真的,他帶著的那位準無敵,大罵我們,說我們仙族都是廢物,不敵他們,隨意一個魔族都能打爆我們,打爆天榜,打爆所有人……”

其他幾位天才也忍不住了,一位青年幽幽道:“靈恒前輩,話可不能亂說!”

蘇宇心中腹誹,亂說啥!

就是亂說!

就讓你們知道是亂說,但是沒證據,也不好意思不管,都這么羞辱你們了,哪怕大家都知道是亂說……最少也得去找摩多那對峙一下,質問幾句,不然,仙族面子都丟完了!

大家都知道蘇宇的心思,可偏偏玄無極嘴巴賤,非要問這么一句。

這下子,玄無極也是有些騎虎難下。

心中有些抑郁,好一個靈恒,不會是道成教的吧?

這話,真不好接了。

問了,靈恒說了,你不管?

那好,仙族真的沒臉了。

你管……摩多那不好惹!

大爺的!

玄無極心中都快罵死靈恒了,也罵自己,道成不說,自己非要問什么。

而道成,微微凝眉,很快道:“師兄,不要亂說話!你和盤斛師兄,好端端地去招惹摩多那,被教訓了,不要回來添油加醋!”

他還是不想去找摩多那麻煩,危險。

這兇兆,他感應到了。

很危險!

哪怕玄無極他們會幫忙,他也不想去。

而蘇宇,則是一臉抑郁,低沉道:“殿下說的是,是我……是我有眼無珠,抱歉,諸位殿下見諒,摩多那沒說這話,是我故意的……”

此刻,玄無極卻是不能不當回事了,他可是仙族的這一代領袖,只好道:“盤斛師兄出事了?”

蘇宇郁悶道:“對,被摩多那的人抓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殺了……”

“我仙族和魔族,井水不犯河水,這摩多那,為何無緣無故找茬?”

玄無極凝眉道:“靈恒師兄放心,既然我知道了,不會不管,我會和摩多那交涉。”

蘇宇急忙道:“讓他放了我師兄就行!”

玄無極心累!

老子不想去招惹摩多那,摩多那放人就算了,不放人,那多丟臉,他又不想開戰。

現在,被弄的有些騎虎難下了。

嘴賤!

非要插話干嘛?

他罵了自己幾句,也罵了蘇宇一陣,靈恒這家伙,故意的,就是想讓自己去出頭。

頭疼!

可現在,身邊還有多位天才在呢。

他可是想當領袖的人!

此刻不出頭,這些年輕一代的家伙,能服他?

服個屁!

玄無極恢復笑容,開口道:“當然,這樣,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道成皺眉道:“無極兄,府邸還沒開……”

“不急!”

玄無極笑道:“又丟不了!都被人探查過無數次的院子,有好寶貝,也輪不到我們了。去會會摩多那,摩多那這家伙,真把自己當諸天第一了?帶了一位準無敵就了不起?走,去會會他!”

說的大氣,卻是喊上了大家一起。

一起去!

8位天才,護道者都很強,日月九重的都有6位,剩下兩位,一個是準無敵,一個是垃圾日月八重,算是最弱的。

加上8位天才,再加上蘇宇,17位強者。

摩多那向來獨行,帶一位準無敵而已,自己這邊也不是沒有。

他說要去,蘇宇卻是變了臉色,急忙道:“那幾位殿下小心,那摩多那不講理,蠻橫無理,我在這位幾位殿下守護這院落,不給其他人進入!”

這一刻,道成都服了。

玄無極被你弄的不得不去,你倒好,你不想去。

自己這師兄……被嚇破膽了吧?

丟人!

泰禾也覺得丟人,傳音喝道:“閉嘴!要去,你必須得去,靈恒,你是不是以為在這我不會教訓你?道王一脈的臉面被你丟完了!”

蘇宇一臉無奈,很快自己道:“算了,這院子就放在這吧,我和幾位殿下一起,當面和摩多那對質!”

玄無極這才釋然,心中也是哼了一聲。

這家伙,把我們逼去了,他想不去,想什么呢!

蘇宇尷尬,卻也不在意,走到道成身邊,傳音道:“殿下,讓他們去吧,我們待會找個機會離開吧!我看摩多那不太對勁,可能就是針對殿下來的,殿下,您這邊,是否得罪了他,或者和他產生了什么關聯?”

道成現在也不管這些了,去看看也好,有玄無極他們在,多少保險一點,不然摩多那真要針對自己一人,自己這邊還麻煩。

聽到蘇宇說話,他也傳音道:“得罪他……這應該沒有吧?我和玄無極倒是得罪了戰無雙,和摩多那無關,摩多那傲氣,也很少和我們接觸……要說關聯……”

他皺了皺眉,難道和我的神文有關?

摩多那想做什么?

算了,這些事情,都需要自己弄清楚,去看看也好。

此刻,玄無極笑道:“靈恒,知道他在哪嗎?”

蘇宇搖頭,“這個不清楚,之前那地方,他肯定不在了!具體在哪,我也不知道。”

玄無極很想說,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可是這話,說不出口!

玄無極故作淡定道:“沒事,摩多那不是隱藏行蹤之輩,去問問,會有人知道他在哪的!約他談談!”

蘇宇不吭聲。

是你要去的,我可沒讓你們去。

打吧打吧!

打死一個少一個,在場的都掛了,我全都給你們收尸。

這邊一位準無敵,外加6位日月九重,一個八重,打那邊的那位準無敵,毫無難度吧?

最好把摩多那也給打死了!

那家伙,知道我身份啊。

就怕他現場揭穿我……那就麻煩了。

算了算了,還是通知摩多那一聲吧,免得這家伙真被打死了,臨死的時候揭穿我,實際上,玄無極他們大概也不敢打死了對方。

他有摩多那留下的一段頻率,那是小范圍傳訊的特殊頻率,其實效果一般般,還不如無敵一聲吼!

不過,在這倒也夠用了。

很快,蘇宇在意志海中嘗試傳訊,還行,文墓碑雖然覆蓋了,倒是不影響意志力的使用。

片刻后,蘇宇傳訊:“找到人了,一個準無敵,6個日月九重,一個日月八重,打死那個準無敵夠了吧?但是這邊未必敢主動動手……自己想辦法挑撥打起來!就這樣,還有,我不是蘇宇!”

恭王府一角。

摩多那笑了。

多此一舉!

非要加那么一句干嘛?

我就知道,你搞事能力一流,我讓你想辦法找個人殺身后的影子,你倒好,前后半小時,你找好人了,不止一個準無敵,還有6位日月九重!

果然,我找你才是正確的。

正常人,是做不到半小時內找到這么多人來找我摩多那麻煩的,你蘇宇,就是變了樣子,也改不了吃屎的脾氣!

摩多那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淡淡道:“戰奎大人,小心點,靈恒跑了,道成也許會帶著泰禾找來,遇到泰禾,殺了他!”

身后,影子若隱若現,開口道:“道王一脈雖然不太強,可殺了泰禾……魔族和仙族沖突不大。”

摩多那淡淡道:“那隨你,我要殺道成,誰也阻攔不了!泰禾若是殺我,我不敵,你自己看著辦!”

“殿下……”

影子有些無奈,很快,開口道:“遵殿下令!”

心中卻是暗罵!

祈禱著,道成別來,真開戰,也不是好事,殺倒是能殺,關鍵在于,殺了泰禾,出去以后,道王少不得要找茬。

日月九重,那都是嫡系了!

何況,摩多那還想殺道成,更是個麻煩。

這是天榜天才,道王的孫子,殺了道成,道王肯定沒完。

摩多那并未喊人。

沒必要!

再喊人,影子死不了怎么辦?

何況,他摩多那不是貪生怕死的性格,喊人了,影子也會懷疑,就這樣最好。

摩多那在恭王府游蕩,也沒避著人,沒多久,蘇宇他們都知道了,摩多那去了演武堂。

那是一處極其龐大的大殿。

那邊,昔年是恭王麾下和后裔演武的地方。

現在,多年下來,被人搬空了,倒也沒什么好東西了,去的人不多。

玄無極其實就是隨意打聽一下,沒想到輕松知道了摩多那在哪,也是郁悶,算了,去談談,放了盤斛最好,不放的話,放幾句狠話算了!

摩多那,也不是那種因為你放了狠話,就找茬的人,他不會在意的。

這樣,里子面子都有了!

這事,就算了了,還能真打?

開什么玩笑!

誰有那閑工夫,為道王一脈出頭,到了這地步,他連讓道成卜算一下危機的想法都沒。

而道成,卻是主動道:“我測算一下吉兇!”

玄無極雖然覺得沒必要,還是點頭道:“那勞煩道成兄了!”

“應該的,是我勞煩了諸位!”

說著,他手中再次出現神文。

而蘇宇,此刻也在偷摸著運用神文。

什么神文?

“劫”和“靜”!

他這兩枚神文,都接近日月了,而道成的神文,撐死了也就這地步,看誰干擾誰好了!

“劫”字神文,能讓人感覺大難臨頭,也能讓人產生偏差,削弱危機感。

“靜”字神文不用說了,老陰貨大周王的神文,蘇宇也一直在用,效果極好的!

此刻,道成卜算,之前蘇宇沒在意,現在,卻是仔細看著,兩枚神文迅速運轉,干擾對方。

老子還不信了,你道成,比我神文更厲害?

哪怕道王嫡傳,那又如何?

道王才永恒七段,大周王,據說是永恒八段,老陰貨也許九段了,不比道王強?

“劫”字神文更是天生神文,還不如你?

果然,道成卜算了一陣,微微凝眉,有些危機,但是不明顯,這和他之前卜算的不同,難道說,之前獨自去,會死,但是現在大家一起,所以沒事了?

他再次卜算,而蘇宇,再次干擾。

此刻,蘇宇的意志力也在迅速消耗,盡量去減少對方的危機感應,過了一會,道成凝眉,漸漸地舒展了下來,吐氣道:“無大礙!”

玄無極頓時笑道:“我就知道沒事!道成兄的卜算之術,那是一流,你都這么說了,大概率沒問題!”

其他幾人,此刻也都松了口氣。

面對摩多那,大家還是有些緊張的。

現在道成都卜算了,沒事,那問題就不大了。

去,撐個場面的事。

這個倒是可以!

道成此刻卻是微微凝眉,正想著什么,耳邊,蘇宇卻是傳音道:“殿下,別去了吧,我們還是找理由走吧,我有些不安,來自日月的危機感應,其他人未必有事,我覺得我……大難臨頭!”

道成忽然看了他一眼,見他滿頭大汗,有些意外!

這……是真的感應到了危機?

他再次卜算,這一次卻是卜算蘇宇。

而蘇宇,這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對方在算自己,迅速動用“劫”字神文,讓自己“劫難”纏身。

道成不算了一會,臉色一變,看向蘇宇,真的有危機!

靈恒師兄有危險!

這么說,自己剛剛卜算,有隱約危機,其實是針對師兄的?

他余光看了一眼,見蘇宇滿頭大汗,不由有些意外,我們沒什么事,師兄出事了?

這……摩多那不是針對我們,是針對師兄?

什么情況!

當然,他自己沒啥事,這倒是不用太擔心了,這么說,師兄是禍根啊!

他心中算計著,若是如此,那師兄……還是被殺了好了。

否則,師兄在,自己可能會一直被盯上!

難道是因為血靈芝的事?

想到這,他有了一點想法,對,魔族,血火魔族,極其需要這個。

道成心中想著,微微皺眉,傳音道:“師兄不用太擔心,我大概明白了原因……這樣,師兄把天血靈芝帶在身上,摩多那要的可能是這個,若是要的話,師兄便給他!”

蘇宇一臉掙扎,傳音道:“給他?”

“對!”

道成傳音道:“東西沒了可以再奪,留下命,比寶物強!”

他也想解決這個麻煩,給摩多那算了!

蘇宇無奈,只好接過屬于自己的天血靈芝。

心中卻是腹誹,這家伙,他么都算到我危機極大了,還讓我去,不是個人!

“干掉你,也是為了靈恒報仇了!”

蘇宇心中想著,這可不是我非要殺你,你現在讓我走,我就走了,你居然非要我去……這是逼我殺你啊!

自尋死路,那沒辦法。

我給你機會了!

我都劫難纏身了,特意給你看了,你都不給我走,真沒辦法!

蘇宇心中嘆息,我也很無奈的。

很快,演武堂到了。

那巨大的殿堂,此刻,高大無比的青銅大門敞開。

大殿深處,可以看到一道人影背對大家,好像在看什么,一時間,不少仙族的天才,看向摩多那的背影,都有些失神。

諸天第一天才,果然風采非凡!

而蘇宇,只想說,騷包!

你他么紫發飛揚,有我黑發飛揚,白衣飄飄好看?

也就現在時機不合適,不然,非要跟你爭個高下!

一行人,踏入大殿,殿門忽然關閉!

玄無極幾人一驚,很快又恢復了鎮定,天才見面,面子還是要有的,怕什么!

他的護道者告訴他了,就兩個人。

摩多那,還有個準無敵。

我們這么多人,怕你?

該怕的是摩多那!

真的膽子大,我們這么多人,你也敢關門!

大殿前方,摩多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頭也不回,輕聲道:“等你許久了!”

玄無極笑了笑,自然以為他在和自己說話,笑道:“摩多兄,之前的事,我聽說了,這次來,并無他意,就是想問個分明,還有,盤斛師兄在哪?”

摩多那轉身,手中盤玩著兩枚圓球,輕笑道:“在這,一個盤斛,一個天丁,你要嗎?”

他隨意拋著兩個圓球,視線對著眾人,玄無極還是以為他在和自己說話。

而蘇宇卻是知道……這狗東西在和我說話!

去你的!

你挑釁我是吧?

蘇宇心中暗罵,等著,我遲早錘死你!

他也是藝高人膽大,明知道摩多那知道他身份,他還是來了,準無敵是吧……蘇宇不敵,但是不怕!

星月在這,我開陽竅也有日月九重之力!

日月九重,再動用一些手段,打不過,逃命還是有一點把握的。

真不行,喊老周,干你們!

誰怕誰啊!

賭一次,贏了,我把仙族天才都給吃了,一網打盡!

那就賺大了!

是的,一網打盡!

蘇宇看到玄無極他們的那一刻,就打了這樣的主意,我讓仙族這一代,全部完蛋!

玄無極、道成,其他幾人,都給我進書一游!

前方,摩多那看的就是蘇宇。

至于玄無極……他眼中無他。

哪怕玄無極進入了山海九重了,他現在才山海一重,他眼中也無此人。

哪怕道成,都比玄無極更重要點。

這一刻,摩多那也是心中感觸萬千,他看出來了,蘇宇,心太大,他要把這些仙族都給吃了!

好大的野心,好大的膽子!

摩多那笑了,忽然笑了,這樣的膽子,這樣的魄力,才能幫自己,否則,誰敢招惹魔皇?

一般的無敵都不敢!

而蘇宇,他敢!

是的,蘇宇敢。

摩多那需要的就是這個,別的人,不靠譜,唯有蘇宇這樣的無所畏懼的妖孽,才能幫自己,去做到一些東西。

因為,這是個瘋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