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49章 層層推進

第549章 層層推進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49章 層層推進

到了這一刻,蘇宇總算是摸清了一些獵天閣的底細。

死亡名單!

點名殺的那種!

“狠人!”

蘇宇嘀咕一聲,說的不是自己,而是上任時光師,你說對方牛不牛,弄了一個籠罩諸天萬界的目錄,記錄所有天才和強者的目錄。

我在家睡覺泡妞,等看到目錄更新了,我就去收割一下,當然,大概也不是時常收割,否則早就被人看出來了。

可是,絕對沒少收割。

蘇宇嚴重懷疑,昔年上榜的,上榜期間不死,后續也得掛。

“呵呵,制造諸天混亂,獵天閣的本職工作嗎?”

“的確得制造,不然天才死多了,也不好解釋啊!”

“獵天閣……”

蘇宇嘟噥一聲,這個組織,好像一直以來的宗旨就是制造諸天混亂的,上古時期也是如此嗎?

蘇宇其實想錯了,上古,獵天閣還真不是專門制造混亂的。

現在之所以如此……因為書生需要。

而這一刻,外界。

隨著人跑了,蘇宇和河圖也殺的差不多了,死亡人數也穩定下來了。

還剩下一半。

差不多1800位。

而獵天榜上,再次有不少人氣息消失,被殺了。

可是,此刻,獵天閣中,書生卻是微微蹙眉。

獵天榜上死了這么多人,可這一次,卻是有些不對勁。

他看著虛空中動蕩不安的獵天榜,眉頭微微皺起,喃喃道:“死了這么多人,為何覺得……沒有任何變化?”

獵天閣,上古監天的機構。

監察天下!

上古,也稱監天閣,當然,私底下也稱獵天閣。

這么多年,唯有他這個監天侯知道,上榜者,一旦死亡,雖然不是獵天閣殺的,也不是獵天閣去收尸的,但是獵天榜,都會得到一定的反饋,得到一些好處,開始修補自身。

可這一次,死了這么多榜單強者,卻是有些不太對勁。

獵天榜,好像沒有任何收獲。

“為什么?”

“因為星宇府邸內部動蕩導致?”

“還是說,河圖太強,殺了那些家伙之后,沒有任何氣機外泄?”

書生陷入了沉思中。

人死了,意志力、元氣溢散,消散在這天地之間,而獵天榜,覆蓋天地,凡是入榜者,死后都有一些遺留進入獵天榜。

書生將這個定義為氣運!

是的,氣運!

都是天才,都是絕世天才,死亡之后,氣運消散,書生其實也不知道獵天榜到底吸收了什么,但是的確會隨著人死之后,自我恢復一些。

他只能將之定義為氣運!

這種比較虛無縹緲的東西。

可現在,死了榜單很多人,以往星宇府邸之行,也會死天才,獵天榜還是有一些恢復的,這次卻是沒有。

“為什么?”

書生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許久,忽然眼神微動,看向遠處的古城,星宏古城。

蘇宇,鍛造了一本書。

引來了議會血劫!

所以,他覺得那本書存在問題,其實天古他們也都這么認為。

書……時光冊嗎?

書生凝眉想著,上古時代,凡是和書有關的兵器,稍微強大一些,都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時光師,所以,他的頂頭上司,也曾有人私底下討論,是否是時光師。

他上司非人皇,而是一位強悍無比,在上古地位僅次于人皇的超級強者。

獵天榜,就是那位的,用來監察天下的。

獵天榜和書倒是不太像,只是一個榜單而已,不過因為太過強大,也曾引來過一陣私底下的議論。

“文王大人,是你嗎?”

書生喃喃一聲,他不知道,不確定。

上古時代,人皇一統諸天,身邊有兩位至交好友,后來諸天一統,人皇冊封天下,分封諸王,文王排第一,武王排第二。

文王武王這兩位,身份地位崇高,比諸天半皇都要稍微高一等。

這兩位,都戰力無雙。

甚至有傳聞,不比人皇弱,文王低調,武王霸道,武王曾私底下說過,文王比他強,也許比人皇也強……

書生腦海中,浮現一個個念頭,很快壓下。

他忍不住浮現出那位的模樣,那醇和的笑容,始終不變的柔和……

可是,如今再想來,卻是有些心底發寒。

“哎!”

一聲嘆息,文王死了,早就死了。

他到底怎么死的,沒人知道。

有人說,修煉出了問題。

有人說,他就是時光師,被萬族議員擊殺了,也有人說,是人皇殺了他,因為他功勞太大,功高震主了。

他死后,文明一道便算是斷了傳承了。

文墓碑,便是他的墓碑。

那是人族文明師,祭奠他而鍛造的墓碑,文王一死,諸天文明便斷絕了。

這一刻,書生不由自主地想著這些,想著這一切。

文王一死,很快諸天之亂爆發,中間幾乎沒什么間隔。

可能是文王的死,誘發了這一切。

他地位在上古只能說一般,具體的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文王若是活著,也許,上古不會斷絕。

文王死了,武王始終,人皇……

一個個念頭,再次在腦海中浮現,書生喃喃道:“是蘇宇嗎?若是他……他是不是得了大人的傳承?”

他有些不寒而栗。

不敢去想!

他怕那位,很怕,比怕武王更怕那位。

他總是那么柔和,那么淡泊一切,仿佛諸天萬界,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難到他,可是,他死了。

死的不明不白!

書生再次看向獵天榜,沒了主人的獵天榜,其實比昔年弱了太多,破碎之后,更是弱小了許多,這些年,倒是稍微恢復了一些。

今日為何無法吸收那些天才隕落帶來的氣運,他也不是太清楚。

這么多年了,他一直想煉化此物,卻是無法做到。

文王的東西,哪怕死了,也不是誰都能拿走的。

“大變將至嗎?”

“還是第十次潮汐之變,會引出一些未知?”

他看向外面的那些老古董,最近,不少老古董都出現了,想必和自己一樣,都有種烏云蔽日的感覺,是的,這些時日,他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這是天崩的征兆!

要出大事的征兆!

他有,也許這些家伙也有,都感受到了危機,生命的危機。

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其實很難隕落了,如今不是上古,合道已經是諸天萬界的極限,不是上古,到了他們這個地步,有幾人能殺他們的?

噬神族兩個家伙,聯手都沒能殺了魔皇那個半吊子。

何況他這樣的上古合道。

想著想著,又想到了噬神族的那兩個家伙,想到了豆包,這位……其實和文王關系也匪淺。

它這一脈,居然還有個小的出世了,跟著蘇宇,這是發現了什么?

各種紛亂的念頭,讓他心中有些雜亂。

書生背負雙手,站在獵天閣高樓中,忍不住露出一抹惆悵,活了無數歲月,要到清算的時候了嗎?

他看向外面一位位老古董,昔年的一些中低層,而今,都是主宰諸天萬界的大人物了,現在,誰還愿意被人一統諸天?

蘇宇……此人有希望嗎?

若是真想一統諸天,首先,得過了老古董們的一關。

一次潮汐之變的河圖,現在正在當死靈呢。

他正想著,白玉門忽然震蕩了一下!

書生微微一驚,外面,已經響起喝聲:“傳訊,快傳訊!”

四層。

在四層沒啥收獲,蘇宇稍微有些失望,兩肺沒啥好東西,只是呼吸法吞吐,讓他竅穴微微有些強化。

不甘心的蘇宇,想找找心臟在不在這一層。

心臟,應該和肺差不多在一起吧?

結果找了半天,沒發現類似的地方,讓蘇宇有些沮喪,這么說,在五層?

或者說,被人打爆了?

無奈之下,蘇宇只好回到了入口處,他不確定這個入口是不是脊椎竅所在,喊了一聲“太山”試了試,觀摩了一下,任由老周咆哮。

許久,他確定了,這不是脊椎竅。

那不出意外,這個竅穴會在五層。

六層應該是百會竅所在?

帶著一個個念頭,喊“太山”的同時,蘇宇也順便傳遞了一些消息,雜亂無比的消息。

“救……死靈入侵……救命……”

也沒細說什么,就發了這么一句,當然,這只是一本獵天分榜,其他的,蘇宇也順手發了幾個,都是很雜亂的那種消息,仿佛來不及傳遞消息了。

而沒多久,蘇宇手中,所有分榜上,都出現了一行字,而通訊,也瞬間被切斷。

“去七層!七層所有人,放下成見,固守七層,擊殺河圖!震蕩之時再聯系!”

是的,外界只傳遞來了這么一條訊息。

讓人都去七層!

讓七層的強者們,暫時放下成見,先殺了河圖再說。

其他的,等河圖死了再說。

否則,河圖在,這一次損失會超乎想象的大、

七層。

這一刻,虛空中,那一朵蓮花,含苞待放,九葉天蓮,第一葉好像已經展開,不出意外,接下來很快會綻放了。

而此刻,七層不少強者,都收到了消息。

此刻,天部部長,拿著獵天圖冊,看了一會,微微皺眉。

河圖!

他認識河圖,或者說,見過一次,第一次潮汐之變末期,那時候,他還只是個小人物,而河圖,已經是震動諸天的大人物了。

“河圖來了……”

天部部長喃喃一聲,看向空中那九葉天蓮,心中嘆息一聲,多事之秋。

安安心心,收割九葉天蓮,進入合道之境,這才是他的想法。

可現在……好像有點麻煩。

果然,合道不是那么容易進的。

哪怕現在,其實他也沒把握,這一次進來的人,他應該算是最強的,然而……最強就一定拿得到寶物嗎?

若是什么都看實力,那就沒有機緣一說了。

看看,現在麻煩就來了。

麻煩一來,變數就多了。

不止河圖的麻煩,七層,其實本就有死靈通道,但是大家都沒去觸碰,沒去招惹,可實際上,那是遲早的事,因為九葉天蓮,在虛空中的只是投影。

真正的九葉天蓮,在死靈通道之上,鎮壓死靈通道的,就是九葉天蓮!

一旦采摘,必然會招惹來大量死靈。

“麻煩!”

天部部長再次嘆息,而此刻,遠處,有人驚道:“河圖?下面出事了?死靈從下方殺來了?”

的確意外,七層的人,還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直到此刻,才知道下面居然有死靈君主到來了。

而這一刻,七層一角。

幾位人族無敵也匯聚到了一起。

秦鎮罵罵咧咧道:“艸,為何都追著我打?是我弱,好欺負點?”

奇怪了!

他進來到現在,四天了,打了八次架,和八位無敵斗了一遍,被打的遍體鱗傷!

罵了一句,見沒人理他,秦鎮無奈,開口道:“夏龍武,消息看到了吧,下面好像出事了,這怎么辦?”

此刻,幾位無敵都有些沉默。

很快,夏龍武看向朱天方道:“朱兄覺得當如何?”

朱天方還沒開口,秦鎮呵斥道:“怎么喊人的,這個你得喊伯伯,我也一樣,差著輩呢!”

無聲。

四位無敵,嚴格說來,夏龍武的確和其他人差著輩分,周破龍都是大周王侄子一輩的,唯獨夏龍武,是大夏王孫子一輩的。

秦鎮、朱天方,都是老一輩無敵的嫡子。

夏龍武一臉平靜,“朱兄,你覺得我們要想辦法下去嗎?”

秦鎮見他不理自己,也是無奈。

心中暗罵,小輩猖狂!

不過論實力,他們三人后來同時證道,可能夏龍武真的最強。

算了,懶得教訓他。

朱天方實力才是最強的,也是老牌無敵了,百年前就曾和無敵大戰過,此刻,沉吟片刻道:“我們就算下去,也不是河圖對手。河圖我知道,昔年合道差一步,哪怕死了,這么多年下來,吸收死氣恢復,永恒七段是有的。我們這邊……四人聯他沒問題,但是單獨一人,哪怕我遇到了他,也絕不是對手。”

永恒七段!

算是無敵中的強者了。

小界證道的垃圾算永恒一段的話,本界證道的能算二段,諸天萬界證道,幾乎一證道都有三段實力。

到了朱天方這個地步,他證道之時,實力肯定比現在的夏龍武差一點,可百多年過去了,他實力也進入了中段位了。

在永恒中,算是中層了。

人族幾十位無敵中,他也處于中等層次,并非吊車尾的存在。

可遇到了現在的河圖,這位實力和道王、白發神王幾乎處于一個階層,再說到人族,大概和大漢王處于一個等級。

這就不太好惹了!

大漢王當日打幾位無敵,其中也有中段的,打的也是艱難無比。

人族中,大秦王處于九段,大周王、大夏王被外界定為八段,大明王、大漢王、大唐王、大商王幾位被定為七段,剩下的,中段初段的都有。

比如滅蠶王,就是中段,外界判斷為永恒五段,具體如何,不到生死搏殺關頭,也難以看出。

幾人聽他這么說,秦鎮開口道:“那不管?可現在,不少小家伙都在下面。”

秦鎮說著,凝眉道:“那些小家伙們,未必能上的來七層!五層有心火爆發,六層有九曲十八關,殺上七層難度極大,一旦上不來,那不是死定了?”

朱天方微微點頭,“所以……只能寄希望下面的一些日月,可以帶他們上來!”

“這一次,各府日月都來了不少,大夏府的老胡,大秦府的秦昊,我大明府的老侯……還有其他各府日月,很多都在第六層待著……”

說著,朱天方又道:“不說我們能不能下去,若是一起下去,七層再上來就難了,你覺得,我們下去了,那些家伙會不會堵住通道,我們一冒頭,就對我們下手?”

此話一出,一旁,周破龍也道:“不能下去!否則,我們只能自己去擊殺河圖,否則,上不來,下不去,那才是最大的麻煩!”

下不去!

別看外界的人讓他們放棄成見,都是扯淡,一旦下去了,被堵住了入口,那才是大麻煩。

“所以,現在得去入口那邊,以防我人族強者上來,被他們擊殺!”

“守住入口,才是我們要做的!”

給人族留一條安全通道,四大無敵在,其他各族也不敢肆無忌憚。

見他們都這么說,秦鎮也沒再說什么,只是嘆道:“那就這樣吧!”

沒辦法,只能如此了。

朱家這邊,朱廣深他們都在下面呢,夏家的夏虎尤,周家的幾位小輩都在下面,既然都這么說了,他也沒辦法。

的確,下去了可能就是絕路。

很快,幾人有了決定,先去守著通道再說,以防被萬族其他無敵擊殺了上來的人族強者。

而這一刻,五層,六層,大量的人員,開始匯合本族強者,朝七層進發。

至于尋寶,算了吧!

到了這地步,還尋寶。

無敵死靈要上來了!

五層。

浮土靈也匯合了五行族的強者,心中有些意外,死靈?

不是蘇宇?

“不對吧……”

浮土靈心中嘀咕著,那殺人的是死靈嗎?

沒看出來啊!

何況,死靈哪有那么奸詐,我記得沒錯,明明是暗殺的,死靈也學會偷襲了?

可他此刻也聽到了四層上來的家伙們,在劫后余生地議論著。

死靈來了!

很強大!

“蘇宇能化死靈的吧?”

浮土靈心中繼續想著,好像是能的,難道說……大家都被蘇宇騙了?

有這個可能!

這一點,他保持懷疑,因為人族死的少,他不得不懷疑,而且,他看到的,和聽到的其實不太一樣。

當然,浮土靈也懶得揭穿什么。

真揭穿了,那家伙惱羞成怒,非要殺自己怎么辦?

浮土靈朝四面八方看了看,此刻,五層匯聚的人不少,倒是沒看到摩多那他們,可能那幾個瘋子,都跑去六層甚至七層了。

除了這幾位,其他天榜上的家伙,倒是看到了一些。

很快,他看到了一些人族。

浮土靈掃視了一圈,看到了一些身份不簡單的人族,眼神閃爍了一下。

此刻,白楓他們也被大隊伍脅裹著遁逃,朝六層的入口跑。

就在他們低聲說著什么的時候,遠處,忽然,一尊土黃色的人影,看向他們,喝道:“那個家伙,你是蘇宇的老師?”

白楓微微皺眉,朝遠處看去。

五行族?

他看了一眼,好像認出了對方的身份,冷冷道:“五行族浮土靈?”

“是我!”

白楓冷聲道:“怎么,想找茬?”

浮土靈哼了一聲,“沒興趣!我討厭人族,但是……和蘇宇關系還不錯,你這邊幾個人,好像內腑被心火點燃了,得馬上救治!”

說罷,一個儲物戒飆射而來,“這里面有幾顆五行果,都是水屬性的,服用了,心火可以壓制!出去了,記得讓蘇宇還我!”

四周,一位位強者都愣住了。

五行族這邊,也有天才變了顏色,有人傳音怒道:“浮土靈,你在做什么?”

瘋了嗎?

蘇宇現在是諸天萬族必殺的目標,你在說什么?

他身邊一尊日月強者,迅速道:“大家別誤會,浮土靈和蘇宇沒什么關系,蘇宇還曾困過他,差點殺了他……”

尤其是仙族那邊,這日月急忙解釋道:“都是誤會,浮土靈只是開個玩笑……”

而浮土靈,卻是凝聲道:“沒誤會,我不代表五行族,我只是代表我自己!我和蘇宇切磋,我敗給了他,我服他!對我而言,什么種族,什么敵人,什么萬界公敵,都不是關鍵!天才的世界,你們不懂,我敢說,摩多那、戰無雙他們,見了蘇宇,也不會喊打喊殺,技不如人,該服氣就得服氣!”

他說著,看向各族,冷冷道:“若是覺得不妥,盡管對我出手,浮土靈雖弱,還真不怕你們!我交個朋友,難道還用管你們如何?”

一些人意外無比,這家伙,瘋了吧?

在這,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要和蘇宇交朋友?

找死呢!

仙族這邊,有日月冷冷道:“浮土靈,自己考慮好了!有些事,不是你一個天才就可以決定的!這是仙皇和各族皇者之令,你小心禍從口出!”

若不是現在時機不對,就沖浮土靈這話,他就得斃了他!

浮土靈不語,保持沉默。

心中卻是腹誹,你懂個屁,你們活著出去了再說。

要是都死了……哪有機會找我麻煩。

他不理他們,看向白楓那邊,傳音道:“看什么看,沒給你面子,給的是蘇宇的面子!東西是真的,毒不死你們,你人族,我最討厭那個劉洪,其他的都無所謂!”

白楓意外無比,蘇宇什么時候和五行族的浮土靈結下了這么深厚的友誼?

當著諸天萬族的面,給他們送來了靈果。

雖然他們不是太需要,黃九回來了,帶來了不少寶物,可是……五行靈果,可不是垃圾玩意,白楓賣了自己都買不起一顆,此刻他掃了一眼儲物戒,還不少,足足有5顆呢!

這可是大手筆了!

他詫異地看了一眼浮土靈,對方語氣雖然不太好,不過也正常,浮土靈是頂級天才,除了頂級天才,其他人在他眼中,大概都是廢物吧。

“多謝!”

白楓也沒多說什么,心中卻是想著,難道是蘇宇上次困住他,和他結交了?

也是,上次在古城,蘇宇坑殺了大量日月,浮土靈卻是在古城待了一個月都沒啥事,也許真有點交情。

不止他,其實,此刻很多人都這么尋思的。

更是有人幽冷道:“當初蘇宇冒充浮土靈,邀戰天鐸,殺了天鐸后冒充天鐸……五行族說是因為浮土靈被困,一直在古屋中,沒有收到消息導致的,呵呵……現在看來,天鐸死的挺冤枉!”

浮土靈和蘇宇,也許有什么聯系。

或者說,當初就是配合著演戲。

該死的!

當殺!

五行族這邊,幾位日月強者,紛紛看向浮土靈,一個個傳音喝道:“混賬,你……你簡直混賬!”

幾位老人,有點恨鐵不成鋼!

哪怕你真的和蘇宇交好,也不能表露出來啊!

完了!

這次就算出去了,就算五行族力保浮土靈,接下來浮土靈麻煩也很大。

他們倒是不反感浮土靈交好蘇宇,這沒什么,天才在外,多個朋友多條路。

可蘇宇這種公敵,你哪怕真的交好,也得暗暗的來。

這很容易把整個五行族都給拖下水的!

浮土靈不語,也不解釋。

沒啥好解釋的!

在場的就這么多人,人族的不算,人族說啥,諸天萬族也不信,五行族的不用在意,其他各族的,死光了……自然沒人會傳播什么了。

若是下面來的不是蘇宇,那自己就想辦法坑殺了他們,多大點事!

幾位長老,真是膽小。

這些家伙,這一次獲得的寶物都不少,坑殺了,也許還有大收獲,反正死了這么多人了,再多死一點,也沒人懷疑什么。

他沒管這些,也沒特意和白楓套近乎。

特意,那顯得太明顯了,太巴結了。

沒必要!

就這種帶著傲氣,淡淡地感覺,但是,我在諸天萬族面前,說出了是蘇宇的朋友……若是真是蘇宇干的好事,好意思對我下手嗎?

我可是給出了我的寶物,救了你的朋友們,我又不知道你進來了,表現出來都是真心!

在萬族虎視眈眈,五行族怒氣沖沖的態度下,浮土靈坦然自若,很快率先朝六層通道那邊飛去。

至于什么寶地,現在都不想了。

沒必要去想!

這一次,大家能活命就行,活下來,才是唯一。

一群天才和強者,跟難民似的,開始逃難。

哪怕人族就在附近,這次也沒人動手了。

人族還有300出頭,得殺戮多久才能滅絕人族?

何況,有些種族的家伙,根本沒心思在這戰斗。

三層。

河圖身后,又多了一些死靈了。

此刻,河圖站在三層入口處,微微凝眉,有些古怪道:“呆子,是不是你一直在罵我?”

呆呆沉默。

“是你罵的?”

河圖不確定,這呆子話很少,關鍵在于,此刻,他感覺無數人在念叨自己,關鍵的關鍵,一般人,其實很難讓他起這種感應。

這說明,罵自己人還挺強!

強大的怨念,都快貫穿時空長河了,上一次被人這么惦記,沒記錯的話,還是活著的時候,諸天萬界都在罵自己,帶領死靈入侵。

這一次,又是為何?

河圖帶著一些疑惑,一些煩躁,開口道:“算了,不去想了,去四層!可能有些家伙跑了,是不是將我到來的消息,傳開了?”

他不確定,難道說,之前沒殺光,讓人不小心跑到了上面去了?

所以,都知道我來了?

不至于吧?

就算知道死靈降臨,也不知道具體是誰啊,我沒自報家門吧,他有些不確定道:“呆子,我說過我是河圖嗎?”

“不……不知道……”

河圖遲疑,我說過嗎?

沒吧,不記得了,只記得我笑了很久。

晃了晃腦袋,河圖不想了,不管了!

上去!

知道就知道好了,上面的人知道了,外面的又不知道!

反正遲早要碰面的!

很快,河圖帶著他的死靈大軍,穿越了通道,進入了四層。

而四層,此刻卻是安靜無比。

寂靜無聲!

河圖有些疑惑,難道消息真的走漏了?

是我封鎖的不夠嚴謹?

“繼續搜索,寸寸搜索,不讓一個活人離開!”

不管了,自己就一層層地掃蕩上去!

不放過一個!

四層,其實還是有些人的,但是很少,有些人在尋寶,都未必知道消息,有些人找到了寶地,獨自探索,也沒管外界的事。

河圖要殺的,便是這些。

蘇宇只殺遇到的,殺人多的,河圖是一寸寸搜索,一個不放過!

他從一層殺上來,那是真的一個不留。

如此一來,倒也給蘇宇打了個時間差。

好歹也是個大地方,搜索起來,還是頗為耗費時間的。

而四層通道那邊,蘇宇悄無聲息,再次錄制了一些死靈大軍入侵的景象,很快,悄悄遁走,進入了五層。

河圖真行,打雜工作干的不錯,蘇宇都感受到了,那邊的死靈氣息更多了。

“再接再厲!慢慢清掃,千萬別急著上來!”

蘇宇心中嘀咕,你上來的太快,我都快沒時間了。

四層絕對還有不少寶物等著自己,可惜,他沒太多的時間去探索了,河圖這家伙,掃蕩的速度變快了,可能和他手下死靈變多了有關。

“五層,脊柱竅穴絕對在這,這一次我得耗費更多一點的時間才行了!”

蘇宇一入五層,任由心火灼燒,一進來,他就知道,這一層恐怕真的有心臟在,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找到脊柱竅穴運轉方式。

很快,他就可以把功法徹底推演出來了。

功法一出來,他就可以迅速想辦法進入凌云九重,完成一次次蛻變,不用再卡著境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5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