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28章 家有一老

第528章 家有一老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28章 家有一老

星宏古城遷移,很快便被人探查到,古城進入了星辰海中,和鴻蒙古城匯合。

萬族一些強者,很快便推斷,可能是蘇宇傷勢太重,需要治療,而星宏都沒辦法幫他恢復,只能去找鴻蒙解決。

由此可見,蘇宇傷勢重的無法想象。

最強的肉身破碎了,這樣的蘇宇,并不可怕。

哪怕文明道實力還在,蘇宇也只是堪比山海。

鴻蒙古城中。

蘇宇封閉了古城,本就沒人,封閉,也只是為了不讓人進入。

后殿。

老龜比星宏他們自在,星宏他們好像被完全封鎖了,而老龜,卻是能投射分身,化為人形,和蘇宇交流。

看到蘇宇,老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面上帶著一些惆悵,“我可能看走眼了!我沒想到,你可能是時光師的傳承,是嗎?”

蘇宇搖頭,“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時光師意味著什么,無意隱瞞大人。”

“對,你肯定是不知道的。”

老龜嘆息道:“我原以為,這一脈,早就徹底斷絕傳承了!恐怕大家都這么覺得,事實證明,我錯了!這一脈,還有傳承!”

蘇宇疑惑道:“大人可以講解一二嗎?”

“時光師啊……”

老龜感慨一聲,有些陷入了回憶中,許久,自嘲道:“我說我其實不太清楚,你信嗎?”

“信。”

老龜失笑,坐了下來,取出了一些茶水,仿佛憑空生成,示意蘇宇喝一杯,自己也端著茶杯一邊喝著,一邊解釋道:“很久之前的事了!時光師的傳承,其實早就沒了,或者說,我其實沒見過時光師,萬界見過時光師的也不多,或者說極少!”

“這一脈,很特殊,一代一人,到底是一人,還是一脈……我不知道。”

蘇宇意外道:“您的意思是……”

老龜解釋道:“因為沒幾個人見過,但是見過的人,又覺得遇到的時光師不一樣,所以不確定是不是同一位,或者說是一代代傳承。時光師……知道為何會這么稱呼嗎?”

“不知道。”

蘇宇搖頭,老龜笑道:“因為他們一直行走在時光長河中,好像在俯瞰文明!沒幾個人知道他們的存在,沒幾個人真的見過他們,只是一些傳聞,包括我,也只是聽到了一些傳聞。”

“他們在別人口中出現,你卻是不知,他們到底是什么生靈,是人是神,是仙是魔?”

“我只知道,時光師……可能是邪惡的存在,也可能不是。”

蘇宇意外道:“大人此話是什么意思?”

老龜輕聲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知道他們善惡,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在那個時代,一大批強者,都很忌憚!”

“忌憚?”

“對!”

老龜有些恍惚,許久才道:“忌憚!就是忌憚!在那個時代,一批強者……不是我,我不算強者,那個時代,我不算強者,我口中的強者,很強!他們忌憚時光師,具體為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曾經在一位大人物府邸中,聽過幾句,聽說時光師來過一次,說他壽元已盡,即將前來紀錄文明……”

老龜有些感慨道:“然后……就沒然后了。不久后,這位還實力強悍無比的大人物,就隕落了!消失在了時光長河之中,再也沒有出現過!時光師,在那個時代,是一群少數人恐懼和忌憚的存在。”

蘇宇了然。

時光師!

這是殺了對方,制作成標本了?

大人物……老龜現在說起來,都這么說,那這大人物,到底有多強?

收尸的存在!

倒是和蘇宇想象的不謀而合!

關鍵在于,那個時代的時光師,好像強大的可怕,連那樣的大人物,都給收尸了!

蘇宇急忙道:“那大人后來還聽說過時光師的事嗎?”

“聽說過幾次。”

老龜緩緩道:“都是小道消息,其實就是道聽途說。第一,時光師滅絕了,最后一代時光師滅絕,好像和萬族議會有關,據說,在某個地方,萬族議會的議員們,圍殺了這位時光師,從此以后,時光師一脈,徹底斷絕!”

“第二……”

他看了一眼蘇宇,一字一頓道:“有人說,時光師其實是人皇偽裝的!就是暗中殺戮萬族強者,人皇消失后,時光師便滅絕了!”

“第三,還有人說,時光師,另有其人,是文墓碑的主人,那位死后……時光一脈,便滅絕了!”

“三個傳聞,都在說,時光師滅絕了!”

老龜緩緩道:“這不是空穴來風,應該是真的!所以,那個時代,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認定,這一脈徹底滅絕了!而今……卻好像沒有!”

蘇宇心中卻是掀起一陣波瀾。

許久,開口道:“為何大人會覺得我是時光師的傳承,難道這一脈,有什么特殊表現嗎?”

“之所以如此認定……”

他看了看蘇宇,半晌才道:“和你鍛造的那本書有關……”

老龜不確定道:“書……很特殊的一種兵器。萬界很少有人用,當出現一本書,還引來了萬族議會的議員血劫,那我不得不把你和時光師聯系到一起。因為傳說中,時光師便是文明師,他們好像喜歡隨身攜帶一本書,我記憶最深的便是,有人說,時光師出現,往往都是看著書,徜徉在時光長河之中,從過去未來而來,為人收尸!”

蘇宇無言,腦海中卻是呈現出這一幕。

一位年輕人,白衣勝雪,拿著書本,倚靠在小船之上,從時光長河中蕩漾而來。

儒雅,卻又霸道,指著一位強者,笑道:“你壽元已盡,我來記錄文明,請入我書中一游!”

那強者不甘,卻是被一本書覆蓋,瞬間被殺,隕落當場,尸體被收走。

那時光師,繼續徜徉在時光長河之中,去收下一個尸體。

一幕幕,讓蘇宇有些恍惚。

恍惚到,他覺得,這其實也是自己幻想的一種未來,一種生活,太瀟灑,太自在了!

我是時光師!

徜徉在時光長河之中,你的過去未來,都逃不掉我的文明記載!

他恍惚了一會,被驚醒了。

對面,老龜喝著茶,看著他,笑道:“你在想什么?”

蘇宇干咳一聲,笑道:“我在想,大人可能誤會了!我不是時光師,我甚至不知道時光師是什么,天古這混蛋,好端端地要殺我,就因為我鑄兵出現了血劫……我很郁悶。”

“天古……”

老龜淡笑道:“他要殺你,很正常!萬族中的一些古老強族,可能都會有一些記載!包括議會血劫降臨,這不是沒有,但是,當時殺你的,應該是議員之劫,這就不正常了!你一開始遇到的血劫,還是正常的,最后那一刻,卻是不正常,你其實也很難活下來,卻是活了,這才是讓人意外的事!讓我都在思考,我是不是看錯了,你遭遇的并非議會議員之劫!”

蘇宇古怪道:“大人說的這個,我也不懂,這萬族議會,又是什么?”

老龜含糊其辭道:“這么說吧,上古時期,人族一統諸天!可萬族實力不弱,萬族朝拜人族,卻也在爭取權利,之后,便有了萬族議會!制約人皇的存在!上古時代,規則很多!人皇制定一些規則,而剩下的一些規則,會由議會來制定!貫穿古今未來!萬族議會,說白了,就是限制人皇的一個組織,一個機構,而人皇,在那個時代,會擔任議會的議事長。”

說著,又道:“人皇制定的規則,有時候會和議會制定的規則,出現一些沖突,這也是正常的。類似于懲戒這種劫難,大多都是議員來制定,而人皇,主要會制定一些獎勵規則,包括諸天戰場的一些規則,包括突破的一些獎勵……”

蘇宇凝眉道:“規則!大人,您一直在說規則,規則到底是什么?”

老龜笑道:“規則就是力量!強大無比的力量!當你走到那一步的時候,你就明白了!言出法隨!假如你是人皇,你說,殺人者當被審判!只要你貫穿時光長河,影響過去未來,那你的話,就是規則!從此以后,你破了這個規則,殺了人,你就會接受審判!而規則,也會給你一線生機,類似于你遇到的血劫,你承受不住就會死,承受住了,你就活!給你一次懲罰,讓你明白,不要再犯!”

蘇宇恍然,“這么說,所謂的規則,其實就是一些頂級強者,貫穿了過去未來,聯通了時光長河,在你觸發某個條件的時候,給予你獎勵或者懲罰。”

“對!”

“那規則有智商嗎?”

老龜失笑,“規則,只是死物,這東西,你不觸發,它就不存在。”

蘇宇又道:“那它獎勵的東西,從哪來的?”

“是制定者留下的。”

“留在哪呢?”

老龜深深地看著他,意味深長道:“你很大膽!”

蘇宇齜牙笑道:“大人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就是問問,好奇。”

老龜也是無語了!

半晌才道:“應該在星宇府邸中,星宇府邸中,我說的是九層你不能去,東西可能都存在在那!而那里,一定會有一條時光長河!我原本不想告訴你,怕你忍不住會想去,現在更怕你會去,你還是老實點,不要去九層!因為,時光長河太特殊,你可能會在九層遇到一些上古時代的大人物……他們可能死了,可能沒死,但是,時光長河也許會記錄下他們某一日的畫面,只是一道投影……盡管如此,你遇到了,你也必死無疑!”

蘇宇恍然!

懂了!

可怕!

若是真記錄了一位上古強者的投影,那個時代的強者,老龜都喊大人物,蘇宇絕對是不敢招惹的,太強了,哪怕只是投影,也許老龜都會被殺。

可怕的時代!

而那個時代,居然消亡了,更可怕!

議會,議員……

原來,上古時代,是這樣組成的。

人族一統諸天,萬族卻是沒有徹底臣服,而是弄了個議會出來,分權制約人皇。

蘇宇忍不住道:“大人,難道說,那些議員,也是皇者?”

“不,半皇!”

老龜笑道:“我早就說了,皇者也好,半皇也好,不是等級,是稱呼,是地位!皇者,自始至終,只有一位!而半皇,卻是可能有無數!但是,半皇并非實力,只是一族領袖的尊稱!”

半皇非等級!

這一次,老龜著重說了一下,“議員,都是半皇!而他們的實力,可能是合道境,可能是其他境界,可能和人皇是一個境界,但是不如人皇強大!人皇一統天下,這些強者,不得不自降位格,自稱半皇!”

蘇宇徹底明悟!

對,半皇,誰說一定不能和人皇一個等級?

這不是實力的劃分,而是地位!

蘇宇深吸一口氣,點頭道:“多謝大人指點,這次我算是徹底明白了!所以,大人也不會自稱半皇,而是合道,是嗎?”

“不,我是半皇!”

老龜也認真道:“因為我這一族,其他鴻蒙龜都滅了,就我存在了,現在,我就是鴻蒙龜一族的半皇,所以,你說錯了!”

蘇宇無語!

都一大把年紀了,您老人家還要皮一下。

老龜笑了,笑完了,很快道:“你來找我,是為了封閉陽竅吧?你這陽竅……再多開幾次,真飽和了,也是個問題!我幫你再次封鎖一次,你每一次開啟,都會加速陽竅的吸收速度,自己小心吧!”

“多謝大人!”

老龜也不說什么,很快,一頭小龜呈現,瞬間落入蘇宇體內,一瞬間,將開啟的陽竅封閉!

蘇宇松了口氣!

總算不用吸收死氣了,再吸,他感覺自己有些撐不住,身子骨有點虛。

老龜看了他一眼又道:“你這肉身,恢復的話,難度不低!因為你肉身很強,給我的感覺,已經不比日月七重差多少……”

蘇宇干笑道:“沒寶物了,大人有嗎?可以借我一點嗎?恢復一下肉身……”

“我孑然一身,哪有寶物。”

老龜笑道:“何況……你就不怕我幫你恢復肉身,動點手腳?你這肉身,太珍貴了!周天之竅,食鐵之鑄,一旦完成凌云九變,我在想,也許……單純靠肉身,你就有日月九重之力了,甚至更強!如此可怕的肉身,我想,無數永恒都很覬覦,三世身被滅,也許,可以用你來承載一具更強的三世之身!”

蘇宇干笑,急忙道:“大人高估我了,我肉身一般,何況,到了凌云,因為沒有周天之法,我接下來可能會胡亂隨意九變敷衍一下,肉身也就那樣!”

“你會嗎?”

老龜笑了,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停頓了幾秒,這才道:“肉身,還是自己恢復吧!我若是記憶沒錯,星宇府邸三層,有一個蓮花池……具體在哪我忘了,那蓮花池中的蓮花不值錢,蓮子是毒藥,但是,蓮藕是寶物,可以幫你恢復肉身傷勢,別亂吃,那蓮子吃了,會毒死你!而且這蓮花,和九葉天蓮有點類似,往往有人弄錯了……昔年也曾鬧過笑話。”

蘇宇眼神微動,急忙道:“大人的意思是,這東西和九葉天蓮很像?”

“嗯。”

“這蓮花叫什么?”

“笑口蓮。”

老龜緩緩道:“還在不在,我不知道了。太多年沒有去了,誰知道還在不在,但是星宇府邸還有一些其他恢復肉身的寶物……”

蘇宇點頭,心中呢喃。

笑口蓮!

和九葉天蓮很像,哪怕上古強者都弄錯過。

嘖嘖!

蘇宇一個個念頭升起,這……詐騙的好材料啊!

我若是拿到了,拍賣如何?

賣給無敵!

嘖嘖嘖……無敵未必能辨認出來,畢竟老龜這樣的實力,都說很相似!

蘇宇急忙道:“大人,這笑口蓮,和九葉天蓮的區別在哪呢?能一眼看出來嗎?”

老龜意外,你在意這個干嘛?

不過還是說道:“內蘊的時候,看起來差不多,幾乎無法區分。綻開的時候,九葉天蓮和笑口蓮也很相似,但是,還是存在一些差別的,九葉天蓮因為生長在時光通道之后,時光之力濃郁,會在蓮花上留下一道道紋路,時光紋路如同兵器的金紋一般……”

“而笑口蓮,也有紋路,但是紋路是自然生長,有些參差不齊……”

他稍微解釋了幾句,蘇宇卻是急忙記住了!

記住,這個他覺得可能有用。

也許可以拿來騙人!

這是騙人的好材料,當今時代,有幾人知道這些的。

一些老古董都未必知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老龜,也許比豆包都久遠,古老!

說不定比天古還老!

想到這,蘇宇也不含糊,馬上問道:“大人,您和天古,誰年紀大點?”

你問的真無聊!

老龜淡淡道:“鴻蒙龜,比仙族更能活一點。”

懂了!

你更老!

果然,也許是萬界第一老!

老龜無言中,再次道:“還有別的事嗎?”

蘇宇急忙點頭道:“最后一件事,大人,我要是去了星宇府邸,不管我去不去,萬族都可能會針對星宏古城!我會安排個假冒的家伙,他偽裝我,應該可以的!星宏大人可能會被逼的出手……到時候,不知道大人這邊……”

老龜淡漠道:“無妨!我本尊不能出城,但是,你應該見過,我曾投影出手!真要違背規則,36鎮守,都可出手,只是,未必能出城罷了!最近,河圖去找援兵了,此地也算安穩,真要投影奈何不得他們,我本尊也可出手!”

河圖走了!

蘇宇意外無比,急忙道:“河圖跑了?”

“對,去找援兵了。”

老龜倒是不太在意,笑道:“他去找援兵,又不是第一次了!聽他說,最近死靈天河中,有一尊死靈君主復蘇了,實力強大,他可能是去找那位了。”

蘇宇撓頭,這河圖……聽這話的意思,怎么感覺是去找家長的樣子。

不,忽悠人來當打手的樣子!

老龜提起河圖,倒是多了一些笑容,“河圖記憶不曾全部復蘇,忘卻了很多東西,希望不會是他的老對頭復蘇了,一旦恢復了和他有關的記憶,那才是他倒霉的時候。”

河圖可能忘記了自己的敵人,但是敵人未必會忘記他,這要是遇到了,那才有趣。

蘇宇也是無言,聽老龜的意思,他很想看一場這樣的戲。

正想著,老龜淡笑道:“你若是死了,在死靈界復蘇,也要小心,別遇到了自己的老對頭,你可能忘記了對方,對方卻是可能會記起你來。”

咒我呢!

蘇宇心中腹誹,都不敢罵。

無奈!

不問了,他在老龜這,得知了不少訊息,這就足夠了,有時候,老人家就是好,啥都知道,雖然未必會告訴你,但是不至于一頭霧水了!

此刻,城外,星宏古城消失了。

老龜也不管,很快也道:“你沒事的話,自己玩,老朽要睡了!”

蘇宇發現了,老家伙們都喜歡睡覺!

無語!

難怪一個個活的長,合著是睡出來的。

蘇宇急忙搖身一變,化為劉洪,問道:“大人,您能看出我的身份嗎?”

老龜的石雕睜眼,看了一眼蘇宇,淡淡道:“神文還不錯,不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氣息,不同的命格,不同的氣運……偽裝,瞞過一般永恒有希望,瞞過合道……幾乎不可能!所謂合道,過去現在未來已然一體,我這一眼,可以看到你的過去,看到你下一刻的未來……你剛剛變幻的狀態,我看到了。”

蘇宇意外,“您的意思是,您可以看穿我的過去和未來?”

“對。”

“那能看到我小時候嗎?”

“不能。”

老龜淡淡道:“只是一些簡單的回溯和預判,看過去要準確一些,看未來未必準確。合道真要看你,看實力,實力強大的,也許一眼可以看到幾年前,弱小的,也許能看幾天……所以,瞞過合道,太難!”

蘇宇震撼,這么厲害。

不過……就看幾天,那也沒啥用啊。

我大不了這幾天,做個正經人。

當然,合道一般不會隨便出現的,小心點就行,也沒必要自己嚇唬自己。

此刻,蘇宇也不多說什么了,開口道:“大人,附近沒人監控吧?沒人的話,我就要走了。”

“沒有。”

老龜聲音越來越小,徹底消失,他要睡覺了。

最近,因為蘇宇的事,他都沒睡覺了。

很快,蘇宇離開了古城。

鴻蒙古城,再次陷入了寂靜中。

而蘇宇,準備找個合適的身份偽裝進入星宇府邸了。

劉洪的身份,其實也行……不過還是算了,這家伙得罪了浮土靈,最近浮土靈好像在找他,至于原因,浮土靈沒說,大概是不好意思說。

被一個弱者給騙了,也不好意思說,免得被人笑話。

蘇宇化為一位普通人族,人族這邊,參加星宇府邸的人員,這幾日陸續都在抵達星辰海,人族這一次,人員較多,名額只有430個。

一些拿不到名額的,可能會走特殊通道進入。

當然,特殊通道危險。

這個蘇宇也做過一些基本了解,特殊通道進入名額有360個,但是每一次,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去一起進入,最終,只有360位進入其中,剩下的不是死了,就是重傷,反正死亡率極高!

那也是小族的必爭之地!

小族分不到名額,全指望這個了,強族沒封閉,也沒奪取特殊通道的名額,也是為了給他們一點機會,一點機會不給,那就是斷人前程的大仇了。

“我是走特殊通道,還是走名額的通道呢?”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此刻,他已經走到了星辰海上。

特殊通道,充滿了不確定性。

而且競爭很激烈!

搞不好,會暴露身份的。

要不,還是走正經通道,當然,特殊通道好像有點好處,蘇宇打聽過,走特殊通道進入的,很多時候會出現在一些寶地,或者和古城走正門進去的一樣,會帶有一些光環。

“算了,走正規通道!”

“特殊通道,最好攜帶古城令,因為古城令,和星宇府邸,是有些牽扯的,可以讓人更順利地進入……”

蘇宇腦海中,浮現這一幕幕。

既然要進星宇府邸,蘇宇多少要了解一些,可惜,星宇府邸的資料,真假難辨,有人故意制作假資料,混淆視聽!

包括獵天閣,都未必會給你真的。

至于名聲,你相信了獵天閣,去了險地,你就掛了,沒人知道。

你不相信,沒去,沒死,自然也無法確定消息真假。

所以各族的一些關于星宇府邸的消息,蘇宇都收集了一些,但是不敢全信。

就劉洪這家伙,當初還說要賣給自己星宇府邸九層地圖……你敢信嗎?

忽悠傻子還差不多!

“找吳嵐去!”

蘇宇在海面上游蕩了一陣,最終決定,還是去找吳嵐。

那家伙,好像真要去!

一個騰空前期的研究員,她居然要去星宇府邸,蘇宇都在思考,這是誰給她的勇氣?

大鼻孔給的?

吳家居然不勸不阻攔,蘇宇都服了,找死的節奏,這一次人族進入,處境可不是太好。

還有,老師他們這次好像都要去。

多危險啊!

蘇宇都想勸勸了,可惜,他知道,自己這一脈,都是這性格,勸不過來,柳文彥他們都覺得實力太弱,也不想一直從蘇宇這邊拿錢,所以星宇府邸,就是他們最大的奪寶地。

不知道現在人在哪,有沒有去星宇府邸那邊。

心中想著,蘇宇嘗試著發了一下傳音符。

星辰海傳訊較難,很多時候會被干擾。

未必能發出去,蘇宇也不急,真不行,就冒充小族,走特殊通道。

他一直沒下定決心,要不要冒充人族,冒充吳嵐或者誰,因為人族受到的關注比較高。

此刻,發個信息試試看。

剛發一會,很快,蘇宇居然收到了回復!

而此刻,就在不遠處的柳文彥,也是意外無比。

“你又跑出來了?不是說你重傷垂死了嗎?我正要去星宏古城看看,你怎么出來了?”

柳文彥無語了!

下次老子再也不會想著去看看你有沒有掛了!

就和當日在天滅古城一樣,說蘇宇被圍困了,要掛了,他跑去了,結果人還沒到,蘇宇出來了,找他來了!

你服不服!

這次也是如此!

蘇宇也是意外,柳老師在我附近?

還真傳信出去了!

“老師,你在哪呢?就你自己?”

“對!”

柳文彥很快傳訊道:“分開走的,我們一起,目標太大,不少人盯著我,我讓他們先走了,我準備過來看看你,知道你沒多大問題。”

真夠信任我的!

腹誹了幾句,蘇宇迅速問道:“老師,其他人都在哪?你我就別見面了,見面了對誰都不好,回頭也許在星宇府邸遇到了!”

柳文彥知道他的意思,這小子想冒充人了!

他也不多說什么,迅速將他知道的一些人的所在位置,護道者的消息全部告訴了蘇宇,接著又道:“不用跟我說太多,另外,就算裝成誰,進去了,也別相認!免得自找麻煩!”

“明白!”

蘇宇也不多說,現在自己是諸天萬界頭號通緝犯,小心為妙。

兩三個小時后。

蘇宇在星宏古城附近,看到了吳嵐,一臉唏噓,膽子真大!

吳嵐、吳嘉、吳琦都在,關鍵在于,護道者,居然就一位日月,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在諸天萬界這么晃蕩,不怕死嗎?

好吧,仔細想想……不至于。

因為這幾位,除了吳琦有點名氣,那倆……幾乎沒人認識。

有日月護道,都算看得起她們了。

蘇宇摸著下巴,隱藏暗中,唏噓無比,我……真要冒充吳嵐嗎?

關鍵是吳嵐還挺好冒充的,無他,哪怕遇到了熟人也不怕,鼻孔朝天,哼一聲,完全沒任何異樣!

沒人會懷疑!

吳嵐真要接話了,反而讓人懷疑,這人設……簡直是偽裝的不二人選啊。

甭管遇到誰,不想搭理,就哼他一聲就完了!

蘇宇唏噓!

我……其實不想的。

關鍵是,你說巧不巧,你就在這,還好偽裝,偽裝了還沒人知道。

“就你了!”

蘇宇心中嘀咕,就是你了!

我是救你!

一個沒打過幾次架的人,就是個拖累,也好意思進星宇府邸,不怕把你姐給拖累死了,沒人性,我來拯救你們吳家人!

順帶著,這身份,也有個好處,可以和白楓他們廝混在一起,還能暗中幫點忙。

片刻后,吳嵐好奇地四處看了一下,很快,對吳琦道:“姐,我要去辦點事……”

“嗯?”

吳琦意外,你辦什么事?

“馬上回來!”

吳嵐不解釋,蘇宇這家伙找自己,這家伙怎么在這?

對,星宏古城就在這,他在這也正常。

吳琦急忙道:“不要亂跑,你不是說要去星宏古城嗎?”

“對啊,待會去,我馬上就回來!”

“你……”

吳嵐已經跑了,吳琦暗罵一聲,一點不聽話!

迅速跟上,這妹妹,沒法要了!

這次,就不該給你來。

前面,吳嵐跑的飛快,她又不傻,平時當然不亂跑,可是,這不是蘇宇在這附近嗎?

傳音頻率,外人是不知道的。

至于冒充蘇宇釣自己,有必要嗎?

那還不如冒充蘇宇釣吳嘉去!

我和蘇宇又不是太熟,對,不太熟,外人又不知道我和他有點熟,雖然我也是元神研究所的,可都是搞研究的,沒交情的!

吳嵐心中胡思亂想著,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而蘇宇,正在遠處等著,沒選擇讓她去星宏古城,這階段去古城,都不好,容易被人盯上,沒必要去。

就這了!

至于跟著的那位日月,日月算強者嗎?

起碼不到高重不算吧!

這日月,才日月一重,蘇宇都不太熟,不知道從哪來的,還能發現我蘇宇不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