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510章 齊聚一堂

第510章 齊聚一堂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510章 齊聚一堂

柳城門口。

蘇宇邁步走入,他還是第一次來柳城,第一感覺是相當熱鬧。

不錯的地方!

人挺多的。

這也是和古城最大的不同,古城因為有死氣,一般情況下,除非萬不得已或者需要避難,才會進入,所以人并不算多。

而柳城,并非如此,這不是古城,所以熱鬧許多。

而且這地方,人族為主。

很少有外族,就算有,也沒別的地方那么多,那么張揚,因為這是人族的地盤,就如其他三大區域,神魔仙是主宰,外族在那也會低調許多。

有人看到了蘇宇,也沒在意。

有人好像認出了他,有些意外這家伙居然會來柳城,但是也沒管這個,單神文系和多神文系之爭,隨著一批人死去,漸漸成為過去。

大夏府多神文,已經徹底斷絕傳承,不再開設。

是單神文系的成功?

不,是整個神文系的損失,如今的大夏府,再也不會號稱天下第一的文明傳承地了,因為這里,已經沒有那些強悍無比的神文師了。

蘇宇也不管這些,他頂著劉洪的臉,直奔城主府。

劉洪和白楓,還是有勾搭的,這個蘇宇知道,他冒充劉洪來找白楓,這不算啥。

柳城的城主府,看起來比古城的城主府還大。

風格方面,有些粗獷。

門口,倒是有幾個兵士守衛,實力還行,都是騰空,不過看起來懶散的很,蘇宇感應了一下,有點禿鷲的味道,他見過禿鷲,有點混混的味道。

他第一次出人族大本營,還被禿鷲跟著過,跟他后面,隨時準備給他撿尸。

見蘇宇白袍飄飄,有點文明師的樣子,那幾位守衛的兵士,一看情況,頓時堆笑道:“這位大人,您找誰?”

蘇宇淡笑道:“白楓在嗎?”

“白研究員?在在在!大人是……留個名諱,我也好去通報!”

“劉洪!”

那兵士也不廢話,迅速入城主府,去通報了。

如今,柳文彥他們剛回歸,制度什么的都很簡單,兵士也只是隨意招攬了一些禿鷲和獨行者,并未太過重視這些。

很快,那兵士出來了,一出門,一臉不善道:“白研究員說,讓你滾遠點,他忙,沒時間搭理你!”

蘇宇感慨,真無情。

老師對劉洪怎么能這么無情!

看看我,我招待劉老師,那是真客氣,還特意迎接到了城主府,還請人家喝茶,你倒好,直接讓他滾,太無情了!

蘇宇感慨一聲,朗聲笑道:“小白,我找你有事,出來聊聊?”

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現,白楓正忙著和吳嵐談提取意志力的事呢,此刻,滿臉不善道:“劉洪,你來做什么?找死嗎?別跟我說話,趕快滾蛋,沒空搭理你!”

正罵著,下一刻,白楓忽然輕咳一聲道:“進來吧!”

態度前后轉變極大。

不是蘇宇暴露了身份,而是蘇宇手中纏繞著一縷天地玄光,白楓雖然現在比以前富裕了,可一縷天地玄光,價值也不低了。

很快,白楓落地,干咳一聲道:“來就來了,還客氣什么!”

說著,就要朝蘇宇手中抓。

蘇宇心累,我這老師,果然還是不忘初心,有錢就好說話,沒錢都不給劉洪開口的機會。

果然,這辦法對付劉洪還是很好的。

你說什么?

我聽不到!

你帶錢了?

那進來談!

門口,幾位兵士也是一愣,這也行?

剛剛那呵斥蘇宇的兵士有些后怕,看向白楓,白楓卻是不以為意道:“下次看到這人,他沒塞好處,就讓他滾蛋,塞了好處,可以去通報我!”

你真直接!

蘇宇笑道:“白兄,太現實了!”

白楓嗤笑一聲,“沒打死你,那是看你以前送我不少功勛的份上,你說你這家伙,怎么這么能活?周平升死了,周明仁死了,于紅死了……都死了一票人了,你居然還活著!”

蘇宇笑道:“承蒙白兄照顧!”

“切!”

白楓嗤笑一聲,邊走邊道:“有事快說,我忙,沒時間跟你扯淡!沒事就趕快滾蛋!”

“一縷天地玄光,好歹給我說幾句話吧?”

蘇宇笑道:“白兄總算是踏入凌云了,還沒來得及恭喜呢。”

“你嘲諷誰呢?”

白楓忽然大怒!

你在嘲諷誰呢?

我剛踏入凌云怎么了!

凌云很丟人嗎?

你到底嘲諷誰呢?

蘇宇也是無語,這暴脾氣,平時也不這樣啊,是對劉洪這樣,還是最近受刺激了?

懶得刺激瘋了他,蘇宇笑道:“沒這意思,對了,柳執教和洪閣老他們都在吧?”

“呵!”

白楓嗤笑一聲,“你還想見他們?行,給我10縷天地玄光,我帶你去見,不怕死的話,你盡管去!我懶得搭理你,可你一天到晚在外招搖撞騙,說你是張若凌師伯的弟子,這事還沒找你算賬呢!”

說罷,冷哼道:“問你,你那什么多神文戰技什么情況?聽說各大府都有無敵后裔被你騙了,你說你是多神文系的,你居然沒被打死,算你運氣好!”

蘇宇笑道:“別提了,先去見見洪閣老他們!”

“你真要去?”

白楓意外道:“你不怕被打死?”

“怎么會,洪閣老不是那種人!”

白楓意外地看著他,這家伙真不怕死?

古怪的很!

蘇宇也不在意這些,邊走邊笑道:“白兄,去見見,沒事的!對了,我聽說這次星宇府邸名額下來了,白兄拿到了沒?”

“關你屁事!”

他說著,側頭看向蘇宇道:“你也要進去?”

“再看。”

蘇宇笑呵呵道:“對了,白兄,聽說你堂弟也要進去?”

“關你屁事!”

“那你爺爺來護道嗎?”

“關你屁事!”

蘇宇失笑,“這話說的,我聽說老爺子身體不是太好……”

白楓皺眉,“你是想找揍,還是想找死?”

“沒那回事!”

蘇宇笑呵呵的,看著老師發怒,真的舒服啊。

很快,他跟著白楓走到了后花園,看到了不少人,有些意外,吳嵐怎么在這?

再看,吳嘉也在呢。

還有那些妖獸!

一群熟悉的家伙!

對了,那個豬,是狻猊?

蘇宇古怪無比,怎么長殘了,以前狻猊賣相還是不錯的,也就賣相了,現在怎么長殘了?

這時候,柳文彥和洪譚也看了過來。

有些意外!

看向白楓,怎么把劉洪帶來了?

奇怪!

還有,這家伙來柳城,就不怕大家收拾他,劉洪雖然一直只和白楓作對,也沒做什么,可這家伙,后期在單神文系中地位還是很高的。

現在地位高的,死的差不多了,鄭玉明胡文升這些人,都低調無比,這家伙倒是張揚。

蘇宇剛想開口,就聽那邊,吳嵐對著洪譚道:“打死蘇宇也沒用,我也不知道情況,洪閣老,別問我了,你要打死他,自己去古城打死他好了!”

蘇宇無語,我才剛來,你們剛剛聊什么了?

一來就聽到你們要打死我的言論!

吳嵐也看到了蘇宇,掃了一眼沒在意,繼續蹲下來挖土玩,她對諸天戰場的土很感興趣。

那邊,洪譚也沒再說,看向蘇宇,淡淡道:“劉洪,你怎么來了,有事?”

蘇宇笑著拱手道:“有點事,剛剛聽吳嵐說,洪閣老要打死蘇宇,什么情況,我倒是挺感興趣的。”

洪譚看著他,微微皺眉,我們自家人說話,輪得到你來詢問?

他看向白楓,皺眉,怎么把這家伙帶來了?

蘇宇笑呵呵道:“挺感興趣的!蘇宇那么好的人,那么乖的孩子,溫文爾雅,聽話又孝順,長的也帥氣,敬師長,孝父母,對待誰都是友善無比,你們為何要打死他?”

安靜!

這一刻,所有人都古怪無比地看著蘇宇。

什么鬼?

這家伙瘋了,還是舔蘇宇舔到這地步了?

而柳文彥,有些古怪地看著蘇宇,洪譚也露出一抹疑色,柳文彥忽然道:“第四刀之后是什么?”

蘇宇笑道:“什么第四刀?我們再說蘇宇的事!蘇宇此人,必成大器!我一直看好他,覺得他是人族的希望,萬界的希望,未來的無敵……”

洪譚,柳文彥,陳永……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

有些不確定。

是劉洪瘋了,還是劉洪不是劉洪……不會吧?

那家伙不是在古城中嗎?

身旁,白楓也愣住了,看向蘇宇,半晌無言,許久,忽然道:“劉洪,你他么什么意思?你是真劉洪?”

懷疑!

不會是蘇宇吧?

可蘇宇……這么不要臉地自吹自擂合適嗎?

不會有人這么不要臉吧?

何止他不敢確定,在場的,都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蘇宇。

吳嵐和吳嘉也好奇地看來,什么情況?

那幾頭大妖,更是一個個恍惚無比,卻是不清楚情況。

蘇宇笑容滿面道:“諸位這是怎么了?蘇宇此人,我第一次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人中龍鳳,當然,龍鳳沒法和他比,他比龍鳳更出色,簡直就是天地一絕!”

洪譚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忽然,一掌朝他拍來!

蘇宇笑著,也不動容。

等他一掌落下,砰地一聲,蘇宇被打的四分五裂。

洪譚愣住了!

而柳文彥,忽然朝那些飛散的血肉抓去,而這些血肉,瞬間聚合,再次形成一人,笑呵呵道:“好殘忍!”

柳文彥直接朝他抓來!

禁錮!

氣血震動,震字神文震蕩了一下,震碎了他的禁錮。

柳文彥眼神一動,忽然朝他冰封而來。

而這時候,不遠處,陳永笑了一下,也彈了彈手指,一道道繩索朝蘇宇捆綁而去,那邊,洪譚哼了一聲,小子,逗我們玩?

比神文?

實力不弱,神文……你還差的遠!

“鎖!”

一聲低喝,如同枷鎖一般,虛空凝滯。

蘇宇火焰升起,焚燒了柳文彥的冰封,破刀二字爆發,斬斷了陳永的繩索,五行神文爆發,囚禁了那個鎖字……

幾個人,一個個特性爆發了出來。

一旁,白楓眼神一動,剛想出手,蘇宇隨手拋出一個神文“壓”字,轟隆一聲將白楓死死壓在了地上,白楓臉色漲紅,氣的想吐血!

臥槽!

下一刻,怒吼道:“給我松開!”

蘇宇瞬間停下,看向白楓,訕訕收回了神文。

是不是玩不起?

玩不起,你別參與啊。

想玩,又玩不起,這種人最討嫌。

白楓這才爬了起來,氣的半死,看向蘇宇,再看其他幾人,洪譚幾人都是笑呵呵的,白楓氣急敗壞道:“過分了,你個欺師滅祖的玩意!”

洪譚笑道:“你啊,學藝不精!一枚神文,剛入四階,就把你給壓下了,你這要是遇到了山海境,豈不是瞬間跪了?”

“我才凌云一重!”

白楓憤怒,我實力弱,干嘛要打山海。

洪譚惋惜道:“天榜上的,凌云一重一般都能打初入山海的……”

去你的!

白楓腹誹,我又沒上天榜。

此刻,幾人都已經知道蘇宇的身份了,那邊,吳嘉也反應了過來,頓時驚喜道:“師弟!”

唯獨吳嵐,繼續玩她的土。

蘇宇笑道:“吳嵐,你不會還沒認出我吧?”

吳嵐抬頭,詫異道:“認出來了啊,你夸自己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了,怎么了?”

你怎么一點沒反應的!

蘇宇無語。

吳嵐才懶得管他,繼續玩著自己的土,玩了一會,忽然皺眉道:“古怪,諸天戰場不是才開幾百年嗎?怎么感覺這土中好多死人血液的味道,好像都不止幾百年了……”

眾人默默地看著她,你還真把土玩出花來了?

吳嵐也沒在意,再次站起,看大家都看著自己,奇怪道:“怎么了,我臉上有土?”

她擦了擦臉,見大家還看著她,忍不住心中暗罵,一群人有病啊,看什么啊!

還看!

蘇宇失笑,洪譚和柳文彥對視一眼,微微搖頭。

這丫頭……沒救了。

算了!

蘇宇笑了笑,也沒再管,和師姐招呼了一聲,單手朝狻猊抓去,狻猊想躲,卻是被蘇宇瞬間抓到手中,捏成了一團。

蘇宇笑道:“這玩意,長胖了,我好久沒來了,晚上給大家做個紅燒肉!”

“不,大人,饒命啊!”

狻猊都快嚇死了,急忙慘叫道:“我錯了,真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偷吃了,再也不敢闖入大人的房間,偷睡大人的床了!我真錯了,我不該這么做的,大人饒了我吧!鉆山牛也干了,它也胖了,大人……”

蘇宇一愣,冷哼一聲,一把將它丟出,砸的那邊遁入土中,只露出一個牛頭的鉆山牛悶哼一聲,牛頭都快被砸爆了,卻是不敢吭聲。

狻猊也是滿眼驚恐,我去,蘇宇現在這么強了嗎?

好可怕!

到了此刻,誰還不知道這是蘇宇。

蘇宇很快恢復笑容,露出真容,看向眾人道:“諸位師長,我回來了!”

柳文彥淡笑道:“你是冒充人冒充習慣了?你這家伙!”

蘇宇嘿嘿笑道:“我不是太招人恨了嗎?本尊出門,大概都有無敵想暗殺我。”

一旁,白楓沒好氣道:“你這不敬師長的玩意,下次再易容,再敢跟我人五人六的,我踢你出多神文系!”

丟人!

每次都被騙了,就沒一次不被騙的。

關鍵是,他還看不透!

每次都被騙的跟真的似的!

越想越氣!

氣的一腳踢了過去,砰地一聲,腳指頭劇痛,心中狂罵,沒這么對老師的!

蘇宇笑哈哈的,也不在意。

再次看向吳嵐,奇怪道:“剛剛你說,師祖要打死我,我怎么了?我最近沒干啥吧。”

吳嵐隨意道:“沒什么,我說你給我引來了好多神文戰技,洪閣老就說要打爆你狗頭!”

洪譚無語,我說打死蘇宇,沒說打爆狗頭。

你自己加什么話!

蘇宇了然,失笑,沒再管這個,再次看向眾人,有些唏噓,開口道:“這一次……算是差不多聚齊了!”

說罷,看向陳永,嘆道:“師伯,抱歉,沒親自幫你報仇,被朱天方一下子全給殺了,不過金翼被我殺了!”

陳永微微點頭,笑道:“沒事,殺了就行!殺這些畜生,我自己做不到,你做了也一樣。焚海死了,金翼、銀翼都死了……我總算了卻了一樁心事。”

蘇宇笑了笑,沒說花紋的事,沒必要說。

何必給大家增加煩惱呢。

洪譚也笑道:“這是好事,不提這些,坐下說吧!你這家伙,每次都是神出鬼沒,比我們還神秘,不過……你這神文倒是都挺強,我看大部分都進入四階了,你意志力也有凌云九重了吧?”

“嗯!”

蘇宇點頭,柳文彥微微皺眉道:“怎么感覺有些強的過分,你是不是吞噬日月玄黃液,強大神竅了?

“嗯。”

“亂來!”

柳文彥搖頭,“合竅難了!你啊,別總覺得神文無所謂,文明師反正也晉級不了,不是這樣的!你肉身強大,可是肉身強大,意志力不強,短板太多!缺點太大!你現在還好,你一旦進入無敵,你的意志力還是凌云……你連撕裂時光長河都難!也容易被人針對!”

蘇宇點點頭。

一旁,陳永忽然笑道:“當初你完成神文戰技勾勒,我和白楓問你,你勾勒多少,你說兩個9,是吧?”

“嗯。”

陳永似笑非笑道:“兩個9?怎么個兩個9法?連20枚神文的神文戰技,你都說一般,如何個兩個9?”

白楓也想到了這一點,忍不住罵道:“他么的,就沒一句真話,自己老師都騙!”

蘇宇無辜道:“真話啊!誰撒謊了?兩個9,99枚神文的神文戰技啊!”

現場,安靜了一下。

蘇宇還是無辜道:“我一開始就沒撒謊,可我看老師你們說的起勁,五代只有22枚,柳老師18枚,師祖就14枚,老師您更慘,12枚……我總不能直說我99吧?那老師您現場氣炸了怎么辦?”

白楓臉色難看。

他是只有12枚基礎神文的神文戰技,他勾勒的神文當然不止這么多,不過那些不成體系,只能添加進入神文戰技,而不是神文戰技的基點神文。

此刻,被蘇宇這么一說,也想到了當初的事,再次狂罵!

也是,當初蘇宇就算說99枚,他也不信,扯淡呢。

合著,兩個9在這等著呢!

洪譚卻是微微皺眉,“99枚……先不說這個多神文的神文戰技怎么來的,你這神文戰技不對勁!”

柳文彥也點頭,“這個不對勁,有點問題!神文戰技,一般情況下,都是雙數,極少極少有單數!當然,不是沒有,可單數,往往代表有一些缺陷!可你神文這么多,怎么會有缺陷?”

白楓不以為然道:“多正常!神文最后合一,一融合,就是一體了!當然……這家伙99枚好像是不符合常理……”

他想了想,很快道:“兩種可能,要不他天賦神文出來了,要不就是他腦袋里還有一枚神文存在,占據了神文戰技,這家伙自己不知道罷了!”

蘇宇一愣,看向他。

說實話,他沒考慮過這個問題,99枚有什么不對勁嗎?

可現在,大家一說,也對,五代22枚,柳文彥20枚,洪譚14枚……大家都是雙數,唯獨自己單數!

而白楓,想都不想,直接拋出了一個答案!

讓蘇宇有些驚駭的答案。

我……也許有100枚神文。

也許有一枚,在我體內,我不知道,占據了我的神文戰技,比如說……金色圖冊!

他忍不住看向白楓,白楓見他看來,沒好氣道:“看什么看!你小子可能有一枚神文,很奇怪嗎?我早就想把你意志海給剖開了!99枚神文的神文戰技……威力卻是弱小的嚇人,你這神文戰技有問題,不圓滿,大概要等全部勾勒,包括最后一枚歸位,可能才有大威力!現在看起來強大,那是建立在你一大堆四階神文,意志力強大的不像凌云的基礎上才有的!”

“正常情況下,這么多四階神文,神文戰技還是99枚的,還有擴神訣不斷壓縮,你不能打日月都是古怪的事,你神竅也多,連日月玄黃液你都服用了……多神文號稱同階無敵!雖然未必比得上那些絕世天才,未必能和天榜一戰,可你情況不一樣,你的凌云九重,在我看來,哪怕只是單獨的神文之力,就不該比摩多那差!可你,不靠肉身,你能打那個摩多那嗎?”

蘇宇搖頭。

不能!

他現在的意志力強度,爆發起來,能戰山海六重就算不錯了,摩多那之前在凌云九重,就有希望搏殺日月。

這沒法比!

白楓侃侃而談道:“別急,也別一天到晚光知道淬煉肉身,肉身這東西……說實話,沒啥用!活個千年萬年,肉身就腐朽了,唯獨意志海,精神永存!小子,肉身,那是莽夫才修煉的!”

蘇宇幽幽道:“人族的無敵,都是肉身無敵!”

老師,你會被人打死的。

低調點吧!

白楓欲言又止,半晌才悶悶道:“那又咋樣,人族不能稱霸諸天,就是因為沒有文明師無敵!我總覺得,文明師無敵,可能會改變整個局勢,哪怕不能開啟壓制之力,也是超越現在肉身無敵的存在!”

蘇宇笑道:“老師,萬族也有文明師無敵,可沒見他們強到哪去,還未必比得上肉身無敵。”

“你懂個屁!”

白楓嗤之以鼻道:“肯定不一樣的!萬族的文明師無敵……真要算,只能算單神文的文明師無敵,包括萬族,都沒出過真正的多神文無敵,所以我們不一樣!”

好吧,你說是就是吧。

洪譚倒是沒說這個,而是疑惑道:“這時候怎么還出古城了,很危險的,找我們有事?”

“沒什么,主要辦點事,和老師有關。”

蘇宇解釋道:“我懷疑白老師的爺爺開啟了陽竅,現在快被吸死了,自己把自己吸死了!我想了想,也許只能通過轉換為古城居民,才能救他!或者……其實半皇能封印,可半皇封印,也不是長期的事,短時間還行。”

蘇宇將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白楓頓時皺眉道:“我爺爺……你還別說,具體的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我沒來大夏府之前,倒是見過我爺爺幾次,每一次見面,老人家都是隔著密室聊幾句,很快就沒了動靜,好些年都沒出關了,你這么一說,我大概知道情況了!”

洪譚也點頭道:“白家那位……我以前倒是見過,開元竅開了不少,實力應該不弱,我幾十年前見過一次,恐怕都踏入山海七重了,好些年了,天賦也不弱,白家的天賦還行……”

“老師,白家的天賦是絕對頂級好不好!”

白楓郁悶道:“我家老祖,當年凌云九重搏殺山海七重好不好!單純的肉身之力,鑄身不多,都能做到這一步,老祖要是鑄身多,早就能搏殺日月了!”

幾人都笑了起來,柳文彥笑道:“既然蘇宇這么猜測,大概率是真的,白楓,你要不和白家聯系一下,當然,愿不愿意,看你們白家自己的想法,轉換成居民……很多人是不愿意的。”

白楓點頭道:“行,我聯系一下,應該不會拒絕,爺爺真要這情況,也許這是他的機會!蘇宇這小子都沒死,我爺爺也沒事!”

這話說的!

白楓也不在意這個,又道:“你這次要去星宇府邸嗎?”

蘇宇笑道:“再說,不能告訴你,老師太弱,容易被無敵感應到想法。”

艸你!

白楓心中狂罵,你以前是背地里嫌棄老子,現在是正大光明地嫌棄了。

不當人子!

欺師滅祖!

該殺該斬!

蘇宇笑呵呵道:“看看,老師現在就罵我了,我都感應到了,何況無敵。”

白楓無語,這么明顯的嗎?

真悲哀!

實力弱了,知道秘密都沒用,守不住,人家能感應到。

洪譚和柳文彥都笑了,也不追問這個,有些事,蘇宇說的對,弱者,知道了沒用,你連守住秘密的資格都沒。

柳文彥也不問這個,開口道:“你那邊問題不大吧?”

“沒事,鎮得住!除非我頂不住死氣了!”

說著,蘇宇想了想道:“我傳一篇功法給你們,柳老師,你,還有師祖,師伯,你們仨修煉試試,我老師算了,弱了點,暴露了不好,我想看看,你們能不能修煉成功。”

白楓臉色難看,瞪著他,想打他!

蘇宇笑道:“老師,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您是天才,研究者,修煉功法干嘛,好好研究就行了,我相信老師可以成為諸天第一的研究員!”

白楓哼了一聲!

蘇宇也不廢話,很快,傳音將元竅逆轉的法門傳給了幾人,這功法不難,就是簡單的竅穴逆轉。

生與死的逆轉!

柳文彥幾人都是天才,很快,明悟了其中的道理,柳文彥開始嘗試,剛嘗試,忽然,轟隆一聲,竅穴炸裂了一個,吐了口鮮血!

蘇宇愣了一下,洪譚和陳永迅速停下修煉,看向柳文彥,柳文彥咳嗽一聲,血液滴落,皺眉,抬手道:“你們別修煉!”

他看向蘇宇,皺眉,遲疑了一下道:“不行,有問題!兩種可能,第一,我們沒被死靈轉換……”

“不是!”

蘇宇急忙道:“我當初學會,也沒被死靈轉換!”

“那就是第二種!”

柳文彥沉聲道:“可能是竅穴開啟的不圓滿,我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存在!逆轉的情況下,元竅直接爆裂了,好像缺了點東西,可能是因為竅穴不夠圓滿,無法徹底聯通!”

蘇宇愣了一下,“您的意思是,需要周天竅?”

“對!”

柳文彥點頭,“大概率如此!”

“那……大家其實可以開一下周天竅……”

柳文彥搖頭,“傻不傻,不是說,知道多少竅穴,就能開啟多少竅穴!開竅,也是有極限的,人族之前知道的竅穴也不少,三百多個!可是,誰開了300多個竅穴了?”

他看向蘇宇,遲疑了一下道:“你能開,不代表大家都能開!你要不天賦異稟,要不……血脈存在問題,要不,就是有其他原因,周天竅的開啟,絕對不是簡單的知道竅穴位置就能開!”

這時候,白楓也點頭道:“就是!這家伙絕對有問題,我懷疑他血脈和一些上古大妖有關系,蘇宇,放點血,給我研究研究,不研究你的意志海了,我看看你的血有沒有問題。”

蘇宇看了一眼白楓,認真的?

你不會就是想找我報復,故意這么說吧?

柳文彥笑道:“算了,別給他,被人奪走了就麻煩了,容易被人追蹤甚至詛咒,血液這東西,自己最好不要外泄,白楓實力太弱了,被人殺了,血液就被奪走了!”

洪譚也點頭道:“師兄說的不錯,要研究,自己研究去!白楓太弱了!”

陳永插話道:“師弟是弱了點,蘇宇,血液要處理好,哪怕大戰期間,也不要留下血液!”

吳嘉接話道:“師叔還是別拿師弟血液研究了,師弟堪比日月,師叔未必能研究日月血液!”

白楓一臉呆滯,啥意思?

剛剛只是蘇宇說我弱,一眨眼,整個派系都在說他弱,我真的很弱嗎?

我凌云了啊!

我凌云,起碼能打凌云四五重吧,你們什么意思啊?

別人就算了,自己這小師侄,你一個初入騰空的,好意思說你師叔?

蘇宇聳肩,看向白楓,這可不是我說的。

老師,大家都在說你弱!

白楓咬牙切齒,怒道:“這次我要去星宇府邸,不到山海不歸!”

欺人太甚!

我好歹也是天才,結果咋就這樣了,我當初騰空擊敗胡文升,一劍的事,騰空差點斬殺夏玉文,那家伙還入過黃榜,我比他天才多了。

我不算天才,諸天萬族,比我天才的,有幾個?

郁悶無比!

我好不容易踏入凌云,結果被這些家伙打擊的都想去死了。

還是吳嵐善心發作,開口道:“白老師不用在意這些,孔師姐跟我說過,實力弱沒關系,實力弱,可以走研究路線,大家都需要你,你弱,也無所謂!白老師是弱了點,可是可以跟我一樣,我們一起走研究路線,我覺得文明師就該如此……”

說來說去,還是離不開兩個字,你弱!

白楓有些抓狂,而蘇宇,忍不住笑了起來,很快,眾人都笑了。

白楓無語,一群混蛋,就拿我開涮!

談笑一陣,白楓也懶得理會他們了,悶悶道:“那我聯系白家去,看看我爺爺能不能來,就怕動都動不了,盡快讓他過來!”

蘇宇笑道:“行,那我在這等幾天,等白爺爺過來!”

“滾蛋,你得喊曾爺爺!”

白楓罵了一聲,又他么占我便宜,我是你老師,不是你兄弟。

唉聲嘆氣一聲,越來越沒老師的尊嚴了,太過悲傷。

和幾位師長談完了話,蘇宇看向花園中的那些大妖,笑了一聲,這幾個家伙,也該處理一下了。

這一刻,遠處,那幾頭大妖都是瑟瑟發抖。

又看什么看?

狻猊都強行把自己變瘦了一大截,后悔無比,早知道,我不該變胖的!

不會晚上真要吃紅燒肉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