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477章 玄甲,原始

第477章 玄甲,原始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477章 玄甲,原始

巨響聲傳來,大戰爆發的太快,參戰的強者太多,虛空被打爆,南元四周,眨眼間化為黑洞天坑。

“龍武神威,舍我其誰!”

大戰之際,伴隨著一聲整齊歸一的呼喊聲,一隊千人衛,紛紛暴吼出聲。

“殺!”

“出刀!”

“出刀!”

“出刀!”

刀氣覆蓋天地,一尊日月被千人衛圍住,凌云境的千人衛千夫長,率領麾下將士,不斷咆哮,怒吼聲沖霄。

“出刀,出刀……”

轟隆隆!

那日月強悍無邊,一掌拍去,數十人炸裂,一腳掃出,虛空炸裂,又是數十人炸開。

凌云戰死,騰空高重繼續怒吼,“出刀,出刀!”

轟隆隆!

“螻蟻!”

那日月冷漠無比,一群螻蟻,能奈我何?

轉瞬間,擊殺過半將士。

而這些人,瘋狂無比,依舊蜂擁而上,出刀!

夏家的刀!

夏刀,天下第一!

當地一聲,一刀斬下,一位騰空,一刀斬中了對方的手臂,巨大的反震力,讓這騰空將士化為齏粉,瞬間爆炸。

然而,剩下的人依舊是前赴后繼,殺!

夏家的龍武衛,天下第一,夏家的刀,攻無不克!

一刀,兩刀,那日月根本不在乎,就憑這一支龍武千人衛,也想殺他這日月強者?

笑話!

再強的螻蟻,也只是螻蟻。

倒是屠殺上千龍武衛,還是有些麻煩,好歹也是一群騰空凌云,一刀,又一刀,無數夏刀,斬落在身。

殺氣,血氣,覆蓋四方。

伴隨著最后一人持刀斬殺,一聲怒吼,響徹天地。

“大夏的刀,最利!”

轟隆!

一聲巨響,響徹四方,那被圍殺的日月,忽然手臂上血氣沸騰,轟隆一聲,手臂炸裂開。

而就在這一刻,虛空中,一位暗衛日月統領,如同鬼魅,瞬間殺出,一刀斬出!

眼中含淚!

龍武衛,只為耗他,只為傷他,只為這暗衛統領的最后一刀,讓他殺的更簡單,更輕松,消耗更小。

千人血氣,貫穿體內,炸裂了一位日月一條手臂。

值得嗎?

這一刻,那最后一位戰死的戰士,帶著笑容倒地,值得!

大夏的刀,最猛!

萬界第一刀!

一刀斬下,那受傷的日月,眼神大變,卻是因為手臂炸裂,一時間沒來得及出手,砰地一聲巨響,被這一刀斬成了兩半!

意志海被切碎!

這是帶著憤怒,殺氣,背水一戰的死氣斬下!

那日月肉身炸裂,意志海崩潰,一刀之下,被這暗衛統領斬殺當場,月牙墜毀。

這一幕,不止在這一處發生。

其他幾地,都是如此。

尸橫遍野!

一位位龍武衛將士,用生命為代價,為這些日月強者,鋪墊一切,只為那些日月,心無旁顧,斬出這一刀!殺出這一刀!

虛空中,那些準無敵都忍不住向下看去。

夏家的刀!

大夏的刀!

夏刀,真的利!

數千龍武衛戰死,而龍武衛本就不過萬,可這些人,依舊選擇了在日月縱橫的戰場中征戰,用血液,用性命,為那些將領鋪墊了最后一刀。

轟隆隆!

一瞬間,超過3位日月被斬殺!

“夏家的刀,最利!”

虛空中,夏侯爺暴吼一聲,瘋狂無比,氣息大爆!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響起,夏侯爺披頭散發,長刀在手,胖墩墩的身體,這一刻瞬間消瘦。

“你們要的夏刀,我給你們!”

“開天!”

瘋狂無比的咆哮,震蕩四方,和他對戰的那準無敵,一直在壓制他,打的他不斷吐血,此刻卻是眼神一變。

夏侯爺的刀,這一刻強大的不可思議!

這一刀,真的開天了。

虛空被斬開,天地黑暗一片,不,黑暗中誕生了亮芒,那是刀氣!

“日月九重!”

有人低呼一聲,夏侯爺,日月九重,醞釀了許久,被壓制許久,這才動用了全力以赴的一刀!

和他交手的,正是那神族準無敵。

凝眉,暴喝一聲,虛空中,不止他一人出現,而是兩人,都是他,三世身之一,兩個他,瞬間融合,一拳轟出!

砰地一聲巨響,如同金屬碰撞,血肉橫飛,那是神族準無敵的血肉。

這一拳轟出,這位準無敵卻是臉色一變。

不對勁……

就在這一刻,夏侯爺撕裂空間……是的,下一個夏侯爺出現了,就在他身后,陡然出現的。

同樣拿著一把刀!

“你們要的夏家的底牌,在這!”

“殺!”

一聲低喝,如雷霆一般,震蕩的四面八方無數人耳膜出血。

噗嗤一聲!

一刀斬下,那神族準無敵臉色大變,瞬間撕裂一條細如牛毛的時光長河,時光好像在倒流,好像要回到剛剛那瞬間。

然而,沒用!

嗡地一聲,刀芒閃爍,噗嗤一聲將他切成碎片,連帶著那時光長河也被切斷。

而一瞬間,不遠處,一尊嘴角溢血的準無敵出現……不,氣息不斷下滑,一會功夫,滑落到了日月九重。

夏侯爺腳下,多了一堆碎肉。

現在身被殺!

過去身,卻是瞬間遁逃了,此刻,那神族準無敵也是變色。

夏侯爺是準無敵!

虛空中,兩個夏侯爺瞬間融合,舉刀再砍!

就在此刻,一道人影浮現,轟隆一掌拍出,那是獵天閣八長老,與此同時,身后,又是一尊準無敵出現,那是一頭金甲猿猴。

“夏侯爺……沒想到啊!”

八長老一臉感慨,真的沒想到。

夏家,居然還藏著一位準無敵。

神族這準無敵,差點就被他殺了,盡管沒被殺,現在被切碎了現在身,過去身只剩下日月九重之力,若是準無敵少一點,夏侯爺就能直接搏殺了他!

夏侯爺冷漠無比,“你們要的夏刀,夠利嗎?”

猿猴族準無敵和八長老下場,那被切斷了現在身的神族準無敵,臉色陰沉,退后了一步,原本是定八長老先出手的,結果,他覺得夏小二可以隨意擊殺,結果倒霉無比,被夏小二一刀斬了現在身。

差點就死了!

這一刻,三尊準無敵開始聯手圍殺夏侯爺。

夏侯爺冷哼一聲,不再多說,虛空瞬間被打成了虛無,黑暗一片。

“夏小二居然是準無敵!”

“夏家……藏的真深啊!”

這一刻,距離此地千萬里的地方,一座大殿中,一道人影感慨。

準無敵!

夏龍武不算,夏小二居然也是,出乎預料!

五十多年而已,夏小二就從養性走到了準無敵的地步,這家伙的天賦,不比夏龍武差多少。

“就只是如此嗎?”

人影喃喃一聲,只有這樣嗎?

一個準無敵境的夏小二,撈取的是過去身,并非未來身,就只有這樣嗎?

這是夏家對付自己的本錢?

他不信!

不可能只是如此,一個準無敵,是很強,可若是只有如此,那太小看自己了,太小看無敵了。

“不止如此……夏家……還有后手!”

人影喃喃一聲,夏小二是準無敵,的確出乎他預料,可這絕對不夠,差的太多,若是撈取了強大的未來身還好說,這只是過去身。

就在人影想著這些的時候,眼神一動。

與此同時。

南元,虛空中,一道人影陡然出現,好像突然就出現在這……這人一出現,二話不說,一錘子朝之前被斬斷現在身的那位神族殺去。

“不……”

那神族強者,大驚失色,怎么會突然出現?

哪怕準無敵,也沒辦法瞬間就出現在他面前,他卻是沒感受到什么動靜。

轟隆!

沒給他時間去思考,一錘子砸落,轟隆一聲巨響,他被斬斷了現在身,過去身本就不如現在身,這一錘子下去,轟隆一聲,肉身被砸的四分五裂,粉碎當場。

意志海還沒崩碎,剛想遁逃,虛空封鎖,瞬間擠壓,砰地一聲,意志海炸裂!

來人仙風道骨,白發飄飄。

“牛百道!”

無數人驚訝,牛百道,他不是在諸天戰場嗎?

而此刻的牛百道,沒管那些,一把撈走了過去身炸裂留下的那件承載物,而伴隨著他的動作,一輪殘日墜毀,第一尊準無敵就這么被殺了!

而不遠處,胡顯圣大吼道:“艸!碎了!”

他的空間傳送門,碎了。

是的,就在剛剛那一刻,是他傳送了牛百道,從很遠的地方傳送來的,代價是,他早就讓蘇宇賠償過的傳送門,徹底破碎了。

“老牛,賠一件承載物算了賬!”

胡顯圣大吼一聲,眼紅啊!

承載物!

牛百道回看他一眼,沒出聲,表情很明顯,想屁吃!

我殺的!

至于你的傳送門,蘇宇早就賠償過了,現在算是廢物利用,此刻的胡顯圣,那扇門,徹底炸裂,虛空波動,被他隨手一丟,砸中了一位日月初期強者,空間破碎,直接一瞬間將那日月剿的破碎。

四分五裂!

胡顯圣見戰場上幾乎所有人都朝他看來,心中一驚,“別看我,老牛殺的,跟我無關……”

看什么看!

我初入日月而已!

“他也是多神文……”

有人冷喝一聲,下一刻,一尊日月高重,朝他殺去!

“艸!”

胡顯圣瞬間遁逃,遁逃的瞬間,他原本所在的地方,一眨眼,出現無數美人,無數美酒,還有一尊仙風道骨的無敵……幻境!

大戰一開始,因為夏侯爺隱藏實力,牛百道突然回歸,兩人聯手之下,居然將那尊神族準無敵給斬了!

這下子,那些觀戰的準無敵,紛紛一震。

二話不說,三尊準無敵降臨。

14位準無敵,居然死了一位,剩下的13位,仙族、太古巨人族、五行族都沒動彈,其他10人,兩人圍殺夏侯爺,三人圍殺牛百道。

再剩下的5人,朱天道、秦昊各自擋住了一人,胡總管和趙將軍聯手抵擋一人,夏家五位小界鎮守和兩位準無敵廝殺,各處都被壓制。

虛空中,剩下的三尊準無敵,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意外和震撼。

這才剛開始,就被殺了一個?

他們也沒感應到牛百道回歸,和胡顯圣的傳送門關系極大,瞬間傳送過來的。

而遠處,朱天道哈哈笑道:“夏小二,我大明府殺的第一位準無敵,我們殺的!”

夏侯爺剛想回懟幾句,一聲爆鳴!

下方,一尊暗衛統領,瞬間被人打爆!

一尊日月七重的魔神,冷冷看向四方,這不是第一位。

此刻,夏云奇洪譚他們,也在浴血廝殺,虛空震蕩,陳永此刻已經晉級日月,飛速從城內殺出,都來不及穩固境界!

牛百道剛顯擺了一下,就被三尊準無敵打的不斷吐血,再也不復之前的仙風道骨。

數十位人族日月,被各族強者,圍殺的死傷慘重。

另一邊。

蘇宇還在為牛百道出現而欣喜,下一刻,欣喜化為了沮喪。

“玄甲長老……”

蘇宇看到了那邊洪譚他們,被人殺的不斷倒飛,才山海巔峰的吳月華,已經肉身殘破,毒鼎破碎,有些忍耐不住了!

還等嗎?

再等,他熟悉的人就要隕落了。

陌生人隕落,蘇宇悲哀,但是沒想象中的那么焦躁不安,可是,現在那邊都是熟人,有人要死了。

玄甲此刻一副高人姿態,巡查四方,聞言,傳音道:“快了,別急,聽我說,還有人隱藏,不能急,太急了,一切底牌都出現了,連翻盤的機會都沒了!”

“可是……”

蘇宇沒再說了,咬著牙,一拳將大明府一尊日月轟飛!

四周,七八位日月打了個空,紛紛看向蘇宇,蘇宇冷哼一聲,“我的戰利品,你們要搶?”

七八位日月一哄而散,沒必要和玄九斗這個,現在到處都是人,殺了都是戰利品。

噗嗤一聲!

剛離開的七八位日月,其中一尊魔神,被一位老人一劍切開了身體,那老人劇烈喘息著,看向蘇宇,眼中滿是血紅。

求索境的那位王老,傷勢很重,剛剛以重傷之軀,搏殺了一位日月。

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

“小畜生,昔年,你爺爺我……殺諸天強敵……”

老人怒吼,回想昔年榮光,而今卻是早已蒼老,重傷在身,殺一尊日月前期,都耗盡了一切力量。

蘇宇冷漠地看著他,他看出來了,對方無力了。

他也沒說什么,一拳轟出!

老人出劍,卻是長劍瞬間斷裂,神文炸開,砰地一聲,肉身炸碎,一個圓球有些裂開,蘇宇探手一抓,將圓球納入手中,陰冷道:“日月七重的意志海,我好像發財了!”

四周,其他幾位也要出手的強者,紛紛暗罵一聲!

又被玄九撿了便宜!

日月七重是不錯,可這老頭明擺著要掛了,現在好了,居然便宜了玄九,正常情況下,日月三重到哪殺日月七重去。

蘇宇冷冷環顧一圈,沒多說什么,將這圓球隨手塞到了懷中。

遠處,玄甲看了一眼,沒說什么。

大戰爆發的太快,一眨眼,不斷有日月隕落。

然而,整個南元,還是有一片凈土的。

外圍!

此刻,外圍匯聚了幾十位日月,有求索境的,有戰神殿的,也有各大府的。

當看到夏家無數龍武衛戰死,一位位人族日月隕落,看到王老被玄九一拳轟殺當場……

幾位日月境強者,沉默了一會,紛紛飛出。

“夏家的刀,最利!大漢府的拳,最強!”

一尊日月強者,怒吼一聲,一拳轟出,轟飛了一尊日月,瘋狂無比,眨眼間,生生格殺了一位日月,自己也是瞬間被人重傷。

眼看著,三位日月圍殺而來,隕落在即,也許就要創造出場最快,被殺最短的記錄,這一刻,身后有人笑呵呵道:“大漢府的戰者,垃圾,大金府,肉身無敵!”

新來的那尊日月,轉瞬間和三位日月廝殺到了一起。

外圍,那些日月看著,剛剛一瞬間,飛出去了六位日月境強者,眨眼間被其他日月圍住,纏住,血濺四方。

一位位日月看著,有人茫然,有人嘆息,有人皺眉,也有人不以為然……

張啟依舊在看著,就這樣看著,不出一聲。

四周,元慶東這些人也在看著,元慶東幾次看向張啟,幾次看向他剛趕到的父親,現在,該怎么辦?

然而,這些人并未出聲。

人群中,有人看到,剛剛沖出去的一位日月,眨眼間被人格殺當場,喃喃道:“何必沖出去送死呢,不出去……就不會死了。”

都到了日月了,這情況看不出來嗎?

沖出去了,就可能會死的。

說著,說這話的人,有些想哭,他是日月,晉級沒多久,他參戰過,可是參戰次數不多,日月很多年沒發生大戰了。

他想哭,他有些驚恐……

他罵著那個人是傻叉,下一刻,他有些頭皮發麻,陡然,怒吼一聲,沖出了這片安全地!

那個戰死的白癡!

那是他師父,是的,他師父,真白癡啊,怎么朝日月四重那邊殺呢,你才日月三重,不是送死嗎?

真蠢啊!

他帶著害怕,帶著憤怒,帶著不情不愿,這一刻,還是殺出去了,師父是個白癡,徒弟也是,不然,怎么叫一脈相承呢!

“大吳府來援!”

這一刻,再次有人殺進戰場,怒吼道:“我王戰死,我府府主坐鎮大吳府,其他日月將領,全部來援,夏吳一家,戰死方休!”

轟隆隆!

大戰再次爆發,大吳府傾盡全力,大吳王早已戰死,這一府,日月強者稀少,這一日,除了府主坐鎮大吳府,一府之中,8位日月全部來援。

廝殺聲撼天!

大秦、大明、大商、大漢、大唐、大吳、大金、大宋……

這一刻,不斷有各府強者加入了戰斗。

有人豪情萬丈,有人罵罵咧咧。

打什么仗啊!

萬界和平不好嗎?

夏家交出那些家伙不就算了?

搞什么玩意!

交出洪譚他們多好,有人罵罵咧咧的,很快,殺到了戰圈中,殺到了洪譚他們跟前,站在了受傷極重的幾人跟前,罵道:“你們多神文系死光了不就算了,這么麻煩……”

嘴上罵著,卻是瞬間和那些強敵戰斗到了一起,罵罵咧咧道:“滾啊,礙事干嘛?找死啊?你們要開啟人族禁制,知道嗎?不開禁制,你們對不起老子啊……洪譚,你們真他么廢物啊,你師父也是,老子早就想罵他了,他么的,沒把握,證道干嘛,艸他大爺的!”

帶著咆哮,帶著瘋狂,帶著不甘心,帶著不情不愿,這尊大漢瘋狂罵人,罵五代,罵洪譚,罵多神文系……轟隆一聲,漢子一刀斬爆了一尊日月,卻也被其他日月,聯成了粉末!

臨死的時候還在罵,太廢物了!

怎么這么廢物!

越來越多的人族參戰了,然而,巔峰戰力還是太少了。

真正巔峰的,都去諸天戰場了。

而就在這一刻,一道白光,覆蓋了整個南元,覆蓋了南元之外數十里的范圍。

一道人影,緩緩走出。

“都來了,那就都別走了。”

一人從黑暗中走出,輕松點殺了一位日月強者,看向四方,看向夏侯爺,看向牛百道,看向洪譚他們,嘆道:“來遲了,外面,有幾個垃圾,我處理了一下。”

“原始!”

“南無疆!”

虛空中,那些準無敵紛紛警惕萬分,又一個準無敵,原始教主!

不,也許該叫南無疆!

面容始終虛幻的原始教主,輕笑道:“你們在等他們嗎?”

說著,手中浮現三顆圓球,嘆道:“等不到了!”

轟隆!

他捏碎了這些圓球,一瞬間,虛空中,三輪強大無比的殘月墜毀。

四方震動!

夏侯爺也是被打的吐血不止,卻是忍不住瘋狂吼道:“臥槽,你……你什么情況?三尊準無敵?”

原始教主笑了,哪怕看不到他的臉,也能感受到他在笑。

“厲害吧?”

原始教主說著,輕輕咳嗽了一聲,卻是有些血液從嘴角滴落,笑道:“厲害不厲害……三尊準無敵……你們殺了半天……還沒我……咳咳……殺的多!”

他咳嗽一聲,此刻,那魔族準無敵暴吼道:“仙族,五行族,太古巨人族,你們要看戲?”

“他受傷了!”

眾人心驚!

好強的準無敵,搏殺了三尊準無敵,原始教主!

不過,對方受傷了!

很重!

大家看出來了。

原始教主笑了笑,“我就算受傷了,殺你們……也輕松!原本,我想等那家伙的,你們這些家伙,非要給人當先鋒!”

大家知道他的意思,他在等那背叛的無敵。

能以一殺三的強大準無敵,這家伙絕對撈取了未來身,或者過去未來都撈取了,差一步就能證道的存在,難怪,難怪大夏府敢設下這局,搏殺無敵!

夏侯爺,牛百道,原始教主,都是準無敵中的強者。

三人聯手,哪怕不敵無敵,也能糾纏一會,引出對方真身了。

眾人心驚,原始教主真的是人族的!

他們還以為只是以訛傳訛,沒想到真是的。

三代歸來了!

一出手,便是三尊準無敵被殺,隱藏在外圍的家伙,也許想撿漏的家伙。

然而,原始教主的出現,并未改變什么。

仙族和五行族、太古巨人族的三位準無敵,對視一眼,這一次,沒再旁觀,三人同時落下。

不管是不是中立,滅殺多神文系,是共識。

這一點,除人族之外,都是一樣的。

而此刻,蘇宇微微松了口氣。

真是!

他還以為,原始教主未必是什么好人,可能只是轉移一下大家的視線的存在,可對方早就來了,在暗中搏殺了三尊準無敵,這就沒疑問了。

南無疆來了!

三代來了!

果然強大無比,搏殺了三尊準無敵,不過……好像受傷不輕。

就在人境大戰爆發的同時。

諸天戰場上。

大秦王站立在東裂谷之巔,看向遠處,許久,開口道:“諸位,等待片刻,人境那邊,一旦出現三位永恒三世身,那就證道!”

起碼要讓人境那邊,吸引走三位以上的無敵!

一切的一切,只為身后那十多人,順利證道。

大秦王回頭,看向眾人,冷冷道:“記住了,諸位!記住今日,記住人境在征戰的那些人,他們……為你們爭取的機會!此刻,起碼5位以上的永恒,敵對永恒,潛入了人境之中!”

大夏府之變,最少引走了五位!

最少!

為這些證道者,減少了五位會來狙殺他們的無敵境強者。

這是機會!

大秦王轉身,看向遠處,再次重復道:“一旦三尊以上永恒境三世身露面,那就證道!記住了!”

“諾!”

身后,無敵們,準無敵們,紛紛應話。

有人沉默,有人低頭。

大夏王身邊,夏龍武也很沉默,夏家的局,也有為他證道護道的意思。

少一位無敵阻攔,他機會大一分。

大秦王,覺得夏家那邊,可以引出三位無敵出手,夏龍武篤信,會的,可是……真出現了,能擋住嗎?

他不知道。

夏龍武沉默無比,氣息,卻是漸漸強大起來,震蕩虛空,四周,一些準無敵明顯感受到了壓力,很強的壓力。

紛紛側目。

夏龍武沒理會他們,低著頭,不看任何人,他要證道,證道成功,哪怕不成功,他也要證道!

大戰持續。

日月不斷墜毀。

與此同時,伴隨著一聲低喝,整個南元震蕩了一瞬間,南元城中,一輪明月升起。

下一刻,一人長發飛舞,從城中騰空而起。

“柳文彥!”

不少人低呼一聲,柳文彥晉級了!

晉級的柳文彥,氣息瞬間強大起來,日月一重,二重,三重……

一直強大到了三重左右,氣息搖曳,沒再提升。

不少人松了口氣!

日月三重,還真以為他能走到日月九重呢。

而柳文彥并未說什么,一瞬間,出現在了城外。

一位日月七重,正要擊殺重傷的陳永,柳文彥忽然出現,那日月七重先是一驚,接著一喜,你來找我?

殺柳文彥,獎勵可不少。

剛想著,柳文彥手中出現一柄斧頭。

這一刻的斧頭,一瞬間,強大的讓人驚懼,那日月七重還沒來得及出手,柳文彥一斧頭劈下,噗嗤一聲,肉身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日月巔峰的神文!

他師父的最后一枚主神文!

晉級日月三重的柳文彥,已經可以完全支撐這枚神文了,此刻的他,短暫時間內,完全可以發揮出日月巔峰的實力。

一斧頭劈死了對方,柳文彥瞬間閃爍,出現在了牛百道那邊,三尊準無敵,打的牛百道過去和現在身分離,眼看著牛百道不敵,柳文彥總算是突破了!

柳文彥也不說話,持斧便砍!

而這時候,城內一陣震蕩!

蘇宇家所在的小區,上空忽然浮現出一些東西,那是一座遺跡,無數的亭臺樓閣,無數的天元氣,朝四面八方溢散。

元氣匱乏的南元,這一瞬間,元氣充裕了起來。

遺跡震蕩虛空,一座白玉碑,轟隆作響,好像在轟擊虛空,好像要飛出來,好像受到了柳文彥的影響,要朝他飛來。

然而,隔著虛空,卻是無法飛至。

夏侯爺暴吼道:“回去,進入遺跡,拿到文墓碑……”

他對著柳文彥大吼一聲,咆哮道:“拿到文墓碑,記住了,你一定可以成功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多神文,都是為了人族……快去!”

他瘋狂咆哮著,和兩位準無敵廝殺不斷,分身廝殺,現在身和過去身傷勢越來越重。

而就在文墓碑出現的那瞬間,忽然,虛空一暗。

一道人影浮現。

嘆息一聲,“夏家的局,很不錯,可惜……倒霉了點,文墓碑出現,我們不得不來,否則,也許你們真能引出那位……”

來人搖頭,嘆息一聲,有些遺憾的意思。

夏家的局還行,可惜啊,棋差一招。

文墓碑,引來的強者太多了。

大家等不及了!

你夏家想引出那位背叛的無敵,抱歉,我們不給你們這個機會了。

這是一尊無敵的三世身!

哪怕都是三世身,卻是瞬間壓過了場中所有人。

那人徑直朝遺跡走去,淡淡道:“夏家倒霉就倒霉在這遺跡上了,也莫要怪我捷足先登……”

這位一出現,哪怕最強的原始教主,也被他壓下了一切,如同和日月爭輝,瞬間黯淡。

無敵!

這是一尊真的無敵境強者。

來的,是一具未來身,也是接近無敵的戰力,無敵境的未來身,也未必是無敵境,但是,對方很強,比那些準無敵強大的多。

而此刻,蘇宇忍不住想咆哮!

他們只是想引出那背叛的無敵!

文墓碑……該死!

他心中有些后悔,我是不是不該把文墓碑放進去,老萬要出來了嗎?

他出來的話,那……那位背叛的無敵,恐怕不會現身了,還有,老萬能殺這無敵的三世身嗎?

老萬知道文墓碑,也知道可能會引出更多的強者,他怎么打算的?

這一刻的蘇宇,有些不懂。

有些無奈,要不……我暴露真身算了,也許我暴露了,能引出那個王八蛋,柳文彥出現,并未引出對方,那家伙真的能忍。

虛空中,那位無敵三世身朝遺跡走去。

恍若無人!

夏侯爺忍不住再次怒罵,“該死的,你們這群混蛋,你們為什么不能再等等!”

那無敵三世身蔑笑一聲,“夏小二,不是什么事,都會按照你們的想法來的,你們想引出那位……偏不讓你們得逞!人境,這樣才好玩,不是嗎?”

他笑了一聲,而就在這一刻,忽然臉色微變。

與此同時,八長老正要強殺夏侯爺的過去身,微微一滯,身邊,有人喊道:“八長老,不要……”

熟悉的聲音!

八長老心中一凝,剛要回頭,下一刻,轟隆一聲巨響,“八長老,不要回頭!”

淡淡的笑聲,在他意志海中傳蕩。

他想逆轉時光,回到過去,砰地一聲,時光長河卻是瞬間斷裂!

世界安靜了!

一瞬間,一輪殘日破碎。

玄甲!

是的,這一刻,不少人驚駭的無以復加。

玄甲懸浮在空,一掌劈碎了八長老,另外一位圍殺夏侯爺的準無敵,迅速遁逃,而那位無敵,也是微微一怔,“你……你是誰?”

有些熟悉。

何止他,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又是誰?

玄甲輕嘆道:“你何必趟這渾水,我想最后出來的,殺那叛徒……太過遺憾了,你出來的這么早,是急著送死嗎?”

那無敵并不害怕,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是有些資本,過去未來都撈取了,三身雖未合一,也比尋常準無敵強大的多……也許……真能和永恒搏殺一場……你這樣的人,不會是無名之輩!”

他氣息漸漸強大,笑道:“看樣子,我是給人當靶子了,大夏府……真能忍,我很好奇,你是誰,我應該認識你!”

玄甲笑道:“你呢?來都來了,真容給我看看,我應該也認識你。”

“也是。”

那人直接露出了真容,下方,戰無雙大喜,“天蕩神王!”

神族準無敵被人搏殺,戰無雙都有些想吐血了,此刻,看到這尊神王,頓時大喜過望!

這是神族的神王!

天蕩神王看向玄甲,忽然,又看了看原始教主,笑了,“你們……”

又忽然看向洪譚他們,忍不住大笑道:“你們……多神文系真的能忍!我很意外,真的意外,夏辰這一脈,讓我有些恐懼了!”

這一刻,他哈哈笑道:“南無疆……玄甲!哈哈哈!”

四周,包括蘇宇在內,全部震撼莫名。

什么意思?

玄甲是南無疆,那……那原始教主呢?

蘇宇都驚呆了,玄甲……南無疆……三代?

臥槽!

這是三代!

他說是我爺爺,我去,若是三代,這何止爺爺輩……按照柳文彥這邊算,也得喊曾爺爺了!

蘇宇也懵了!

玄甲是三代,那……那原始教主呢?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玄甲笑道:“天蕩,你非要來送死嗎?何必呢!”

“南無疆……你口氣一如既往,真不小!”

他笑了,笑著笑著,看向原始教主,感慨道:“夏辰這一脈,天才太多了,原始……不不不,你應該是云塵,南無疆的大徒弟,葉霸天的師兄……我沒猜錯吧?”

原始教主,臉上的虛幻消失,露出了真容,有些愁苦,輕聲道:“見過神王,師父,看來……我們好像做不到搏殺那叛徒了!”

師父!

原始教主,云塵,葉霸天的大師兄,萬天圣的老師!

真正意義上的老師!

而這一刻,葉鴻雁那些人,也很快明白了什么,葉鴻雁記起當日的話了,原始教主說他不是南無疆,受人所托,來救他們!

那個人是誰?

玄甲……不,南無疆!

真正的南無疆!

這一脈,的確可怕。

這一刻,所有人都升起這樣的念頭!

三代真的活著,不但活著,還強大的可怕,輕松擊殺了八長老,和無敵分庭抗禮,而他的徒弟,原始教主,葉霸天,都是他徒弟!

外人不知,他還有個名義上的徒弟,更可怕!

天蕩神王看向兩人,笑了,“二位,裝死多年,我很奇怪,百年前,你人族那位還沒背叛吧,為何要裝死?”

玄甲淡淡道:“沒準備裝死,只是……證道太難,想混入獵天閣證個道罷了,不曾想,倒是用上了這身份……云塵也只是想借原始教主身份證個道罷了……結果……讓大家失望了。”

而這一刻。

遠在千里之外的大殿中,那人影笑了,哈哈大笑。

“原來如此!”

“南無疆,云塵,夏小二……”

這一刻,豁然開朗!

一切的一切,都明白了。

這就是夏家的依仗!

難怪這么有底氣,強大的三代,準無敵境的夏小二和云塵,三大強者聯手,他若是真去了,也許,哪怕不能殺了自己,纏住自己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哈哈哈,可惜啊,可惜,你們時運太差,文墓碑出現了!”

人影哈哈大笑,可憐,可惜,不需要我出手。

因為文墓碑,有大量無敵潛入了進來。

你們,失敗了!

無需我出手!

這么多強者,還不是全部,他根本不需要出手做什么,當然,若是時機合適,也許可以試著擊殺這些人!

畢竟,都是隱患。

大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