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472章 沖突

第472章 沖突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472章 沖突

人境動蕩。

不知多少強者,或隱藏身份,或暗中潛伏,等待機會。

承載物,文墓碑,這兩者是這一次的核心。

若是沒有這兩樣寶物,這一次很難匯聚這么多人,這么多強者。夏家制造的假遺跡,也只能說吸引一些人,再借助神文拆分法吸引大眾目光。

而此刻,都不需要神文拆分法了。

當然,神文拆分法,也是萬族入境的一個引子。

11月15日。

消失的柳文彥出現了,距離他失蹤,也有好幾天了。

此刻,整個南元都被無數強者包圍。

有萬族強者,也有人族強者。

有人看到了柳文彥,很快,消失傳開了。

“柳文彥!”

有人冷喝一聲,騰空飛出,俯視遠方的柳文彥,喝道:“柳文彥,當初你說,你沒辦法取出五代神文,而今,你已經進入山海巔峰,甚至傳承給蘇宇五代神文,今日,你還有理由嗎?”

柳文彥看向那人,半晌才笑道:“理由?什么理由?你是……”

那騰空男子,怒喝道:“柳文彥,你裝什么!我父親昔日追隨五代,戰死在諸天戰場,五代神文,你曾說過,公開展示給所有人看,而今,你和蘇宇自爆五代神文,那是你們的嗎?”

柳文彥失笑,環顧四周,有人沉默,有人冷笑,有人等著看熱鬧,也有人不恥。

柳文彥輕聲道:“我沒說過公開給所有人看吧?你們自己腦補的罷了,當年我是和周家說過一次,我師父留下的資料不見了,那周家為救我師父,付出了一位無敵的性命……我想了半天,也提過,神文一旦能具現,可以給周家之人看一看……可是……我和周家的事,已經結束了吧?”

柳文彥輕笑道:“不要說我不講理,我講理!你父親追隨我師父,是很值得敬佩,戰死在諸天戰場,也很值得尊重,可是……你不能要求,所有戰死在諸天戰場的兵士,去瓜分那些無敵的家產吧?”

柳文彥笑道:“大夏府,大秦府,哪家不是成千上萬的兵士戰死,難道說,這些兵士的后裔,都要去瓜分大夏府夏家他們的財產才行?我很奇怪,我師父留下的神文,怎么就成大家的了!是,大家是因為追隨我師父戰死,可是……我師父生前,沒虧待大家吧?”

“他去諸天戰場的時候,沒強迫大家跟著一起去吧,甚至要求大家不要跟著一起去!因為你父親,因為其他前輩,敬佩我師父,崇拜我師父,所以,他們去為我師父護道了!”

“可是,這不是你們瓜分我師父遺產的理由吧?”

柳文彥笑容收斂,“何況,我師父也戰死了,只剩下一些神文留了下來,當年我離開大夏文明學府,什么都沒要,什么都沒帶走,只帶走了這些神文,于情于理,這些也該歸我吧?”

“我還為此,欠下了一筆債務,用來償還大夏府,因為是大夏府培養了我師父,我師父走到那一步,和你們沒太大關系吧?”

他看向所有人,看向萬族,看向人族,笑道:“是不是欺負我們欺負慣了?覺得我這一脈很好欺負,所以,大家都來欺負一下?當年我這一脈,留下的東西不少吧?后來……該賠的賠了,該送的送了,我和我師弟,幾乎什么都沒留下!”

柳文彥看向那人,輕笑道:“就連周家,現在跟我也是恩怨了結,我不懂,你哪來的資格,要我獻出我師父的神文,憑什么?”

那人冷冷看著他,“這么說,當年追隨五代戰死的那些人,都白死了?”

柳文彥輕嘆道:“前輩們隕落,我很悲痛,可是……這不是理由!”

他搖頭,“我講理,也希望你們講理!一位將軍,帶領成千上萬的將士去作戰,大家都戰死了,原因并非在于那位將軍,而是因為有人背叛了,你們不去找那背叛的人,一直來找將軍的后人,這不應該。就因為背叛的那人,很強大,所以你們就去欺負將軍的后人?”

柳文彥輕笑道:“沒必要吧?這么多年了,五十多年來,我們不爭不搶,被欺負了也就被欺負了,門人弟子被殺……也就被殺了!派系覆滅,也就覆滅了!打壓、針對,我們都忍了,還想如何呢?非要逼的我們魚死網破才開心嗎?”

“不是第一次了吧?何必呢!”

柳文彥看向他,輕聲道:“你何必出這個頭,我師父的神文,給了你,你用得上嗎?你看得懂嗎?本來,我們應該同心協力,找出那叛徒,結果呢?你們和我們斗了幾十年,很痛快嗎?還是說……有誰給了你們什么承諾呢?”

那人冷冷道:“柳文彥,別找這些借口,我父親因你們而死,自然要你們來償還代價!”

“哎!”

柳文彥嘆息一聲,“真的是沒法說理,我都說了……好吧,非要逼我說的更直接一點!我師父,給了那些陪他一起的人報酬,平時給工資,上了戰場給補貼,戰死了也給津貼,當年那些人,誰沒拿過我師父好處?后來,我師父死了,你們就說要償命了……這是不是過分了?”

柳文彥笑了笑,無奈道:“真的,這些都過去這么多年了,該給的,該賠償的,我們都給了,都做了,我師父的神文也爆的差不多了,非要連最后一點東西都不放過嗎?”

此刻,空中那人還沒說話,四周,有人冷笑道:“柳文彥,你的意思是,追隨五代的那些人,死了就死了,因為付錢了,所以,死了也不關你們的事?果然,你多神文一系,說的情分,都是假話,不把那些人當人!”

柳文彥心累,“我和你們說理,你們跟我說情分。我說情分,你們說要賠命。反正,我說什么都是錯,這么多年了,你們也習慣了,也許覺得,我也該習慣了。”

有魔族強者,笑哈哈道:“柳文彥,不如把葉霸天的神文拿出來看看如何?”

柳文彥看了那魔族一眼,也笑道:“可以啊,你要看嗎?”

那魔族強者,微微一滯。

柳文彥又看向四周,想了想道:“你們非要看嗎?一定要看才行?那……只看不拿,如何?”

之前空中飛出那人,眼神微動,“你果然可以具現出來了!柳文彥,你先取出來看看,至于這神文歸屬……不是你一人說了算……”

“那誰說了算?”

柳文彥笑道:“我師父傳承下來的東西,他又沒后裔,當然,他還有個姑姑,還有一個徒弟是我師弟,現在,葉姑奶奶就在這,我師弟也在城內,除了我們仨,難道還有人比我們更有話語權?”

臉色微白的葉鴻雁,冷哼一聲,冷冷道:“理會他們做什么!若不是念在當年那些人的情分上,我早就對他們不客氣了!”

這些人,有的親人和葉霸天一起戰死了,有的是八竿子打不到的關系,也有些是直系親屬。

今日發難,顯然不是沒有準備的。

應該是一直在等柳文彥!

這樣的發難,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有過,包括上次在大夏府單多之戰,也發生過這樣的事,九天學府的湯云飛就是用這個理由,說的是他師兄戰死。

此刻,城內,洪譚幾人也紛紛浮空。

隔著那些人,洪譚喝道:“師兄,和他們說這些沒用!這些人,早就鬼迷了心竅,說不通的!”

柳文彥抬手,笑道:“我們要講理,凡是都是要講理的,理這個東西,越說越通透!”

有人心中嗤笑!

柳文彥又來了,這個家伙,就是個書呆子。

講理?

這個時代,誰和你講理!

柳文彥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了,昔年,甚至有人親自去南元找他討要,當然,被夏家驅逐了,而柳文彥,選擇的也是講理。

柳文彥笑道:“這樣,今日覺得,我師父神文應該給你們的,站出來,我看看,當年的那批人的后代,有多少人是這么覺得的,覺得我師父戰死,他的神文都該被瓜分。”

沒什么動靜。

人群中,還是有人忍不住,叱罵道:“柳兄,理會這些狗東西做什么?當年追隨五代戰死的那些主力,誰的后人找你要東西了?我們的父輩,追隨五代,不是為了瓜分他死后的神文!當年我們的父輩,也是為了理想,為了夢想,為了人族而戰!”

“現在,一些投機倒把的家伙的后代,也好意思來要東西?”

那老人叱罵道:“就說這王沖,他父親我知道,當年五代說過,不需要大家跟著,他父親非要去,因為實力弱,大家不給他去,他反而罵大家看不起他,實際上,他父親去,只是為了觀摩五代證道過程,賣個好罷了,哪來的什么護道之心,五代需要一個山海三重去護道嗎?笑話!”

空中那男子,聞言怒道:“你說什么?”

老人不甘示弱,怒斥道:“說什么?說實話!平時給你面子,懶得搭理你!還一個勁地慫恿大家,一起去逼迫五代這一脈,你算什么東西?欺軟怕硬的東西!當年殺五代,殺你父親的兇手,就在這,起碼他那一脈在這,天淵族就在這,你怎么不去殺他們?在這逼迫柳兄,你什么心思的,大家看不出來?”

老人手指人群中看熱鬧的咒魂幾人,喝道:“你去殺啊!真正的仇人不殺,來逼迫柳兄,要臉嗎?”

空中男子冷冷道:“殺不殺,那是我的事!我找柳文彥要回屬于我父親的那一份東西,有錯嗎?五代的神文,是五代自己的嗎?那是大家的……”

老人都氣笑了!

剛想回罵,柳文彥笑道:“算了,黃兄,別說了。沒事的!我這人,講理!王沖,除了你,還有誰?你一個人,就算按照當年的戰死人數平分,你也分不到什么吧?還有多少?真要多,神文如何處理,那就有的商量。”

王沖心中微喜,喝道:“大家一起站出來,五代的神文,不是他柳文彥的,大家都有份!”

他呼喝了一陣,還真有幾人站了出來。

過了一陣,加上王沖,七八個人聚到了一起。

柳文彥笑道:“還有嗎?8個人,我就不問到底哪家的了,當年戰死的人可不少,算下來,死了數百人還是有的,就8個人,分不到多少的……”

王沖低喝道:“柳文彥,我們八人,足以代表那些人的后裔……”

人群中的老人再次怒道:“你代表你祖宗,你祖宗都羞于與你為伍!你代表個屁!”

王沖懶得理他!

他又不跟這家伙要,他找的是柳文彥。

而柳文彥,向來好說話。

因為他師父牽連了那么多人,這么多年來,大家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補償,包括柳文彥償還債務,包括當年五代留下的一些其他寶物,全部都分了。

如今,只是故技重施罷了。

柳文彥很無奈,嘆道:“行吧,你們過來,只有你們8個,有資格看一下,其他人……沒資格。”

王沖有些遲疑,喝道:“你自己取出來!”

柳文彥無奈,片刻后,手上浮現出一枚神文。

沒有什么波動,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變化,就那么安安靜靜地懸浮在他手中。

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

那王沖幾人,眼神微動,幾人對視一眼,不再猶豫,紛紛朝柳文彥飛去!

沒想太多,因為柳文彥是個講理的人,是個書呆子……

好吧,他們以為而已。

萬族的一些強者,卻是有人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遠處,摩多那身邊,有人嗤笑一聲,“摩多那,柳文彥真會給他們嗎?”

摩多那瞥了他一眼,“你覺得呢?”

“我覺得……笑話!”

是笑話!

當然,他們也不是太清楚人族的習慣,柳文彥難道真的會給?

就在此刻,8人都飛來了。

柳文彥嘆道:“算了,給你們就給你們吧,拿好了!”

話落,神文飛向王沖。

王沖大喜,此刻,探手朝神文抓去,而神文卻是直接朝他意志海飛去,看起來慢,實際上卻是極快!

神文直接進入意志海!

轟隆!

一聲巨響,意志海炸碎,肉身粉碎。

王沖什么話都沒留下!

只有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

四周,陡然氣氛一凝。

柳文彥笑道:“我講理的,給你……你拿不住啊!”

話落,那神文朝其他人飛去。

有人驚恐無比,“不,我們……”

再次一人炸的四分五裂,柳文彥笑道:“給你們,當年這些神文,就在我意志海中存著,現在,也放在你們意志海中存著,都別客氣!”

轟隆隆!

一聲聲爆鳴,一瞬間,炸死了五六人。

剩下的幾人,大驚失色,驚恐無比。

不,這不是柳文彥。

柳文彥不是這樣的!

柳文彥哪怕不滿,哪怕不高興,哪怕憤怒,也會和上次對待湯云飛一樣,當時自爆了神文的柳文彥,有能力殺他們,卻是最終選擇了殺一個不相干的單天昊。

因為柳文彥記情分!

有人凄厲道:“不,我二叔曾經為五代征戰……”

肉身炸裂,意志海崩潰,柳文彥輕笑道:“是啊,你也說了是你二叔,為五代征戰,那是五代……我不是五代,抱歉了!”

轟隆!

最后一人,也一瞬間炸裂開,8人,一瞬間成了血霧。

四周,還有人沒反應過來。

有人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怒喝道:“柳文彥,你敢殺戮人族,你瘋了,你要當叛徒……”

就在此刻,柳文彥眼神一冷。

手中那枚神文,陡然化為一柄斧頭。

柳文彥氣息暴漲,瞬間消失,再瞬間出現,出現在那人頭頂,一斧頭劈下!

那人大驚,剛想還擊,肉身卻是被瞬間鎮壓了。

噗嗤一聲!

整個人,從中間分成了兩半,包括意志海!

一輪月牙,瞬間墜毀。

寂靜!

震撼!

人族這邊,無數人震撼,這……柳文彥徹底瘋了!

他居然當眾擊殺了一位人族的日月強者,這瘋子,他是要和人族為敵?

柳文彥瞬間退回,輕笑道:“背叛人族?也許吧!你們殺我們的人,就是正義,就是正道,我殺你們……為何就成了背叛?我多神文系當年那么多人……活著的可沒幾個了!”

笑了笑,看向四方,“覺得我是叛徒,盡管出手便是!我師侄陳永,不也是如此嗎?是,我告訴你們,那些人,就是他殺的!又如何呢?那些人,殺了我多神文系強者,真以為我不知嗎?”

柳文彥陡然怒吼道:“你們捫心自問,你們自己不知道嗎?”

“你們裝聾作啞,不就覺得,我這一脈,可欺嗎?”

“殺我們,那是正道!因為,萬族也覺得我們該殺!而多神文系,不少我們幾個!”

柳文彥氣息大盛,冷喝道:“人善被人欺!叛徒?真正的叛徒沒人管,既然如此……我今日就背叛了,又能如何?”

“混賬話!”

有強者怒喝道:“柳文彥,注意言辭!什么背叛不背叛的,此事我會上報無敵,你等事后給個交代,莫要讓外族看了笑話,夏侯爺,還請緝拿了柳文彥,簡直混賬!”

不少人看向那位大漢,有人無語,有人憤怒,和稀泥……不,偏袒柳文彥!

柳文彥擊殺了9人,還有一人是日月境強者!

現在,這位讓夏侯爺緝拿柳文彥……他么的,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而說話的壯漢,不少人也認出來了。

有人傳音道:“是他,大唐府的陌刀衛將主,他居然也來了,這家伙……明擺著偏袒!”

“這事……不好說,柳文彥真要能拿出證據,陳永殺的那些人,殺過多神文系的,今日殺的這些人也殺過多神文系的,他屁事沒有!”

眾人議論紛紛,后方,夏侯爺有些異樣,笑了笑,很快,化為嚴肅,喝道:“大膽柳文彥,同為人族,膽敢在大夏府內屠殺人族,當誅!速速束手就擒,來人,擒拿柳文彥入城!”

此話一出,大夏府這邊,趙將軍就要出城。

忽然,一位神族日月擋住了去路,淡淡道:“柳文彥急著入城做什么?吾等無意干涉人境內務,可是,柳文彥屠殺人族,其罪可誅,他是文明師,按理說,當交給求索境處理,求索境才是文明師圣地,夏侯爺,是吧?”

夏侯爺笑了,“喲,你一個神族,比我人族還了解人族條例,不錯啊!”

他眼神冰寒,臉上卻是帶笑,“對,是這個道理,求索境來人了嗎?柳文彥暫交我夏家處理,求索境有意見嗎?”

這一刻。

不少人看向南元城內一角,那邊,十多位日月境強者,都是來自求索境的。

人群中,元慶東傳音道:“當沒聽到,不要插手……”

這事插手干嘛!

夏侯爺既然這么說了,看那火氣,都快大破天了,別無端端給自己找麻煩。

他說完,有人卻是不滿道:“本來文明師就歸我求索境管轄!柳文彥……好大的膽子,殺戮人族……抓了柳文彥,不要別的,蘇宇那邊的遺跡,得分我們一杯羹!”

還是有人眼紅的!

元慶東有些惱怒,傳音道:“夏家都紅眼了……”

“那又如何?夏小二還能殺我們不成?遺跡本就不是他一家的,何況,我們都是無敵后裔,要求也不高,起碼,日月玄黃液和承載物要給我們,大不了……文墓碑我們不要了!”

元慶東都快氣炸了!

你是真覺得夏家不敢對付我們?

他覺得夏家這一次,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說實話,夏家真要繼續生存下去,那還真未必敢對付他們,可是……夏家這一次給元慶東的感覺,那是孤注一擲,不管一切了!

這時候插手,就不怕死?

夏家都快瘋了!

他還沒來得及阻攔,就聽人群中,有人喝道:“夏侯爺,按例,柳文彥作為文明師,殺戮同胞,當斬!不過現在事實不明,先緝拿柳文彥,文明師犯罪,求索境既然在,那當由求索境來羈押!”

四周,安靜了。

夏侯爺剛剛的意思很明顯,他只是問一問,并沒有將柳文彥交給求索境的意思。

可此刻……真有求索境的人開口了!

這一刻,諸天萬族的視線都聚焦而去。

有人低聲道:“焚海王的孫女!”

“張家的人!”

焚海王,求索境八大家執掌者之一,張家的靠山,非開府之王。

求索境這邊,張穎開口了!

她一方面是眼紅遺跡的寶物,一方面,而是憤怒夏家,憤怒柳文彥,這些人無視求索境的威嚴,一次次地違背求索境的意志。

此刻,她選擇了開口。

就在這時候,虛空顫動,一位老人,頭發花白,面上帶著一些憤怒和惱火,咳嗽一聲,有些喘息道:“張穎,誰讓你插話的?”

說著,喝道:“還不退下,哪有你說話的份!”

張穎很快認出了這老人,皺了皺眉,很快道:“王老,這是求索境的事!求索境,八大家執掌,共同決議,我代表張家,要緝拿柳文彥,這和王老無關吧?”

那老人很憤怒,“你拿焚海王壓我?昔年老夫征戰諸天的時候,你爺爺……”

“王老!”

張穎皺眉道:“你都說是當年了,王老年紀大了,這次不在求索圣地閉關,出來做什么?”

閉關!

一群昔年的老戰士,如今大多是茍延殘喘,傷病在身,幾乎都在閉關中拖延大限時間,等待最后一搏。

這群人當中,牛百道算是精力最旺盛的。

其他人,老的老,死的死,沒死的也都重傷在身。

這王老,也是重傷在身,至今未愈,聞言怒火攻心,咳嗽聲不斷,一位日月高重強者,卻是如同風中殘燭,怒斥道:“黃口小兒!閉嘴!求索境,不是張家的圣地,不是八大家的圣地,是我人族文明師的圣地!咳咳咳……張家……咳咳……張家只是執行者,不是主掌者!混賬東西……”

張穎有些憤怒,冷冷道:“王老,你傷勢太重了!我看,您老人家還是早點回去閉關療傷吧!這天下……已經不是四百年前的天下了!”

你老了!

都老的快死了,居然還有心思管這個閑事!

“混賬……你……”

王老大怒,抬手,又放下了手。

莫名有些悲哀!

他不是沒一戰之力,有!

區區一個日月一重,他想殺,還是能殺的。

可是……這是當年戰友的孫女,焚海王的孫女,這一刻,他只覺得很悲哀,很無力,求索境……變了。

閉關多年,再出關,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看向其他人,咳嗽一陣,喘息道:“八大家……不,現在是九大家,九大家,張家答應了,其他幾家不答應,張家……也代表不了求索境……”

他喘息著看向其他人,“你們呢?你們也要如此?神魔,是我們的死敵,萬族……沒幾個好東西!四百多年前,他們屠戮蒼生,四百多年前,我和你們的父輩祖輩,征戰諸天,不是為了給神魔賣命,而是……要他們的命!”

這一刻,他挺直了腰桿,喘息聲收斂,“四百多年前,我們和神魔廝殺,殺的他們低頭,殺的他們退卻,四百多年后,我們實力強大了百倍千倍!難道到了這時候……還要在意這些神魔?還要給他們面子?”

他看向剛剛攔路的那神族強者,殺氣沖天,“而今的人族,變了!擱在四百多年前,這群萬族,這群畜生,早就全部殺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而今,大秦王他們穿上鞋了,忘了昔日,忘了當年的慘狀嗎?”

他很憤怒!

這些人,壓根就不該出現在人族,出現在南元!

人族哪怕內訌,也該在人境,而不是當著萬族的面,讓他們看笑話。

他更憤怒,求索境這邊,新生代目光短淺,無視大局!

擱在往年,哪怕求索境此刻心中不滿,也該壓下去,不該反駁夏小二的話,豈能讓夏家下不來臺,夏家一直是抗擊萬族的先鋒!

豈能當著萬族的面,讓夏家在人境下不來臺!

混賬!

王老憤怒無比!

可是,卻是有些悲哀和無力,他老了,殘了,這些人,誰會聽他的?

那邊,柳文彥倒是沒說什么,笑了笑,開口道:“王老,這是您老就別參與了,求索境要緝拿我?可以,來啊,緝拿我,我等你們!”

他看向那邊,淡笑道:“來,抓我!”

張穎臉色一變,冷冷道:“你要違背求索境的意志?”

“你……代表求索境嗎?”

柳文彥笑道:“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求索境嗎?”

“你可知道,求索境到底怎么來的?”

柳文彥笑了!

“求索境,成立在開府之后,300多年前,我的曾師祖,大夏文明學府一代府長夏辰夏先生,開創了文明學府,之后,各地陸續建立文明學府,我的曾師祖,聯合當年的大明王、大漢王、大宋王、大商王、大周王……多位無敵,一起建立了求索境!只為求索文明之奧秘,求索境……可不是什么主宰勢力,它是一個殿堂,知識的殿堂,文明的殿堂……”

柳文彥淡淡道:“你們,只是執行者,不是執掌者!求索境,也代表不了天下文明師,尤其是我這一脈,你們也沒權力來緝拿,因為……我不欠你們的!相反,你們欠我的,你們這些人,有今日之權柄,那是我曾師祖賦予的,你們哪來的資格,緝拿我柳文彥?”

這一刻的柳文彥,一聲冷喝,“讓你家焚海王來,問他,求索境有沒有資格,緝拿我多神文嫡傳一脈!”

死寂!

夏侯爺笑了,王老也笑了,咳嗽道:“我看,焚海王大概不會說有這個資格……”

那邊,張穎這些人變色。

張穎咬牙,很快,怒道:“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柳文彥,你要抗令?你要叛出人族嗎?”

柳文彥嘆息一聲!

那邊,夏侯爺眼神冷厲,剛要揮手,柳文彥朝他看了一眼,搖搖頭,笑了,“侯爺,看來……我只能罪上加罪了!”

話落,身影再次一閃,一斧頭朝遠處劈下!

說不通,那就殺!

張穎心中一驚,喝道:“殺了他!”

身邊,有幾位日月有些猶豫,可看到柳文彥如此大膽,直接殺來,還是選擇了出手。

斧頭落下,七八枚神文浮現,纏住了那斧頭。

不過,都感受到了巨大無比的壓力。

這可是葉霸天的神文!

而就在此刻,柳文彥跨空而來,冷笑一聲,都說我是葉霸天第二,師父是師父,我是我,我是柳文彥!

下一刻,一柄長劍浮現在手。

斧頭,那是師父的。

長劍,那是我的!

“天斷!”

一聲輕喝,卻是響徹云霄,一劍耀射天地!

山海巔峰的柳文彥!

這一刻,他只是山海巔峰,這一劍,卻是出奇的強大,出奇的快!

這才是真正的柳文彥!

劍鳴聲震顫,后方,王老想伸手阻攔一下……忽然,嘆息一聲,選擇了收手。

噗嗤一聲!

一劍斬落,快的無法想象!

砰地一聲!

一人頭顱掉下!

到死,好像都不敢置信,有人真的敢殺她!

柳文彥輕輕喘息一聲,迅速后退,斧頭回歸,其他人,卻是個個呆滯,沒有再動。

轟隆!

一輪明月,從天而降,墜毀在地,元氣溢散,神文破碎。

一劍,斬殺了無敵后裔,焚海王的孫女張穎。

柳文彥一臉平靜,“我就是叛徒,抓我便是!”

今日,我就要當這個叛徒,若是人境如此,那便叛出去,何況,這些人也代表不了人境!

安靜了!

一尊日月,被他擊殺當場,還是無敵的嫡傳。

片刻后,遠處,虛空波動了一下。

一位老人走出,看了一眼隕落的張穎,踏空而來,落地,撿起張穎頭顱,輕嘆一聲,“柳文彥,她就算有錯,你便能殺她嗎?”

“張啟!”

王老眼神微變,張穎的父親,焚海王的親子!

日月八重的頂級強者!

他居然親自來了!

柳文彥不說話,葉鴻雁迅速趕到他身邊,低沉道:“張啟,你想做什么?”

老人輕笑道:“他殺了我女兒,你問我,我想做什么?”

他輕笑著,笑的有些毛骨悚然。

將張穎尸體收斂,他起身,看向夏侯爺,“夏小二,你夏家,還要保他嗎?”

夏侯爺閉目,不語。

態度,不言自喻。

我要保,夏家要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5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