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85章 我明悟了

第385章 我明悟了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85章 我明悟了

,不投浪費了)

大殿中。

巨大的石雕屹立,天門送人來了,很快道:“你就在這等等吧,是否能得到什么啟示,誰也不知道。”

蘇宇疑惑道:“就在這等?”

“對!”

“有人獲得過什么機緣嗎?”

“自然是有的!”

天門想了想道:“此地,來的人不少。有些人,你可能還認識,當年葉霸天來過,夏龍武來過……”

“等等!”

蘇宇疑惑道:“夏府主……那個啥,他來過這?”

別鬧!

一刀劈飛了天河,他來過這?

這是劈飛了天河之后,強行進來的?

天門默然,點頭道:“來過。”

好吧,蘇宇不說啥了。

“都獲得了好處?”

“不,夏龍武來,等來了一頭日月死靈,之后殺了死靈逃了!”

蘇宇呆滯,臥槽!

夏府主等來了日月死靈,你確定這里是機緣,不是死地?

哪怕日月,遭遇到了日月死靈,也是被腐蝕的要完蛋的命,夏龍武還殺了日月死靈……

蘇宇疑惑道:“殺了山海死靈引出日月,那殺了日月死靈,不會引出無敵死靈吧?有無敵死靈嗎?”

“不知道。”

這個天門真的不知道,解釋道:“夏龍武斬殺了日月死靈之后,很快就退走了,也沒什么異動,但是他重傷了,可能是遭遇了什么東西,這些事,我一個山海,也沒辦法參與。”

比起夏龍武那等絕世強者,他一個山海不夠看。

別說他,想管事的城主都被一刀劈飛了,何況他,一刀下去就掛了。

夏龍武遭遇了什么,他自然不清楚。

唯獨知道,夏龍武受傷了,那等絕世強者都受傷了,可想而知,這地方有多危險,當然,這地方真的有機緣。

“那誰獲得了機緣?”

“葉霸天!”

天門解釋道:“葉霸天來這,獲得過機緣!好像是一門功法,具體什么功法就沒人知道了,但是葉霸天之后實力暴漲,縱橫諸天戰場,無人能敵!”

無人能敵就夸張了!

蘇宇有些異樣,五代在這獲得過機緣?

而此刻,石雕很想補充一句,跟我關系不大,那功法不算啥,主要是葉霸天自己夠浪。

至于夏龍武,那就是個殺胚,重傷了和自己關系也不大。

那瘋子,要往死靈棲居地殺,本石雕也是很無奈的,沒死就算他運氣好。

至于所謂的殺一頭日月死靈,那是你們看到的,殺到最后,殺死了一頭被你們看到了,前面殺了……大概二十頭?

好吧,本石雕也記不清了。

殺的差點讓死靈暴動,他沒死算他運氣好。

石雕默默想著。

本石雕要沉眠了,你們不用等了。

天門說完這些,再次道:“那我先告辭了,這地方最好只有一個人在,人多了,幾乎沒任何異象。”

石雕繼續想著,因為人多了很煩,沒打死你們全部,那是本石雕大度。

至于個別人獲得機緣……有些純粹是吹牛,我也不好說什么。

有些,則是自己天賦絕頂,他反正沒送什么,大多都是他們自己參悟了一些東西。

天門走了。

大殿中,此刻只剩下了蘇宇一人,不,還有舔神文的小毛球,以及一尊石雕。

蘇宇看了一眼,整個大殿很簡陋。

當然,很大。

石雕起碼高30米,但是放在大殿中依舊空曠,不顯絲毫擁擠。

而且石雕還是盤坐的,站起來,應該很高。

最顯眼的,也就這尊石雕了。

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的。

蘇宇看了看地面,墻壁,屋頂……

都好像是一體的,仿佛亙古存在,一腳踩下去,紋絲不動。

想砍一刀看看,又擔心引出死靈,雖然他不怕,可在人家地盤引出死靈也不好。

看完了其他的東西,他再看石雕,很龐大。

真的很大!

盤坐都有30米了,那就是10層樓那么高了,一眼都看不到頂。

此刻的蘇宇,站在石雕身旁,就跟小貓咪似的。

蘇宇仔細觀察了一下石雕,雕刻的栩栩如生,這是一個男的,毋庸置疑,看起來像人,但是蘇宇又仔細看了一下,又不太像人,屁股后面好像有尾巴。

他看的不是太清晰,轉悠到了后面,但是只能看到遮擋屁股的衣衫,居然也雕刻的栩栩如生,但是好像還有點尾巴尖露了出來。

“尾巴?”

蘇宇喃喃一聲,不是人,有尾巴的種族太多了,他也不好判斷是什么。

“存在很多年了,上古時期的強者雕刻?難道是古城的原本主人?”

蘇宇陷入了沉思,盯著那尾巴看了一會,露出一小截,也不知道多長。

看完了尾巴,繞到了前面,再看,有些異樣道:“上古時期,這服飾風格倒是挺潮流,還特意露出了胸,關鍵還是男的!”

石雕繼續沉眠。

扯你大爺的淡!

蘇宇四處張望,探手摸了摸大腿,上面的汗毛都很逼真,一根毛都很長,不過都石化了,雖然逼真,但還是多了幾分歷史的厚重感。

狠狠一拔,沒反應,這石雕果然很堅固。

石雕繼續沉眠,攻擊我的人有,但是一來就拔我腿毛的,真沒有。

閑得慌是嗎?

蘇宇繼續探查,朝上飛,他也不是太害怕,也沒在意石雕,因為有記載,這石雕曾經被天河攻擊過都沒破碎,很堅固,天河也沒啥事,夏龍武遭遇危機,應該和石雕關系不大。

飛上了腦袋位置,蘇宇站在石雕肩膀上,此刻,還沒對方腦袋高。

站起來大概有五六十米高,腦袋起碼有七八米高的樣子了。

蘇宇也就石雕脖子那么長。

站在肩膀上,繞著脖子走,路過下巴,蘇宇感覺有什么東西擋著,抬頭看了看,大概是胡子,給了胡子一拳,這家伙,胡子都雕刻的這么逼真!

這誰雕刻的?

這么堅固的材料都能雕刻成功,雕刻的人,實力絕對強悍!

堅固的材料……

蘇宇微微一震!

堅固的材料!

他眼中神光閃爍,堅固的材料!

這……這東西,日月九重都難破壞,難道……難道是極其罕見的鑄兵材料?

蘇宇眼神忽然變了,這就是機緣?

天大的機緣?

鍛造神兵的機緣?

他咽了咽口水,忽然跳了下去,沒再騷擾石雕的胡子,迅速跳下,上下打量一番,眼神變幻。

帶不走,拿不動……

那我……以此為基,鍛造地兵如何?

地兵肯定沒問題的!

鍛造天兵雛形呢?

能否帶走?

哪怕帶不走,這也是強悍無比的材料了,鍛造的話,也許能留下一縷印記在其中,說不定能挪動這石雕,要是可以的話,這東西堅固無比,當著石頭砸人,也能砸死很多強者了!

蘇宇心中大動,這就是我的機緣嗎?

鑄兵至寶!

“可惜……趙老師不在,否則,我和趙老師聯手的話……”

蘇宇喃喃自語,那也許真的可以鍛造出一柄天兵。

哪怕是帶不走的天兵,這么好的鍛造材料到哪找去?

這東西堅固到日月九重都打不動,這可是最好的鑄兵材料了,隨便你折騰,什么鑄造手段都能嘗試一下。

蘇宇眼神雪亮,這可能真的是我的機緣。

鍛造一柄強悍的兵器,甚至……甚至可以學習老趙,融入一枚神文進去,當成本命文兵來鍛造,這東西材質絕對超越一些天兵了!

反正自己神文多,也沒什么主神文之分。

融入一枚神文,也許也沒問題。

想到這些,蘇宇眼神瞬間放光,一旦真能將這石雕熔煉帶走,臥槽,堪比神兵的質量,哪怕沒有任何特性,光是堅固度,用到無敵都沒問題了!

一朵火焰燃燒,四階神文火焰開始燃燒石雕,此刻的蘇宇,哪還管死靈不死靈的,他發現自己的機緣了!

石雕默默閉眼。

他在做什么?

他在燒我!

難道是為了測試一下自己的堅固度……

他正想著,蘇宇手中出現了大錘子,下一刻,飛上頭頂,轟隆一聲,一錘子砸下,這一錘子下去,蘇宇身體劇震,卻是瞬間大喜!

好材料!

震字神文都感受到了強大的反震力!

我發財了!

這東西一旦成為自己的本命文兵,蘇宇相信,自己實力絕對會暴漲,承受99枚神文的神文戰技沒任何問題。

從此以后,他都不需要為文兵的是擔心了。

金木水火土五枚神文浮現,鍛造術發動!

轟隆隆!

一錘又一錘,蘇宇揮汗如雨,他要鍛造這石雕,哪怕不能融化,關系也不大,只要擴神訣能震蕩出絲毫協同之力,他就可以融入神文,協同一致!

也許,可以就此操控這石雕,一石頭砸出去,砸死一個山海玩玩。

而這一刻,石雕恍惚了一下。

他……在鍛造我?

是的,他這時候算是發現了蘇宇的目的。

他把我當材料來鑄兵了!

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燒過他,錘過他,打過他,但是真沒人把他當材料對待,想要用他為基礎,鍛造出一柄驚天動地的兵器。

可能是,他這邊沒來過什么鑄兵師。

石雕都有些恍惚,話說回來,用我真的可以鍛造神兵嗎?

想了想,實力夠強,還真可以。

別說石化了,就是沒石化,也有人鑄法。

將活人給鑄兵了!

越強,鑄造的兵器越強。

就如胡琪,她上次就抓了個日月,直接拿去鑄兵了!

此刻,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蘇宇若是夠強大,運氣好,也許真的能把石雕給鑄成一柄天下無雙的石兵,絕對強悍無比。

從思路上來看,蘇宇的邏輯沒問題。

就看能不能鑄造成功了!

不但如此,蘇宇此刻鑄兵,也是在淬煉自己的肉身,鞏固境界,震蕩肉身,震字神文和擴神訣都能幫他剔除一些肉身和意志力雜質。

多次逆轉元氣,肉身也才突破不久,接連突破,蘇宇這時候也有借機鍛造自己的意思。

哪怕不能鑄造成功,這么好的材料也難得一見,自己十八般武藝都能用上。

一般材質的材料,擴神錘錘擊幾下就碎了,這東西好,錘幾萬下大概都碎不了。

蘇宇瘋狂錘擊!

心情不錯,真的好東西,他正在調整自己的震蕩頻率,爭取和石雕做到一致,錘擊石雕一陣,他發現,這石雕很有趣,是一種真正的好材料。

震蕩之下,會傳出一種特殊的頻率。

蘇宇想做到協同一致,將自己的神文融入進去,此刻,也在不斷調整自己。

一次,兩次……

蘇宇慢慢調整著,漸漸地,震顫頻率高了起來,而蘇宇……盯著石雕錘擊,一陣功法,眼神異樣起來。

他還在調整頻率,震蕩自身。

這震蕩著,震蕩著……

蘇宇忽然感覺全身毛孔打開!

骨骼、血肉、元氣同時震蕩起來,一股不可名狀的感悟涌入心頭,喃喃道:“呼吸法,吐納元氣之法!”

他眼神徹底變了!

他打造兵器而已,他居然領悟了一門功法,一種很特殊的功法,不是開竅的功法,而是一種呼吸吐納的功法,吐納元氣,呼吸元氣,加速修煉的功法。

蘇宇震撼,這……這東西不限制種族!

無他,不需要元竅配合。

而是一種自身震蕩的頻率問題!

蘇宇震撼之下,徹底明白了,什么叫機緣,五代獲得了功法,難道也是這么來的?

五代難道也打造過這石雕?

所以,也獲得了功法傳承?

吸氣!

吞吐!

蘇宇繼續鍛造,巨錘錘擊石雕,配合著震蕩頻率,體內,大量死氣之前好像沒排除,此刻,死氣被排除體內,一些壞死的黑血從毛孔中被排出。

而蘇宇,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取出一些天元氣,彌漫四周,享受著鍛造的快樂。

而石雕,默默數著。

這小子,錘了我398錘了。

不過倒是有些悟性,誤打誤撞之下,居然領悟了他的呼吸法,他是活的,其實一直在呼吸,在修煉,在吞吐元氣,沒人看見而已。

沒人這么干過!

鍛造他,然后調整自己的頻率,和他一致,蘇宇的目標是神文融入他,倒是和他呼吸法對應上了。

真的是誤打誤撞之下,學會了他的呼吸法。

這也是上古戰者,強化肉身的一個極好的手段和功法,他不是一般上古戰者,他的呼吸法,很強大的!

石化之下,別說日月,就是無敵,也未必能攻破他的防御。

這一切,也有耐于呼吸法的強悍。

而此刻,蘇宇學的不完整,但是的確學到了皮毛。

石雕瞬間意外起來!

這算什么?

鍛造我,然后,你學會了一點上古呼吸法,合著虐待我,你還得好處了?

還有,這天元氣倒是不少嗎?

石雕默默吸收著,蘇宇也感覺不到絲毫異樣,只覺得天元氣消耗的很快,剛剛取出10份,眨眼間,沒一會,沒了!

臥槽!

蘇宇郁悶,這呼吸法好強悍,但是對肉身好像有一些提升,感覺還是很厲害的!

爆發力倒是沒什么增長,可蘇宇覺得,肉身承受力增長了一些。

10份天元氣,也不是白費了。

就是有些太耗費了!

“很強大的呼吸法……消耗大,也正常!”

蘇宇還是很歡喜的,繼續取出天元氣,繼續鍛造,繼續吞吐天元氣,肉身,在緩慢地強化。

死氣和死血被排出,他也覺得自己神清氣爽!

意志力活躍起來!

而此刻,蘇宇開始運轉長生訣,也就是仙族的生機催發法,噗噗聲不斷,他發現,配合上這套功法,自己肉身更活躍。

這也是他突發奇想,做的一次嘗試。

而石雕,一開始還暗暗吸收天元氣……這下子忽然失去了所有興趣。

他么的!

又是鍛造自己,又是學仙族放屁,真的有些受不了這個家伙了,什么破事!

這小子不是想走嗎?

趁早滾蛋吧!

麻煩!

就在此刻,他睜眼了。

而這一刻,蘇宇卻是一無所知,依舊沉浸在修煉的快樂之中。

就在他繼續鍛造的時候,忽然,一錘錘了個空!

微微一愣,瞬間警惕起來。

而此刻,他好像不在大殿中了,而是在另外一個空間。

“誰?”

蘇宇探查四方,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任何感應,劫字神文都不動,或者說,所有神文都死寂了。

蘇宇大驚!

這就是所謂的機緣,或者說災難?

我在哪?

我不是在城主府后殿嗎,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

而就在此刻,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從空中傳來,從四面八方傳來,震的蘇宇耳朵都要炸裂了。

“凡人!說出你的愿望!”

那威嚴的聲音,那震蕩人心的聲音,讓蘇宇心中大駭。

“前輩……是何方高人?”

“凡人,說出你的愿望!”

巨大的聲音,再次傳來,震的蘇宇耳膜都要破碎了。

蘇宇心中微動,急忙道:“前輩,愿望……此地的機緣,是可以許愿?”

“對!”

得到回應,蘇宇沒開心,而是心悸,活的?

不是程序?

蘇宇心中驚駭,不敢表露,小心翼翼道:“前輩,什么愿望都可以嗎?”

“說!”

“我要滅了神魔兩界……”

安靜。

無聲。

蘇宇感受到了,怕惹下麻煩,急忙道:“這個愿望太大了,那……那前輩能否贈予我百萬縷天地玄光?”

無聲。

蘇宇試探著,小心翼翼,“那……那前輩贈予我百萬枚天元果?”

“或者……一團可以讓我晉級到日月的意志力,純凈的那種?”

蘇宇沒得到回應,想罵人,你讓我說出愿望的,結果怎么什么都不回復。

就在此刻,宏大的聲音再次傳來:“說出符合你自身實力的愿望!”

他么的,你扯淡呢。

你的愿望不是趁早離開天滅城嗎?

為何如此的不著調!

而在蘇宇看來,若是能直接干掉敵人,那當然不需要出城了,這才是真實愿望,至于出城,那是無奈之下,才會做的選擇。

想到這,聽到這聲音,符合自身實力的愿望……

蘇宇想了想,小心翼翼道:“前輩,我殺過山海巔峰,算山海巔峰嗎?”

這是什么玩意?

到現在,蘇宇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

而在外人看來,他其實還在原地。

石雕不回應他。

蘇宇繼續道:“前輩可以贈予我千頭山海死靈嗎?聽我話的那種。”

這個符合我的實力吧?

若是可以……一千頭山海死靈,干死一群日月也沒問題了,我還跑什么,等萬族日月來了,我全部給干死!

當然,也帶著試探的心思。

自己到底到哪了?

很可怕的感覺!

難道和死靈有關?

那是否能讓我統領一批死靈?

這天滅古城,越是接觸,越是害怕,越是神秘。

古怪的城市!

而石雕,此刻很想拍死他!

盡他么提一些不切實際的要求,你到底出城不出城?

沒等到回復,蘇宇知道對方做不到,有些無奈,看樣子……又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強大,這要求也做不到。

當然,現在是人在屋檐下,算了,還是提一些對方可能做到的事情吧。

“前輩可以贈予我100枚穿梭古城的穿梭符嗎?”

石雕石化了!

啥意思?

有些懂了!

這小子,不想就這么出城,覺得可能會虧,穿梭古城的穿梭符,隨意穿梭,這比單獨出城強多了。

出城,只能走城門,你出去還是進來,都會被人盯上的,現在城外,恐怕就有強者在了,蘇宇真要走城門出去,都不太好交代。

可若是直接穿梭出去……

石雕都覺得,這小子想的真圓滿。

比自己想的都要多。

他若是可以穿梭來往,可以出去,甚至混到城外,當個旁觀者看熱鬧,誰也想不到他從別的地方出了城!

這一刻,石雕自己都想了很多。

這小子,怎么在這瞬間想到這么多的,連后路都給安排好了。

張口就是100枚穿梭符,想啥呢!

這東西有嗎?

自然是有的,可上古至今,都沒人提及過,有城門,要什么穿梭符。

蘇宇沒等到回復,暗罵一聲!

這也沒有?

這算什么機緣?

別不是什么玩意,動用幻象嚇唬自己吧。

他小心無比,血字神文想震蕩一下試試,卻是發現,都難以感應到血字神文,再次駭然,算了,這可能真的闖入了什么大能的領域了。

而石雕,在沉默一陣之后,聲音宏大道:“三枚穿梭符,可以任意地點穿梭離開,但是……穿梭符有時限,三日內消散!”

話落,空間消失!

而蘇宇,眼前一花,睜眼,愣了一下,他還在繼續鍛造中。

石雕還是石雕,大殿還是大殿。

沒有任何異常!

他心中微震,此刻,他身邊懸浮著三枚玉符,憑空出現的。

蘇宇不敢再想,低著頭,收回了錘子,沉聲道:“多謝前輩厚賜!”

他不知道,這算什么。

是強者做的,還是古城的機制,禮多人不怪,先客氣客氣再說。

感謝一聲,沒有反應。

蘇宇也不在意,拿到了三枚玉符,心中歡喜,有了這東西,自己就可以隨意離開了,三枚,三天內,居然還有時間限制,算了,沒關系。

他不知道,石雕只想讓他快點走,很煩!

最多三天,給我滾蛋。

至于其他的,懶得多說。

而蘇宇歡喜之后,心中微動,剛剛這機緣怎么來的?

鍛造來的!

這一次鍛造,收獲太大了,那神秘的呼吸吐納之法,以及這三枚玉符,回頭可以試試看。

這么說,繼續鍛造,也許還有好處。

這難道和百道閣一樣,是一個可以卡關的機緣?

想到這,他繼續開始鍛造,瘋狂鍛造,要是能帶走這石雕,那更好了!

石雕都愣住了!

給你東西了,你還不滾?

你還錘上癮了?

你能把我鍛造了,老子也白活這么多年了!

有些無語中,石雕也不說什么,但是,石雕震動頻率更強大了。

蘇宇肉身劇烈顫抖,毛孔滲血,“震蕩力變強了!”

石雕心滿意足,讓你繼續鍛造,震死你。

而蘇宇,卻是眼神雪亮,“果然,還有機緣,震蕩力,震蕩力變強了,可以幫我更好地淬煉肉身!”

一錘子下去,蘇宇肉身再次震蕩起來,而震字神文,也不斷開始震蕩,連擴神錘,都開始震蕩,蘇宇感受到了強悍無比的壓力。

這算功法嗎?

震蕩之法?

攻擊之法?

大錘子其實也能震蕩,趙立的擴神錘,打造文兵就是在震蕩,但是蘇宇學的不精,而且趙立的擴神錘,畢竟不是為了殺人用的。

而這股震蕩之力,蘇宇卻是感覺,能殺人,殺人很強大!

這是一種強大的功法!

他是這么認為的,自己又感悟一種功法了,但是不太明白,沒二話,燃燒傳承之火神文,領悟之力大增,蘇宇繼續瘋狂鍛造。

一次次被震蕩的肉身龜裂,吸收天元氣。

漸漸地,大錘子上也傳出了不同尋常的震蕩之力。

一錘子下去,蘇宇再次承受震蕩之力,但是肉身不再龜裂,而是有些享受起來,對,就是這種感覺,這算是一種殺傷功法,但是沒什么法訣之類的。

就是靠領悟!

此刻,蘇宇領悟到了。

殺傷力極強的功法!

一錘子下去,微不可聞之間,錘子震蕩了72次,威力疊加!

轟隆隆!

肉身之力超過萬竅的蘇宇,這一錘子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威力疊加,讓他感覺自己實力提升了一成以上,這已經很可怕了!

蘇宇大為歡喜,果然,這真的是機緣!

鍛造越多,機緣越多。

外人根本不知道!

而這一刻,石雕已經有些傻眼了,我震你,想震的你吐血滾蛋,你……你居然當成功法來學?

好吧,對他而言,這只是對蘇宇的懲戒。

可他的一舉一動,也許對蘇宇而言,就是一種感悟,一種體會,一種機緣。

石雕已經無言了!

領悟力很強,天賦不錯,那枚神文也不錯,幫助他領悟,強行領悟……其實這算狗屁的功法,當然,算是一種技巧。

蘇宇本身也有一點基礎,震字神文,擴神錘都有這樣的技巧,所以他才能感悟一些東西,感悟一些石雕壓根沒想傳授的東西,或者說力量的運用方式。

而蘇宇,接連獲得了大機緣,大喜之下,錘的更起勁了!

這地方,真的是寶地啊。

什么天地玄光,什么意志力團子,什么神文,什么日月玄黃液,他都能獲得,殺也好,搶也好,買也罷,總之,都有辦法的。

可這呼吸之法,這震蕩之法,這穿梭符,你到哪買去?

蘇宇覺得,自己獲得的才是真正的大機緣!

天大的機緣!

難怪,難怪獵天閣會說,此地才是最大的機緣所在。

而石雕,覺得很無語。

這一次,他真的沒傳授什么,和葉霸天他們那些獲得機緣的人一樣,他沒傳授什么,起碼沒特意給什么,都是他們自己胡思亂想,然后感悟到了什么,覺得此地是大機緣!

這地方,有個屁的機緣,有危機差不多!

可惜,沒人信啊。

蘇宇這一次出去,若是以后實力強大了,有了什么感悟收獲,也許也會告訴別人,他在這古城獲得過大機緣,后人會懷疑嗎?

不會的!

而蘇宇本人,也許一輩子也不會懷疑什么,因為他真的得到了好處。

這就是機緣!

震蕩,不斷地震蕩,錘擊,不斷地錘擊,蘇宇借機鍛造肉身,感悟震蕩之法,體會呼吸之法,除了天元氣消耗有點大,沒有任何壞處,都是好處。

蘇宇很歡喜!

大機緣之地,這地方,真的好,現在也許實力不行,也許和百道閣一樣,等他實力強大了,可以繼續來薅羊毛!

也許到時候到了山海,一錘子下去,能錘出一套神技!

到了日月,一錘子下去,也許可以錘出一柄神兵……

真的好地方啊!

蘇宇錘擊著,錘著錘著,震字神文都晉級了,直接進入了三階,這枚學會沒多久的神文,在老趙那晉級到了二階,如今震蕩之法學成之下,居然晉級到了三階了!

一錘子下去,震蕩之力更強了!

“機緣啊!”

蘇宇再次大喜,收獲好大,至于危機,沒啥危機了,我都能隨時出去,有啥危機啊!

再次一錘子下去,蘇宇眼前一花,石雕實在是不耐煩了。

你錘就算了,這小子腦袋中的那個噬神古族也許是覺得有好處,好吃,居然偷摸著出來了,在他尾巴上咬了一口,艸你大爺!

雖然咬不動,可這噬神古族不是咬肉體,而是咬意志力的!

煩啊!

石雕不得不把他震出去,讓他滾蛋,夠了啊!

等將人震出去了,他收起了有些露出的尾巴。

下次不給人看到尾巴了!

至于蘇宇下次再來看不到尾巴……那是他的事。

而被震蕩出去的蘇宇,看著大殿門關閉,微微一怔,好像領悟到了什么,若有所思,躬身行禮道:“多謝前輩指點,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我明白了!”

是的,我學的夠多了,不要再貪心了!

這里面不管是程序也好,是前輩也好,趕走自己,大概都是為了告訴自己這個道理,不要太貪心了!

我明白的!

而一旁,同樣被震出去的小毛球,晃了晃身子,有些恍惚和疑惑,我好像要吃到好香的東西了!

我應該早點吃的!

吃慢了!

剛感覺要吃到什么,就被震飛了。

當然,這話不敢說,偷偷看了一眼香香的,說不定是我要吃香香的東西,所以才被震出來了,這個就不說了。

說出去了,香香的要打死自己的。

城主府中。

天河微微一怔,大殿門關了?

什么情況!

這大殿,從未關閉過,今日居然關門了,這是啥意思?

后面那石頭人,不想給他出城?

奇怪了!

天河有些看不懂,當年夏龍武來的時候,殺的死靈都快爆發了,石雕也沒關門,今日這舉動,有些出乎預料了。

而蘇宇……臉上帶著濃郁的笑容,看樣子收獲不小,又不太像被趕出來的樣子。

這是有了收獲?

搞不懂搞不懂,算了,這是石雕的事,和我無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