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71章 古城驚魂

第371章 古城驚魂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71章 古城驚魂

走在古老的青石街道上,兩側都是房屋,無人。

很安靜!

偌大的古城,其實人不多。

此刻,已經入夜。

后方,山海男子又道:“夜里最好別出門,盡快找個房間住進去,否則……夜里出了事,后果自負!”

夜里盡量別出門?

那代表可以出門?

蘇宇有些疑惑,還有,這甲士他們依舊在鎮守城門,他們沒事嗎?

“你們呢?”

蘇宇回頭問了一句。

“我們……”

山海男子幽幽道:“我們……不會有危險的,我們就是這古城的一部分。”

蘇宇默然,隱約間了解到了一些東西,沒再詢問,繼續前行。

兩側,房屋很多,有些看起來很破爛,甚至連門窗都有些破損的跡象,不過蘇宇也沒敢嘗試,不要輕易破壞此地的建筑,也破壞不了,這是山海男子說的。

而且破壞了之后,會有危險。

所有的房子外,都懸掛著一個木牌。

有主,或無主。

木牌上,都顯示著入住信息。

蘇宇正走著,一間屋子大門忽然打開,下一刻,一枚玉符丟了出來,蘇宇心中一驚,還以為遭遇了襲擊,迅速避退。

下一刻,玉符砸在了地上。

蘇宇定睛一看,玉符之上,沾染了一些血跡,心中微動,這是為了成為古城居民?

他朝洞開的大門看去,露出了一雙眼睛。

那是一頭體型巨大的麋鹿。

看到蘇宇,對方也是心中一驚,迅速倒退,有些驚恐地看向蘇宇,下一刻,砰地一聲關上了大門。

“嗯?”

蘇宇微微一愣,很快了然,難道對方以為我是收這玉符的?

這玉符丟出來,應該有人會收走吧?

關鍵的關鍵,若是我收走了,對方還能成為古城居民嗎?

帶著一些疑惑,蘇宇心中微動,若是對方丟出玉符,被我收走了,接連三天之后,對方以為自己成為了居民,可以在這常住了,結果沒有,那不是完蛋了?

三天后不走,就有危險,那豈不是死定了?

你以為你是居民了,實際上你不是!

這得多慘!

他看了一眼地下的那玉符,真有心想要試驗一下,這玉符,就這么隨便被丟出來了,可以撿走吧?

正想著,蘇宇心中震動。

“劫”字神文跳動的厲害!

很強烈!

蘇宇大驚,急忙倒退,一連退出數百米,劫字神文還在跳動,不過稍微好一些,沒之前那么厲害了。

而就在此刻,之前丟玉符的地方,一道影子出現。

通體黑色的一道影子。

黑夜下,影子一步步走向那玉符,探手一抓,沾染了血跡的玉符,被影子抓到手中。

玉符很快消失,而此刻,影子在門口的那個木牌上,刻畫了一點什么。

片刻后,影子要離去了。

蘇宇心中卻是震動,這是啥玩意?

感應玉沒有顯示光點!

距離應該沒超過千米,難道是無敵?

不可能!

一個來收玉符的影子,就是無敵境,你逗我?

他正想著,劫字神文再次跳動,蘇宇迅速遁逃,就在此刻,那影子忽然回頭朝他看來,幽暗的眼中射出一道幽芒,直奔蘇宇而去。

蘇宇大驚,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

憑著本能,不斷閃爍。

夜色下,整條街道就他一人,破空聲很響,然而,這一刻兩側房屋,沒有任何生靈打開房門看看他。

在古城,大家都知道一個道理,夜晚最好不要出門,外面哪怕打的天翻地覆,也不要出去看熱鬧,否則,死的可能就是你。

在這古城之中,夜里敢走動的,要不是愣頭青,要不就是強者。

無論發生了什么,你夜晚出去,都可能會遭遇危機。

蘇宇五行遁術發揮到了極致,可惜,在這居然沒辦法土遁,地面無法遁入,這就很可怕了。

浮土靈若是來這,就是被人輕松砍死的命。

蘇宇不斷遁逃,那道幽光卻是如影隨形,而影子,已經消失不見,對方只留下了這一道幽光。

就在蘇宇遁逃的時候,城門口那邊,那山海甲士,也感應到了動靜,扭頭朝城中看去,蘇宇走的并不遠,他也看到了那道追蹤蘇宇的黑光。

臉色微微變幻了一下,迅速傳音道:“快找個無人的屋子避一避,這是古城死光,沾染上了,古城死靈會一直纏著你,死氣濃郁!”

蘇宇也是郁悶的想吐血,我啥也沒干!

我走的好好的,那頭麋鹿忽然扔了一塊玉符出來,我都沒想到,會遇到這種麻煩,見了鬼了!

身后那道黑光,的確死氣沉沉的。

聽這山海甲士的話,更像是一個標志,死靈……古城死靈,說的是那影子嗎?

無生命氣息!

難怪感應玉感應不到,不是對方太強,而是對方根本不算生靈,不算生命,所以感應玉是無法感應的,這東西太危險了,若不是劫字神文提醒,蘇宇剛剛若是停在玉符那,搞不好被影子一下抓死了。

蘇宇迅速探查,身邊,就有一間小屋子,木牌顯示是無主的!

蘇宇迅速朝小屋沖去!

砰地一聲,撞開了小屋大門,蘇宇迅速鉆入,一把關上了大門,而就在此刻,那身后的死氣,也砰地一聲撞在了大門上。

一道微弱的死氣,順著門縫直接涌入蘇宇關門的手臂上。

門戶關閉,其他死氣消失。

而蘇宇手臂上,卻是被纏擾了一道死氣,迅速吞噬他的血肉。

蘇宇大驚!

顧不得其他了,低喝一聲,大量的天元氣浮現,接著,催動了仙族的生機催發法,催動仙族的血肉重生術。

天元氣和那死氣,在手臂上纏繞。

不斷碰撞,消磨。

一直持續了接近半小時,蘇宇陡然松了口氣,揮了揮手臂,完好無損,死氣被他消磨了,然而,消耗掉的天元氣很可怕,足足有10份。

才那么一丟丟的死氣而已!

蘇宇后怕不已,這要是被那一整道死氣打中,自己恐怕瞬間就得被吞噬完了血肉。

“那到底什么玩意?”

蘇宇心悸,那東西,古城死靈?

我他么剛入城,居然就這么對我,沒人性啊!

這要是沒有天元氣,不會生機催發法,那我不是完蛋了?

被這死氣纏繞,吸干了血肉都有可能。

真可怕!

這鬼地方,剛來蘇宇就覺得很危險,總算體會到了。

也不知道外面的那道死氣有沒有消失,蘇宇也不敢再開門了,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蘇宇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別說,這死氣吞噬血肉很厲害,但是……天元氣和死氣好像是對頭,兩者對抗的時候,倒是有點加速了肉身鑄造。

“死氣……天元氣……”

蘇宇再次摸著下巴,就是太危險了,算了,還是別去招惹了,剛剛,他腦海中一個念頭一閃而逝,要不出去再弄點死氣回來研究一下?

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不過,這只是那影子隨手一道死氣罷了,要是再遇到那影子,就麻煩大了,給自己來個幾百道死氣,那才可怕。

將剛剛的事情壓下,蘇宇這才有時間打量自己進來的屋子。

很黑!

蘇宇也不含糊,直接取出了一個巨大的夜明珠,其實不是什么夜明珠,一種鑄兵材料罷了,這下子,整個屋子都亮堂了。

一看……蘇宇無語。

真的是一棟小屋子,很小,大概50平的樣子,有內外之分,他在的是外面,應該算客廳,里面半開了一道門,應該算臥室,蘇宇都看清楚了,就這么大。

一個客廳,一個臥室。

沒有其他的了!

沒有廚房,沒有書房……

這是靠近城門口的屋子,算下來,應該算是貧民窟的那種,也在第36環中。

啥都沒有也很正常!

此刻,小屋大門緊閉,客廳中,除了一張破木桌和幾張木椅,啥也沒有了。

蘇宇走過那半開的內門,進入臥室一看,就一張木板床。

空蕩蕩的!

太過簡陋了!

“這地方有機緣嗎?”

蘇宇可是記得,摩多那說過,這些屋子中是有一些機緣的。

有嗎?

他看了一圈又一圈,沒啥感覺,有毛線的機緣。

還是說,36環太垃圾了!

這地方的屋子,應該被人住過了很多次了吧?

就算有機緣,現在也沒了吧?

蘇宇看了看那破爛骯臟的木板床,難道今晚自己要在這度過?

小屋子,連個窗戶都沒。

蘇宇很嫌棄!

可外面,死氣還在不在,他不清楚,也不敢貿然出去,難道自己就要在這個破屋子中浪費一天時間?

哪怕從主城門進來,也只能待個七八天吧。

這一晚自己就在這待著了?

蘇宇還在想著要不要出去。

而此刻,城門口,幾位甲士都在看向那棟小屋子,有甲士輕聲道:“統領,他死了吧?”

“古城死光好像進了屋子。”

“那應該死了!”

“要不去看看,是有人還是沒人,沒人的話,我們進去收尸吧!”

幾位甲士低聲說著,那山海統領,也看向那邊,微微蹙眉,他很看好的,剛說強者崛起,對方就死了?

這運氣也是沒誰了!

剛好,有生靈準備成為居民,丟出了沾染了自己血液的玉符,剛好,古城死靈出動,來收走玉符。

當然,也和這家伙初來乍到有關。

正常情況下,看到那玉符,就該瞬間遁逃,那家伙倒好,還在那邊停留了一會,停留就算了,他還在不遠處窺探死靈。

古城死光追蹤,也許……一部分滲透進入了屋子,那家伙一旦被死光沾染上,哪怕不死也廢了,就算熬過去了,死光存在體內,很快,會招惹死靈再次追蹤的。

在古城,遭遇到了死靈,幾乎是死定了。

當然,可以出城,但是下一次,無論去哪個古城,都會被死靈盯上,幾乎和古城絕緣了。

而且死氣纏繞,也會讓沾染者漸漸死去的。

山海男子,今日一次次地質疑自己。

我以為他是蘇宇,他未必是。

我以為他是強者崛起,他一來就被死靈盯上了,這還崛起啥?

我以為他要死了……這家伙還會活著嗎?

真復雜啊!

男子搖頭,也不多說什么。

這運氣,也沒誰了。

都不知道該怎么說!

“等天亮再去看!”

男子說了一句,哪怕是他們,夜晚之下,也不要亂跑,在城門口待著,那死靈也不會來這邊,不會找他們,可入了城,碰到了,也有些麻煩。

最好還是不要晚上過去。

其他幾位甲士也點點頭,那就等天亮去收尸吧!

而此刻,屋中,蘇宇等待了一陣,四處翻看了一下,啥玩意都沒。

在這待一個晚上?

也太浪費了吧!

“死光……”

蘇宇喃喃一聲,死光是很危險,但是自己會仙族的功法,有天元氣,好像是可以抵消的,當然,只能抵消少量的死光,太多了,自己就危險了。

這么說,仙族在這邊,遭遇死靈……前提是對方有足夠的天元氣,那危險度也不算太大。

“門外的死光沒了吧?”

蘇宇還是想多看看,下一次來,也許還得走正門,又得浪費大量時間,關鍵是,下一次還給自己走主門嗎?

這些規則,現在蘇宇也不是太懂。

反正最好節約時間,別浪費耽誤。

有點危險咋了,自己也不是沒辦法抵抗,劫字神文現在也不太跳動了,代表危險消除了?

想到這,蘇宇壓根不想在這破屋子里待上一晚上,要不是不知道破壞屋子,會有什么下場,他都想拆了屋子看看情況了。

能不能拆再說,但是他真懷疑,這破屋子,居然無人能拆掉?

“得出去看看!”

蘇宇也按捺不住性子,第一天來,就在這鬼地方呆一晚上,他是不樂意的。

加上死光被他消磨了,他也多了幾分信心。

順便再看看,那死靈會不會再跟來。

小心翼翼地打開了屋門,蘇宇對門外招了招手,沒有出去,先試探一下,手臂被沾染到了死光,還是可以消磨的。

城門口。

山海男子愣了一下,以為自己眼花了。

再看,是有一只手臂伸了出來。

“沒事?”

運氣真不錯!

死光追蹤,這家伙沒沾染上,倒是運氣挺好的,他還以為這家伙死了呢。

“統領,他沒事?”

其他幾位甲士也看到了那只手臂,都有些意外,運氣真好啊!

死光居然沒碰到對方!

膽子也真夠大的,剛剛才招惹到了死靈,現在就按耐不住想出來試探了,這種人,膽大包天,也符合天才的作風。

就是沒吃到苦頭!

身邊甲士笑道:“這家伙,要是剛剛被死光沾染上了,大概就嚇破膽了,沒吃過苦頭!”

山海男子沒說什么。

看了一眼,見蘇宇沒事,也沒再多說話。

身邊甲士卻是笑道:“統領,這家伙難道想出去?再遇到死靈,沒有空屋子給他避的話,他可就死定了,都遇到一次麻煩了,難道還想出去不成?”

“不知道。”

統領搖頭,誰知道這些天才怎么想的,眼前這家伙,也許真的是蘇宇?

再次不確定。

剛剛那遁術極快,有些像之前的蘇宇,但是走正門的時候,艱難無比,又有些不像,反正他現在是糊涂了。

門外。

無事。

蘇宇試探了一會,死光沒了,松了口氣,蘇宇再次走出了屋子。

才不想在這屋子里待一晚上!

街道上,還是那么冷清。

那個死靈消失了。

蘇宇走出了屋子,繼續前行,很快,走到了剛剛遇到危機的那個屋子面前,那個麋鹿所在的屋子。

他想看看,剛剛那死靈在牌子上寫了啥,看他寫寫畫畫的好像留下了點東西。

蘇宇朝木牌看了一眼,很快,在木牌上看到了一點東西。

一個麋鹿頭!

“嗯?”

不完整的麋鹿頭!

蘇宇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難道說,成為居民的話,連續三天,三天內,這死靈都會在木牌上刻上這血液主人的樣子?

那這么說,此地的居民,木牌上,可能是他們的相片?

這么高檔的嗎?

還給你畫像?

不過這畫像,看著有些滲人,好像是用那滴血液畫的,血紅色的。

“咚咚咚!”

蘇宇敲了敲門,那麋鹿差點坑死了他,他嚇唬嚇唬對方。

敲了一陣,蘇宇好像聽到了打冷顫的聲音,一直沒有開門。

蘇宇笑了起來,有趣,惡趣味發作,這就跟小時候裝鬼嚇人是一樣的。

而遠處,那山海甲士,已經無言了。

這家伙,年紀絕對不大。

大半夜的,沒事干,在古城敲門嚇鹿,這絕對不是成熟的強者該做的事,這肯定是蘇宇,蘇宇年紀就不大!

別說,大半夜的敲門,真的挺嚇人的。

古城夜間,本就有恐怖。

山海男子毫不懷疑,屋中的那頭麋鹿,可能已經嚇得膽顫,說不定正在蜷縮在角落,嚇得瑟瑟發抖了。

不是個人!

擱誰,誰也得抖。

身邊的甲士,也有人哭笑不得道:“這家伙,膽子也太大了!等去了35環,小心遇到夜巡軍找他麻煩。”

山海男子沒說什么,那是他的事,和自己無關了。

膽大包天那是真的!

而蘇宇,敲了一陣門,那麋鹿沒開門,他也不是太在意。

換成自己,自己也不開。

就是被這麋鹿弄的有些郁悶而已,好端端地,丟一個玉符出來干嘛。

蘇宇沒再管這麋鹿,沿著街道繼續向前走,兩側,一些房屋都緊閉著,有些也不是住宅,看起來更像是店鋪,不過不知道賣啥,或者有沒有人敢在這開店。

走了一會,他看到了一個屋子,木牌上面畫著一頭狼。

這是本地居民?

蘇宇想到了剛剛看到那個還沒完成的麋鹿頭像,這么說,這是完成的圖像了,這狼,就是此地居民了?

圖像,也是血紅色的,有些滲人。

“哎!”

蘇宇嘆息一聲,都沒個人給自己解釋一下情況,獵天閣的面具人,給的資料也很少,那家伙也只是大體上介紹了一下情況,根本沒細說。

而這鬼地方,大晚上的都沒人存在。

想問,都沒人可問。

城門口那邊的甲士,之前態度倒是還行,但是對方一直在城門口待著,可能不會來這,或者有什么任務或限制。

很快,蘇宇又找到了一個空屋子,站在屋子門口,忽然喊道:“有活的嗎?來一個,聊聊天!”

他做好了隨時進屋的準備!

別遇到死靈了,那就麻煩了,給自己留個退路。

大半夜的,他這一聲吼,恐怕嚇到了不少人。

蘇宇也不在意,真的太懵了。

這古城,他現在壓根不知道該去哪找好處。

現在他很希望摩多那出來聊聊天,只要不動手,咱們可以隨便聊聊。

“摩多那,在不在?來聊聊啊!”

他正吼著,夜色下,街道上,一隊10人甲士,騎乘著黑色的駿馬,迅速朝他這邊趕來。

領頭的甲士,被黑甲包裹,只露出一雙幽黑的眼睛,眼中冷色閃爍,看向蘇宇,口中吐出通用語,冷冷道:“大膽!夜深,不許喧嘩!速速進屋!”

蘇宇總算看到活人了!

是活的!

因為感應玉上有顯示的,至于是不是人,這個不清楚,在這,他很難感應出對方到底是人不是人,除非對方暴露出原型。

“山海境!”

蘇宇感應了一下,一位山海,其他9位都是凌云,倒是不弱。

在這鬼地方,強者倒是不少。

“這位將軍,我初來乍到,不太了解此地規矩,能不能聊聊?”

蘇宇笑容滿面道:“不白聊。”

說罷,手中出現一柄玄兵,笑呵呵道:“將軍,能指點一二嗎?”

既然是活的,那就有需求。

有錢能使鬼推磨嘛!

那黑甲強者,冷冷掃了他一眼,喝道:“進去!”

蘇宇干笑一聲,“將軍,你們是城中守衛?”

“進去!”

黑甲強者再次低喝一聲,“再敢喧嘩,定斬不饒!”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又恢復笑容,“將軍,我就是打聽一下情況,認識摩多那嗎?我是他朋友……”

就在這一刻,這黑甲將領,長槍刺出,蘇宇迅速進門,轟隆一聲,屋門被長槍震的一顫,傳出響聲。

門外,那黑甲將領冷哼一聲!

眼中幽芒閃爍。

“既然來了天滅古城,就給我老實點,守此地規矩!夜巡軍辦事,也敢抗命!”

屋中,蘇宇聽到了呵斥聲,皺眉。

也哼了一聲,屋門沒被破壞,這人也沒受到什么懲罰,可能和他是此地守衛有關。

不過……也不過是仗著自己是這地方的守衛才敢如此囂張。

擱在外界,這些家伙,也許之前只是一些小族強者,或者破滅界域的家伙,流浪者罷了。

結果到了這,因為規矩,倒是連大族天才都敢收拾了。

狗仗人勢!

蘇宇心中暗罵一聲,這古城又不是你們的,亙古存在的,你們也只是借住罷了。

蘇宇無奈,算了,寄人籬下,暫時不清楚情況,別招惹了。

認慫嘛,我會。

蘇宇再次喊道:“將軍,那能勞煩問一下,摩多那住哪嗎?”

“閉嘴,再聒噪,驅逐你出古城!”

門外,那將領再次呵斥一聲。

而蘇宇,臉色變幻一陣,幽幽道:“將軍,古城居民和守衛,也不可能一輩子不出古城吧?總有出去的時候,何必如此不近人情!”

門外,那將領微微一怔,這家伙威脅自己?

他沒想到!

居然有人敢在古城內,威脅夜巡軍。

冷哼一聲,黑甲將領幽冷道:“人族,不要惹怒我!以為待在屋中就可無礙?夜巡軍有搜查匪徒之責,本將可以申請開啟你所在房屋,你想找死嗎?”

還有這效果?

當然,蘇宇不怕他。

對方是山海,但是感覺也就山海一二重,蘇宇真不怕。

可在這,和這城中守衛軍發生沖突,一旦招惹出了那位日月九重的城主,那才是大麻煩。

蘇宇憋屈郁悶!

我他么打聽一下情況而已,這么不近人情,囂張啥!

一柄玄兵都看不上!

算了,該忍還是忍忍,摸清楚了情況,看看能不能殺這家伙,或者臨走的時候,找到這家伙,干掉他……

反正,這一刻蘇宇升起了無數念頭,下一刻,唯唯諾諾道:“將軍息怒,我初來乍到,啥也不懂,冒犯的話,還請將軍大人大量……”

說罷,又道:“我這柄玄兵,就當給大人賠罪的禮物了!”

話落,迅速開門,將一柄玄兵丟了出去,很快,關閉屋門。

那黑甲將領,探手抓住玄兵,眼中幽芒閃爍了一下,探查了一下這玄兵,質量等級還不錯,沒再說什么,接下玄兵,幽冷道:“不許再喧嘩,神魔也好,人族也罷,在這,都老實點!”

“一定!”

門外,10人隊伍離去,馬蹄聲在夜色中很清晰。

蘇宇暗罵!

等著吧!

我的玄兵那么好拿的?

定位你了!

走著瞧!

再回頭看看這新屋子,還好,比之前那個大不少,不行的話,今晚就在這休息一晚上算了,應該也快天亮了,等天亮了再出去問問情況。

蘇宇沮喪,古城……真邪門,算了算了,今晚先休息,浪費一晚上就一晚上吧,鞏固一下境界也好。

明日再去找人打探一下情況,城中應該也有人族,之前在門口遇到的那位人族老者,好像就在城內沒出去。

蘇宇隨意在椅子上坐下,此刻,“劫”字神文卻是閃爍了一下。

蘇宇心中微動,四處張望,屋中有危險?

不會吧!

四處探查一下,沒看到什么危險啊。

而此刻,蘇宇卻是沒探查到,四面八方,那微弱滲透而來的死氣,很微弱。

不過,很快,當蘇宇準備修煉,取出一點點天元氣的時候……忽然,呲呲聲不絕于耳!

蘇宇大驚!

這一刻,才發現了一些異常!

死氣,很微弱,他幾乎沒感應到任何異常,可對方和天元氣是有沖突的,此刻,迅速發生了碰撞!

“三天內必須走……”

蘇宇這一刻,有些恍惚,有些驚醒!

三天內必須要走!

為什么要走?

因為這鬼地方,有死氣無聲無息地滲透進來嗎?

這哪是什么安全屋,這就是個大坑!

不過,應該有人察覺到了異常,所以才給出了三天時間,三天內,影響應該不算太大,可一旦超過三天,也許死氣會爆發的厲害,會死人的!

難怪有人在這無緣無故地死了!

“可怕,這要是沒天元氣……我豈不是一無所知?”

而就在蘇宇想著這些的時候,他的體表,忽然溢散出一道光圈,將這些微弱的死氣排除了一些……

蘇宇一愣,這是啥?

好半晌,蘇宇喃喃道:“這是……過了主城門給我的獎勵?”

他仔細看了一下,9道光圈。

此刻,第一道光圈有些微弱了。

消磨一點點死氣,這光圈有崩潰的跡象,9道光圈,所以可以抵御9次死氣?

“所以,在主城門過來的人,可以多留幾天?”

一個個疑惑,在蘇宇腦海中浮現,再看這屋子……艸,這哪是屋子,這就是棺材!

棺材!

蘇宇心中升起這駭人的想法,這古城……邪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