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46章 車到山前必有路

第346章 車到山前必有路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46章 車到山前必有路

“快點!”

空中,此刻蘇宇也是急了,跑啊。

臥槽!

大唐府的老鬼居然真的來抓他,這還要臉嗎?

好吧,人家是來抓崔浪的,可我現在就是崔浪。

我得跑啊!

張赫也是速度飛快,忍不住道:“程老日月九重,比我強太多,我還帶著人……”

說罷,迅速道:“你肉身足夠強大的話,我可以帶你進入二度空間,迅速趕路。”

“不行,我撐不住!”

蘇宇直接拒絕,他么的,日月都是奸滑無比,到了這時候,還要試探我。

張赫聞言,只好道:“那我盡快趕路,可我不保證一定可以甩掉他。”

“全力以赴!”

這時候的蘇宇,也感受到了罡風來襲,心中暗罵一聲!

這家伙,真的不好應付。

張赫故意的!

罡風很強大,一方面試探一下自己的肉身強度,一方面說不定還想弄點自己的血液,雖然上次他弄了一些,可未必相信就沒問題。

還想再試一次呢!

蘇宇也懶得多說,一套戰甲直接浮現,玄階巔峰戰甲,這個不是他打造的,老趙打造的,臨走之前,送給了蘇宇。

看到他身上浮現出戰甲,還是玄階巔峰的,張赫也忍不住暗罵!

鑄兵師都這么有錢?

這家伙不過剛入玄階巔峰沒多久,哪來的這玩意,別人送的?

“這是趙立宗師的手筆?”

蘇宇這時候輕松多了,笑道:“對,送我的,算是答謝禮,我幫他完成了地兵鑄造,玄階巔峰戰甲而已,趙老師現在鑄地兵,用不上了。”

羨慕!

玄階巔峰戰甲,價值堪比地兵了,當然,對日月幫助不大,日月需要地階高級甚至巔峰才足夠,可這玩意,他也不是隨便就能買的起的。

蘇宇一邊浮現戰甲,一邊抱怨道:“罡風小一點,張大哥,真跑不掉就算了,別為了跑路,把小命丟了。”

他不說就算了,一說,張赫不好當沒看到,迅速壓制了周邊罡風。

而此刻,后面,有人聲傳來。

“張赫,束手就擒吧!”

張赫暗罵,跟我有啥關系,我他么束手就擒啥?

蘇宇回頭看去,很遙遠的地方,虛空在波動,好像有人要從虛空中走出。

蘇宇想了想,大聲喊道:“程老,別追了,我去諸天戰場找小幽認錯去的,我要祈求她的原諒,我要去帶她回人境,程老,真的別再追了!”

程幽,程墨的孫女,崔浪的逆緣。

如今在諸天戰場駐軍呢。

“呵,不急,我送你去,我先收拾了張赫再說!”

聲音再次傳來,蘇宇暗罵一聲,急忙道:“我和張將軍化解恩怨了,程老不用打抱不平了!”

“和你無關,干擾鑄兵師晉級,人人得而誅之!”

張赫想罵娘!

和崔浪無關?

人人得而誅之?

我找誰說理去,你們倆的恩怨,別牽扯到我行不行!

此刻,四面八方,有一些強者騰空,很快,紛紛落下,四處避開,沒一會,大家都知道情況了。

大唐府的老程來抓人了!

抓孫女婿的!

大周府這邊日月不少,四周,一些日月迅速趕到,來看熱鬧的,當然,沒人插手,抓住了也好,抓不住也好,大家看個熱鬧就行。

后面,程墨的笑聲再次傳來:“崔浪,這事和你無關,張赫,放下人質,不然我就擊斃你,你居然還敢抓捕人質,你是要造反?”

張赫:“……”

他想罵人!

人質?

你見過這樣的人質嗎?

我抓的是人質嗎?

蘇宇也是無言,這個理由你都能想到,我是當事人,我居然還沒發言權了。

此刻,后面那虛空波動的更厲害了,程墨再次幽幽道:“張赫,莫要冥頑不靈,抓捕地兵師當人質,那是要掉腦袋的!”

“程老……我沒抓人質!”

張赫忍不住反駁一句,程墨冷冷道:“那就放下他!”

人還沒到,聲音傳遍了四方,四周一些看熱鬧的強者,也是憋笑不語。

人質!

張赫這家伙,這次麻煩了吧。

你放不放人?

不放,真會找你麻煩的,打你一頓算輕的。

這下子,蘇宇顧不得許多了,急忙道:“我不是人質,救命,大唐府程墨署長要殺人了,快救命啊!我們被人追殺,大周府居然見死不救?這是對人境鑄兵師的態度?”

“救命!”

蘇宇大吼一聲,攔住他。

不攔住他,真被抓了,我咋辦?

四周,一些強者有些無語,可這時候,也很難辦。

那邊,程墨幽幽道:“救命?追殺?真追殺你又如何,你小子做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你玷污我孫女清白,就算當著天鑄王的面,我也要殺了你,你有話說?”

“我沒有!”

“還否認!”

下一刻,虛空震蕩,身后不到幾十里的地方,一位老人破空而出,踏碎了虛空。

速度很快!

老人白發白須,身材高大,踏空而來,一步步朝蘇宇他們走去,張赫速度雖快,可這時候,卻是不斷被對方靠近。

那老人就是程墨!

日月九重的頂級大能!

一步下去,跨出幾里甚至幾十里,距離張赫越來越近了。

蘇宇回頭看去,甚至都能看到對方的白胡子了!

心中大為無奈!

不會被抓住吧?

這抓住了,我真的很麻煩的。

“程老,別追了,我真的要去諸天戰場辦事,我去拜見天鑄王的。”

“是嗎?不是說,找大明王和大唐王來教訓我的嗎?”

程墨笑呵呵的,不慌不忙,“你居然還要告我?你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大唐王和大明王?唐天忠和朱地主會為了你對付我這老朋友?”

四方安靜了一下。

唐天忠,大唐王。

朱地主……大明王。

大唐王就算了,大明王的名字……咳咳,干嘛呢!

直呼其名很不好的!

當然,那個時代很正常,老朱家也不富裕,想當個地主,大明王他爹取這個名字絕對靠譜,后來,大明府真的當了大地主,沒看大明府都是他家的嗎?

程墨的確是他們的老朋友,包括牛百道這些老人,昔年都是朋友。

當然,朋友也有高低之分,如今那些人晉級無敵了,他們還留在日月。

蘇宇很無奈!

我隨便說說而已!

不過倒是知道了大明王的名字,這名字……真夠土的。

心中暗暗嘀咕了一聲,眼看著那老頭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蘇宇也很無奈,這時候,他們已經飛行的很遠了,日月全力以赴之下,飛了這么久,也快出大周府了。

再過一片荒原,就是諸天府的范圍了。

到了那,隨時可以進入諸天戰場。

“快點,張大哥,再快點!”

張赫無語,我跑不動了,真以為全力以赴趕路沒負擔的?

人家日月九重啊!

“張赫,你還跑?你再跑,信不信我殺到你張家去!”

“程老,我就是個跑腿的!”

張赫喊了一聲,我答應了,別找我麻煩啊。

“跑腿的?我現在懷疑崔浪是萬族教的,你趕快丟下他,不然你就和萬族教有勾結!”

張赫心累,蘇宇急忙道:“程署長是原始教主,大家快來抓他,我有證據,到了諸天府我公開!”

“喲呵!”

程墨笑了,“好小子,你行,夠狠!來,把你的證據拿來看看。”

“到了諸天府再說!”

“你拿來看看,我就不追你了!”

“現在你會殺人滅口,大家快攔住他,到了諸天府,我給大家看證據,他還和藍天有勾結……”

蘇宇亂喊著,反正也沒啥事。

喊誰是萬族教的,大家都當真,那早就完蛋了。

拖一會也是好的!

此時此刻,多位日月在虛空行走,荒野之上,一些野外妖族,紛紛避退,嚇得肝顫。

地下一些行人,也是紛紛止步,小心翼翼地看著那些迅速遁去的身影,強者,頂級強者。

程墨距離蘇宇他們越來越近了!

20里,10里……

幾里地,也就幾千米而已,對他們而言,都能看到對方的汗毛了。

而遠處,已經可以看到軍營了,以及巨大的城墻。

諸天府,快到了。

人境北地通道,通往諸天戰場。

這時候,也有日月升空,高聲喝道:“大膽,來人止步!”

張赫速度迅速放慢,程墨也不例外,很快笑道:“老吳,是我!我抓一個逃跑的奸賊,別誤會!”

哪怕日月九重,到了這,也要小心一些。

這是通向諸天戰場的通道所在,人境在這駐扎了大量強者。

日月境很多!

緊急情況下,無敵都會降臨。

那城墻上,一位身材極其高大的男子,手持巨斧,定睛朝幾人看去,很快,看清楚了情況,冷哼一聲,喝道:“都給我停下,落地,諸天府不許騰空!老程,越老越沒用了,抓一個日月三重,追了多遠了!”

張赫此刻在他們面前,那就是個渣。

程墨笑道:“不好下重手,怕把人打死了,不然早就攔下他們了。”

那持斧的高大男子,掃了一眼蘇宇他們,眼中日月輪轉,“這就是那睡了小幽的采花賊?”

程墨臉色不好看,罵道:“怎么說話的?”

持斧男子輕咳一聲,騰空而起,“老朋友了,沒必要在意這些,抓人是吧?這小子,我也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上次小幽路過此地,我看了一眼,消瘦了許多,我幫你砍了他!”

蘇宇這一刻都絕望了!

我擦!

后面一個,前面也來了一個,還讓人活嗎?

而這一刻,張赫一臉無奈,傳音道:“這是鑄諸天府的大能,日月九重,我放棄了,老弟,這個不能怪我!”

前后夾擊!

還都是日月九重,我放棄了!

你們玩,我玩不起。

下一刻,張赫停下了腳步,而蘇宇,一臉絕望和無奈,我咋辦?

兩位日月九重的大能來抓他,我跑個屁啊!

他們停下瞬間,一眨眼,程墨和那持斧的男子都趕到了,程墨得意地笑了笑,隨手一巴掌朝張赫抽去,張赫不等他抽來,砰地一聲,砸破了虛空,倒飛了幾千米,瞬間遁逃!

“崔老弟,有空我去大唐府看你!”

丟下這話,張赫跑了,速度奇快,比剛剛帶蘇宇飛走都快,不跑干嘛?

在這等著挨打?

他一個日月三重,在其他地方是大能,在這真不是,會被打的,太丟人了。

而這時候,四周,一位位日月現身,紛紛看猴戲似的看向被包圍的蘇宇。

而蘇宇,心中也是暗罵,我不會被看出身份吧?

“陰”、“變”神文發揮到了極致,老烏龜的斂息術,也是被運轉到了極致,包括一些其他隱藏的手段,蘇宇都全力發揮。

日月九重,不如無敵,可也是人境最頂級的一群人了,被看出身份,不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此刻沒人用意志力探索他,那是不善的表現。

而且程墨在這,探查崔浪,誰知道程墨會怎么做。

“繼續跑啊!”

程墨笑呵呵的,抱著胳膊,老人胡須飛揚,笑道:“繼續!我看你往哪跑!”

蘇宇一臉尷尬,“程老,誤會,我沒跑,我真的要去諸天戰場見小幽。”

“呵呵!”

程墨笑了一聲,踏空一步,就要抓他離開,蘇宇無奈,急忙倒退,迅速道:“程老,我要去找天鑄王,求他指點一二,不見天鑄王,你抓我回去也沒用,我鑄兵等級沒法提升了。就算入了地階,也只是個廢物地階初等……”

“咳咳咳!”

就在這一刻,四周有人咳嗽起來。

有人幽幽道:“崔小友,這話……不合適吧!地階初等,怎么就是廢物了?”

你想挨打嗎?

你不知道,這地方有地階鑄兵師嗎?

恰好,就是地階初等的。

蘇宇還沒說話,程墨就點頭道:“有點道理,地階初等的確是廢物,打造的兵器山海用還行,日月,那最少也得用地階中等以上了!”

另一邊,持斧男子也哈哈笑道:“不錯,地階初等的確有點弱了。”

剛剛開口的日月,沒好氣道:“這話你們說的,回頭我傳遍天下,讓鑄兵道同行看看你們的嘴臉!行啊,嫌棄我們地階初等了,你們有本事以后別找我們打造兵器!”

程墨和那漢子都是干笑一聲,沒厲害他,開個玩笑就得了,真把地階初等鑄兵師都給得罪了,他倆也不好過。

而蘇宇,急忙道:“我就算晉級,最多地階初等,這時候,我急需天鑄王大人指點!”

程墨看著他倒退,也不著急,笑道:“指點?急什么,等天鑄王回來了,我邀請他來大唐府指點你如何?”

“別,太欠人情了!”

蘇宇急忙道:“程老,我也想小幽了,也剛好去看看她。”

“呵!”

程墨嘲諷一笑,身后,那壯漢也哈哈笑道:“想小幽了?這么巧?小幽很快要輪休,大概三天后就能回來,在諸天府休息一下,要不你在這等她回來好了。”

艸你!

跟你有啥關系啊,蘇宇心中無語,這持斧的大漢誰啊,你插話干嘛。

那持斧大漢,好像感受到了或者猜到了他在罵人,也笑呵呵道:“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真不知道,只知道你姓吳,剛剛程墨好像這么喊的。

那大漢見他真不知道,笑了一聲,“沒眼力的家伙,老子乃是戰神殿三十萬將士的頭,戰神軍將主!”

蘇宇忍不住道:“您老攔我干嘛,和您也無關啊!”

“廢話,我沒去戰神殿之前,和老程拜過把子的,老程,是吧?”

程墨笑呵呵地點頭,“小子,跟我去大唐府,少廢話,非要我捏著你回去?”

蘇宇苦笑,急忙道:“我保證,我從諸天戰場回來就去大唐府,程老,我真的有正事,而且我師父還叮囑我,去諸天戰場辦點事呢。”

“牛百道那家伙有什么事?”

程墨不以為然道:“讓你給他抓個神女回去暖床?”

這你都知道!

哎,牛府長的名聲啊,這可不是我敗壞的。

此刻,蘇宇也被逼的沒辦法了,咬牙道:“我得去諸天戰場,必須要去,不去不行!不去,就算被程老抓去了大唐府,我也不會樂意幫你們鑄兵的!”

“哦。”

程墨點頭,很快,笑道:“你不樂意……我樂意就行了!小子,你知道被皮鞭鞭撻的快樂嗎?”

噗嗤!

四周,有看熱鬧的真忍不住了,笑了出來。

蘇宇無奈了,大吼道:“大明府這邊有強者在嗎?有人搶大明府的地階鑄兵師了!”

喊了一陣,還真有人在。

很快,一道身影破空而來,穿著黑袍,居然是個女的,看起來還挺好看。

蘇宇意外,這誰啊?

大明府的?

那女人踏空而來,看向程墨幾人,再看看蘇宇,微微皺眉道:“崔浪?那個花心的小子?”

蘇宇無語,好像不太受待見。

程墨也笑道:“就是他!這小子,花心的不行,大明府的風氣就是被他這種人帶壞的,和牛百道一個德行,鴻雁,把他交給我,我帶回去閹了他!”

蘇宇再次無語,看向那女人。

女人也在看他,穿著黑袍,臉色冷峻,更顯冷酷。

看了蘇宇一陣,淡淡道:“沒點規矩,見了我,不參拜?”

蘇宇迅速在腦海中思考,誰啊?

我不認識啊!

崔浪也沒說過啊!

這種日月強者,認識的話,崔浪一定會說的,可我真的不認識啊!

難道是崔浪……勾搭過的?

蘇宇都嚇到了!

剛想著,女人見他眼珠子滴溜溜轉動,冷哼一聲,“你在想什么?”

“沒……”

“和你那便宜師父一個德行!”

女人呵斥一聲,“你也算那老不死的半個徒弟,叫一聲師娘不為過!”

“師……師娘?”

蘇宇張大了嘴巴!

哪來的師娘?

“前……前輩……和我老師……是……”

黑袍女人幽冷道:“那老東西沒說過?很好!好大的膽子!我坐鎮諸天府50年,他在外浪蕩了50年,而今,連提都沒提過我?”

“那個……沒有,提過!”

蘇宇急忙道:“師娘好,老師天天提你,天天說想你,我看他天天晚上朝北看,原來是為了師娘,我師父太想師娘了……”

他都快懵了。

到底啥情況啊?

還是一旁的程墨笑哈哈道:“鴻雁,牛百道那家伙,如今是樂得你不在家,還會提你?人境誰不知道他牛百道最喜歡助人為樂,解救良家婦女,換成我,我早就打死他了!”

他剛說完,黑袍女人冷冷道:“姓程的,你要挑撥我們夫妻關系?”

程墨無言,艸,我順著你的話說而已,你這女人怎么油鹽不進。

蘇宇這時候也一臉震驚,“您……真是我老師他夫人?”

不會吧!

牛府長那么浪,那么丑,居然還真有媳婦?

真的沒聽人說過。

黑袍女子冷冷道:“果然,他就是沒提過!膽子倒是不小!這老不死的,我遲早會和他算賬的!”

說罷,看向蘇宇,淡淡道:“你什么沒學,和他學了花心,也不是個好東西!程墨真要帶你回去,閹了你,天天折磨你,我還懶得管你,不過這老鬼也不懷好意,那就不能讓他帶你走!”

程墨無語,笑哈哈道:“鴻雁,別這么說,這小子和我家小幽兩情相悅,我得帶他回去,準備成親,不能始亂終棄,是吧?”

“嗯!”

黑袍女子點頭,“是該如此!這種人,就要看著他,盯著他,有個女人折磨他!這樣下來,百年之后,見了女人就顫抖,不敢再花心了!”

蘇宇現在懵懵的,這是牛百道的老婆嗎?

真的不知道情況!

也沒人說起過這事,現在倒好,我被坑慘了,不會真要送我去成親吧?

那可不行,真要成親,我就自爆身份了!

蘇宇現在有些瑟瑟發抖了!

真無奈啊!

到了諸天戰場門口了,居然被多位日月攔下了。

正想著,那黑袍女子看了看四周,冷哼一聲道:“走,入諸天府再說,一群看熱鬧的混蛋,再看,再看挖了你們眼睛!”

說罷,一把抓住了蘇宇,嘎吱一聲,捏住了蘇宇腦袋,用力不小,痛的蘇宇齜牙咧嘴的。

黑袍女子抓著他,抓小雞似的,抓著他腦袋往下飛,邊飛邊道:“那老不死的,有話讓你帶來嗎?”

“有,他說他想師娘了!”

“砰!”

女人瞬間在他腦門上打了一下,直接就腫了!

“哼,花言巧語,這老不死的絕不會說這種話,他巴不得我一輩子不回去!”

是嗎?

蘇宇無奈,好像是,牛府長真的沒提及過。

“您……真是我師父的夫人?”

還是有些不敢置信,黑袍女子淡淡道:“50年前是,現在不算,50年前我和他斷絕關系了!”

挺復雜的!

但是聽到這個時間點,蘇宇有些疑惑,50多年前,好像最大的事情就是葉霸天的事。

他正想著,后方,程墨跟來了,笑道:“鴻雁,都過去這么久了,還惦記著呢。老牛那家伙,說起來,有那樣的選擇不奇怪,大明府本就沒興趣摻和,你非要逼他參與……”

女人轉頭看向他,幽冷道:“逼他?霸天是我唯一的親人,親侄子,我一生無子,待他如親子!老不死的不是不知道,那時候,居然不敢站出來說一句,他死的時候,我也絕不會多看他一眼!”

霸天!

蘇宇愣了一下,誰?

葉霸天?

五代!

什么情況,越來越復雜了。

“您說的是……大夏府的五代府長……”

“五代?”

黑袍女子幽冷道:“什么五代六代,那是我侄子!你那老師,花心我不管他,黑心才是最狠的!你學他花心沒什么,學他黑心……我就親手殺了你!”

蘇宇心中震動,五代的姑姑?

我去!

五代還有親人在世!

不對,那這么說,牛府長是五代的姑父?

這關系,真夠復雜的。

牛府長和五代居然還有關系,這個他真的不知道,也沒人提及過,至于為何沒提他有老婆,大概也和這事有關,當年的事,恐怕復雜的很。

“您是五代的姑姑,那……那大夏府的洪譚閣老,柳文彥執教……”

黑袍女子淡淡道:“那是我侄子的學生,又不是我侄子,有關系嗎?”

她不是太在意這個,她在意的只有葉霸天。

婦人沒子女,真的把葉霸天當親兒子對待,結果葉霸天死了,這其中可能和牛府長發生了一些沖突,蘇宇欲哭無淚,不會拿我當出氣筒吧?

我真想自爆身份了!

我不是老牛的學生,我是蘇宇,是葉霸天的徒孫或者曾徒孫也行。

這些老頭老太太,關系真復雜。

而身后,程墨這時候也面帶笑容,傳音蘇宇道:“小子,趁早跟我走,你這師娘,早就恨不得殺了你師父,你現在喊她出來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只是讓你成親,她……呵呵,你悠著點吧,她被你師父拋棄之后,怨天怨地,誰也不敢招惹她,你現在說你要去大唐府,我還能救你,不然就晚了。”

蘇宇還沒開口,黑袍女人就冷冷道:“程墨,你在和他說什么?”

“沒什么!”

程墨摸了摸胡子,笑呵呵道:“我說,這小子回去和小幽成親的話,要多管教一二,免得學老牛那樣不著調,我程家的家教你放心,他絕對不敢亂來!”

黑袍女人懶得理他,抓住蘇宇,迅速從城外飛向城中的一處大宅院。

她就住在諸天府。

在這,還統帥著大明府一部分天道軍,也是大明府扛鼎強者之一,當然,因為一些事,知道她的人不多,她也很多年不曾再回大明府了。

巨大的宅院中,都是女人,沒男人。

此刻,看到婦人回來,宅院中,那些女人紛紛問候。

“夫人!”

“夫人回來了,需要用膳嗎?”

黑袍女子擺擺手,隨口道:“忙你們自己的去!”

那些女人,很快散去。

很快,婦人捏著蘇宇進了一個大殿,很幽冷,感覺冷颼颼的,隨手將蘇宇往邊上一丟,自顧自地走到了主位上。

程墨和那持斧強者,兩人都跟了進來。

一進門,程墨就忍不住道:“鴻雁,這鬼地方太森冷了,別為了老牛那沒用的家伙傷了自己……”

婦人看向他,皺眉道:“程墨,你再詆毀那老不死的,我對你不客氣!”

程墨無語,端起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邊喝一邊道:“行,不說那老鬼了,咱們說這小子,這小子我要帶走,這次出關就是為了抓他的,不能睡了我孫女不負責。”

婦人微微皺眉道:“此事再說!”

說罷,看向蘇宇道:“你要去諸天戰場見天鑄王?”

“嗯。”

“需要多久?”

“不知道。”

蘇宇小心翼翼道:“盡快回來,師娘,您看……要不我早去早回?”

婦人看著他,看了一陣,平靜道:“急什么,我問你,悅心島上的四葉花開花了嗎?”

“啊?”

蘇宇愣了一下,四葉花?

好半晌,尷尬道:“沒注意,有嗎?老師是不是拔了?他現在不種花了,可能是怕睹物思情,怕想起了師娘,老師現在都是借酒消愁,島上現在挖了個大坑,造成酒池了,當然,不是老師酗酒,是為了一醉解千愁。”

“哼,你還為他辯解?油腔滑調!”

婦人冷哼一聲,“那他臥室中,我的畫像還在不在了?”

蘇宇翻白眼,心中暗罵,這個怎么回?

壓根沒看到啊!

不然也不會不認識你啊!

有些小心翼翼道:“那個……我可能沒在意,老師臥室現在封閉著,他天天想念師娘不睡覺的,都睡在悅心閣,一邊休息一邊喝酒,為了師娘,都快喝傻了。”

婦人深深看了他一眼。

沒再詢問什么。

什么四葉花,什么畫像,都是扯淡。

她剛剛捏著這家伙的腦袋,覺得有些不對勁罷了。

此刻,問了幾句,有些事外人是不知道的,比如牛百道那家伙,從來就不睡臥室,幾百年了都是如此,晚上都會睡在悅心閣中。

除非牛百道晚上睡覺,這小子就在身邊,不然一般人絕對不知道這事。

到了這地步,婦人雖然有些疑惑,但是沒再詢問,看向程墨,淡淡道:“先讓他去諸天戰場,回來了再去大唐府,該認錯認錯,該賠罪賠罪,該成親成親,程幽不是還沒回來嗎?你急什么!”

程墨笑瞇瞇道:“別啊,這小子奸滑的很,跑了,未必能抓回來了!這要是在諸天戰場不回來了,那不是不好辦了。”

“他不回來,去神族入贅去?”

婦人冷冷道:“程墨,不是跟你商量,是通知!你要和我大打出手,爭搶他?”

“哪能啊!”

程墨笑哈哈道:“打了你,老牛還不得找我拼命,雖然我一巴掌能拍死他,不過都是老朋友了,你說是吧?”

婦人無語,到了這時候,這家伙還非要沾點便宜。

程墨說了幾句,又看向蘇宇,笑瞇瞇道:“這樣,三個月內,你小子必須回來,我來接你!你小子不回來……呵呵,老吳,你幫我盯著他,他不回來,那我親自去諸天戰場抓他,睡了我孫女想不認賬?哪有那么容易!”

身旁,持斧的壯漢笑道:“沒問題!三個月后不回來,我幫你去抓!”

兩人說了幾句,蘇宇急忙道:“一定回來!程老,我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

“錯,你是!”

程墨嗤笑道:“小子,你跟我來這套?你小子眼珠子一轉,我就知道你想什么!別想跑,跑不掉的!我這孫女,你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對她不好,我就打死你,就這么簡單!”

蘇宇心累,好吧,點頭:“一定不會!”

崔浪,你完了。

我會盡量幫你解決掉這個麻煩的,不過……你睡了人家,居然不給個交代,真不是人,渣男!

程墨呵呵笑著,起身道:“鴻雁,這次給你面子,三個月后,我來接他去大唐府,小子,拿著……”

說著,隨手丟了一個令牌給蘇宇,“這是我的令牌,有事可以去諸天戰場大唐府求援,你小子可別給我死了,死了,那就一文不值了!”

蘇宇接過令牌,連忙堆笑道:“多謝程老,一定不死。”

程墨嗤笑一聲,瞬間消失在屋中。

那持斧漢子,也笑呵呵地離去。

等人都走了,婦人看向蘇宇,淡淡道:“其他的我不想多問,諸天戰場最近不太平,自己小心!另外,去諸天戰場,我們這邊還行,對面會審查身份,有時候會有無敵探查,你認識哪位無敵,或者關系不錯,可以幫你的?”

蘇宇心中微微一震,半晌,低沉道:“大明王,或者大夏王。”

“他們都不在附近。”

婦人幽冷道:“他們最近去探查一些東西了,不會進行巡查。”

蘇宇心中亂糟糟的,那誰會幫自己呢?

無敵,自己大概率瞞不過去的,平時還好,人家也不會主動探查你,可出通道,對方應該會探查自己的。

想了想,蘇宇又道:“大秦王也行。”

“大秦王……”

婦人想了想,點頭:“那就后天進入,后天,大秦王要按例犒賞一些兵士,你那時候進去!”

“聽師娘的!”

婦人懶得理會他,起身道:“你就在這屋子待著,少出去!另外,提醒你一句,日月高重一旦和你肉身接觸,會有異樣,自己想好了!”

“多謝師娘提醒!”

原來如此!

蘇宇點頭,這是被發現了啊。

果然,實力不夠,隱藏的不夠徹底,日月高重難以看出什么,可一旦接觸,很快就能發現異樣了。

無敵可以看出來,日月高重可以摸出來……就是這意思了。

婦人也不再管他,起身出了門。

心中卻是判斷著,這家伙是誰?

老不死的好像幫他做了一些遮掩,又去過悅心島,和大夏王好像也能扯上關系,還會鑄兵……

大體上,心里有數了。

膽子倒是不小!

這時候,還敢往諸天戰場跑,也不怕被發現了,引起一些萬族強者追殺。

婦人也懶得多說什么,牛百道既然知道,自然有自己的盤算,隨他好了。

屋內,蘇宇長舒一口氣。

有些郁悶!

我這身份,隱藏的太垃圾了,說好了誰也不知道,結果現在,好像是個人就發現不對勁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81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