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40章 優秀的人瞞不住

第340章 優秀的人瞞不住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40章 優秀的人瞞不住

大殿中,滅蠶王幾人宣布完了決定。

臺下的蘇宇,也暗暗松了口氣,沒事了。

這是最好的結果!

否則三位無敵在這,誰也翻不起什么風浪。

正想著,滅蠶王忽然道:“小二,龍武什么時候能回來?這關頭,不要亂跑,外面并不安全,人境目前就龍武和破龍最為危險,龍武是不是去諸天戰場了?”

此話一出,整個大殿再次瞬間安靜了下來。

夏侯爺微微皺眉,干巴巴道:“滅蠶王,龍武在閉關呢。”

至于喊自己小二,他就當沒聽見了。

滅蠶王皺眉看著他,半晌,點頭道:“我明白,我只是想說,不要太任性了!這時候,人境動蕩,諸天動蕩,龍武最好能好好閉關,明白嗎?”

“明白,當然明白!”

夏侯爺一臉笑容,大漢王和大宋王繼續打著醬油,也沒吭聲。

夏龍武在大夏府嗎?

不在了!

至于到底去哪了,連他們也不清楚,夏龍武這樣的強者,距離無敵一線之隔,除非去諸天戰場的時候,有可能被鎮守大本營的人境無敵發現,否則誰知道他在哪。

只是這時候,滅蠶王說夏龍武不在大夏府,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真的唯恐天下不亂嗎?

夏龍武離開大夏府,除了無敵,誰敢確定?

哪怕有些小道消息流傳,大家也不敢全信。

現在好了,滅蠶王一下子給了準信了,夏龍武真的不在大夏府。

大夏王不在,夏龍武不在,要知道,此地還有個極其重要的洪譚,拆分法還在洪譚手中掌控著呢。

一旦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麻煩會很大的。

滅蠶王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這家伙,一天到晚沒個正經,知不知道,這樣一來,會給大夏府帶來極大的麻煩和危險。

而夏侯爺,此刻也是堆笑不斷,很快又笑道:“龍武閉關也沒事,我也有日月八重的實力了,日月九重也快了,龍武閉關,我坐鎮大夏府,還是能無恙的!”

說罷又道:“還有老胡他們在,老胡也到日月七重了!老趙也快了,鄭府長馬上也要晉級日月了,萬府長也快了,我大夏府兵強馬壯,幾位叔伯放心,萬族教還敢來我們大夏府撒野不成?”

這時候的他,不斷敘說著。

而蘇宇,這時候腦海中卻是響起了之前夏虎尤的話。

老虎張牙舞爪!

告訴大家,我還沒老,我還能打,能殺。

大夏府兵強馬壯,實力強大,哪怕夏龍武不在,大夏府也是頂級大府,日月眾多,誰也不怕。

夏侯爺一臉的輕松,一邊送幾位無敵出門,一邊道:“這一次幾位叔伯能解決封奇的事,已經很好了,對了,我最近聯系不上我父親,幾位叔伯,我父親什么時候能清閑下來,回來一趟?”

滅蠶王隨意道:“大夏王前些年鎮守任務沒完成,這次起碼要10年,還早。”

“十年?”

夏侯爺有些發苦,很快道:“我知道了,滅蠶王若是沒什么事,可以時常來大夏府看看,大夏府人杰地靈,當初您的《時光》還在大夏府出現過,正是洪譚帶回來的,和大人可是很有緣的。”

“你是說蘇宇學的?”

滅蠶王笑了笑,開口道:“的確有緣,不過可惜,蘇宇離開了大夏府,不然此次我來還想見上一面。”

“有些遺憾了。”

夏侯爺笑呵呵道:“其實滅蠶王也可以在大夏府留下一點傳承,我們大夏府,戰者一道,也是實力強勁。”

“再說吧!”

滅蠶王走出了大殿,大宋王和大漢王也一起走了出去。

大漢王看了一眼送出來的那些人,最后看向周破沖,緩緩道:“求索境這邊,我近期可能不會管太多,我和滅蠶他們要去搜索六翼神教,另外,我還要回大漢府一趟,破沖,希望求索境近期安靜一些。”

此話,也是意味深長。

周破沖默默點頭,沒有說什么。

三尊無敵,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蘇宇腦海中忽然響起一道聲音:“小子,膽子很大!在我面前感悟我的時光,不要當永恒是白癡!另外,提醒你一句,大明府未必就是你的依靠,朱天道野心不小,小心受到牽連,盡快離開大夏府,大夏府將亂!”

蘇宇心中震動,沒有回話。

而三位無敵,已經消失。

與此同時。

虛空中,三尊無敵遁入了另一層空間,一步踏出,便是數百里之遙。

大漢王和大宋王此刻紛紛看向滅蠶王,大漢王淡淡道:“滅蠶,你什么意思?”

“什么?”

滅蠶王一臉玩味道:“怎么了?”

大漢王淡漠道:“票,有沒有問題?封奇的記憶,你是不是可以破開真實記憶,逆轉回來?為何臨走之前,非要問一問夏龍武,滅蠶,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

滅蠶王笑道:“我什么都沒想!票自然是真的,至于逆轉記憶,沒那個必要,我說了,這時候要殺陳永,那就是逼夏家翻臉,有必要嗎?至于夏龍武……”

滅蠶王淡淡道:“我是在提醒夏小二,不要亂搞一通!夏龍武不回來坐鎮,大夏府遲早要亂,夏小二以為靠他就能撐住?不要把天下人當傻子,夏龍武不在大夏府,又不是沒人知道。”

大漢王深深看了他一眼,沒有吭聲。

而大宋王,搖曳著紙扇,笑道:“滅蠶,你這和稀泥的手段,可不符合你的性格,跟我們說說看,你對當前局勢怎么看?”

“什么局勢?”

“我們之間,還用揣著明白裝糊涂嗎?”

大宋王笑道:“你是怎么想的?另外,洪譚此刻非要宣布公開拆分法,這是自找沒趣,他是真想死了,還是有別的打算?”

滅蠶王聳肩,“那我不清楚!至于我的打算,很簡單,打的過就打,打不過也要打,但是控制規模來打!不能一點不打,神魔的虛實,我們也要試探一下,別到時候神魔兩族的半皇真晉級了,那還玩個蛋!”

滅蠶王笑道:“他們那些家伙的意思我知道,神魔半皇就算晉級,他們覺得也還早,幾千年了都沒晉級,現在要晉級?就算晉級了,大家還有退路,找個強大點的小界,固界死守,半皇來了,也未必能奈何他們。”

說到這,滅蠶王幽幽道:“我在想,這半皇晉級了,算不算真皇了?真皇來了,第一,這界域之力能壓制住嗎?第二,這在界外,有沒有可能直接就給破開了小界?第三,大半永恒都在在人境證道的,人境丟了,人境破碎了,那些永恒還能活下去嗎?誰給你的底氣,說一定可以固守小界的?”

“你的意思是要戰?”

滅蠶王笑道:“算不上,我也明白現在的局勢,戰……打不贏的!但是,不能徹底妥協了吧?當孫子也可以,當年我和龍蠶交戰,也不如他,沒關系,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他不龜縮回去,也不是我對手。當孫子,也是為了以后當爺爺,不能一直當孫子……”

兩人大體上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主張全面開戰,但是要局部試探,爆發戰爭。

最好是無敵之戰!

滅蠶王又道:“還有,現在亂成了這樣,前線還能齊心嗎?這一次投票結果,我還是很失望的,大戰恐怕不會爆發了,主戰的永恒少了許多,13票,除去鑄造師那一票和夏家的那一票,也才11票,說實話,我投了2,支持的是夏家,若是沒有我,才10票……”

搖頭,遺憾,滅蠶王嘆息一聲,“36大府,兩大圣地,也就10府支持大夏府,其中主戰的大秦、大唐這個不用說,另外支持的還有大吳府,大吳王都死了,有用嗎?能戰的,比想象中的更少。”

再次嘆息一聲,滅蠶王幽幽道:“敢戰之輩,沒多少了,這么下去,人境就算拖延百年,又能如何?”

大漢王皺眉,“你投了夏家?”

“嗯。”

兩人點頭,倒是猜到了,這家伙性格也火爆,否則也不會和龍蠶王交戰多年,這么說,支持的人的確很少。

大吳府的無敵死了,支持也沒啥用。

大漢王遲疑了一下,問道:“那大齊、大魏、大陳三大府如何選擇?”

三府都是沒有無敵,無敵戰死。

加上大吳府,四大府都沒無敵存在。

這四大府的支持票,其實沒啥大用。

“四大府,二比二,抵消了。”

這個滅蠶王倒是沒撒謊,的確二比二抵消了。

大漢王沒再說什么,那這么說,夏家這邊的13票,很多票都不能作數了,兩大府的不能作數,鑄造師的不能作數,除去夏家和滅蠶王,只有8家支持夏家?

“戰神殿呢?”

“當然支持夏家!”

“哎!”

沒法說了,再除去戰神殿,就7大府有無敵的在支持,大漢王都能算出來哪7大府了。

這也符合大家心目中的數量。

最終,還是主和派占據了絕對上風。

幾人聊了幾句,大宋王笑道:“滅蠶,你最后跟誰傳音呢?”

“跟你有關系?”

“不是。”大宋王笑道:“我只是有些奇怪……那是崔浪吧?感覺……的確還真和我有點關系。”

蘇宇拿到了10本無敵手冊,八大家一家一本,大漢王給了一本,最后一本便是大宋王的,大宋府不在八大家行列,不過大宋王倒是寫過幾本,留在了求索境府庫,是可以觀閱賞賜人的。

滅蠶王沒理他,大漢王淡淡道:“崔浪就崔浪吧,我還察覺到,有些許我的傳承呢。”

滅蠶王無言,不說什么了。

有時光在,還有兩位無敵的一些傳承在,那崔浪是誰……還用問嗎?

也是,距離太近了!

當然,關鍵還是蘇宇太弱了。

才騰空境實力!

真要再強大一些,也沒那么容易泄露,可實力弱了點,距離那么近,一個屋檐下,多少有些感應。

幾人都沒說什么,迅速消失在虛空中。

崔浪也好,蘇宇也罷,這當前,真的不是關鍵。

哪怕傳聞他掌握了無敵遺跡,遺跡是遺跡,無敵是無敵,并非說無敵遺跡一定就能誕生無敵。

三尊無敵離開了。

而這時候,蘇宇也是心驚,被察覺到了?

無敵果然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強大!

滅蠶王動用時光,他只是多看了一會,居然就被察覺了。

至于滅蠶王的話……他記住了就夠了,其他的不用去多想什么。

就在蘇宇思考這些的時候,大殿外,一尊尊日月境強者走了進來,都是大夏府的強者,人不少。

夏侯爺此刻也走了進來,臉上笑容不再,看向周破沖幾人,夏侯爺冷淡道:“周破沖,干正事你們不行,殺萬族教無力,對我的人下手倒是本事不小!陳永這邊,別說沒證據,有證據,也輪不到你來給我上眼藥!”

周破沖淡笑道:“小二,我只是在維持公正,殺軍方將領都不懲罰,那還懲罰誰?”

“少來這套!”

夏侯爺冷冷道:“現在你可以滾了!馬上離開大夏府,不然,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說罷,他看向其他人,冷淡道:“熱鬧也看完了,該走的是不是都該離開了?別一而再地挑戰夏家的容忍度,夏家的刀,還沒斷呢!”

周破沖嘆道:“你太沖動了,我們并沒有針對夏家的意思,你自己非要往這上面想,維持前面幾十年的局面,不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嗎?夏侯爺,還是希望你三思!”

夏侯爺冷著臉不說話。

周破沖搖頭,邊走邊道:“看清楚大勢吧!你也好,我也罷,誰也不是為了自己,都希望人境更好,包括那些無敵,難道看的不比我們清楚?你再看看,如今支持你們的,大多都是戰者,戰者的訴求,和我們不一樣的,大夏府是戰者世家沒錯,可也是多神文一系的起源地,多神文一系,都可以認夏家為宗主……”

夏侯爺沉默。

他聽懂了周破沖的意思。

他口中的多神文一系,并非現在的多神文一系,也不是洪譚他們,而是另外一批人。

周破沖沒再管他,最后看向洪譚,眼神略顯復雜道:“誰也不想去針對誰,可是……大家道不同,訴求不同,洪譚,拆分法……可未必能壯大多神文一系,也許就是禍根。”

“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洪譚冷漠道:“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我還不是螻蟻!”

“隨你。”

周破沖不再多言,走出大殿,踏空離去。

元慶東身旁,那些日月強者,此刻也陸續離開。

人,陸陸續續地都離開了。

最后,夏侯爺來送別這些鑄兵師,態度很客氣,和之前截然不同。

最后,他想和崔浪單獨談談,大家也不意外,拉攏新生代鑄兵強者,這符合夏侯爺的風格。

等其他人走到了一邊,夏侯爺看了一眼蘇宇,輕嘆道:“還好,你沒亂了我的計劃。”

“不懂侯爺說什么。”

夏侯爺也不管他怎么說,繼續道:“早點離開這地方,而今,這就是個絕地,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在這久留了!”

蘇宇沉默,過了一會道:“那他們呢?”

他說的是洪譚他們。

“他們走不了了。”

夏侯爺平靜道:“他們是引子,引子走了,到哪都得炸!”

蘇宇再次沉默,又道:“今日我看懂了許多,我想問一句,若是沒有我搗亂,局面是否不會如此糟糕?”

夏侯爺笑了,“你承認你在搗亂了?”

“不,我只是在自救,你們想的是你們的,我想的是我的,你們做什么,我不知道,所以就算破壞了什么,也別找我,我只是覺得,陳閣老那邊,也許可以不發生這一切。”

夏侯爺笑了笑,緩緩道:“積怨已深,和你……沒太大關系,柳文彥從南元走出來的那一刻……不,他在南元被逼進入騰空,其實就預示著,要開始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那一次襲擊開始的。

從柳文彥進階開始的!

50年,已經耗空了大家所有的期待和希望。

說到這,夏侯爺又道:“不過,你的確加速了這個進程,原本沒這么快的,原本是準備等兩年的,否則,也不需要我這個代府主的存在,明白了嗎?”

蘇宇點頭,不再說什么。

夏侯爺笑了起來,再次道:“別以為自己真的很能藏,發現你的人不少,你這么張揚,遲早還有人會發現,早點滾吧,最好回大明府。”

蘇宇悶聲道:“發現就發現了,我問侯爺一句,為何我家成了展覽廳,誰都可以去?”

夏侯爺淡淡道:“破屋子一座,去就去了!”

蘇宇握緊了拳頭!

夏侯爺淡笑道:“不服氣?也別跟我較勁,他們不去,怎么發現遺跡……南元,遲早會出遺跡的!”

蘇宇眼神微動。

遲早會出?

夏侯爺笑瞇瞇道:“你家都不開放,大家沒興趣來啊,探查不到,那多沒意思!屋子,沒了就沒了吧,有人的家才是家,沒人的家,只是屋子,要不我賠你?”

蘇宇咬牙道:“那是我和我父親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承載了我的青春……”

“嘖嘖!”

夏侯爺笑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行,你記仇好了,我無所謂!等你能收拾我的時候,呵呵,我等著呢!”

“你……”

蘇宇慍怒,夏侯爺不太在意這些,繼續笑道:“最近怎么不放功法了?說實話,我還想你名氣更大一點,現在你忽然不放功法了,忽然沒意思了!南元被你一鬧,去的人少了,那可不行!”

他笑瞇瞇地看著蘇宇,“家都破了,人也殺了,要不再放點功法出來,遺跡越強大越好,越神秘越好,最好……能引出無敵窺探,你說有趣不?”

蘇宇皺眉看著他,引出無敵?

夏侯爺瞇眼道:“其實,比起洪譚他們,我更看好你,你小子要是不走,嘖嘖,我覺得,你當這餌,簡直就是聞香千萬里,誰都想來咬一口的那種!”

“我憑什么要配合你……”

“憑什么?”

夏侯爺笑了,下巴揚了揚,指向那邊的洪譚和白楓幾人,玩味道:“給他們分擔點壓力如何?壓力太大了,我怕壓垮了,要不你分擔一點?”

蘇宇咬著牙,這死胖子,吃定我了嗎?

夏侯爺笑瞇瞇道:“你肯定在罵我,沒關系,我不在意,罵我的人多了,你還排不上號,幫個忙,你說,如何讓大家更重視南元?”

蘇宇沉默了一會,許久,開口道:“侯爺到底想做什么?是敵是友?夏家到底什么態度……”

夏侯爺笑瞇瞇道:“你甭管什么態度,想做什么,就問你,你覺得如何能讓大家更重視南元?”

蘇宇皺眉看著他,過了一會才道:“天元氣外泄,南元可能存在天元圣地!”

夏侯爺怔神,蘇宇已經轉身離去,朗聲道:“我習慣了游蕩四方,多謝侯爺好意!”

四周,不少人看來,都帶著笑容,都猜到了。

哪有那么容易被拉攏!

而夏侯爺,則是眼神閃爍了一下,天元氣圣地!

關鍵是沒有那么多天元氣啊。

這小子有?

“你有?賣我如何?一個天元果,給你100功勛咋樣?”

蘇宇不理他,傳音也不理。

“500功勛?給你師父和師祖減輕一點壓力?”

“1000點功勛咋樣,我要1000枚天元果,有嗎?”

“2000點,不能再多了!”

蘇宇不想理他,夏侯爺嘆息,再次傳音道:“我要死了,你師父他們也要死了,很多人都要死了,以后,天下就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了!錢財都是身外物,其實多給點也沒關系,但是我們需要做一些布置,耗費太大,小子,贊助一些如何?”

蘇宇側頭看向他,眼神不善。

“別看,小心大家懷疑你!”

夏侯爺看著他,傳音道:“我們這輩人,沒做到橫掃諸天,沒做到鎮壓萬界,也恐怕沒希望做到了,只能看你們這輩人了,當然,死之前,我們還是會做點事的,讓你們更順利一些,小子,我這么偉大,給我點贊助沒問題吧?”

蘇宇一時間不知道真假,總覺得夏侯爺就是想騙他的錢,騙他的天元氣。

夏侯爺繼續道:“我們有一個很偉大的計劃,計劃成功了,小子,你們就舒服了,以后,起碼不會這么難了,當然,任何改革,都需要用血來完成,我要死了,龍武要死了,我家那老鬼也許也要死了,還有很多人,你師父師祖他們,萬天圣他們……如此偉大,但是需要贊助一些天元氣,你小子能提供一批嗎?”

蘇宇越聽越覺得這胖子就是想騙自己錢!

沒再理他,再說。

反正看樣子,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夏侯爺笑了笑,盯著他背影看了一會,再次傳音道:“天元氣可以再說,有件事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想去諸天戰場,最好到了凌云甚至山海再說!另外,血腥味太重了,少吸點血,沒靠近你就算了,靠近你,你小子身上的血腥味真的臭!”

蘇宇微微一震,夏侯爺聲音再次傳來:“可以去大金府轉一圈,他們有個靜心泉,去洗個三五天澡,血腥氣能掩蓋住,你這骨子里,都是血腥味!”

蘇宇默默記住了這事,他還真沒太在意這個,牛百道他們不知道是沒聞到,還是沒在意,反正也沒提及這事。

等夏侯爺也走了,督察院這邊,也徹底安靜了下來。

蘇宇走出督察院,其他鑄兵師,此刻也在各自寒暄,準備離開了。

見蘇宇出來了,胡琪笑道:“崔浪,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還想在外面再玩玩,胡老師,您先回去吧!”

“那在外面,小心一些。”

胡琪叮囑了幾句,沒再多說什么。

這時候,夏虎尤再次走了過來,笑道:“崔兄,要不在大夏府再玩幾天?我和崔兄一見如故,崔兄還有很多地方沒去玩呢,大夏府雖然玩樂的地方不多,可也別有風味,崔兄,你看如何?”

說著,他笑道:“我還邀請了不少無敵后裔,甚至過兩天,會有一批神魔強族的美女到大夏府,再玩幾天如何?”

蘇宇眼神微動,很快笑道:“真的?神魔強族的學員,要到大夏府了?”

“就這幾天了!”

夏虎尤笑哈哈道:“那就這么定了,崔兄再留幾天,我也喜歡鑄兵,一起交流交流嘛!”

那些鑄兵師都笑了,夏家這小子,還真敢說,你也會?

不過夏家對鑄兵師拉攏,也讓大家挺滿意的,看看,哪怕無敵后裔,也得捧著我們鑄兵師才行!

挺有面子的!

趙天兵都笑道:“崔小友,要不再留幾天好了,剛好我師弟對你也有好感,他最近沉悶的很,你和他交流交流,就當我的請求了,小友若是游歷到了大周府,來大周鑄兵學府來找我,定當熱情招待!”

“那謝謝趙府長了!”

蘇宇抱拳致謝,算是答應了。

趙天兵笑了一聲,迅速離去,其他鑄兵師,也各自客套了幾句,很快紛紛離去。

等人都走完了,夏虎尤傳音道:“這幾天別亂跑,南元死了幾個人,有強者在往這邊趕,路上遇到了有些麻煩,等解決了這麻煩再走。”

蘇宇默默點頭,看樣子是死的人家人來了。

大金府……靜心泉……自己殺的那個家伙,好像就是大金府的。

夏虎尤傳了一句音,很快,帶著蘇宇往前走,邊走邊道:“崔兄,這幾日你要不就在學府中暫住?養性園還有一些別墅,怠慢了,就暫住那邊如何?也和大家多交流交流,這幾日一些無敵的后裔也都會來……”

“榮幸之至!”

蘇宇客套著,余光看向那邊默默離去的洪譚幾人,沒有出聲。

不遠處。

白楓感慨道:“還是學鑄兵,煉丹爽,師父,看到了沒?你看看,人家一個鑄兵師,才玄階,都當寶貝供著,您都日月了,感覺還不如人家地位高呢!”

“老趙突破了,現在感覺師父您的地位又低了一等啊!”

洪譚瞥了他一眼,不作死不舒服是吧?

側頭掃了一眼蘇宇,微微挑眉道:“這小子,感覺不是什么善茬。”

“嗯?”

“身上煞氣重的很,當然,你感受不到,你太弱了。”

說著,洪譚笑了笑,忽然傳音道:“這小子……你有什么感覺嗎?”

白楓愣了愣,傳音道:“感覺挺親近的。”

“嗯。”

洪譚沒再說話,不止你,我也是。

不是真的親近,而是這家伙身上,可能有什么對我們很重要的東西存在。

什么東西?

下一刻,隱約有點想法,神文戰技碑?

洪譚默默記在心中,倒是沒去試探什么,也許只是錯覺,神文戰技碑,不是被蘇宇帶走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