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28章 罪人

第328章 罪人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28章 罪人

南元殺機顯。

大吳府。

陳永和封奇,剛剛聯手殺了一位山海,此刻正在被追殺中。

封奇嘔血不止,陳永拖拽著他,迅速遁逃,臉上卻是帶著濃郁的笑容,有些癲狂。

“封奇,死不了吧?”

“應該吧?”

封奇咳血,陳永焚燒了那些血液,笑道:“咱們可能暴露了,也可能跑不了了,那家伙真能忍,忍到了殺光了這些人,他也未必會出手。”

封奇帶著笑容,臉色慘白,也不說什么。

“你現身吧,回歸大夏府……”

“你呢?”

“我?”

陳永帶著笑容,“總得有人負責,總得有人承擔一切,老封,我……大概是回不去了。”

陳永笑著,“從走出大夏府的那一刻,我就想到了,我……回不去了!回去,被監控,被壓制,被懷疑,大家都在盯著我,遲早會發現什么的,一言一行,都在他們的監察之下。”

他不回去了!

六翼神教不再追殺的時候,他其實就該放手了,不該繼續下去了。

而他,選擇了繼續。

當他作出這樣的選擇的時候,他其實就回不去了。

而今,懷疑他的人絕對不是一兩個,而是很多。

身后,那追殺的強者,有人喝道:“前方可是陳永封奇?”

“還不停下!”

“束手就擒,還有活命機會!”

此刻,那些人呼喝著,是陳永嗎?

他們也不是太確定!

可現在,陳永和封奇的嫌疑最大,若是六翼神教日月跑的那一刻,他們收手,再現身,那嫌疑不算太大,可此刻,就是他們。

陳永露出牙齒,笑的燦爛,“看到了吧?還是我沒忍住,忍了太多年,這一放飛自我,憋不住了!”

殺性開啟了!

六翼神教被逼退之后,他不愿意放手,繼續殺戮,其實就注定了這一日遲早要到來。

封奇不語。

陳永笑道:“我一人承擔,別說話,你太弱了,你這家伙幾次都牽連了我!要不然,我一個人殺的更暢快一些,你去大夏府,找我師父,我師父會保你!”

“你……”

“聽我說!”

陳永打斷了他,眼神明亮,帶著一些血色,“我不回頭了!也不想回頭!規矩這東西,是限制,是囚籠,限制的是正義者,限制的是弱者,限制的是受害者……而我,不想受到限制,也不需要這些規則來保護我,生死有命!我走出大夏府的那一刻,就放開了一切!”

“我替那些老兄弟繼續報仇去!我還要替嘉嘉的父母報仇,吳兄夫婦昔年為了救我,死無全尸,六翼神教的那兩個畜生還沒死呢!我回去了,一舉一動,都在監察之下,一旦找到證據,要殺我,我都無法反抗,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奮力一搏!”

“替我照顧一下嘉嘉……我,我師父,我師弟,我師伯,甚至包括我師祖他們……都是棋子,呵呵,都是棋子罷了!”

陳永冷笑一聲,“只是沒人想到,我們這些雜魚,到了這時候,還有精氣神反抗!再磨個幾十年,給他們爭取幾十年,我們精氣神都沒了,廢了也就廢了,萬族沒了警惕……”

他說的有些亂,有些雜。

封奇卻是聽懂了!

莫名的,有些難受,有些悲哀。

“你們也許是,難道……五代也是?”

五代有希望成功的!

五代也是棋子?

陳永嘿嘿笑道:“有些事,超乎你的想象,也許那些家伙被我師祖坑了吧,具體的我還沒查到,我會繼續插下去的!只要我不死!我師祖……誰知道呢!但是我師父,我師伯,他們都是那吸引一切的棋子,那些明面上的多神文系,都是棋子,都是炮灰,封奇,這盤棋很大的……”

他有些絕望道:“大的,我們只是一群可以犧牲的炮灰,他們是正義的,你知道嗎?他們是正義的!我們,我們才是反派!我不甘心,我不愿意!他們也許是為了人族,為何……為何如此對我們?我師伯,我師父,可能都知道這一切,他們選擇了沉默,我不想,我沉默了太久,嘉嘉的受傷,蘇宇的離去,都在告訴我,我沒法再沉默下去了!”

封奇還想說什么,陳永笑道:“別說了,回去,告訴所有人,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被我俘虜了!是我抓了你,你才被迫和我在一起,不得不跟隨我一起……”

“陳大哥!”

“好歹也是山海,不是多神文系也好,幫我照顧一下嘉嘉,我那師父……不靠譜,他遲早要出事,遲早的事,我那師弟也一樣,我們這一脈……注定是犧牲品!”

他齜牙笑著,“嘉嘉還沒參與進來,讓她遠離這一切吧,蘇宇這小子摻和的有點深了,未必能逃脫這一切了,看他自己吧!”

說到這,他精血爆發,速度飆升。

眨眼間,消失在人前。

很快,兩人鉆入了一處山中,陳永放下了封奇,笑道:“好兄弟,幫我一次,照顧好嘉嘉,我就別無所求了!今日后,我陳永……就不再是陳永了!”

話落,一掌拍落,砰地一聲,封奇倒地,傷上加傷。

陳永蹲下身子,笑道:“我要篡改一些你的記憶,你不記得一切,也許更好一些,記得幫我照顧嘉嘉,這就足夠了,這些日子,這些年,也辛苦你了。”

封奇面露哀求之色,“可以保留原本的記憶嗎?兄弟,我不想活的我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還是算了,免得被無敵看出來,對付你。”

陳永笑著,一拳擊的他暈眩,打暈了他,陳永迅速提取他的精血,封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肉身衰敗枯萎。

漸漸地,一滴滴精血被他提取出來。

陳永迅速開始剝離記憶碎片,額頭上汗液滴落,一滴又一滴。

過了個把小時,他將精血再次注入封奇體內。

封奇元氣大傷!

陳永笑了笑,幫他傷口傷勢恢復。

默默等待了一會,見封奇快醒了,一掌擊碎了遠處的一座小山,動靜極大!

封奇眼皮子不斷顫動,陳永一閃而逝,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后,幾位山海和一位日月追來。

看到了倒地的封奇。

而此刻,封奇睜眼,看到了幾人,眼中露出一些茫然。

“封奇?”

封奇咳血,看向幾人,“你們……你們是……”

“你是封奇?”

那日月境強者,警惕無比,低沉道:“你為何在這?”

“我?”

封奇腦袋很痛,恍惚間,好像記起了什么,也好像忘記了什么,半晌,閉嘴不言。

那日月境強者,冷喝道:“說!你為何在這?”

封奇不語。

他記憶中,有些混亂,只記得那一日,陳永和他一起前往某地,忽然要殺人,他阻止,陳永一掌擊暈了他,之后,就很恍惚了。

為什么?

不對,自己……自己為何要阻止陳大哥?

可他記得,自己真的去阻止了。

陳大哥殺人了……殺了天升海的將領,迷迷糊糊中,他還看到了陳大哥殺了好多人。

“兄弟,幫我照顧嘉嘉,其他的……都隨意。”

他只記得,記憶中還有這么一句話。

其他的事,他記得不清楚了。

他一直在昏睡中度過!

那幾位山海境,此刻不由看向日月境強者,來自大吳府的日月境強者,微微皺眉,大吳府和大夏府關系不錯,封奇來自大夏府,此刻,他也頭疼。

不會真的是封奇和陳永干的吧?

“封奇,我問你話!”

封奇抬頭,咬牙道:“什么?我殺人了,你們還要我說什么?”

“嗯?”

這日月強者,眼中日月旋轉,看向他,皺眉不已,這么輕松承認了?

“陳永呢?”

“我怎么知道,我許多年沒見到他了!”

“一派胡言!”

日月強者低喝一聲,皺著眉頭,麻煩了。

封奇承認自己殺人,陳永消失,這到底什么情況。

此事,早就引起了強者注意,不是他,而是無敵的注意。

一連擊殺了多位山海將領,這是通天的大事。

他其實也沒想著這次能抓到人,結果……真把封奇給抓到了!

“封奇,你最好老實交代,否則……此事已經引起一些無敵注意,你不交代,無敵也能窺探你心,探查記憶,追溯過往!”

說罷,喝道:“抓起來,帶走!我會上稟兩大圣地,各大府,三大海域鎮守軍!”

這事,涉及的不是一府之地,封奇也是人族天才山海,大吳王戰死之后,大吳府實力衰弱,現在依靠的是大夏府,可大夏府現在也亂,加上此事茲事體大,不得不上報兩大圣地了。

在這之前,最好和大夏府打個招呼。

抓捕封奇……其實不是什么好事,可哪知道,在這遇到了封奇,見了鬼了。

很快,幾位山海擒拿住了封奇,帶走了封奇。

那日月強者,四處掃蕩了一下,皺著眉頭,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日月再次現身,沉聲道:“陳永,你丟下封奇,是想為他洗脫罪名?我不知你是何意,還是說,你有把握瞞過無敵?或者說,封奇真的不曾出手?不管如何,我會隨你意,將他交給無敵去處理,大吳府和大夏府交好數百年,我不希望……看到一些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

無聲。

日月強者輕嘆一聲,再次消失。

這一次,他沒再現身。

過了一陣,山中,一人迅速土遁離開,鉆山牛,鉆山之效!

水遁,影遁,土遁……火遁!

此刻的蘇宇,大概沒想過這些。

影子,影遁。

水人,水遁。

鉆山牛,土遁。

火鴉,火遁。

白貍,風遁。

至于狻猊,金為主,金為殺。

陳永所學,不比任何人差,不比任何人弱,很多年前,他就在為今日準備。

天賦驚人!

早在很多年前,便可踏入山海,昔年,洪譚還想振興多神文一系,收下的大徒弟,開山大徒弟,天賦驚人無比,只是這幾十年,卡在凌云,已經很少有人記得了。

封奇被捕!

承認是他殺的人!

此消息,迅速在日月境和無敵中傳播,坐鎮人境的大漢王,剛回歸的滅蠶王,特意趕回來的大宋王,三王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

茲事體大!

接連斬殺了5位山海將領,其中3位都是山海高重,兩位山海中期,還都是各大府的精銳。

而被捕的,是大夏府昔年假死的天才,甚至會牽扯到陳永,新晉閣老。

日月的徒弟,五代的徒孫。

這事,瞬間在高層中引起了一陣喧囂。

公審封奇!

而封奇,很快被大夏府來人,直接押送到了大夏府,一路追過去的趙將軍,強行帶走了封奇,而這一路上,封奇對自己的罪名供認不諱。

至于如何殺的?

他不說,他沒這個實力。

至于陳永,他說他從未見過。

至于為何暈倒在山林中,他說他受傷過重,被殺的山海反擊他,導致他傷勢過重,暈倒在那。

殺人原因?

私人仇怨!

這消息,在高層中迅速流傳。

在南元。

蘇宇還在和其他人商量,要不要吃過飯再走?

懷中的傳音符,微微震動了一下。

蘇宇也不偷偷摸摸的,直接拿出傳音符,稍微看了一下,笑了笑,開口道:“諸位,要走快點走,趕快去大夏府,我老師讓我回去,讓我別這么浪,我可不想被抓回去,這里距離天都府可不遠。”

嘴上說著,心中卻是震動。

消息,是夏虎尤傳來的。

就在剛剛,夏虎尤得到了一條訊息,封奇被抓了!

封奇承認了,是他殺了那些將領。

陳永……不知道情況,人也不在。

有無敵,很快會趕到大夏府,來公審封奇。

封師伯被抓了!

陳永呢?

蘇宇心中震動,臉上卻是帶著笑容。

暗殺那些人的,是封奇?

不,一定是陳永!

之前,大明府說書人那邊,說大商府被殺的那位將領,昔日喜歡用文明師當餌,而今再想,必然和蘇宇想的一樣,是用多神文系神文師當餌。

一定是陳永殺的人!

師伯在做什么?

沒有足夠的證據,殺了那些山海將領,麻煩大了,這是軍方的人,會死的。

至于蘇宇,他也殺了人。

可蘇宇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真出了事,他只要跑回大明府,屁事沒有,殺的只是一些日月后裔,至于殺他們……你擅闖我家,竊取我的機密,我殺你,那就殺了!

比一比后臺誰更硬好了!

大明府不交人,那些日月也沒辦法,牽扯不到那些無敵身上去。

可軍方的人,貿然擊殺,尤其還是將領,必死無疑!

在南元殺人,比的是后臺。

殺那些人,后臺硬也沒用。

蘇宇心中震動,師伯殺他們,是為了報仇嗎?

為多神文系報仇?

可是……可是師伯和其他地方的多神文系,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嗎?

還是說,還有別的原因自己不知道?

封奇師伯會怎么樣?

無敵公審……無敵到了大夏府,自己最好不要靠近,容易被發現自己的身份。

可是……自己能不去嗎?

哪怕被發現了,他也要去看看,去聽聽,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去看看,去聽聽,可他,要去。

這一刻,擊殺一些人,倒是無關緊要了!

殺這些家伙,有的是機會。

蘇宇急忙催促大家上路。

同一時間。

大夏府,大夏文明學府。

洪譚對面坐著的是夏侯爺,此刻,夏侯爺也很無奈,嘆息道:“封奇被抓了,不過……他大概率沒事,既然被丟下了,大概無敵也查不到什么,可能會幫他脫罪,可是……陳永那邊……他既然沒選擇回來,那代表……他已經有了決定了。”

他還有件事沒說,南元也發生了差不多的情況,當然,死了一位日月后裔,后裔畢竟是后裔,不是日月,不一樣的。

至于另外死去的兩人,只是山海家族的人,死了就死了好了。

他懷疑,可能和蘇宇有關。

當然,這個他不想說了。

此刻,這些不重要。

洪譚沒吭聲,眼神有些發直,他今年剛好70歲,柳文彥比他大兩歲,今年應該是72歲了。

51年前,柳文彥21歲,他19歲。

那時候,他其實入學才一年多。

后來,他師父死了,柳文彥也走了,過了一些年,他33歲的時候,收下了18歲的陳永當徒弟,距離現在,足足37年了。

陳永,比他小了15歲,如今也有55歲了,而很多年前,陳永就要晉級為山海了,被他視為希望。

相處了整整37年,有時候他都覺得,這家伙比自己兒子還像兒子。

雖然他沒兒子!

腦海中,閃過一幕幕,想到了那家伙年輕時候的開朗,中年時期的陰沉,年紀大了時候的隱忍……

洪譚有些恍惚,許久,忽然道:“二哥,問你個問題……”

二哥……

多少年不曾聽到的稱呼了?

夏侯爺也有些走神了。

年輕的時候,這小子,是喊他二哥的,不過……幾十年前,他就不再喊了。

“你……問。”

夏侯爺有些干澀,這一刻,思緒萬千。

“二哥,你說……你夏家還在堅持什么?”

洪譚看著他,齜牙,笑道:“我知道的,其實我知道,我師兄知道,我們……不早就被拋棄了嗎?你們還堅持什么,毫無意義,不是嗎?”

夏侯爺苦澀,干笑道:“別胡說,怎么會,誰會拋棄你們?你們是希望……”

“希望?”

洪譚笑了,“不,希望不是我們,希望是多神文,不是我們!我們是多神文,但是多神文不止我們,是嗎?二哥,別騙我了,好不好?”

夏侯爺喉嚨愈加干澀,“不,是你們!你們就是多神文!多神文也是你們!這里,才是多神文的起源地,這里,才是多神文的崛起地!這里,才是多神文,有你們,才有多神文!”

洪譚咧嘴笑道:“昔年,我師父也是這么被你們忽悠的,我師兄也是,我也是,我們這一系……都是!二哥,你就會騙人,年輕的時候就能騙人。”

“我沒騙人!”

洪譚笑了笑,咧嘴,半晌,似哭似笑道:“我一直覺得,我們還能掙扎一下,還有救的,可是……二哥,我還想問一句,我們……還有救嗎?我們……到了那一日,該去報復誰?能報復嗎?”

“能的,一定能的……”

夏侯爺這一刻,也有些哽咽,胖臉上滿是笑容,“真的能的!相信我,相信我們!小洪,相信我們,相信一次,好嗎?再信我們一次!一定能的!否則,這些年來,我們在做什么?龍武一旦成功了,我們就有希望了……”

“有嗎?”

“有的!”

夏侯爺點頭,鄭重點頭,“龍武加上我爹,再加上一些人,你們可以討回公道的……”

“真的能嗎?”

洪譚忽然淚流滿面道:“可是……可是我徒弟……他走了,他能活到那天嗎?他暗殺多位山海將領,他們會放過他嗎?二哥,你能救他的,是不是?”

夏侯爺想說能!

可是……他沒法說。

這一刻,夏侯爺憋屈的想爆炸,咬著牙,“陳永是個聰明人,他大概猜到了一些東西,他遠走高飛,未必是壞事!蘇宇走了,陳永走了,柳文彥去了諸天戰場……其實都是好事!還有……還有……我們還有后手,沒事的,小洪,沒事的!”

洪譚看著他,看了一次又一次,許久,恢復了平靜,平靜的嚇人,“二哥,我想殺人,我覺得我快瘋了,我真的快瘋了……”

“殺,一定殺!”

夏侯爺點頭,笑呵呵道:“殺很多人,殺好多好多!”

“可他們……他們說他們是好人?”

洪譚恍惚道:“這個時代……我們才是該死的那群人,我們是壞人,二哥,你懂嗎?”

“我懂,我都懂!”

夏侯爺齜牙咧嘴地笑,“誰不懂啊!他們說他們是好人,他們就是了?好壞,不是他們說了算的!都是爹生娘養的,憑啥啊,你說是吧?他說你們是壞人,你們是不是,他們說了不算!”

“可我們弱啊……”

夏侯爺干巴巴道:“不怕,現在弱,不代表一直弱,我不是你這邊的嗎?”

洪譚哂笑,“不,你不是,你還有退路的,二哥,你還有的,而我……沒有了,我師兄沒有,我徒弟沒有,我徒孫也沒有……我會殺人的,不是現在!我一定會殺人的!一定!”

“對,一定……我幫你……”

洪譚笑了笑,起身,轉身離去,“侯爺,我為這派系,我為這天下,我為這人間,我忍了太久了,終有一日,我會為自己而活,為我的親人而活,為我的朋友而活……不再是夏家,不再是人間,不再是別人……”

夏侯爺不語,低著頭,握著拳頭。

洪譚走了。

帶著笑容,帶著一些釋然,也許……我早該如此了。

小永,我以為你能繼續忍下來的。

這么多年了啊!

你怎么和蘇宇那毛頭小子一樣!

你太傻了,這時候出什么風頭,年紀也不小了。

洪譚走著走著,看到了修心閣,看向那頂樓,笑了笑,你這老家伙,又在干嘛呢?

修心閣中。

萬天圣看著天花板,微微走神,許久,喃喃道:“葉霸天,你這蠢貨,你死的輕松,爛攤子丟給我了,我能如何?”

“也好,也好,也許……這是最后的瘋狂?”

“陳永瘋了,洪譚瘋了,柳文彥早就瘋了……你的這些徒子徒孫,都逼瘋了,是你干的,他們死后,你還有臉見他們嗎?”

吱呀吱呀……

那木質的椅子,傳來了吱呀搖晃聲。

萬天圣看著天花板,漸漸恢復了平靜。

再等等,再稍微等一下,讓我看看,讓我看的更清楚一點,現在的我,還有些不太清楚,不太明確,哪些人,該殺?

我也許……也會成為罪人吧?

不,我就是罪人!

我是,你是,洪譚是,陳永是,夏小二是,夏龍武也是也是,我們都是罪人。

罪人就罪人好了!

人活一世,不能千古流芳,那就留下萬世臭名好了。

木椅嘎吱聲再次傳來,萬天圣閉目。

未來……也只是未來。

那未來的一幕,那一戰,是我掀起的,還是誰?

我是千古罪人!

我有罪,但是我不會贖罪的。

這一日,蘇宇談笑風生,和周紅波一群人朝大夏府趕去,至于南元……他沒心思關注了。

至于死去的幾人,大家不在意了。

因為走到半道上,有人已經收到了消息,封奇被抓了,暗殺人的兇手……不,可能是陳永,封奇在大吳府被抓,那南元這邊,是否是陳永在犯案?

至于能不能同時暗殺兩地的人,誰知道陳永有沒有什么特殊本事。

此人,隱藏的太深了!

也許他有分身呢?

這很正常,文明師嘛,陳永連山海七八重都能斬殺,有個分身,多正常的事!

遁術,之前被殺的幾人,好像也有這痕跡留下。

而如今,封奇被抓,很快會有無敵公審,也許會發現一點什么,說不定可以借此機會,抓住陳永這隱藏的極深的萬族教眾,這人奸,這叛徒!

路上,大家都知道了這消息。

周紅波笑道:“那這么說,南元的事,很可能也是這伙人干的,陳永……現在還不好說,也許和六翼神教就是一伙的!這一次,我盡量給大家爭取機會,一起去聽一下無敵的審判!若真是陳永……哎,大夏府多神文一系,先是蘇宇逃離,接著是陳永叛變,前些時日,蘇宇更是污蔑周府長,導致人境混亂……這一脈,真的邪乎!”

有人低聲道:“還沒確定是誰吧?”

周紅波笑道:“我就是這么一說,無敵自然會查出真兇!哎,多神文……多神文強者多了,可像大夏府這樣,不斷惹麻煩的,真不多!昔年如此,現在又是如此,也不知何時是個頭。”

“大夏府多神文系,的確有些能攪事,這兩年,都是他們的新聞,我若是夏家人,驅逐他們,也許會好過的多,夏府主現在也不至于如此艱難,不知道夏家怎么想的。”

有人不明白夏家在想什么,而蘇宇……也有些恍惚。

原來,在大家眼中,是我們拖累了夏家,而不是夏家對不起我們?

多神文一系……在大家眼中,已經成了累贅了嗎?

不,不是多神文一系,是大夏府多神文一系!

或者說,就那么幾個人。

柳文彥、洪譚、陳永……包括他蘇宇。

他們,在很多人眼中,都是惹事精,都是麻煩的源頭,按照他們的說法,夏家,就該拋棄他們才對,是嗎?

而夏家沒拋棄,已經是仁義無雙了?

蘇宇微微有些走神,身旁,周紅波騎乘著一頭妖獸,看向蘇宇,笑道:“崔兄,你在想什么呢?”

蘇宇淡笑道:“想女人!”

周紅波失笑,“崔兄真是直接。”

蘇宇笑哈哈道:“我這叫不虛偽,不做作,想什么就說什么,人活一世,何必那么累,大人物的事情大人物操心去,我們該干嘛干嘛!”

“豁達!”

有人笑道:“崔兄這態度,才是豁達,得和崔兄學學,也是,大人物的事,大人物解決,我們說再多,也只是旁觀者,誰知道具體什么情況。”

又有人笑道:“崔兄,你和蘇宇認識,你覺得這次若是陳永真的是兇手,大明府會有一些動作嗎?”

蘇宇笑呵呵道:“蘇宇嘛……本人可能不愿意,想出手,可他太弱了,這可是暗殺將領,必死無疑!大明府摻和這個干嘛?大不了給蘇宇一點面子,大明府不派人圍殺陳永,這就是極限了!難不成,還指望大明府為了陳永這不相干的人,和整個人境作對?”

蘇宇笑道:“我大明府,可沒這心思,凡是出了大明府的事,我們一概不管,這也是多年來的規矩。”

“那倒也是,這次看看情況吧,真是陳永的話,那大夏府這邊,包括洪閣老那邊,恐怕都有些麻煩了,被殺的那些將領,都有好友朋友師長……我看這一次,陳永大概會被全人境通緝了!”

蘇宇笑呵呵道:“管他呢!通緝和我也無關,和你們也無關,你們能殺他?開玩笑!別自己找死,我是看熱鬧的,你們再談論這些,我不和你們聊了,我怕被牽連。”

“是極是極!”

有人點頭,有道理,太危險了,和我們有啥關系,還是不要摻和了。

蘇宇笑呵呵的,一臉陽光,輕松無比。

心中,卻是陰霾無限。

這一次,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師祖那邊,會有一些動靜嗎?

師伯到底在哪?

為何一出大明府,收的全是不好的消息,這人境,為何感覺都在針對我們?

是我們錯了?

還是……錯的是大多數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