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01章 天下焦點只在夏

第301章 天下焦點只在夏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01章 天下焦點只在夏

大明府之事,很快傳開了。

一日間,五位日月隕落。

咸魚多年的大明府,忽然翻身了,也是讓各大府震驚無比,啥時候大明府這么剛了?

而各大府高層,更關注的是,大明府如何發現了這些人的存在?

大明府存在什么秘密,居然可以將那些人一網打盡?

還有,朱天道去求索境鬧騰,也讓各大府羨慕,有個強大的爹,自己不證道,大明府也有錢,這就是資本啊。

沒錢的話,大明府也不敢瞎折騰。

太窮了,真把八大家得罪了,封鎖你一些經濟需求,你就很麻煩了。

除了朱家之外,另外便是蘇宇!

那異象,到底是真是假?

周天鑄身,是否真的可以有規則獎勵?

那天罰,又是什么?

還有,蘇宇的《元神開竅訣》是否真的如傳聞的那樣厲害,人人都可修成天階功法?

太多的疑惑和好奇,讓人境的目光聚焦在了大明府。

當然,萬族教也是如此。

不過此刻,大明府在萬族教眼中,甚至比大夏府還危險,大夏府是經常剿滅,可大夏府也有一些人潛伏多年沒暴露,大明府倒好,一下子,全部暴露了!

日月山海被殺了個干凈,凌云騰空也被殺了不少,剩下的一些探子,此刻都無法聯系上,不知道是被封鎖了,還是不敢此刻傳音回復。

總之,這一刻的大明府,給人的感覺太神秘了。

另外,一些老牌日月的出現,也讓人意識到,大明府沒有那么弱,還有一些老人活著,并未死亡。

胡姓老嫗,胡琪,300年前晉級的日月,不過年紀已經很大了,早就說她隕落了,結果沒有,對方還活著,這次更是出手煉化了一位日月境!

這也讓外界震撼,大明府,到底還有多少老牌日月沒死?

胡琪是強者,但是實力只能說一般,關鍵是,對方是鑄兵師,地階鑄兵師,這樣的存在,誰知道這么多年,私底下是否打造了什么強大的兵器。

熱鬧歸熱鬧,這時候,大家也不敢來大明府打探什么。

而蘇宇,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則是看到了昨天離開的朱天道。

回來,并沒有那么大動靜。

也沒那么囂張!

回來的朱天道,很低調,敲開了元神研究所的大門,臉色并不是太好看。

看到蘇宇第一眼,就有些低沉道:“你小子手段多,和我一起看看情況,胡老師……大限好像要到了……”

這一刻的朱天道,少了一些油嘴滑舌。

眼圈微微有些發紅,強忍著痛楚。

蘇宇也是微微一怔,“胡……胡琪前輩?”

“嗯。”

朱天道齜牙咧嘴,“我以為她沒事的,雖然之前有些消耗過大,可我想著,她都日月了,多少能撐一段時日的,可現在……”

他很悲傷。

那是他的老師!

昔年,曾經教導過他很長一段時間。

他學的東西很雜,神文師,鑄兵師,煉丹師,神符師,神陣師……很多專業,他都接觸過。

而今,他無法幫老師續命了。

他想看看,蘇宇是否有什么手段,蘇宇繼承了一些東西,也許有辦法可以為他老師續命。

蘇宇臉色也是微變,壽元大限?

這……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事。

他認識的強者,幾乎年紀都不大。

最大的應該是牛百道!

大夏府那邊,他只聽說過劉洪的老師,接近壽元大限,其他人都很年輕。

昨日,那胡前輩,還意氣風發,當眾煉一尊日月為文兵,今日……壽元要到盡頭了?

“府主……我……我也許幫不上什么。”

“哎!”

朱天道嘆息一聲道:“不說這些了,走,去看看老師,老師真要坐化了……”

他看了看蘇宇,沒吭聲。

也許……一些神文可以傳承給蘇宇。

多神文一系,昔年就完成過多次傳承。

不知道行不行!

帶蘇宇過去,也是胡琪的意思,她若是真坐化了,神文若是無法形成秘境,那就傳承下去試試。

明心島。

明心大殿。

此刻,氣氛壓抑,大殿中央,老嫗臉色發白,身上溢散出淡淡的死氣,臉上帶著些許笑容,身前,一尊火爐佇立。

四周,一位位老人盤坐,沒人吭聲,默默無言。

胡顯圣,牛百道,王副府主,幾位老人……都沉默不語。

同一個時代的人物!

日月境,壽元過千,按理說,可以活到千歲,胡琪這些人,也就500歲左右,然而,修煉一道,尤其是這些老輩強者,當年修煉,幾乎都出過岔子,經常試驗不同的功法,嘗試不同的丹藥,意志海、肉身都有過損傷,根本活不到理論上的極限。

胡琪是鑄兵師,鑄兵無數,經常打造文兵,也會導致火毒入侵,消耗壽元。

這幾十年,一直在打造超級感應玉,覆蓋一城,其中更是耗費了無數心血。

“都耷拉著臉干嘛?”

胡琪笑道:“找你們是幫忙干活的,不是來奔喪的,這家伙煉兵可不是幾日能成的,煉成了,恐怕最少也是地階……”

胡琪臉色微微有些發黃,笑道:“老牛,干活!”

牛百道有些鬧別扭,不理她,一邊喝著酒,一邊嘀咕道:“當年就不該把你們招來,一個個的,死的特別快,老子精神好著,感覺還能活三五百年,你們都一個個要死了……”

“老王活到現在不也沒死嗎?老子盼著他死了好些年了,那他神文,絕對可以形成秘境,還是高端秘境……”

身旁,王副府長也是苦笑道:“你這老家伙,你死了,恐怕能形成好幾個秘籍!你怎么不死?”

“我還沒吃夠,沒喝夠……”

幾位老人絮叨著,胡顯圣也巴巴道:“我才山海,我都沒死,日月都要死了,這年頭……實力強也沒啥用啊!”

他也是開府的老人了。

此話一出,幾人笑罵起來,胡琪也好笑道:“你這人,貪生怕死,跑路一絕,肉身這些年都沒傷過,你文明師等級是山海,肉身恐怕都到日月了……”

“別胡說!”

胡顯圣不承認,見大家都看著他,無奈道:“真沒有,山海九重的肉身,還沒合一竅,太難了,不騙你們!”

幾人失笑。

正說著,朱天道帶著蘇宇進門了。

眼中的悲傷消失了,帶著笑容,笑呵呵道:“胡老師,咋樣了?煉成了沒?”

“快了!”

胡琪看了他一眼,很快看向蘇宇,面帶笑容道:“我聽說,你也是鑄兵師?”

蘇宇一臉尷尬,“沒有,我只是簡單的了解了一些鑄兵的知識,我曾在大夏文明學府,和趙立老師學習過一些基礎的內容,知道一些鍛造的流程,不過從未自己嘗試過鍛造文兵。”

“該試試!”

胡琪笑道:“趙立這人……鑄兵天賦還是很強的,昔年就是有些逞強好勝了,非要提前鑄最強地階文兵,鑄文兵就鑄文兵,非要將自己的主神文融入其中,一下子傷了根本,否則,也該進入山海,成為地階文兵師了。”

說罷,又笑道:“他父親倒是很強,就是有些可惜,最終也沒能成為天階鑄兵師,遺憾。”

說著,看向蘇宇,笑道:“我今日要鑄地階文兵,你可以觀摩一二,地階文兵,你應該知道一些……”

蘇宇點頭,“鑄金紋,73道金紋之上,便為地階,趙老師當年鑄兵,其實是可以鑄出73道金紋文兵的,就是有些貪心了,想要鑄天階文兵之基,導致鑄造失敗了。”

胡琪點頭,笑道:“他的確有這能力,鑄地兵,他是有把握的,我們當年也覺得他有把握,能成功,結果失敗,也是出乎我們意料,他要求太高了。”

說著,笑道:“蘇宇,那你知道,文兵不同等級,到底有多大差別嗎?”

蘇宇點頭,“更堅固,更切合自身,更容易發揮神文特性……”

“不夠全面!”

胡琪笑道:“百道閣看到了嗎?之前你看到了百道閣的威力了嗎?蘊含能量,一擊打出,日月伏誅!到了這個階段,文兵哪怕無人操控,也是強大無比!這才是文兵的巔峰!”

“我這一生,也想鑄一柄這樣的文兵,可惜,可望不可即!”

“咳咳……”

胡琪咳嗽了一聲,很快又道:“當今天下,要說鑄兵最強,那是無敵境的天鑄王!之下,嚴格說起來……可能是趙天兵,也許還差了點火候,但是他鑄兵實力極強是真的。”

“你在大夏府,接觸到了趙立,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惜了……”

她看向蘇宇,笑道:“你其實很適合鑄兵,真的,不是我想讓你去鑄兵,而是你適合吃這碗飯!意志力深厚,純凈,濃郁,意志海強大,而且你應該還會趙立自創的《擴神訣》,他的擴神錘,其實也是鑄兵的好東西!”

胡琪說著,微微停頓了一下,看向其他人道:“我想傳授蘇宇一些鑄兵技巧,幾位,給我們一些時間如何?”

此話一出,朱天道齜牙笑道:“胡老師,急什么!以后時間長著,蘇宇又不會跑!蘇宇,是吧?”

蘇宇急忙點頭。

胡琪笑道:“人有生老病死,你沒必要如此,看開點,我活了500歲了,昔年人境十室九空,那時候,親朋好友死亡無數,一些兒時的閨蜜伙伴,一二十歲就死了,而我……活到了今日,還有什么看不開的?”

牛百道幽幽道:“400年前萬族才打進來了,你那時候都老人家一位了,你閨蜜就算真死了,也要上百歲了,胡琪,感慨歸感慨,別撒謊!”

安靜!

400年前,萬族才打入了人境,戰斗了幾十年,之后,才開啟了大府時代。

胡琪500歲了,戰斗爆發的時候,她年紀其實不小了。

胡琪怔怔地看著他,半晌,咳嗽了起來,“我……我都快死了,你還刺激我?”

牛百道干笑道:“咱們做人誠懇點,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死不了,我那邊還有一棵延壽果,待會給你送來……”

“不用了!不要!”

胡琪一臉的不滿,牛百道笑呵呵道:“吃了吧,沒啥,反正我也用不上,老王想要我都不給他,就等他死了,你可不行,我還等著你給我們鑄天階文兵呢。”

“我自己的事,我知道,就算吃了,也活不了多久,浪費。”

胡琪說著,蘇宇小心翼翼道:“胡前輩,各位前輩,按理說,到了日月境,沒那么容易死亡,我們人族就算不如神魔,日月活個千年也沒問題吧?為何前輩……”

胡琪笑道:“肉身腐朽了,意志海也受過創傷,氣血衰敗……”

蘇宇急忙道:“那重鑄肉身呢?現在有合竅法,有元神開竅訣,重鑄肉身,服用地元果,也許很快可以重新修煉到山海,甚至日月……那時候,日月肉身,活個千年應該不難吧?”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胡琪笑道:“重鑄肉身再快,進入日月,也需要數十上百年吧?我……等不起了。其他人倒是可以試試,文明師年輕的時候不注重肉身,肉身衰敗,還是影響很大的。戰者也一樣,意志海枯竭,肉身不斷戰斗,也在衰敗,其實戰者死的更多,老死的。”

“那……那要是再開一些神竅呢?”

蘇宇急忙道:“再開神竅,會不會讓意志海擴張,泛現活力?”

“我們日月,早就合一竅了。”

胡琪笑道:“再開竅,太難了!而且開竅,也許也會加快你意志海的崩潰過程,未必能承受住了。”

蘇宇急忙道:“那……那延壽的功法!續命的功法!對,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旋龜一族壽命就很長,也許和他們的功法有關,延壽之法!人的元竅、神竅都是有特殊作用的,一定有一些元竅和神竅,組合之后,是可以延壽的,激發生命力!”

蘇宇迅速道:“一定有的!胡前輩,我是這方面的專家!您可以再熬一段時日,我去想辦法,一定有的!”

蘇宇認真道:“諸天萬族,人族壽命幾乎最短!日月境,在有些種族,活個萬年都沒問題,人族卻是區區千載!哪怕不延壽,一些治療類的功法也行,祛除病痛,起死回生,那也可以!”

蘇宇迅速道:“之前,我沒做這方面的研究,但是我若是要做,很快的,幾個月,最多幾個月一定可以出成果,前輩堅持一段時間,前輩是地階鑄兵師,可以為人族,為大明府,為自己做出更多的貢獻,就這么坐化了,那是整個人族的損失!”

此話一出,朱天道急忙道:“對,老師,就是這樣的!我帶蘇宇來,就是這意思,沒有什么東西是一定的!延壽功法,難道沒有?一定有!您的存在,對大明府而言,那是至關重要的!”

“蘇宇可以去研發,我會提供一切人力物力,哪怕不為了您自己,您也為王府長他們考慮考慮,他們年紀也大了,也快掛了,您給他們做個示范,看看有沒有用……”

一旁,王副府長幾位老人都是心累。

我們招誰惹誰了?

怎么感覺一個個的巴不得自己掛掉!

這大明府,沒法待了啊,感覺我一死,那神文一下子就被人搶走了。

胡琪剛想開口,朱天道急忙道:“老師,您還能繼續堅持住的,是吧?給蘇宇一點時間,他連基礎文訣都能弄出來,合竅法都沒問題,還擔心其他的?他開了360個元竅,隨便出了什么功法,他馬上都能使用嘗試……”

蘇宇急忙點頭。

于情于理,他都不希望這些老人坐化了。

這是一群昔日和萬族戰斗,為人族爭取光明的強者。

而且這一次胡琪出手鎮壓日月,嚴格說起來,也是為了蘇宇這邊的事。

朱天道來找自己,胡琪見面就想傳授自己一些鑄兵知識,他得領情。

延壽法,有嗎?

蘇宇不知道,可以試!

一定有一些種族,活的很長,涉及這方面的功法或者天賦。

神魔種族沒有,其他種族未必沒有。

可以試!

牛百道也開口道:“試試吧!不是你一人,如今要坐化的人不止你一個,許多,哪怕大明府,都有好幾位,更別說整個人境了!之前小朱去求索境,你也看到了,求索境那邊,王崇桓說話都有氣無力了,也快掛了,比你好不到哪去,這些老家伙也都快撐不住了,你再熬熬看看,蘇宇真要弄出來了,那對你,對那些老家伙而言,都是一劑強心藥!”

王崇桓,朱天道去求索境,站出來質問大漢王的那位老人。

這樣的開府時代老人不少,昔年都受傷不輕,留下了隱患,如今,一個個都接近壽元大限了。

胡琪被他們說的有些動搖,她已經準備好了坐化了,此刻,卻是看向蘇宇,有些不確定,而蘇宇,迅速道:“胡前輩,相信我,我可以做到的!這段時間,您就不要忙碌其他的了,再消耗心血和壽元了,哪怕您最后時刻打造了一柄強大的地階文兵,那又如何?人活著,可以打造十柄百柄!甚至打造天階文兵,不比現在要強?”

說到這,蘇宇齜牙笑道:“而且……我也有點小心思!聽幾位前輩話中的意思,現在這樣要坐化的前輩強者不少,我現在的情況,幾位前輩知道,很麻煩,我需要更多的人支持我,站在我這邊,為我出頭,為我撐腰!所以,真要弄出了延壽之法,我想看看,能不能拉攏一些前輩,這些前輩實力一般也不弱,日月恐怕不少。”

蘇宇笑呵呵道:“而且這些人,我覺得還是很靠譜的,大多數都是閉關多年,療傷為主,和50年前的多神文之變沒啥關系,而且還是一群昔日和無敵同時征戰四方的強者,老朋友,一個人不行,三五個人,都去影響一下無敵境,那我就厲害了,以后就不怕什么麻煩了!”

“而這一切,需要一位例子!”

蘇宇笑道:“胡前輩,您最合適了,我若是把您都給治好了,那些人能不信我?救命之恩,念情的,都肯定記在心里,不念情的,那也不好意思針對我吧?以后指不定還需要靠我救命呢,您說是吧?”

胡琪微微一怔,看了他一眼,半晌,老人笑了,“你這么一說……我好像真不能死,得等著你研究出救命之法,為我延續壽元了?”

其他人不斷點頭,那王府長也是笑哈哈道:“你小子真要能創造這樣的功法,老子我親自去求索境為你拉幾個老不死的來,給你撐腰!當年也是一把好手,殺人不手軟,大部分都有一技之長,就說那這次露面的王崇桓,算起來還是我本家,這老家伙可不弱,擅長制符,一手神符之術,沒幾個比得上他的,昔日曾用188枚山海神符,困殺了一位日月四重的強者……”

牛百道也笑道:“我認識的也多,有些老家伙實力不咋樣,可手段是真不少!大宋府就有個老鬼,擅長煉丹,毒丹,一生只煉制毒丹,日月三重的實力,昔年卻是毒死過一位日月七重,不過……現在毒氣纏身,生不如死,意志海都快被毒的枯萎了,你要是救了他,那家伙不得給你撐腰,誰碰你,毒死他全家也行……”

說罷,又笑哈哈道:“大宋王還欠他人情來著,這些年,親自出手幫他續命好幾次,你搞定了他,也許就搞定了大宋王,哪怕搞不定,讓他去求大宋王出手一次,那問題也不大。”

幾位老人你一言我一語,很快,胡琪也加入了討論。

之前死氣沉沉的大殿,一下子就活泛了過來。

很快,就開始討論方向了。

“延壽之法,我覺得應該分兩個類別,有人肉身衰敗,有人意志海枯竭,傷勢是不一樣的,其實大家壽元都沒到極限,生命力還有,主要問題在于,這些傷勢,陳年舊傷,壓制了一切。”

“延壽之法,得往療傷的方向靠攏,祛除那些傷勢,可能會讓大家自己激發生命力恢復!”

“最好能弄出一套穩固意志海的功法,很多人的傷勢不是無法解決,而是意志海脆弱,無法強行解決,比如讓無敵強行祛除,可往往,容易讓無敵把你的意志海給弄的崩潰了,死的更快。”

“擴神訣不行,太剛了,這門功法對你們小年輕還行,對我們這些老家伙,意志海都脆弱的快崩潰了,幾錘子下去,我們就被砸死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很快,就陷入了探討爭論中,包括之前快要坐化的胡琪,都忘了自己要死的事了,和幾位老人爭辯著,堅持說自己的思路沒問題。

朱天道偷摸著拽著蘇宇走了出去,出了門,齜牙笑著,傳音道:“盡力嘗試吧,我是怕胡老師自己堅持不下去了,現在看來……還有一些動力,再堅持一些時間沒問題!至于延壽法……”

他嘆了口氣,“盡力而為吧!人族不是沒人想要研發,可前些年,弄出來的一些功法,不但沒用,反而讓人死的更快,你小子可別弄出這些功法來。其中的問題,很復雜,主要還是因為這些老人,其實都很脆弱了,一旦修煉不當,容易迅速惡化傷勢,導致提前隕落。”

他苦笑道:“大明府這樣的老人,不少。不止文明學府,戰爭學府其實也有,傷勢太重了,沒辦法堅持戰斗了,在戰爭學府養老。各大府都有!當年多神文一系傳承神文,很多人好像看到了曙光,其實都在等著傳承自己的衣缽,結果,這么多年了,柳文彥這群人廢了,哪怕前些時日,冒頭一次,可依舊沒能給大家帶來任何希望,希望你這邊,能給大家帶來一些曙光。”

沒再多說這個,他很快道:“不說這些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隨時來找我,我給你提供你需要的一切!另外,你需要人手的話,我剛好帶了3萬力士回來,你若是需要幫助,可以領一隊人去幫忙打打雜……”

“力士……”

蘇宇遲疑道:“府主,這些力士都是騰空境,實力不弱,為何感覺您不是太重視?”

“這些人,都是藥物或者其他手段激發了潛力,才提升到了騰空的,要說實力,令行禁止,其實都不錯,就是傷了根本,沒什么培養的前途,像天道軍這樣的大軍,大家實力是弱,可往往也有些驚喜,有人可以晉級山海,甚至出日月都有希望,力士幾乎沒希望。”

朱天道解釋了幾句,很快又笑道:“當然,這些人戰斗起來,還是有一套的,不然求索境和戰神殿也不會打造力士軍團,這些人都是修煉同種功法,關鍵時刻,大陣一起,3萬力士,你當三位日月看也行!當然,殺日月難,但是圍殺牽制還是沒問題的,就是損失不會小。”

蘇宇點頭,很快道:“我知道了,需要的話,我會找府主的!當務之急不是這個,是壽元延壽的事,我回去研究一下,需要什么的話,會去找府主。”

胡琪不能撐太久的,而且蘇宇自己說的找靠山,不是沒道理的。

一群老人,真要救活了他們,他在人境,也算是有強大的根基和基礎了。

之前這些老人沒什么話語權……不是功勞不夠,實力不夠,資歷不夠,而是沒時間,100年有99年在閉關療傷,給你權利,你也沒法使用。

真等他們恢復了,出關了,現在掌舵的那些人,都得一邊去!

不求所有人都對蘇宇感激涕零,一部分人記情,蘇宇就舒服多了,人境內部,再想對他如何,那就難了。

而且借著這機會……找老朱多要點好處,又快沒錢了。

100功勛給了胡顯圣,他快成窮光蛋了!

他還需要大量精血呢!

提取天元氣,讓自己迅速鑄身,晉級。

老朱有錢,幾套功法一出,他沒少賺錢。

因為胡琪的事,蘇宇的研究所這邊,此刻也開始分工了。

任務不少!

元神開竅訣最后的完善,鑄身法的配套,元氣九變法的配套。

合神訣的推演!

延壽法的推演!

還有,合竅法推演一些基礎功法,最好就在原有的基礎上,改良出一套功法來。

文忠這些人,都接到了任務。

這一刻的研究所,才真正開始忙碌起來,至于吳嵐,蘇宇也交給她一堆收集資料的任務,吳嵐也忙的不亦樂乎。

元神研究所,開始走向正軌。

就在蘇宇又忙著推演延壽法的同時。

大夏府。

夏家。

夏侯爺剛罵走了胡總管,正想吃點東西,夏龍武身影一閃,出現在他跟前。

“怎么又出來了?”

夏侯爺無奈道:“你天天到處跑,誰信你閉關了,你不閉關,又不管事,那之前閉關不是成了笑話?之前讓你閉關,就是希望你少出點風頭,讓萬族少盯著你一點,你是不是傻?”

夏龍武淡笑一聲,不以為然,坐下,開口道:“二叔,盯著就盯著吧!別太當回事!到了這階段,你和爺爺也別掙扎了……”

夏侯爺無奈,我們還想掙扎一下!

夏龍武也不管他怎么想,笑道:“不說這些了,二叔,我想出去一趟,短時間內大概不會回來,恐怕需要個半年一年的,大夏府這邊……你多照料了。”

“去哪?”

“別問了,有事要辦。”

夏龍武淡笑道:“二叔,那就交給你了,還有虎尤這小子,你盯著點,實力進步太慢了!”

“你……”

夏侯爺欲言又止,夏龍武卻是不再多說,身影再次消失。

夏侯爺無奈,等他走了,嘆息一聲。

這時候跑出去,很危險的知道不知道!

靠在椅子上,發愣了一會,過了一會,又來了一人,輕笑道:“龍武走了?”

“你來干什么?”

夏侯爺看著萬天圣,郁悶道:“你不是閉關不管事了嗎?”

“感覺他走了,來看看。”

夏侯爺瞥了他一眼,半晌才罵道:“艸,你他么一直盯著我們家?”

不然你怎么知道龍武走了!

萬天圣笑容燦爛,“別誤會,他走了,我多少有些感應,師徒連心,他怎么說,也是我徒弟。”

扯淡吧你!

夏侯爺懶得再說,不耐煩道:“你來就為了這事?”

“不是!”

萬天圣幽幽道:“馬上下一個年度了,我準備招攬更多的萬族學員,上一個年度,鬧出了點事……蘇宇這小家伙……哎,走就走吧,非要殺幾個萬族學員……算了,不管這些,這個年度,我要招收更多的萬族學員。”

“多少?”

“起碼300位吧!”

萬天圣笑道:“還好,不算太多,接下來,我還想帶著我們的學員,去諸天萬界,和一些學府學員交流一下,彼此認識一下,切磋一下。”

夏侯爺皺眉,“還有呢?”

萬天圣笑道:“還有一件事,洪譚要出關了,我感應到了!他出關,我會讓他重開多神文一系,另外,拆分法方面,我準備泄露一些風聲……洪譚背鍋吧。”

夏侯爺皺眉看著他,半晌,咬牙道:“你別跟我瞎弄!你這么搞,很快,大夏府又要成為動蕩中心!”

萬天圣笑道:“本來就是,加把火罷了!大明府還想搶風頭,你能服氣?那小弱府,能跟大夏府比?侯爺,思想開放一些,大夏府在我看來,最好成為萬界的核心,萬界的聚焦點,蘇宇這小子走之后,大夏府倒是偃旗息鼓了,元慶東那個廢物,也沒能折騰出點什么來……我很失望!”

夏侯爺板著臉,許久,沉聲道:“還有沒有事了?”

“當然有!”

萬天圣笑道:“等柳文彥晉級了日月,調他回來,我有事用得著他。”

“你別玩火玩的太厲害……”

“那就不勞侯爺費心了!”

萬天圣幽幽笑道:“這才有趣,不是嗎?我覺得,侯爺應該會喜歡的。”

“喜歡你大爺!”

夏侯爺罵了一聲,半晌,悶聲道:“隨你,老子懶得管了!但是有一點我要說,別給我把大夏府禍害的太狠了。”

“那不會。”

萬天圣笑道:“走了,小二,自己努力一把,早點進入日月九重,你這速度……慢了點!”

說罷,笑了一聲,人影消失。

夏侯爺低罵一聲!

小二你大爺!

萬天圣這混蛋,最近妖氣十足,蘇宇離去之后,這家伙感覺放開了自己,蘇宇離開,于紅他們襲殺蘇宇,打破了他最后的枷鎖。

而今,放出了他心中的魔。

頭疼!

夏侯爺唉聲嘆氣,這大夏府,一個個的不讓人省心。

龍武如此,萬天圣如此,那洪譚出關,搞不好也是一場變故,這年頭,想混吃等死都不行了!

“鬧騰吧,隨便鬧!”

“天下焦點,始終都在大夏府!”

呵呵笑了一聲,輝煌中崛起,輝煌中落幕嗎?..

筆趣閣(m.yuetutu)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萬族之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