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269章 故人,試探

第269章 故人,試探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269章 故人,試探

大明文明學府。

多神文學院。

幾位看完了大圓球回來的學員,看到那臟兮兮的人影,見她東張西望,好奇道:“你好,你找誰?這是文明學府,你是來……”

他沒好意思說,你是不是來撿破爛的。

這是學員還是外面混進來的?

混進來沒那么容易吧,雖然學府這邊管理比較松懈。

吳嵐昂著頭,看著他,迅速判斷了一下,好弱!

“你是多神文學院的?”

“對。”

“知道元神研究所怎么走嗎?”

“元神研究所?”

這人愣了一下,下一刻迅速道:“你是來找蘇宇的?”

“對!”

這位學長上下打量了一下吳嵐,心中奇怪,這蘇宇……口味真不一般。

“咳咳,你是哪個樓的?”

“什么?”

“你們那邊,最近的新攬客方案?”

“什么?”

吳嵐看著他,皺著眉,說什么啊!

這人有病吧?

“我是元神研究所攻堅組組長,我來找蘇宇的,你知道他在哪嗎?不知道算了!”

“攻堅組組長?”

這學長曖昧地笑了笑,“行,我知道在哪,不出意外,在顯圣研究所那邊,我帶你去,嘖嘖,蘇學弟就是不一般,大夏府來的,就是口味特殊!”

學長笑著,領著還有些茫然的吳嵐迅速朝那邊走去。

半道上,遇到了幾個同學,很快,大家伙一起跟著送人了,看熱鬧去了!

沒想到啊!

蘇宇這不聲不響的來了大明府,待了這些天,別的沒干,第一時間倒是認了門了。

這女生,洗干凈了,應該長的還行吧?

新玩法啊!

片刻后,蘇宇被外面的喧鬧聲吵的不得不出門。

第一時間,他沒認出吳嵐。

等到看到那姿勢,那架勢,那聲音……他愣住了。

而此刻的吳嵐,有些惱怒,怒道:“你們敢侮辱我!”

這時候的她,長劍懸浮,一臉怒意,雖然這怒意被灰塵遮掩了,可依舊可以看出她的憤怒。

蘇宇微微蹙眉,開口道:“吳嵐,你怎么來了?”

吳嵐扭頭,看到蘇宇,瞬間有些崩了,委屈的不行,“蘇宇,你說讓我來的,我才來的,結果我進來,這些家伙侮辱我!”

“嗯?”

蘇宇愣了一下,我啥時候要你來了。

當然,此刻不是問這些的時候,看向那些學員,微微凝眉,之前帶路的那學員,此刻滿臉尷尬,急忙道:“蘇師弟,誤會,真的誤會!我們哪有什么壞心思,這師妹剛來,也不說自己是誰,就說找你,我們不尋思著你剛來大明府,也不認識幾個人嗎?”

說著,尷尬無比道:“就是開個玩笑,真的玩笑,我們道歉……”

這幾位學員,也是尷尬,急忙道歉。

還有些小小的害怕。

不會惹到這大魔王吧?

蘇宇看了他們一眼,再看看吳嵐,淡淡道:“沒事,下次注意吧,幾位師兄還是有些遮攔的好,口無遮攔,容易惹麻煩!”

大明府就這點不好,什么事都能想到風花雪月上面。

他不問,大體上都猜到了一些。

幾人又是道歉,又是認慫,此刻,吳嵐氣也消了,哼了一聲,不再理會他們。

蘇宇淡淡道:“幾位學長,勞煩你們送她過來了,麻煩了!”

“沒事,沒事!”

幾人急忙說著,知道他趕人了,哪敢再看熱鬧,紛紛離去。

等他們走了,吳嵐哼道:“一群色胚,真以為我什么都不懂!居然問我多少錢,要是在大夏文明學府,我早就挑戰他們了!”

很生氣!

蘇宇苦笑,很快又化為復雜情緒,“你怎么來了?”

“不是你暗示我的嗎?”

我什么時候暗示你了!

吳嵐怒道:“你不承認?你自己說的,下一部功法用我的名字,還有,你給了我功法,讓我繼續當攻堅組組長,不就是特意暗示我過來的嗎?”

你現在不認賬了,是不是想改名了?

不用我的名字了?

蘇宇心累啊!

我有暗示嗎?

你自己腦補的好不好!

“你自己來的?”

“是!”

吳嵐昂著頭,驕傲道:“我自己一個人來的!從大夏府一路到這,我斬妖除魔,都不堪一擊!”

蘇宇有太多話想說,想問。

你一個人來,你居然活著來了……你他么逗我呢!

四周感應了一下,沒看到吳家人,蘇宇有些復雜道:“你來,沒遇到騰空妖族?”

“沒有啊,難道路上還有騰空境妖族?”

蘇宇想說,算了,不說了,幾千里路,你都沒遇到騰空妖族,我不信,吳家誰暗中保護她來的吧?

“進來吧,你怎么臟成這樣了?”

“還不是你!”

吳嵐惱怒道:“你走的時候沒喊我,后來出事了,我才知道你跑到大明府了,我還得辦轉府手續,花了幾天,然后就一直往大明府走了,走了七八天才到的,路上又沒地方洗澡!”

七八天……

蘇宇這一刻不知道該說什么,低著頭,領著她進門,低聲道:“你晚上住哪?”

吳嵐得意了起來,“你覺得我會住在荒野上?切,我學過很多荒野生存的知識,有水的地方不能住,晚上不能點篝火,不能吃熟食,有樹林最好不要住,有山洞不要進……我晚上都會找個空曠點的地方,能跑的,地面干燥的地方住……”

“都住外面?”

“你是不是蠢,住城里,來來回回的,怎么趕路?”

說著,吳嵐走進了研究所,有些詫異,看了看天空,奇怪道:“我還以為你在這,會住的破破爛爛的,你居然住這,是你的嗎?”

“嗯,新的元神研究所。”

“你買的?”

“對。”

“你是不是借錢了?”

“沒。”

吳嵐也不再問,看了一眼一樓的大院子,奇怪道:“研究室在哪?”

“樓上!”

“現在開始研究嗎?”

蘇宇心累,研究什么啊,什么都沒開始,你一來就要研究,你會研究啥啊。

在元神研究所的時候,讓你查查資料而已,不會你真有什么研究推理的天賦吧?

數千里路程!

從大夏府到天都府,蘇宇騎乘著狻猊都走了好幾天,吳嵐走了七八天,恐怕都沒休息過,直線穿插而來,風塵仆仆的。

夜宿荒野……她獨自一人出過門嗎?

夜色下,四周野獸妖獸嘶吼,她害怕嗎?

幾天幾夜不洗漱,她難受嗎?

這一刻的蘇宇,想了很多,不吭聲,也不想說什么。

“上去洗個澡吧,餓了吧?”

“有點,帶的東西不夠,不過我打了幾頭小妖獸,就是烤起來不好吃,太腥了,一點沒味道……”

因為你沒帶作料!

蘇宇失笑,真以為妖獸肉烤熟了就能吃呢,有腥味太正常了。

“去洗漱吧!”

“哦……”

吳嵐應了一聲,很快道:“我沒帶衣服!”

蘇宇無奈,“你空手來的?”

“沒啊,我帶了功勛卡和證件,你傻不傻,空手來的話,路上一些關卡過不了。”

好吧,我傻。

被這憨子給教訓了,鄙視了,蘇宇也是很無奈。

“那行,我出去給你買幾件衣服……”

說著,觀察了一下吳嵐的體型,大體上看清楚了,扭頭就走,邊走邊道:“別亂跑,這地方我自己都沒摸清楚,小心有機關。”

“知道了!”

吳嵐一點也不扭捏,沒客氣,直接朝樓上走去。

蘇宇迅速出了研究所。

研究所外。

蘇宇揉了揉臉頰,這一刻,不知道該用什么情緒來表達。

吳嵐居然跟來了!

出乎他的預料!

不但來了,聽她的意思,那是轉校了。

吳家人應該是知道的吧?

就這么讓她來了?

正往外走著,蘇宇瞬間抬頭,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站立。

蘇宇吐了口氣,上前,微微躬身道:“見過吳老師!”

吳琦看著他,許久,淡淡道:“我妹妹,性子有些耿直,經歷的少,有倔勁,她要來,家里本來是不同意的,可她認死理!我姑奶奶推波助瀾,讓她來了,我知道姑奶奶的心思……”

說罷,看向蘇宇,平靜道:“有些事,強求不得!順其自然最好!我妹妹心思沒那么復雜,只是覺得答應了你,就該來!而你,也未必有那心思,既如此,她來了,你當多一個助手便罷,其他的不需要多想,吳嵐也不代表吳家,雖然吳家因為柳文彥老師,早就被外界視為多神文一系的臂助!”

“蘇宇,我不知道你是否有那么一絲絲的感動,或者不耐煩也好,我只希望,不要讓我妹妹攪入這期間的斗爭。”

蘇宇低沉道:“蘇宇并無任何牽連任何人的心思!”

“我知道。”

吳琦忽然有些無助道:“我知道,可我還是想說……吳嵐就是個白癡,她不懂,可我明白,你沒死心,你還想回大夏府,不但是回去,還有心思去報復,甚至去參與柳老師他們的事……蘇宇……你要知道,五十年前的事,遠比你想象的要復雜!”

吳琦很惶恐,“有些事,我可以參與,我姑奶奶可以,我吳家其他人可以,可我妹妹不行,她太白癡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需要面臨的是什么,而我們都知道……”

她知道,吳月華知道,正因為知道,所以參與進去,沒有任何問題。

而吳嵐,她不懂。

蘇宇深吸一口氣:“我明白,這樣,我找個機會,趕走她……”

吳琦沒吭聲,過了一會,低沉道:“謝謝!”

“應該的!”

蘇宇沒再說話,吳琦遞給他一枚儲物戒,“這是我妹妹的東西,就說是我們托人帶來的,她走的時候,什么都沒帶,傻乎乎的……”

吳琦有些苦澀地笑了笑,很快道:“她從小就沒吃過這樣的苦,也好,這次讓她明白,外面的世界沒那么美好……”

“她很勇敢。”

蘇宇說了一句,是很勇敢,沒出過遠門的吳嵐,獨自一人,行走了數千里,還是在荒野中,孤寂無人,蘇宇可以感受到那種惶恐。

因為他也惶恐!

當日,從星落山獨自一人南下,走在無人的荒野中,他也有過彷徨,實際上,他還好點,起碼有幾頭妖獸陪著,知道侯署長在暗中跟著。

而吳嵐,什么都不知道。

吳琦笑了,“因為吳家的人,骨子里都是勇敢的,她也是吳家人,我說了,她只是經歷的少,不代表她真的就是白癡!”

雖然已經覺得她很白癡了,吳琦此刻還是給妹妹辯解了一句。

蘇宇點點頭。

吳琦又笑道:“其實……也好!大夏府的環境,有些惡劣,未必適合她,大明府還好,就是離家太遠了!蘇宇,我得馬上離開了,這段時間……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她。”

“好!”

吳琦點頭,沒再說話,轉頭就走。

走了一截,忽然回頭道:“你短時間內恐怕不會回大夏府了,星宇府邸之行,希望能看到你!”

“會的!”

蘇宇笑道:“肯定會!”

吳琦不再停留,迅速離去。

蘇宇笑了笑,吳琦……這可是個狠人,星宇府邸,聽說很久了,希望能有機會去看看。

自己的老師,到時候有資格去嗎?

回到研究所。

吳嵐已經洗好了,此刻穿上了還依舊臟兮兮的衣服,不過臉上倒是干凈了。

看到蘇宇回來,她隨手扔掉了小毛球,起身,拍拍手道:“蘇宇,合神法什么時候開始推導?”

“不急。”

蘇宇笑了笑,將儲物戒交給了她,“你家里那邊托人帶來的,出去剛好碰上了。”

“哦!”

吳嵐也沒在意,接過儲物戒,隨意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帶了功勛卡的,有錢,可以自己買的,還給我帶東西來干嘛!”

你就是小孩子!

蘇宇無力吐槽,不顧后果,幾千里的路,你居然一個人就跑來了,若不是吳琦暗中守護,你能到這才怪了!

想歸想,蘇宇沒多說,不過還是提醒道:“你運氣好,這次大概是我們之前南下,殺了那些妖獸,所以沒有騰空境出現,換成平時,你早就被妖獸吃了!”

不知兇險!

下次繼續這樣,若是沒人暗中守護,豈不是要完蛋?

“你以為我是笨蛋?”

吳嵐不滿,蘇宇沒吭聲,不是嗎?

“我帶了寶貝的,沒用出去而已!”

吳嵐傲嬌道:“我也就沒遇到那些妖獸,遇到了,它們死定了!我走的時候,去姑奶奶的煉丹室,拿走了所有的毒藥,靠近我的妖獸都會被毒死的!”

很驕傲的樣子!

你以為我很笨嗎?

我是帶了好東西的,有預防的。

可惜,路上都沒用上。

不然,這次我會拖著幾頭騰空妖獸過來,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蘇宇笑道:“那就好,不過就算毒藥,也得要時間,有些東西殺出來,那是瞬間的事,你未必來得及用,別太大意了,要不然會死人的!”

“知道了!”

吳嵐不樂意,我不是沒遇到嗎?

應了一聲,很快吳嵐興奮道:“蘇宇,你不知道,臨走的時候,我干了一件事,你肯定不敢相信!”

“什么?”

“我把夏嬋打了……”

什么鬼?

“她不是單神文一系的嗎?他們一系太惡心人了!”

吳嵐興奮道:“所以我走的時候,跟你學的,偷襲了夏嬋,就在城主府門口,我忽然動手震暈了她,打了她一頓就跑了!”

臥槽!

蘇宇呆滯地看著她,你認真的?

“怎么了?”

吳嵐喜笑顏開道:“夏嬋太笨了,她還以為我要和她握手呢,她還是萬石呢,結果被我一下子打暈了……”

蘇宇無言以對。

夏嬋大概也沒想到,你會偷襲她吧?

還是在她家門口!

你……揍人家夏侯爺的孫女,也就有吳家罩著了,不然等著倒霉吧。

不過不得不說,夏嬋挺大意的,居然被吳嵐給偷襲了!

吳嵐有戰斗力嗎?

想了想,可能還是有的。

養性巔峰了!

千鈞六重!

真說起來,戰斗力還是有一些的。

“對了,吳嘉師姐也想跟我一起走的,可是陳館長不給她來……”

吳嵐嘆息道:“不然和她一起的話,攻堅組就有人手了!”

蘇宇失笑,開口道:“換衣服,帶你出去吃飯,待會再聊。”

“好吧!”

吳嵐也不再說,迅速上樓。

片刻后,吳嵐下樓。

急匆匆道:“你樓上的房間,怎么有女人衣服?蘇宇,你好變態!才來大明府幾天,你就變壞了!”

無辜!

蘇宇也是無語,“我剛剛才接手了這家研究所,我自己都沒摸清楚情況,應該是上一任主人的。”

胡顯圣真行!

幾百歲的老爺子了,還真風花雪月上了。

回頭樓上的東西都給換了!

一邊往外走著,蘇宇一邊道:“你報名了嗎?”

“嗯。”

“單神文學院?”

“沒啊,多神文學院。”吳嵐隨意道:“報名的問我報哪個,我就說跟你一起了,反正我是養性,隨便報名都行。”

好吧,這不重要。

“你住哪?”

“研究所啊!”

我也要住,你知道嗎?

在大夏府那邊,吳嵐后面倒也經常住在研究所,畢竟別墅的東西都給搬走了,關鍵是,那時候住的人不少。

蘇宇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中。

可這邊,就他倆呢。

“不太方便吧,就咱們倆……”

“心思齷齪!”

吳嵐罵道:“作為研究者,你才來幾天呀,就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心思不純,怎么做研究?”

臥槽!

我又被你教訓了!

這吳大傻,現在抖起來了。

沒反駁,人家跑了數千里來找自己,就沖這,不好回罵。

路上,又遇到了幾位同學,看到他和吳嵐一起走,不少人露出好奇的眼神,不過也沒上前詢問,都是竊竊私語說著什么,吳嵐也不在意這些。

就當沒看見了!

她向來如此,不想看見的人,那就不存在。

弱小的人,那也不存在。

她可以做到無視眼前的一些人,哪怕對方塊頭很大。

蘇宇也不在意,問了一下別人,知道餐廳在哪,邊走邊道:“你來的時候,我師姐和師伯還好吧?”

“挺好的,陳館長成為山海了,成了閣老了!”

吳嵐展顏笑道:“而且單神文一系倒霉了,孫閣老被斬了,于閣老和李閣老被殺了,馬、方兩位閣老,馬閣老被罰去了山海營,現在方閣老回來了,周院長還沒出關呢……”

說著,迅速道:“現在單神文一系,連個山海都沒了,亂成了一團。”

蘇宇笑道:“活該!不過不是說那方閣老回來了嗎?”

“還在路上呢,我走的時候他們說方閣老回來了……不要時間啊!”

“那現在誰在主持單神文一系?”

“不知道,劉洪老師?”

吳嵐也不是太在意這些東西,笑呵呵道:“才不管他們,這些人太壞了,打不過你,居然派山海去殺你,還有日月的,真無恥!”

說罷,好奇道:“你怎么那么厲害了?都能殺凌云了!”

“天賦精血。”

“哦,那你沒這個,可以打的過凌云嗎?”

“難,除非那種最垃圾的……”

吳嵐有些沮喪,“為什么你進步這么快,我們都是上上等入學的!”

她一直想著揍蘇宇一頓呢!

蘇宇也有些恍惚,很快笑道:“天賦太強了,我也沒辦法。”

這些時日,在大明府,他也不認識什么人,很少聊天,此刻,總算有了個熟人,倒是多說了幾句。

他鄉遇故知,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吧。

不用虛偽面對,隨便閑談著。

吳嵐,也算他認識的第一位大夏府家族子弟吧?

吳嵐倒是沒這些感受,好幾天沒說話了,此刻也話嘮起來,“蘇宇,那咱們什么時候推演合神法?還有,推演成功了,你準備取啥名字?得加個嵐字的,你自己答應的!”

“行!”

蘇宇笑道:“快了,等我這邊安頓下來,做好準備,那就準備開始,當然,這個不急,畢竟咱們還沒到那個地步,合神法就算要推演,也要慢慢來……”

“嗯。”

吳嵐應了一聲,進了一家餐廳,環境特別好,蘇宇要了個包間,看著吳嵐吃的狼吞虎咽……總是想笑。

“你老是看著我干嘛?你不吃嗎?”

“吃。”

蘇宇也迅速吃了起來,吳嵐含著食物,嘴巴鼓鼓的,含糊道:“蘇宇,我跟你說,你別覺得就你厲害,我來大明府找你,可不是沾你光的,我是有自信的!”

“嗯,你很厲害!”

“那當然!”吳嵐興奮道:“我跟你說,我來的時候,我祖奶奶送了我一本超級百科大全,什么疑難雜惑都能解開,我祖奶奶說,這是我吳家的傳家之寶,價值連城!”

“那厲害了,你祖奶奶出關了?”

“嗯,出關了,準備幫你暴打周院長的,結果他沒出關。”

“那替我謝謝你祖奶奶!”

蘇宇失笑,暴打個屁,周明仁那邊,可不是好對付的。

想到這,蘇宇又道:“我走之后,萬族教和大周府那邊有什么動靜嗎?”

“沒吧?”

吳嵐不確定道:“好像沒,不太清楚,對了,萬府長被取消了府長的職位,現在是代理府長了,然后我聽人說,求索境好像安排了一位日月來,準備擔任副府長,順便準備取代萬府長。”

“真的?”

蘇宇意外,別鬧,真的假的!

“好像是,不知道真假,還有,九天學府那邊,也要來一位日月境府長。”

“單神文一系的?”

“傻不傻,肯定的啊,多神文一系現在都沒日月境強者了。”

好像也是!

就算有,也當不了府長。

蘇宇疑惑,是大周府的意思,還是求索境的意思,夏家沒阻攔?

還是暗中有什么協議?

畢竟一次殺了太多的單神文一系強者,夏家現在還是要緩和一下關系的,殺,是為了震懾。

可震懾之后,那就得柔和一些了。

不能一味地抵觸單神文一系,否則會增加一些麻煩的。

一緊一松,既震懾了對手,又安撫了對方,這樣下來,才能為夏龍武的證道做好準備,當然,到底有沒有用,這個有待商榷。

吳嵐吃的嘴巴都鼓起來了,有些餓,大明府的東西好像挺好吃的,邊吃邊道:“還有一件事……有個大周府來的家伙,好像是個天才,我走的時候快到大夏府了,好多人在議論,對方一路上都在說要找你麻煩,你老師殺了他爺爺……”

蘇宇挑眉道:“找我麻煩?我又不是騰空,那人我知道,騰空境實力,難道還要來大明府挑戰我不成?”

“不知道……大明府多神文系有騰空境嗎?”

蘇宇微微一震,半晌,皺眉道:“有。”

這么說,對方還真有可能來大明府了?

吳嵐不以為然道:“那肯定要來,聽說他一路上到處挑戰多神文一系強者,擊敗了很多人了,從大周府一路南下,好多地方的多神文一系都被他打的自閉了,現在都沒多神文一系吭聲了。”

蘇宇凝眉,很快舒展眉頭,“隨便,他不來就算了,他來……那他自己悠著點!”

他可不怕對方!

大不了不接戰,自己是養性又不是騰空,有能耐去找我老師去,白楓不是騰空嗎?

就在諸天戰場先鋒營,你倒是去啊!

單天昊的孫子……單天昊被柳文彥一斧頭給劈死了!

蘇宇也不同情對方,劈死了活該,從大周府來找事,殺了就殺了,蘇宇還得怨恨他們,死就死了,還害的柳文彥被罰去了諸天戰場先鋒營。

另外這家伙,一路南下挑戰,專門針對多神文一系的,很狂啊!

蘇宇正想著,就聽到樓下傳來一陣喧鬧聲。

側耳聽去,下一刻就聽到有人在喊道:“大新聞,牛府長回來了,不但回來了,聽說求索境還安排了一位副府長跟著一起來了……”

“求索境?”

“對啊!”

“干嘛啊,咱們學府不是很久沒什么求索境的人來了嗎?”

“誰知道呢!”

正說著,蘇宇眉頭皺起,啥意思,這是跟著我來了,還是本來就要如此?

他正想著,下一刻,又有人大吼道:“超級大新聞,剛剛的新聞過時了,那位新的副府長還沒上任,剛入城,踩中了一個不知道誰放的陷阱,被夾斷腿了,聽說要回求索境治腿了……”

蘇宇目瞪口呆!

啥情況?

你他么逗我!

副府長,少說也是山海巔峰吧!

夾斷腿了!

與此同時。

天都府,城門口。

一位老人,攙扶著一位中年,嘆道:“完了完了,哪個兔崽子在這放了一個捕獵夾,這是捕捉日月大妖的啊,完了,完了,這腿沒法要了……”

中年面色發寒,看著斷掉的腿,一言不發。

老人嘆道:“招待不周,別介意,老賀啊,下次走路注意點……”

“牛府長,天都府還真是虎穴啊,我這才剛來……”

中年正說著,砰地一聲,地下炸裂,老人迅速遁走,中年剛想撤離,四周忽然升起一層防御罩,砰地一聲,中年被炸的渾身一顫,下一刻,尖銳叫了一聲。

渾身上下,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蟲子!

老人迅速回歸,罵道:“哪個龜孫子干的好事?什么意思?我才剛回來,就這么折騰我們?”

“看把老賀傷的,完了,這可是要上任的,這么一來,還怎么上任,傷勢太重了啊……送回求索境養傷吧!”

那老賀意志力爆發,剛想震碎那些蟲子,意志力剛爆發,忽然渾身一軟,下一刻,眼前一黑,就聽旁邊老人嘆道:“完了,要死了啊,這是中毒了,滅神散啊,完蛋了,真要死了,死了不好交代啊,來人,快馬加鞭,送去求索境,就說賀府長大意之下掉入了陷阱,差點被毒死了,趕快,別人死了,大明府還得背鍋……”

“諾!”

下一刻,有人應聲,這老賀,迅速被人抬起,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城門口。

片刻后,老人走到了城主府,朱天道笑道:“老牛,你給他來就是了,帶了一路,非要帶到城里面坑他,這不是顯得我朱天道不好客?”

牛百道笑呵呵道:“小兔崽子,不知道尊重人,我比他爹還要年長,一路上跟我叨叨個沒完,我是煩透了,路上又沒其他人,我也不好拾掇他,你怕什么,你爹是大明王,弄死了也沒啥!”

說著,皺眉道:“求索境什么意思?摻和大夏府的事還不夠,我大明府也要摻和?大明王人呢?”

“去諸天戰場了。”

朱天道笑道:“誰知道什么意思,不管他,大漢王現在坐鎮求索境,不過他閉關中,未必管事,搞不好是一群二代三代在管事,閑著沒事干!”

說罷,又笑道:“搞不好是跟著蘇宇來的,算了,送走了就行,下次別什么黑鍋都丟給我,你自己半道上分身一個,裝成大妖襲擊他好了……”

牛百道正色道:“我豈是那種人?那和萬族教何異?何況我在現場,他被襲擊了,我怎么交代?在大明府不一樣,這邊還有府主坐鎮,一看就知道府主坑的他,他能說啥?還能找府主麻煩?我可不行,求索境那邊無敵的后代不少,招惹不起!”

朱天道無語,懶得再說什么,迅速道:“給求索境回個話,就說這家伙不小心誤闖了禁地,那地方最近剛出現了吞天蟻潮,我們正在處理,讓求索境送個千把萬功勛來,我們需要救援,人手夠了,錢不夠,得花錢!”

“府主,會不會過分了?”

牛百道驚訝,你還要坑錢?

“不過分……”

朱天道笑呵呵道:“讓他們送錢來,加一句,不送錢,這蟻潮蔓延,可能會蔓延到求索境,甚至是大周府,然后吞噬一切,無敵出面解決好了,我們壓制不住!”

“那大漢王出面解決怎么辦?”

“涼拌,你不能讓人塞點吞天蟻過去?”

朱天道沒好氣道:“多簡單的事!這些人閑著沒事干,還來插手大明府的事,想什么呢!另外告訴他們,大明府開始閉關鎖府了,大明鐵騎軍撤回,大明在諸天戰場的防守陣地不要了,我們就守著自己這一畝三分地了!讓求索境自己安排人去防守,對了,防守的收獲得分我們八成,畢竟是我們打下的陣地……”

“人家答應才有鬼了!”

朱天道不以為然,“不答應拉倒,不答應,下次遇到了危險,吞天蟻給我到處丟,就說求索境支持的,還有,就說我這府主不準備干了,回頭我也要去求索境,當求索境的境主,參加競選,不給我干這個位置,以后大明府不上交一分錢。另外,不給我干這位置,我爹要撤回來,保護家園,還有,順便告訴他們,那姓賀的踩壞了我們的禁制大陣,需要1000萬功勛,不然修不好……”

牛百道無語,你提這么多,人家答應才怪了!

想了想,牛百道笑道:“你胃口太大了,我看不行,這樣吧,我傳信過去,不給錢,就讓胡顯圣過去制造空間黑洞,吞了他們求索境,你看怎么樣?”

朱天道無言以對,半晌,點頭,“可以,就這么干!”

“行,那我走了,這一路上那小兔崽子跟著我,我都沒時間去泡個澡,體察一下民情,我先走了……”

“悠著點,一把老骨頭了!”

“比你健康!”

兩人互相調侃著,很快,牛百道離去,朱天道笑了一聲,閑得慌,求索境現在哪個傻子在主持,我家的地盤也要摻和?

還真以為我們是夏家呢?

打了個哈欠,很快,朱天道開口道:“來人,去告訴蘇宇,有人要針對他,我為了他,付了100萬功勛打發走了那家伙,不過談錢傷感情,下次出了成果,記得優先供應朱家,朱家不差錢!”

“諾!”

很快有人應聲離去,朱天道笑了起來,白送的人情,不送白不送。

“試探嗎?”

嘀咕一聲,無趣。

是針對大明府的試探,還是針對蘇宇的?

還是說……針對我的?

我才日月九重沒多久,不證道,試探啥啊!

“大爺的,我都這么弱了,天天被人鄙視,你們試探我有啥用?我連夏小二都不一定打的過,盯著夏家和周家就是了,我老朱家這么慘了,還要來試探,哎,人心不古啊!”

朱天道搖頭晃腦,我很弱的,真的!

我爹都說我弱,你們說我弱不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9958